《舟行諸天》全文閱讀

作者:明少江南  舟行諸天最新章節  舟行諸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舟行諸天最新章節第1017章 功無過於救駕(19-12-14)      第1016章 詭異又可笑(19-12-14)      第1015章 真空家鄉無生老母(19-12-14)     

第995章 反手一巴掌而已

  張如注定要撞到鐵板上。
  順天府剛剛將‘嚴打’行動深入進行,收獲豐富戰果輝煌,正是趁勝追擊更進一步的時候,估計連皇帝和朝堂大佬都在等著順天府的好消息呢。
  結果監察禦史張如來這麼一手,想要生生打斷好不容易出現的大好局麵,就算封舟自己不在意,皇帝和大佬們都不可能不在意。
  要是腦袋正常的,都會第一時間懷疑監察禦史張如,是不是那些損失的利益相關方的棋子。想要阻攔順天府和封舟繼續探察下去的手段?
  若在往常,朱祁鎮會毫不在意。
  下麵的百官政鬥,打的頭破血流,越熱鬧越好!他這個皇帝正好可以居中協調。
  但現在可不一樣了!
  眼瞅著某些人的勢力越來越強,關係到他朱祁鎮能不能坐穩龍椅,封舟推行的“嚴打”政策,乃是維護皇權,維護朝野安寧的舉動,豈能任人中斷?
  主政朝野的大佬們也知道,如今‘嚴打’局勢之所以如此之好,完全就是因為封舟一力主持的緣故,至於順天府府尹張清波,因為性格太過圓滑卻是完全指望不上,這時候要是封舟出了事,那些賊人猖獗起來,影響到官員們的安危,那麼得利的是誰?
  自然是那幫屁股不幹淨,被順天府盯上的暴利產業擁有者!
  有了這樣的想法,不要說封舟本身沒有問題,就是他真的有問題,當今為了屁股下的那張龍椅,為了朝堂大佬的仕途安危,無論是皇帝還是大佬,都不會對封舟過於追究,最多也就敲打一番罷了。
  所以說,監察禦史張如,這次完全就是一個得不到絲毫好處的炮灰!
  大明朝可不是宋朝,宰相受了禦史彈劾都得閉門避嫌。
  雖說被人彈劾也會灰頭土臉,但是其所作所為,也會得到幕後大佬的支持。
  封舟也可以上表自辯。
  說道打嘴炮,封舟自信不會輸給誰。
  所以他也上表,不但將張如罵的體無完膚,還隱隱間給他扣上結交外藩的帽子,然後繼續大搖大擺的做事。
  另外,他帶著衙役準備出發繼續找人麻煩的時候,還吩咐封平去通知杆兒趙和杆兒李,讓全城的“包打聽”盯著監察禦史張如,沒有問題倒也罷了,一旦這廝本身就有問題的話,絕對會讓他萬劫不複!
  今天如昨天一樣,封舟帶著一票衙役,暗地還有五城兵馬司的人手配合,將一家家買過被拐童子的青樓楚館,以及男風館‘拜訪’過去。
  有昨天的例子在前,盡管那些前台負責人一個個臉色難看,卻是不得不將手頭買來的被拐小童交出,屁都不敢多放一個。
  一天時間,封舟帶著上百號衙役,又解救出了差不多五十左右的被拐小童,事情的牽涉麵卻是越來越廣,幾乎牽連到了京城有點檔次的青樓楚館。
  除了封舟,隨行官吏卻是一個個憂心忡忡,隨著得罪的人和勢力越來越多,他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要是再這麼繼續下去,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想想都感覺心頭發虛,好一陣膽戰心驚啊。
  “大人,咱們收容的童子數量已經超過一百五十位了,衙門實在容納不下!”
  傍晚即將散衙的時候,吳帆特意找到封舟苦笑道。
  “那就租下附近的客棧,讓這些小童在頭安心待著!”
  封舟稍作沉吟,直接吩咐道:“另外請幾個熱心的婆子幫忙照看,一定不能出事,知道嗎?”
  “知道了大人,這樣做是不是太過破費了?”
  吳帆點頭應承,又提出了新的問題:“開銷有些大了,就怕弟兄們心中有了意見!”
  “誰有意見,就讓他來找本官!”
  眉頭一挑,封舟語氣平淡的道:“又沒從他們的俸祿中拿錢,要是誰不同意,以後的好處分潤就沒他的份!”
  封舟這幾天帶人大張旗鼓上門要人,有些背景強硬不怕事大的家夥,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好臉色,更別說會有好處奉上。
  可那些不想‘揚名’,或者說背後老板不像暴露的青樓楚館,卻是將被買入的拐賣童子恭敬奉上的同時,另外還有不少的好處獻上。
  這本就是衙門官差‘正當’的灰色收入,隻要數目不是太大,又沒有別的特殊要求,收也就收了,反倒還安了那些老鴇管事們的心。
  零零總總這樣的銀錢收入數量還不少,封舟自是看不上這麼點銀子,直接當作獎金福利發放下去,自使迎得一幹底層衙役的歡呼擁戴。
  這次安置數量超過一百五十之數的小童,銀錢自然得從這些好處中拿,吳帆擔心的就是衙役們心中不服。
  封舟對此自是不以為意,正如他所言那般,有好處分潤就不錯了,還敢唧唧歪歪那就一分錢都別想拿。
  掌控住了下麵,又有朱祁鎮和朝堂大佬們的支持,再加上封舟的“反彈劾”同樣是戰鬥力強大,一時之間禦史們全都偃旗息鼓,監察禦史張如更是灰頭土臉,據說被左都禦史借故訓斥了一番,十分狼狽,不得已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
  畢竟“結交外藩”的帽子,實在是太大了!
  恰巧的是,當今皇帝朱祁鎮,就受到本應是藩王的威脅,在南宮憋屈了數年時間,坐了一段時間的太上皇。
  論起對外藩的忌憚,朱祁鎮可比他那個便宜堂伯朱允、親爹朱瞻基更加深切!
  所以基本上到了這,張如的仕途已經到此為止,預計這場風波之後,他就得告老還鄉了。
  經過近一個月的處理,封舟將被拐賣的小童一一交還給他們家中,這些人家自然對封舟,對順天府感恩戴德,好話說了一車轆,好處也送上來不上。
  但事情還沒有結束。
  因為有相當一部分孩子,被人牙子發賣到豪門大戶去了。
  “大人,這可怎麼辦?”吳帆找到封舟,向他稟報此事。
  “那些孩子的家人,聽到孩子有了下落,都在順天府哭鬧呢,他們得罪不起那些高門大戶,可是在我們順天府可是底氣十足呢。”吳帆愁眉苦臉的說道。
  “這有何難,我這就進宮,麵見陛下!”封舟淡淡一笑。
  

snaptime:2019-12-15 16:42:56  exectimeㄩ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