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仙路奇葩多》全文閱讀

作者:半傷不破  漫漫仙路奇葩多最新章節  漫漫仙路奇葩多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漫漫仙路奇葩多最新章節第671章 位於天空的位麵(中)(19-12-12)      第670章 位於高空的位麵(上)(19-12-12)      第669章 七寶琉璃(19-12-12)     

第652章 永夜宮

  告死妖精是非常特殊的也一種妖精,特殊的程度有些類似於賽莉。
  在妖精之國當中,絕大多數妖精的活動範圍都是受限的,僅在某個地區或某個建築物內活動,比如唐娜,她屬於最慘的,能活動的區域隻有一個小房間。
  相比之下,告死妖精的活動範圍囊括了整個位麵,她能駕駛者無頭雙馬車出現在該位麵中的任何一個角落,將快要變成鬼怪的魂魄帶回來投入冥界。
  職權範圍非常廣,也就代表她的活動半徑特別大。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經常接觸死亡的關係,告死妖精對外界的其他影響反應都很冷淡,頗有些麵癱的感覺,極少會流露出對職權之外的事物感興趣的一麵,與其他妖精的交往也並不多。
  賽莉被當地凡人稱之為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全知全視的藍色妖精,但她不可能真的這麼,賽莉的博學多聞建立在一代代藍色妖精的求知欲和情報收集上,她也不可能給每個人腦袋裝監控器,所以賽莉對於告死妖精叫林天賜去冥界的入口找她同樣很納悶兒。
  根據對告死妖精的了解,在她們看來極藍輝星體的碎片跟路邊的石子兒沒啥區別,就算感覺到這東西不太尋常,有些好奇會帶在身上,林天賜開口索要對方也不會不給。
  結果事實是告死妖精似乎好像有什麼要求似的。
  賽莉腦子分析了一圈,也沒分析出個所以然,於是她對正在隱形橋上前進的林小哥兒道:
  “暫時沒想通她想幹什麼,不過她讓你去冥界的入口找她,應該是想讓你走一遍‘挽回者之路’。”
  “那是什麼?”
  “是關於告死妖精的故事。”
  胸針自行飛起,像活物一般點了點林天賜後麵的唐娜,她就跟完全不怕高一樣,甚至還敢在幾乎完全透明的橋上蹦。
  “就像唐娜的故事一樣,告死妖精的故事中也有挑戰者。”
  傳說,在一座純白,被稱為死白山的山峰上,住著名為告死妖精的奇特生物,她是冥界的使者,每當死亡降臨,她就會駕著無頭雙馬所拉的馬車將死者的靈魂帶走。如果死者的家屬還想再見至親,需要走過挽回者之路,與告死妖精麵對麵提出要求,才能與自己親人見麵。但生死是不可逆轉的,名為挽回者之路卻並不能挽回任何凋零的生命,頂多就是見一麵罷了。
  “她的故事有些語焉不詳之處,參考唐娜的故事,其中當然也有一些流傳過程中的添油加醋,不過挽回者之路倒是真的,這也是凡人能見到告死妖精唯一的辦法。”
  林小哥兒猶豫了一下:
  “危險麼?跟唐娜的妖精公主城堡比起來如何?”
  “對一般的普通人來說絕對危險之極,但對你來說應該不算太難,不過妖精公主的城堡能夠認輸棄權,挽回者之路可沒有認輸投降的設置,也根本無法回頭。”
  這麼說危險性還是有的。
  有危險,但並不是太危險,大概也就這個層麵,而且林小哥兒有飛遁離俗符,真不行就直接一發回城卷,告死妖精手的碎片等他修為更高深以後再來也一樣,反正有係統自帶的異位麵導航,再來妖精之國也不是什麼難事。
  想到這兒,他正要回頭跟唐娜說讓她在外麵等,賽莉提前道:
  “不用擔心唐娜,挽回者之路不會對妖精有任何威脅,唐娜現在雖然已經不是金色妖精公主了,但她依舊是妖精。”
  似乎是聽到賽莉說她,唐娜有點疑惑的看向林小哥兒,順便露出個萌萌噠,什麼事兒都不發愁的笑容。
  真的很像二哈啊……
  賽莉這段時間似乎真的很有空,林小哥兒從橋上走過的這段時間一直在說告死妖精的情報,偶爾還抽空問問地球上的事情之類的。
  這座隱形橋不算太長,走了幾百米就到頭了。
  當林天賜的雙腳踩到死白山的土地時,眼前那好似整塊潔白美玉一樣的山峰出現一陣扭曲,像是海市蜃樓一樣,林天賜本人也感覺像是穿過了一個略帶粘稠度的‘膜’。
  在外麵看死白山其實是被幻術所籠罩的,而離近了看,就會露出廬山真麵目。
  麵對著他的一大塊山體被挖掉了,一條落滿積雪的石子路出現在眼前。
  這條路從挖掉山體形成山穀中蔓延出來,視線順著彎彎曲曲的路向前延伸,能看到兩座巨大的騎士雕像。
  它們像是直接從山體中掏出來的,幾乎有五十甚至是六十米高,細節卻刻畫的極為豐富,連盔甲上的紋路都一清二楚。
  兩座騎士雕像用雙手拄劍的造型站在眼前,像是守護著什麼東西。最顯眼的地方除了大之外,就要數這兩座騎士雕像都沒有頭。而在兩座雕像的中央,能看到一個細長,且如同直通山峰頂部的洞口,頗有些一線天的感覺。
  賽莉說這就是挽回者之路的入口,試圖從告死妖精手要回死者靈魂的勇敢者會朝著純白的山巔前進,走過無形的橋梁,穿過兩座無頭騎士像當中的洞口。
  林小哥兒招呼一聲四處亂砍的唐娜,兩人朝無頭騎士像走去。
  這條路還真是有些門道,站在山穀外還不明顯,一旦踏上石子路,就會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拉扯感’。
  這種感覺很輕微,但會隨著距離而漸漸變大,當站在無頭騎士像下麵的時候,就好像有人用手在拉自己的衣服想要把你往回拽一樣。
  這是來自陽世的召喚,類似於東神州那邊的黃泉路,陽壽未盡的活人都會有這種感覺。同時也是對想要找告死妖精要回至親靈魂的挑戰者的一個警告。
  “這兩座雕像其實也不是單純的雕像,如果戰亂橫生,大量的活人死於非命,單憑告死妖精一人無法處理海量的魂魄時,這兩座雕像就會開始活動,強行介入戰場當中讓雙方停止。”
  胸針傳來賽莉很無奈的聲音:
  “人類真的是一種很喜歡作死的生物,在我的記錄,就有多達11次關於無頭騎士像的啟動記錄,而且告死妖精是比我們藍色妖精還要更加古老,誕生的年代也更加久遠的妖精,從妖精之國這個位麵出現時就已經存在了,或許還有我們藍色妖精未能記錄的啟動。”
  對於人類喜歡作死的評價,林小哥兒不予置否,這確實是事實。
  不過當他聽到眼前這兩座無頭騎士像居然還是活的,於是就放棄了摸摸雕像的想法,一腳踩進兩座雕像當中的洞窟。
  從外麵看,洞窟內漆黑一片,沒有任何光源,實際上……
  這麵比想象中還要黑。
  前進頂著舞光術前進不到十米,就已經是伸手不見五指,林天賜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淹沒在了無盡的黑暗當中。
  法術形成的白光逐漸變得看不清,所有的感知也都全部失效,除了背後有唐娜拽著他的鬥篷所傳來的拉扯感外,就再也感覺不到其他的東西存在了。
  回頭一看,他們進來時的洞口已經完全消失,這或許就是賽莉說的無法回頭。
  “先停一停。”
  胸針傳來賽莉的聲音,那枚藍寶石胸針散發出的靈光都無法真正照亮什麼,在林天賜眼隻剩下一個暗淡的藍點兒。
  林天賜很聽話的停下,這也讓抓著他鬥篷跟著的唐娜一頭撞他背上。
  多虧這姑娘沒用力,不然林小哥兒會跟炮彈一樣被撞飛出去。
  “這是挽回者之路的第一個難關,名為‘永夜宮’,任何照明在這都會被極大的削弱,你的舞光術也是沒用的。”
  林天賜正要拿光明符試試,聞言道:
  “那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真知術,隻有它才能看穿這的黑暗,或者用你們修士的法術,但要比較高級的探查才行。”
  林小哥兒要是會探查法術就不費事了。
  “這的黑暗並不是單純的光線暗,本質上是一種特殊的負能量,比起外界侵蝕力極強的負能量,永夜宮的負能量並不會對人體有任何影響,但它畢竟是負能量,無法被‘看破黑暗’、‘黑暗視覺’‘邪魔之眼’等法術效果看穿,據我所知隻有少數強力探查法術有效,真知術就是其中之一。既然你沒有,那就換別的辦法吧。”
  “這的負能量能夠被驅散嗎?”
  負能量其實就是鬼氣的另一種叫法,或者說鬼氣是負能量的另一個稱呼,畢竟隻有東神州才會稱呼這玩意兒為鬼氣,其他地方都叫負能量的。
  林天賜剛好有專門對付鬼氣的往生符,如果可以被驅散倒是可以試試。
  “你可以試試,但不要隨便亂走,這附近有很多深坑和溝壑,在完全漆黑的情況下很容易一腳踩空掉下去。”
  摸出往生符,隨便找了個方向丟出去。
  符剛剛脫手不久便無火自燃,放出的靈光一瞬間照亮了一個球形的範圍,也讓林天賜看到自己前麵不遠處一大片‘田’字型的區域,最窄地方隻夠兩人並行,除此之外都是黑漆漆的深坑。
  看痕跡像是人力建造的,但根據妖精的故事,哪怕是唐娜的金色妖精城堡其實也屬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位麵自行生成的東西。
  

snaptime:2019-12-13 06:13:57  exectimeㄩ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