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嬌》全文閱讀

作者:蘋果小姐  第一嬌最新章節  第一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第一嬌最新章節第一千六十三章 咆哮(19-12-06)      第一千六十二章 聖旨(19-12-06)      第一千六十一章 律法(19-12-06)     

第一千五十七章 坨蛋

  
  他為什麼要學趕車!
  
  他明明趕車趕得很好!
  
  等等……
  
  不對!
  
  長青嗖的轉頭看福星,“什麼叫,最近在京都停留的久?你還要走嗎?”
  
  戰事不都結束了,四處也都太平啊!
  
  長青有些警惕的看著福星。
  
  唯恐福星說,王妃給她定了親事什麼的。
  
  就在長青緊張一瞬,福星一臉隨意的笑道:“我要去參加婚事啊。”
  
  長青驚得差點沒栽了車底下去。
  
  嘴皮一哆嗦,顫抖著舌頭,驚恐的看著福星,隻覺得一顆心都被撕裂了。
  
  深吸一口氣,強自鎮定,努力做出平靜的樣子,長青道:“婚事啊,什麼婚事?”
  
  福星就道:“當然是福雲和五殿下跟前小廝鬆年的婚事了,再有兩個月,他倆的婚期就到了。”
  
  長青……
  
  大鬆一口氣。
  
  原來是福雲和鬆年的婚事,嚇死他了!
  
  等等,不對!
  
  人家鬆年都要娶福雲了,他……還是單身!
  
  這麼一想,長青頓時整個人就不好了。
  
  福星沒多注意,笑嘻嘻繼續道:“你都不知道五殿下有多重視鬆年,為了和王妃向福雲提親,五殿下給鬆年準備的彩禮可重了!”
  
  長青兀自難過著。
  
  自己還是一條單身狗,哪還管別人彩禮重不重。
  
  可話是福星說的,他總是要接的,“哦?是嗎?什麼?”
  
  “十鋪的一處賭坊,是五殿下給鬆年置辦的,就記在了福雲名下,另外,豐台有兩處莊子,也是五殿下給鬆年置辦的,現在也記在福雲名下,在西秦,五殿下直接賞了鬆年良田萬頃,這些,鬆年全部給了福雲。”
  
  聽到這些,本就難受的長青,瞬間整個人就更不好了。
  
  為了讓鬆年迎娶福雲,人家五殿下這麼破財!
  
  看看他家殿下!
  
  他當牛做馬,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家殿下伺候這麼大!
  
  他現在有什麼!
  
  有什麼!
  
  然而,饒是如此,他還得風輕雲淡的笑道:“可西秦距離大夏朝京都這麼遠,福雲嫁過去,怕是要不適應、”
  
  福星就道:“不是福雲嫁過去,是鬆年回來,王妃替福雲在杭州置辦了一處宅子,成親以後,他們就在杭州住著。”
  
  長青……
  
  傳說中的,遊山玩水,賽似神仙的日子嗎?
  
  好羨慕!
  
  裝不下去了!
  
  一轉頭,長青徹底暴露了他滿腔的嫉妒,朝福星道:“我也好想成親!”
  
  福星瞪大眼睛看著長青,“你有了心儀的目標了?”
  
  長青……
  
  心頭一萬個就是你說不出口,話到嘴邊,慫的成了。“沒有!”
  
  福星翻了個白眼,“沒有目標成什麼親!再說了,你是有房啊還是有車啊,還是家有礦啊,要是都沒有,成什麼親,除非你遇上一個相信愛情的傻姑娘!”
  
  頓了一瞬,福星繼續道:“當然了,傻姑娘不少,可你要是成了負心漢,看我不削你!我這人,幫理不幫親!”
  
  長青……
  
  馬車的兩個小包子怒其不爭的隔著門簾剜了長青一眼。
  
  二十好幾的人了,怎麼連表白都不敢!
  
  小公主戳了戳小郡王的胳膊,壓低聲音道:“你說,他為啥不敢說?”
  
  小郡王思忖一瞬,認真道:“第一,沒房,第二沒車,第三,家沒礦。”
  
  小公主歎一口氣,“你放心,這些,咱家都有,以後你要是看上哪家姑娘,盡管大膽的去表白,姐姐我都給你置辦!”
  
  小郡王點頭,“姐姐你也是!”
  
  ……
  
  馬車說著話,不知不覺,及至王府門前。
  
  福星瞠目結舌看著眼前情形,跳下馬車,走到蘇清身側,“主子什麼情況?”
  
  王府門前,十二掛鞭炮劈啪啦的炸著。
  
  蘇清抽了抽嘴角,無奈的歎了口氣。
  
  剛剛她也被嚇傻了。
  
  “每次兩個孩子來,母親都讓人放鞭炮迎接。”
  
  福星……
  
  這操作……六!
  
  “主子,這就不怕擾民?”
  
  旁邊容歎一口氣道:“的確是擾民,所以,為了避免引發鄰不睦,母親高價買下了四周的宅院。”
  
  福星……
  
  這操作……六六!
  
  “可這麼大的地方……”
  
  福星話音未落,容又道:“母親將買下的院子,改造成一個狩獵場和一個滑雪場,就因為兩個孩子喜歡打獵和滑雪。”
  
  福星……
  
  這操作……六六六!
  
  誰說寵溺無度是害了孩子,她也好想被無度的寵溺啊!
  
  十二掛鞭炮響完,長青掀開車簾,兩個孩子一臉習以為常的從馬車上跳下來。
  
  “外祖母,我們來了!”
  
  小公主一路呼叫著,直奔大門。
  
  小郡王負著手,一臉麵癱緊跟小公主的步伐。
  
  在兩個孩子到達之前一炷香的時間,蘇清和容就到了,然而管家說了,要放了鞭炮才能進府。
  
  所以,一個皇子一個王妃,硬生生站在門口等了一炷香。
  
  有這麼寵愛孩子的嗎!
  
  蘇清氣咻咻的抬腳朝走。
  
  一進大門,差點沒一腳栽倒在地上。
  
  從門口起,放眼望去,一條路都鋪著珍貴的波斯絨毯。
  
  要不是一側管家及時提醒,蘇清差點退出去脫了鞋再進來。
  
  這麼穿著鞋踩上去,感覺,每一腳都是踩在銀票上啊!
  
  管家跟在一側,笑容宴宴道:“夫人是怕孩子們在府跑的快,磕著碰著,才用了波斯絨毯。”
  
  蘇清簡直難以想象,這五年來,她的孩子是被怎麼樣溺愛著長大。
  
  嗖的轉頭看容,“你就不管管?”
  
  容……
  
  一臉懵的看向蘇清,轉而苦笑,“我怎麼管?等一會你就知道了,根本不能管!”
  
  “……”
  
  踩著昂貴的波斯絨毯一路直達正房,等蘇清和容進去,屋已經傳出熱鬧的笑聲。
  
  小公主吱吱喳喳不知說著什麼,引得大家大笑。
  
  “咦,誰在屋?”
  
  聽聲音,有第二個男人在笑,還是一個老男人。
  
  蘇清疑惑嘀咕。
  
  容一臉複雜的看著蘇清,無聲歎了口氣。
  
  “蛋蛋,今天學什麼了?”
  
  王氏正拿著一個果子遞給小公主,笑眯眯在她臉上一捏,問道。
  
  平陽侯蘇掣則將一個果子遞給小郡王,“坨坨,今兒看了幾本書?”
  
  蘇清邁進門的腳,石化在半空、
  
  石化了她腳的,不是蛋蛋和坨坨。
  
  而是她對麵的那個老男人。
  
  
  
  

snaptime:2019-12-09 05:07:26  exectimeㄩ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