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門風華》全文閱讀

作者:千年書一桐  庶門風華最新章節  庶門風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庶門風華最新章節第七百七十四章 成王妃(19-12-12)      第七百七十三章 交代後事(19-12-12)      第七百七十二章 倒計時(19-12-12)     

第七百五十六章 又一位知音

  
  顏彥一行剛走了兩三丈遠,忽然,前麵傳來《滄海一聲笑》的琴聲,緊接著又有人吟唱起來。
  
  顏彥見此有點詫異,這首曲譜她並沒有送人,貌似她自己也是後來在皇上的強烈要求下彈過一次,陸呦就更不用說了,他連聚會都很少參加。
  
  難不成是陸鳴把它流傳出去的?以他的能力,那次和周祿合奏後,他肯定能記住這首曲子,保不齊就是他後來在集會時彈奏過幾次,畢竟他那個圈子的人都好附庸風雅,所以這首曲子也就流傳出去了。
  
  想到這,顏彥有些不舒服,因為她並不想出這個名,當初是見陸呦第一次參加集會,想給他一點信心,所以才借用了下這首作品,哪知碰上了自己的同行周祿?
  
  因此,顏彥是真怕這首歌再給她帶來別的什麼麻煩。
  
  可是話又說回來,有那兩個廠子在那杵著,還有她家的蛋糕店,飯莊的菜譜,這些都是她從上一世帶來的,辨識度也高,因此,有沒有這首歌關聯應該不會很大。
  
  顏彥正反複掂掇時,太後和皇後也站住了,原來她們也都聽顏彥彈過這首曲子,因著當初皇上對這首曲子的評價相當高,所以她們也印象深刻,故而,太後先開口問:“彥兒,這不是你彈過的那首曲子麼?怎麼流傳出來了?”
  
  “回姨祖母,我也不清楚,我沒有拿出去示人過,可能是有人聽過之後記住了。那個周祿,當時也是聽了之後兩遍之後就會彈了。”顏彥解釋說。
  
  “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那年好像也是三月三,我們也是在這莊子,聽到有人彈了你的曲子。”皇後想起了一件往事。
  
  這話倒是提醒了顏彥,當初她是因為聽到那人的曲子是從瀑布下麵傳上來的,覺得有些蹊蹺,後來才知道那人是周祿派來的。
  
  難不成今天又有什麼事情?
  
  想到這,顏彥也頓住了腳,先往前麵探了探,隻見前麵的花樹下圍了一堆人,透過人群的縫隙,隱約能看到有人坐在地上,麵前擺了一張矮幾,有一位身穿青衣的男子正低頭在撫琴,可惜看不到這人的臉,從衣著上判斷,應該是位讀書人。
  
  一旁的王老夫人和許氏聽懂了她們三個的對話,許氏陪笑道:“原來這首曲子是郡主譜寫的啊,我說怎麼這麼豪邁大氣呢,我兒子也很喜歡,我在家時也聽他彈過。”
  
  “令郎?”顏彥知道許氏的兒子貌似才十七八歲,比陸鳴小了至少十歲,應該不是他那個圈子的人。
  
  太後一聽這曲子和王家又牽扯上了,頓時興致缺缺的,正要張羅離開時,忽聽得琴聲突然停了下來,隻見那青衣男子起身朗聲問道:“不好意思,在下學藝不精,沒有記住後麵的那部分,有哪位仁兄能幫在下補全了。”
  
  這人見問了一遍沒有人回答他,便又拱手說道:“在下是真的很喜歡這首曲子,可惜就是沒有學全,若是有人能幫在下了了這個心願,在下願意結交他這個朋友,他日若有所求,在下定當竭盡全力。”
  
  “敢問公子何人?看著不像本地的。”有一青年男子問道。
  
  “公子好眼力,在下的確不是京城人氏,是北邊來的,想在京城求學,準備明年的秋闈。”對方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這樣啊,我來幫你。”另一個更年輕些的聲音響了起來。
  
  話音剛落,隻見許氏看了眼王老夫人,“這不是咱們的慎郎麼?”
  
  “你們家的?”顏彥問了一句。
  
  “過去看看。”太後的興致被挑了起來。
  
  顏彥聽了這話往四周看了看,見幾個侍衛散在他們四周,大河領著方才抬滑竿的幾位後生也在緊隨其後,見此,她大膽地扶著雲老夫人過去了。
  
  可巧雲老爺子也在這看著熱鬧,見顏彥一行過來,笑著介紹說:“這位後生才學不錯,他是後加進來的,說是要以詩會友,沒想到還畫的一手好丹青,琴彈得也不錯。”
  
  顏彥聽了這話還沒開口,隻見許氏喊住了她兒子,“慎郎過來,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
  
  “六郎他舅娘,以後再認識也不晚,我們就別打擾人家的雅興了。”顏彥想拒絕,直覺她不想當著這些人暴露自己的身份。
  
  因為她發現方才彈琴的那位青衣男子目光追著王慎也看向了顏彥這邊。
  
  可惜,她還是晚了一步,隻見那位王慎很快跑過來,許氏一看周邊這麼多人,倒是也沒敢暴露太後和皇後的身份,隻對著孩子說:“這幾位都是你的長輩,問個好。”
  
  小夥子一看雲老爺子和雲老夫人滿頭銀發,顯然比自己祖母年齡還要大不少,忙恭恭敬敬地問好,接著,又是太後和皇後,輪到顏彥時,沒等許氏開口介紹,對方瞬間激動起來,眉飛色舞的,“我知道,我知道,這位是百惠郡主,我應該叫大嫂吧,大嫂,我特崇拜你和大哥,之前在太學和大哥同窗過,可惜時間太短,大哥肯定不認識我。”
  
  顏彥一看這位王慎似乎沒什麼心機,還算純良,便笑道:“你大哥性子比較悶,再說他歲數也大了,不適合和你們年輕人在一塊。對了,那邊還有人找你。”
  
  顏彥的確看到那邊還有人不停地往這邊張望,她擔心再交談下去,她的身份被那些人知曉了,太後和皇後的身份也會暴露的。
  
  王慎扭身看了那邊一眼,有些羞赧地摸了摸自己的頭,“其實也沒什麼正經事,我們也是出來隨意玩玩的。哦,對了,方才那位公子說是很喜歡你的那首曲子,還有,我們當中也有很多人崇拜你,你要不要認識一下大家?”
  
  “不了,我們往那邊去轉轉。”顏彥說完,扶著雲老夫人往另一堆人群走去,那邊好像有人在吟詩舞劍。
  
  誰知顏彥剛抬腳往那邊走去,忽然那位青衣男子跑到了她麵前,“敢問太太可是百惠郡主?”
  
  顏彥聽了這話還沒來得及回答,忽然那幾位舞劍的人一躍而起,向她奔來。
  
  搜狗閱讀網址:
  
  
  
  

snaptime:2019-12-13 05:28:17  exectimeㄩ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