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護花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金元寶本尊  都市護花兵王最新章節  都市護花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護花兵王最新章節3352隱藏的實力(19-12-09)      3351車馬道(19-12-09)      3350等著發財吧(19-12-09)     

3326去砸石頭

  
  首先不同的,是人數。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哪怕是剛愎自用的夏玉周如日中天的時候,他艾特全體人員全部開會,全神州兩百多號頭頭們十有三四都會請假。
  
  哪怕是年終大會,也是同樣如此。
  
  姚廣德在的時候那就更不用提了。
  
  壓根就沒多少人搭理他。
  
  就算是趙慶周跟聶建一起艾特全體,那也得看老貨們的心情。
  
  而這一次。老貨們卻是全部到場無一缺席。
  
  除去人數之外,更明顯的,那就是老貨們的精氣神。
  
  昨天前天兩場圈內比武將所有老貨們早已冷卻的血液慢慢加熱起來。
  
  神眼金來做總顧問。大夥們那是一百個一千個的服氣。
  
  不過,這個服氣僅僅隻在於對神眼金的人品和實力還有他的馭人之術。
  
  至於神眼金工作能力尤其是統帥全局的實力,老貨們暗地還是有些嘀咕。
  
  今天開大會。就是見證神眼金統帥全局的時候了。
  
  會議開始之前的二十分鍾,西門外又接連走進來好些個人。這些人無一不是早已退休頤養天年的前輩。
  
  從行將就木的沈玉鳴,到白發蒼蒼拄著拐杖的姚廣德,還有剛剛退休的易家盛。
  
  另外還有科學院社科院雙院的各個老院士大院士也在其中。
  
  這些人的到來也引起了現場不小的騷動。
  
  沒一會,金鋒專秘姚萌萌踏著清晨的陽光踢踏踢踏走了進來。陽光漫灑拉出長影長長,驚豔了這個八月的早晨。
  
  會議準時準點開始。主持會議的黃冠養在開場白後,由金鋒開始發言講話。
  
  金鋒的第一句話就引發了潮水般的震動。
  
  “不可移動文物分級!“
  
  這個大衛星一放出來,整個現場一片嘩然,一片騷動。
  
  老貨們又是意外又是激動,又是震驚又是興奮。
  
  “成立最高等級的國字頭修複學院!“
  
  兩顆大衛星打上天,現場老貨們血脈沸騰,眼睛都紅了。
  
  花了半鍾頭說完了規則細節,金鋒不輕不重說道:“最後一項。應大學組的要求,今天的比試繼續進行。“
  
  “比賽項目。“
  
  “找到夏朝都城或者大城遺址。“
  
  “贏的小組,要什麼給什麼。“
  
  “輸的小組,自己去山流沙大墓砸石頭。“
  
  此話一出,現場老貨們隻是神色輕輕動了動便自再無異樣。
  
  金總顧問前兩個項目那都是極好極好的。
  
  不可移動文物評級神州也不是沒有做過。從區縣到地市再到省最後到最高等級,這些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評估定級。
  
  金鋒重啟這個評級,無論對於地方還是文保來說,都是迫在眉睫急需解決的事情。
  
  成立修複學院,這事從來沒有人做過。也沒人想到去過。
  
  金金鋒提出來這個項目,老貨們比誰都開心振奮。
  
  修複這塊,神州都是以家族為單位做活。以前家族人口眾多,現在就那麼一兩個寶貝,照這樣下去,斷代絕種隻是遲早的事。
  
  說白了,現在整個神州,修複這塊拿得出手的也就隻有故博和神眼金的諦都山。
  
  其他各個院所和大學也不是沒有,但最年輕的修複專家都是五十歲了。
  
  這個修複學院的建立。所帶來的的影響絕逼是巨大和革命性的。
  
  這兩項改革,都讓老貨們覺得很不錯很有奔頭,也看到了金鋒的魄力和決心。
  
  而最後一項夏朝遺址,那就是老生常談加誇誇其談了。
  
  從夏商周斷代工程立項開始到現在二十四年,也就出了個二頭,到現在二頭還在發掘當中。找到夏朝文字資料和記錄,完全就是天方夜譚。
  
  這個煉獄級的任務,神州沾著曆史考古地質古人類研究一點邊的,誰都想攻克。
  
  誰攻克,誰就名流千古,名傳萬代。
  
  可,迄今為止,誰都沒人找到至關重要的夏朝文字記錄資料。
  
  全神州的人都知道咱們有夏朝,咱們更有五千年甚至七千年的曆史。外國專家也知道,全世界的學者大咖們同樣也知道。
  
  但是,人家就不承認!
  
  想要證明你們有五千年曆史?
  
  想要證明你們夏朝真實存在過?
  
  可以!
  
  拿文字資料出來。
  
  找出跟你們曆史書上記錄過的夏朝曾經發生過的曆史重大事件的文字資料出來。
  
  找出來,你們就有五千年曆史,找不出來,那就對不起。
  
  你們神州的生命就隻有三千多年。
  
  很多年來,神州上下都說過,關於夏朝文字資料能不能找到根本不重要,咱們自己知道就行。
  
  咱們神州的曆史有多長無需老外們來評價評說。
  
  話雖這樣說,但這個結任何人都解不開!
  
  二十多年來傾舉國之力都沒把夏商周工程斷代弄明白,又怎麼能把夏朝確立得了?
  
  還有夏朝的都城遺址在哪?
  
  同樣也是一個未知數!
  
  上世紀末,神州數得著的巨擘巨佬們尚在人世,都是在座的各個老貨們的師長父輩。
  
  老一輩的巨擘巨佬們都沒能做出來,現在,輪到在座的後一輩,難度無異於登天。
  
  不怕你神眼金日天日地日空氣,這項工程,你真不弄不出來。
  
  “當年是第一帝國的老外幫咱們論證出了元青花,神州上下引為畢生羞辱。“
  
  “現在如果連夏朝我們自己都無法確認,還等著老外們幫我們來解釋的話,那我跟在場的各位,都可以去死了。“
  
  金鋒清清冷冷的聲音在古色古香又古老的會議室響起。就跟一顆顆的子彈打進每個人的心口窩子。
  
  “我說完了。各位有什麼要說的。抓緊時間。“
  
  “說完了,都上來簽字畫押,把軍令狀領下去。“
  
  軍令狀三字讓老貨們麵色一凜心頭狂跳。不少老貨們眼觀鼻鼻觀心瞪著地麵發呆,有的老貨直接裝死,的老貨點著煙不屑一顧。有的則陰測測冷笑,還有的老貨們則不以為然,更有的人更是毫不在乎。
  
  人生百態在這一刻顯露得淋漓盡致。
  
  “金總,這項目你準備怎麼搞?“
  
  坐在金鋒左手下方、剛被金鋒收拾過一回的餘希金主動開口。
  
  “直接開挖!“
  
  這話出來又讓現場人眼皮狠狠抽動起來。
  
  “挖二頭?二頭那邊發掘就一直沒停過。到現在也沒實質性的東西出來。我覺得再在二頭挖,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
  
  餘希金的話剛落音,彩雲省的蔡包子就跟著附和大聲說道。
  
  “挖那個二頭嘛,肯定是莫得意思了敢。“
  
  “我覺著嘛,還是先把夏商周斷代做好補充齊全了嘛再說。“
  
  蔡包子濃濃厚厚的土音冒將出來,其他老貨們也放開手腳。先後發言。
  
  老貨們或是怯弱或是激進亦或是撞鍾的話此起彼伏,漸漸的會議室也變成了菜市場。
  
  關於夏朝遺址的這塊芒刺在背如鯁在喉的心結,每個老貨都有自己的看法。
  
  到了後來。怯弱派跟激進派兩邊劍拔弩張懟上,現場的火藥味越來越濃。
  
  兩幫子老家夥都是夏商周斷代工程的成員,平日就相互看不慣為了件小事都能吵上一整天。
  
  做考古做學問的老家夥每一個好脾氣,更沒一個是省油的燈。
  
  眼看著局勢不對,黃冠養敲敲麥克風維持秩序,將一群要暴走的老貨們都彈壓下去。
  
  金鋒半垂的眼皮輕輕上挑,淡淡說道:“我沒那麼多時間去做夏商周斷代考證。“
  
  “就一個法子!“
  
  “挖!“
  
  這話明顯的讓老家夥們不服氣。
  
  說得輕巧!?
  
  長江以北黃河沿岸流域,商朝都城周圍上千公這些年都被幾代考古人打了個遍,也就出了一個二頭。
  
  現在你又要我們去挖?
  
  你倒是說說挖哪兒?
  
  看著一群老貨陰陽怪氣的臉色,黃冠養幾個人也暗地為金鋒擔憂。
  
  這可是金鋒走馬上任的第一天,壓不住這群老家夥,以後這群老東西不得翻天了?
  
  “金總,你說挖。那就挖嘛。“
  
  “你喊我們挖哪兒,我們就挖哪兒嘛。“
  
  “反正章程都是你出。我們執行你的命令就是。“
  
  “不過嘛,我就曉得。你準備挖哪兒?“
  
  刺頭蔡包子的話又冒將出來,老家夥們紛紛抬起頭,視線齊齊集中到金鋒臉上。
  
  金鋒點上煙抽了一口,輕漠冷冷回了過去。
  
  “二頭放棄!“
  
  “挖黃河!“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snaptime:2019-12-09 04:44:43  exectimeㄩ0.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