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神出古異  十方乾坤最新章節  十方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禁忌(19-12-15)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生死之間(19-12-15)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蒼月(19-12-15)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殺意決

  在場眾人,無不心驚膽顫,隻見那血魂幡上麵,無數扭曲的魂魄,不斷痛苦地嘶吟著,然而在玄霄真君魂術控製之下,那些扭曲的魂魄,一個個全部往他身上聚了去,竟是在被他吞噬!
  “這……這!”
  吞噬無數人的精血魂魄,來讓自己傷勢恢複,來增強自己的修為,哪怕是在魔道,也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
  這一刻,所有人都嚇得愣住了,渾身抖若篩糠,望著那可怕一幕,不住顫抖著,昔日超凡脫俗的玄霄真君,如今怎麼變得這等可怕了……
  “糟了……”
  花未央臉色驟然一變,怎樣也沒想到,此人如此重傷之下,竟然還能夠靠吞噬魂魄來迅速恢複傷勢,甚至連力量,也在不斷地增強……
  “煞煞煞!”
  滿天陰風大作,隻見那半空中,血魂幡無數血魂往玄霄真君身上聚了去,將那半邊天空,也染得血紅。
  眾人都早已驚呆,必須阻止此人,否則一旦等他恢複過來,那時候……恐怕整個天峰城,就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他了!
  “阻止他!”
  慕容惜和秦天宗,以及天極塔四位真人,盡管他們幾人先前受了重創,但此時卻是最先衝上去的。
  “不自量力!”
  玄霄真君真元一震,一股澎湃如山的力量,頓時朝幾人翻湧而來,幾人舊傷未愈,立時又添三成新傷。
  “祖母!”
  遠處,靈鸞早已嚇得臉色煞白,隻見慕容惜幾人,拚盡全身力量,然而卻還是阻止不了玄霄真君吞噬那血魂幡的魂魄。
  “快阻止他!”
  城中其餘的修者也往這邊飛了過來,但凡有了化神以上修為的人,這時都無一後退。
  盡管他們當中有人修為還不夠,明知道有可能會死在這,可是眼下,麵臨生死存亡的,已經不止是天極塔了。
  這一刻,隻見四麵八方,都有著不少修者往這邊飛了過來,而玄霄宮三十六島、七十二域那些人此時反倒個個愣住了,玄霄真君現在已經近乎魔化,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一群螻蟻!”
  玄霄真君眼神可怕,全身玄力一震,一道道血霧翻湧而出,頓時將不少衝上來的修者震得吐血倒飛了出去。
  而那滿天的血魂還在不斷往他身上聚去,沒有人阻止得了,一旦他將這血魂幡的全部魂魄吞噬,其力量勢必變得更加可怕。
  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危機,但此時卻無人能夠阻止得了,就在眾人驚慌之際,忽然間,隻見遠處天際有兩道劍光,一青一紫,淩厲而來!
  “恩?”
  玄霄真君臉色陰沉,這一瞬間,自然察覺到了來自身後的殺機,可那兩道劍光來得太快,而他此時又在吞噬血魂幡的魂魄,等他反應過來時,那兩道劍光已近至身後,“嗤嗤”兩聲,從後麵將他貫胸而過,瞬間帶起兩條長長的血花。
  這一幕,驚煞了在場所有人,隻見天際雲層翻湧間,有兩道人影瞬息而至,但那兩人,卻皆是鬥袍披身,看不見鬥袍下的麵容。
  盡管不知道那兩人是什麼身份,但他二人能夠雙雙一劍穿透玄霄真君,想來必定是準聖級別的人物!
  “啊”
  被兩劍貫穿,玄霄真君更是戾氣大作,重傷之下,還失了一臂,竟仍是力量驚人,隻見他右手一拂,頓時漫天血霧大作,其中兩道血光,倏然向那兩個神秘鬥袍人殺了去!
  縱然兩人已有準聖修為,但此時也絕不敢小覷重傷下的玄霄真君,連忙禦起飛劍,一青一紫,“錚”的一聲,抵擋住了那兩道血光。
  即便如此,二人也被震得往後一退,天上雲層也翻湧不止,可見玄霄真君的力量,已經可怕到了什麼程度。
  除非是聖境強者到來,否則想要將之擊殺,幾乎不可能,哪怕是蕭塵的操縱生死,也未必能夠殺得了此時已經魔化,又吞噬了無數人血魂的玄霄真君。
  “你們都得死……血魔附身!啊”
  這一那,血霧不斷從玄霄真君身上湧出,整片天際,都像是被染成了血紅色,暮色之下,更是淒惶可怕。
  一股可怕的魔煞之氣,也在一瞬間籠罩了整座東城,在這股恐怖魔煞籠罩之下,所有人都顫栗不安了起來。
  而在另一邊,隻見花未央嘴角依舊沾有鮮血,手中卻不斷掐算著什麼,最後臉色一變:“糟了……”
  “怎麼了?”
  蕭塵眉心一凝,向她看了去,隻見花未央臉色愈加慘白,看著遠處逐漸魔化的玄霄真君:“怪不得,原來有個血魔一直在他身上,與他共主這具肉身……血魔若是完全醒來,與他完全融為一體,那恐怕……連一境聖人,也敵不過他了。”
  聖人共有十二境,九境以上三個境是為“太聖”,而若是十二境皆突破成功,便是踏入“方外之境”,從此跳脫輪回,不再受生死約束,不在三界六道,亦不在五行之中……按照古籍記載,萬年前的青帝,應是一步踏入此“方外之境”了。
  而盡管一境聖人,乃是整個聖境十二境麵,境界最低的,算是初步踏入聖境,但也絕非準聖可比,連一境聖人,也敵不過玄霄真君了,蕭塵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未央,紫鳶……你們退後。”
  這一那,蕭塵望著遠處玄霄真君的目光,變得無比凝定了,連他手中的帝孤劍,這一刻,也像是與他產生了共鳴一樣,不斷散發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劍寒。
  “你要做什麼……”
  花未央眉心一凝,瞧見此時蕭塵的眼神,她隱隱感到幾分不妙,如今二十年期限將至,花葉萬年青的種子已經快枯萎了,他絕不能再……
  “紫鳶……帶宮主回天極塔!”
  這一刻,蕭塵望著玄霄真君的眼神逐漸變得冷厲,言語間也似是孤心已決,他今日便是冒著生死之險,也定要斬除眼前這個禍根,一旦讓玄霄真君有了聖境的實力,那時還有何人能夠製得住此人?
  若是真到了那般地步,慢說枯靈子救不回來了,便是連整個無欲天,也將會陷入岌岌之危當中。
  “退後。”
  蕭塵衣袖一拂,將花未央和紫鳶兩人往後麵送了去,隨即虛空一踏,猛地催運起全身真元,一劍對著玄霄真君斬了下去。
  這一劍卻非尋常一劍,隻見他全身真元包裹,像是燃燒起來了一樣,瞬間往帝孤劍上注入五成真元,正是當年老乞丐傳授他三劍麵的“地劍”!
  這一劍發動,天地劇變,虛空盡裂,滿天雲層,翻湧不止!眾人心神一顫,何等劍式,竟如此之強?
  此時此刻,便是有著“天瀾劍尊”之稱的秦天宗,也不禁心感震撼,如此氣吞山河的一劍,乃是什麼劍式?秦娥整個人也愣住了,即便是父親,也難以發出如此強的一劍……
  可他們卻不知,蕭塵發動此劍,必將犧牲自身一半的真元,何況是以帝孤劍發出此劍,那將要承受多重的劍煞反噬?若非到了萬不得已之時,他絕不會輕易發動此劍!
  “你想要殺我?”
  麵對此時蕭塵那氣勢磅,摧天滅地的一劍斬來,玄霄真君目中怒火,依舊狂熾,右手一抬,血霧傾出,遮天蔽日,“轟隆”一聲,與蕭塵那一劍相撞,登時山崩地裂,整個天地間,驟然陷入一片末日黃昏之景,天昏地暗,血霧籠罩!
  “啊!”
  玄霄真君滿身鮮血淋漓,真元再催,血霧再起,卻依舊難擋那撼天奪地的一劍,在他身邊的一切,皆已化作齏粉,連附近不少玄霄宮的人,也因來不及避開,而在剛才那一劍之下,形神俱滅。
  另一邊,鬼雲山暗道不妙,心想剛剛來的那兩人修為也不低,今日恐不宜再留,立即向玄霄真君傳去一道神念:“今日不宜再留……走!待我二人元氣恢複,他日可再來一戰!”
  話一說完,隻見他站起身來,左手倏出,往空中那麼一捏,竟似在虛空中捏出一道裂痕來,接著詭霧一卷,一下便將玄霄真君和玄霄宮下其他人全部卷入了那道裂痕之中。
  短短一瞬間,那一道虛空裂痕便消失了,無邊暮色當中,隻遙遙傳來玄霄真君冰冷可怕的聲音:“我玄霄必報此仇!血魔已出……今日在場之人,沒有一個能逃得了!血月之夜,此城必將血流成河……”
  聲音漸漸遠去,無邊暮色,籠罩著整座天峰城,而在天極塔附近,山峰崩碎,血腥籠罩,所有人仍像是處在夢一般,怔怔望著那黑暗逐漸降臨的天際。
  玄霄真君逃走了,而他剛才那一句話,血月之夜,此城必將血流成河,血魔已出,一個也逃不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身後一寒,皆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附近的血霧漸漸散開,那半空之中,兩個神秘鬥袍人也落了下來,正要往這邊過來時,蕭塵強提真氣,一劍指向二人,冷聲道:“站住!”
  聽聞此言,又見他眼神冷厲,兩人一下停住了腳步,彼此對視一眼後,左邊那人說道:“我二人,並無任何惡意,無欲尊主,不必如此緊張……”
  

snaptime:2019-12-16 21:20:45  exectimeㄩ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