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潭子  一指成仙最新章節  一指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指成仙最新章節空間黑洞(終)(18-10-13)      空間黑洞(三)(18-10-13)      空間黑洞(二)(18-10-13)     

金盞大王(二)

  劉雨不知道自己怎麼出來的,遠遠看到才進化神中期的金戈被砍得鬼哭狼嚎,好像危險萬分的樣子,她再沒像以前那樣,急急上前解救。∩雜Ψ誌Ψ蟲∩
  一心看大門的憊懶小子,被一群人打著嚇著,順順利利在五百年爬到化神中期,這在當年的三千界域,簡直不敢想。
  或許,這真是泡泡的另一種教徒智慧吧!
  “師伯救我!”
  金戈看到劉雨,哪能不求救?
  “大哥,梅枝師伯的藥液已經調得差不多了。”劉雨下意識地攔在中間,“您透風的時間已經過了,再不回去,梅枝師伯一生氣,萬一弄錯點什麼……”
  “那你幫我看他,好好練刀。”
  金盞的一身皮,全指著梅枝,哪敢不上心?
  而且砍金戈的時候,他也發現,這懶人的懶筋雖然沒被抽了,可是架不住身邊人一個比一個厲害,這個師兄扯一把,那個師姐拉一把,不論是身法還是刀法,一次比一次進步。
  能一直看到這樣的進步,他也就勉強算他過關了。
  不過心想的是一回事,嘴上說的又是一回事,“金戈,下次再出來的時候,十三式刀域要是還沒有進步,你就等著被削吧,要是不小心被本王削死了,本王最多跟你師父說聲對不住,幫他再找兩個徒弟。”
  “……”
  金戈抖了抖,師父不喜歡他,真被黑盞大王的刀削了,師父肯定也不會怎麼樣。
  “大王放心,我一定把十三式刀域練好。”
  隻有練好了,才能爭取在他的刀網下,多撐一會時間。
  金戈非常鬱悶,他都不知道前世作了什麼孽,有了那樣的師父後,還被這把要命大刀王盯上。
  此時,他隻能心詛咒他,下次出來,還是五彩的,詛咒他,被安安看上,然後問他,金盞爺爺,這五彩色她能不能染啊!
  上一次,安安想要的粉紅色出來時,他看得清楚,大刀王縮在家,生怕被安安看到了。
  金盞大王不知這小混蛋的詛咒,得到準確答複,如一道黑線,轉瞬便消失在半山的那片宮宇中。
  “師伯,您下次可要早點出來。”
  金戈在劉雨看過來時,忙擺了個哭臉,“要不然,我真的會沒命的,十三式刀域可難練了。”
  “……難練啊?”劉雨輕輕一歎,“那就多練練吧!”
  想當初,誰管她啊?
  資質平庸的她,最大的目標是築基,進一線天時,甚至做好了隕落在那的準備。
  能活著從那出來,真是多虧了盧悅。
  劉雨有些意興闌珊,“金戈,當年在邊境小坊市看大門的時候,你想過,有一天會進階到化神中期嗎?”
  “呃……”
  “做夢都沒想過是吧?”
  劉雨斜他一眼,“恐怕你做過最好的夢,便是在那進階到結丹,得五百壽終吧?”
  當初她最好的一次夢,就是結丹的五百壽。
  “是!”金戈低頭。
  不過,他雖然低頭了,卻也不覺得,五百壽的人生有什麼不好,看大門的日子有多逍遙自在啊?
  哪像現在……
  從被逼拜師的那天起,不是修煉,就是被打,在各種打中,努力逃,或者說努力學習讓自己挨得輕些。
  “外仙域戰場上出事了。”劉雨看他的那幅死樣子,莫名地也有些生氣了,“金戈,你是不是覺得,那離你的生活,還很遠很遠,遠到,你根本不必去考慮?”
  難道不是嗎?
  金戈有些詫異地望了一眼這位師伯。
  外仙域那,連天仙修士都少有,真正在那頂大梁的是玉仙,他一個小小的化神小修士,有必要去考慮嗎?
  “……你隻想過你的小日子,可想過,你幸福的小日子是怎麼來的?”
  怎麼來的?
  以前,金戈就算知道,也覺得那不是他能考慮的,可是現在……
  三千城有不少人在外仙域戰場上,而曾經訓練過他的師長中,就有三個在不久前,也離開了酬悅峰去了那。
  金戈明白這位師伯要說什麼了,“師伯,我會好好練十三式刀域的。”
  “我相信你!”
  劉雨輕歎一聲,“金戈,其實自從你拜泡泡為師,就注定了此生再不可能得平常人的小幸福。
  如果你到現在,還心心念那些,還抵觸修練,那我告訴你,隻會讓你自己過得更艱難。”
  有大好機緣,卻一點也不珍惜,她覺得,她也可以好好教訓教訓他了。
  “弟子……弟子知道了。”
  金戈看到這位師伯眼中也閃起那種讓他心悸的光時,嚇得馬上應下。
  所謂識實務者為俊傑,他雖然不是俊傑,可是怕打,更怕被收拾。
  偏偏整個逍遙門,上上下下,都不知道有多少收拾人的手段,每次被刷新三觀的時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在狼窩活到現在的。
  唉!
  金戈在心偷偷歎了一口氣,想要在這看大門,也得有本事啊!
  “下去吧!好好練刀。”
  不管這慫小子是不是大哥曾經的主人轉世,可誰讓他現在就叫這個名字了呢?
  劉雨擺擺手,迎向姍姍來遲的蘇淡水,“蘇師姐,你來遲了。”
  “這不是有你嗎?都解決了吧?”
  蘇淡水要不是顧忌著師父,才不管金盞的鬼哭狼嚎呢,“這次又是什麼顏色?”
  “黑!”
  “有進步啊!”
  “……”劉雨真不知道怎麼說了,這師徒倆不愧是一脈相承的。
  “看看你什麼表情?不滿意?”
  “我哪有不滿意?”劉雨可不敢承認這話,連忙揉了揉臉,“你可不能胡亂冤枉人。”
  “冤枉你?!”蘇淡水笑著拍拍她的肩,“怎麼還是這麼老實?我還以為你在外麵混了那些年,有長勁了呢。”
  “……”又被說老實?這真有些紮心了。
  劉雨翻了個白眼,“跟你蘇狐狸比起來,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老實的吧!”
  她在外麵可以以狠辣邪修的樣子示人,可逍遙門是外麵嗎?
  一個個都這麼妖孽,要比狠,她還真多有不如。
  劉雨覺得,哪怕她是條過江龍,在這酬悅山也不能不盤著。
  “過段時間我還要閉個小關,梅枝師伯和金盞大哥那,可就管不了了。”
  “行,我來唄!”蘇淡水笑咪咪地塞過一個丹瓶到她手,“中品玉清丹,這次開爐運氣特別好。”
  “謝了!”
  劉雨稍為欣喜,“我還有一些上次沒拿出來的靈藥……”
  “都給我。”蘇淡水忙拉著她往她的洞府去,“你也看到了,我師父現在根本沒時間。”
  “老規則,一半一半。”
  “你不說,我不說,我師父哪知道?”
  “我一閉關,一服丹藥,她就知道了。”劉雨可不想被梅枝師伯滿山的追著打,“上次林芳華被她追殺,連你也跟著簽了一堆的不平等條約,是不是忘了?”
  “……”
  哪能忘?
  蘇淡水狠狠籲出一口氣,“行了行了,一半就一半吧!”
  有個同是丹師的師父,真不知道是倒黴呢還是倒黴呢。
  哪怕師父現在根本沒時間煉丹,也把大家的靈草什麼的,全都管得死死的,她隻能分一半兒。
  唉!
  “劉雨,我們關係不錯吧?你們在星羅洲弄的靈草,其實不止我師父說的那些吧?”
  “蘇師姐,這話你不應該問我。”
  劉雨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你自個都怕梅枝師伯,還指望我們幫你頂住她,覺得可能嗎?”
  “……”
  果然學奸詐了。
  唉!
  蘇淡水又歎了一口氣,“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但做為師妹,你是不是也應該孝敬師姐一兩顆靈草?”
  師父仗著長輩的身份,讓大家在分靈草前,先把孝敬的給了,可憐她每次都吃虧。
  “師姐,我不是林芳華,你收我孝敬是不是太過了?”
  “,過了嗎?”蘇淡水的笑容特別的真誠,“那我們互贈總行了吧?我拿好丹藥給你,你拿幾顆秘不示人的……,嘿嘿,我們互贈,我師父肯定不能說什麼。”
  “那……先把你的好東西,拿出來瞅瞅。”
  靈草什麼的,當然是給自家人煉更放心,既然玉清丹都能出中品的了,其他的想來也不會太差。
  “哈哈,自然會給你瞅好。”
  兩人一路飆過,全然不知,梅枝經過無數次的失敗,真的轉往最簡單的地方走。
  男人黑點就黑點,反正回複不了以前的金色,稍為黑那麼一點點的男人色,金盞勉強也能接受,所以,難得配合的很。
  “行了,到時間了,出來試試。”
  金盞從咕嘟咕嘟冒泡的爐中出來變身,“這麼快?梅枝,當初可是說好的,你不能把我扔半道上。”
  這些年,他知道,耽誤她煉丹了。
  但是,身上要命的顏色不弄好,他怎麼出去行走江湖?
  “我要把你扔半道,早扔過了。”梅枝打過一麵水鏡,“看看,這黑色淡了不少吧?”
  咦?
  這一次居然能在水鏡中,看到明顯的五官了。
  真是不容易啊!
  金盞在水鏡前轉了個身,“還能再淡些嗎?”
  “自然!”
  梅枝接著調配另兩種藥水的比例,“現在我們一點點地試,我就不相信了。”
  沒過一會,金盞再次回到咕嘟咕嘟冒泡的爐中。
  半個時辰後,他再次變身出來。
  身體的顏色第一次沒往其他不可控的方向滑,金盞再看梅枝調藥液的手時,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吐沫。
  “剛剛不是調兩種的嗎?這次怎麼又加了一份?”
  如果完全沒有希望,他也就隨她了,可是現在,難得見到點希望啊!
  “我是丹師,還是你是丹師?”
  梅枝小心地在配好的藥水中,加上半滴紫紅藥液,“進去吧,如果不行,我再把它中和掉。”
  “……”
  變回本體後,金盞小心地再躺回時冒泡的爐中。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嘟……
  在掐好的時間,他再次跳出來,黑色再次淡了一點兒,讓人興奮的是,不僅是黑色淡了一點兒,他變身後的身體,居然出現了一點肉色。
  “啊啊,就是這樣!”
  “噓!小聲點兒。”
  梅枝也非常滿意,“金盞,為了好看,我們要不要再試一下?”
  再試一下?
  金盞微有躊躇,“要不,這一次,你把黑再去一點看看。”
  “行!”
  一天一夜後,酬悅峰上,突然暴出一陣狂笑,那暢快的笑意,帶了種特別的穿透力,閉關不出的申生,本來還想忍一會的,可是好一會後,發現這混蛋居然借器之特性,一直把那‘哈哈哈’,好像帶魔力的得意,留在了他的陣門上。
  真是……
  他吹著胡子衝到梅枝那。
  “哈哈哈!看看,看看,本王現在像正常人了吧?”
  把所有人都吵出來的金盞,在眾人麵前,得意地展示他與正常人差不多的膚色,“申生,恭喜啊,你怎麼一句恭喜都不知道說?”
  “恭喜!”申生把恭喜二字給了自個師妹,“梅枝,你終於解脫了,快去三千城的天幸圖修煉吧!”
  他們大家都是玉仙修為了,隻師妹一個還是天仙,他都為她急得慌。
  “嗯!正準備去。”梅枝倒是不急,反正她是丹師,“現在三千城管事的是誰?”
  “林芳華!”
  “她怎麼到那去了?”
  梅枝吃驚。
  “她到那邊好幾個月了。”蘇淡水笑,“流煙仙子不厚道,把三千城丟給盧悅,帶穀令則三人翹家了,盧師妹不耐煩管事,不找林芳華能找誰?”
  “……那丫頭真可憐!”
  金盞好感慨,“金戈,你個懶骨頭,你師姐那麼可憐,都不知道幫幫嗎?梅枝,去三千城把這臭小子也帶著,讓他幫……”
  “我還在煉十三式刀域呢。”
  金戈嚇壞了,盧師伯在三千城,泡泡師父一定也在那,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人一樣的師父一板臉。
  “他幫不上什麼忙。”梅枝看到申生朝她眨眼,忍不住失笑,“倒是你,金盞,要不然,你去外仙域把洛夕兒三個,隨便換一個回來吧!”
  他?
  金盞摸摸他才修的漂亮胡子,“本大王當然可以重出江湖,不過,你們是不是都要有點表示啊?”看了他這麼多年的笑話,總要收點利息。
  

snaptime:2019-12-11 05:14:04  exectimeㄩ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