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全文閱讀

作者:瘋橘子  武逆焚天最新章節  武逆焚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逆焚天最新章節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 一概抹殺(19-12-12)      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 你還不傻(19-12-12)      第三千一百二十三章 自打嘴巴(19-12-12)     

第三千一百零六章 很傻很瘋

  在這一瞬間,左風已經徹底明白了閃魔的戰術,也明白了之前自己看到的不過是表麵而已。
  雖然是精神領域的碰撞,可是雙方的互相碰撞和對抗,與一般武者的戰鬥並沒有什麼不同。翁本倚仗自身的修為優勢,利用精神力比起閃魔略強幾分的優勢,故意用這種拚實力的方式戰鬥。
  如果說起來這種戰法,雖然有些卑鄙,但是卻絕對是非常穩妥有效的方法。隻要在精神領域的碰撞中,最終獲得壓倒性的勝利,閃魔甚至沒有翻身的機會。
  尤其是翁本自身擁有的土屬性,加上他領悟的規則之力,是與其屬性配合的“壓力”。當其靈活使用的時候,精神領域的碰撞中,他可以說是絕對的實力碾壓。
  如果一切都按照翁本的計劃發展,閃魔當然不可能有勝算。然而閃魔卻精確的判斷出,這翁本的精神力極限,尤其是對方在釋放這種精神領域的同時,會承受著不小的損耗。
  如果一旦達到極限,那麼這種巨大的損耗,會讓對方的優勢立刻轉變為劣勢,甚至是一種致命的缺陷。
  可是道理非常簡單,能夠精準計算對方精神力強弱,念力總量釋放的範圍等等情況。不僅僅要準確的作出判斷,而且時間還要在彼此交手的一瞬間,可以做到這一點,簡直就是妖孽了。
  然而閃魔就做到了,這個時候左風忽然想到,之前逆風稱呼著閃魔為“閃爺”。這閃魔存在的悠久歲月,顯然不曾虛度,大量的經驗積累讓其有著過人的判斷力。
  另外就是幽魄介紹過,閃魔當年曾經達到過九階中期。所以從心態上來看,這翁本雖然實力上略高一籌,可是心境上與閃魔根本無法相比。
  即使翁本一直壓製著閃魔,一直在不斷的擴大優勢,閃魔卻始終穩穩的做著最小程度的抵抗。他一直在保存著實力,也在等待最後反攻機會的來到,這本身就需要有強大的內心和自信。
  當翁本達到極限的時候,閃魔也不曾有絲毫的焦躁,而是等著對方無法繼續堅持下去。當對方精神領域收縮的一刻,就好像軍隊在撤退的時候,處在最為狼狽也是最虛弱的時候,他趁機發動了反擊。
  金色的閃光突然間開始遊走,飛快的向著土黃色的精神領域內衝擊而去。那其中本來擁有的是強大擠壓之力,可是精神領域內的規則之力還未來得及爆發,金色光點就已經直接轟出了無數缺口。
  正在收回精神領域的翁本,臉色已經非常難看,此時精神領域遭到攻擊,立刻就變得一片蒼白,胸膛劇烈起伏數次,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壓下淤血,直接噴濺了出來。
  隻是他這個時候,連擦幹血跡的時間都沒有,臉上一片猙獰的揮舞著戰錘。狠狠的朝著前方轟擊而去,然而他的戰錘轟出,前方閃爍的光點卻先一步消失了去。
  在翁本麵露驚慌的四下尋找的時候,身後卻是有著一陣刺耳的破風聲傳來。那聲音就仿佛死神在發出召喚,翁本感到從頭一直涼到了腳底,天堂與地獄就在瞬息間轉變,前一刻他還是勝券在握,此刻卻已經命懸一線。
  他想要自救,可是一來當其收回精神領域的時候,便已經處在十分虛弱的狀態,精神領域提供的防禦,根本無法抵抗對方那犀利的攻擊。
  自己的精神領域渾厚,又特別具有強大的壓力,可以在一定範圍內全部發揮效果。然而麵前這個閃魔,精神領域卻是高度集中,每一次攻擊都是匯聚到一點,如果換做平時倒沒有什麼,如今處於被對方“痛打落水狗”的階段,這種攻擊就完全克製翁本了。
  精神領域無法起到防禦效果,手中戰錘揮舞起來也是緩慢,根本來不及借助其抵擋對方的攻擊。
  在這種時候,翁本麵容驟然一陣扭曲,在其身體之內立刻有著一道黑芒亮起,同時有著黑芒從衣衫之中迸發而出。
  金色光點一閃便來到,直接轟擊在了翁本的後心位置。在碰撞的一瞬間,那金色的光點之中,立刻就傳來之前那男子的聲音,他似乎非常吃驚的發出了一聲輕“咦”。
  金屬碰撞的巨響傳出,翁本喉頭一甜,接著便是一大口鮮血噴濺而出,身體更是如同箭一般的向前飛出,可見這一擊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翁本直飛出了十數丈,在其前方人影一閃,葉蒙便已經將之接了下來,毫不猶豫的取出了一顆藥丸,直接投入到了翁本的口中。
  翁本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葉蒙已經擺手示意對方什麼都不要說,同時說道:“先不要管其他,將那藥丸煉化掉。我剛剛看了一下,你的傷勢好在不重,不過損耗有些嚴重,抓緊時間調息恢複一下吧。”
  聽到葉蒙如此說,翁本麵色難看的點了點頭,十分怨毒的狠狠瞪了閃魔一眼,這才朝著自己一方飛了過去。
  葉蒙與剛剛來到的二長老和三長老並肩而立,眼神陰冷的盯著閃魔,眼中滿是濃濃的殺機。
  他們這一次來新狩郡的目的,就是要穩定這的局麵,如今看到天屏山脈有如此強者出現,他們當然不會客氣。
  “閣下好算計,好身手,想來應該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說吧……你什麼來曆?”
  葉蒙麵色不善的看著閃魔,毫不客氣的冷聲詢問道。在他眼中的閃魔雖然不弱,可是畢竟與自己還是相差了一大截,所以根本沒有半點客氣。
  此刻已經完全現出身形的閃魔,根本看都不看葉蒙一眼,而是盯著退往更遠處,正在調息煉化藥丸的翁本,或者說他更加在意的是,翁本身上所穿的黑色鎧甲。
  剛剛憑借自己的一擊,他是有信心直接將翁本當場擊殺掉的。然而就在最後關頭,翁本身上氣息陡然發生變化,尤其是他衣衫麵的鎧甲,竟然能夠將自己的攻擊阻擋下來,甚至將自己的攻擊中,大致有七八分的和破壞力都吸納了過去,反而讓翁本的身體受傷並不太重。
  如果隻是鎧甲堅韌,倒是也不會引起閃魔如此在意,問題是剛剛當那黑色鎧甲釋放的氣息,讓他有一種來自血脈的熟悉和親切之感。
  “那鎧甲到底是怎麼回事?它上麵為何有我族的氣息,而且那氣息還這般濃鬱,這到底是什麼?”
  閃魔這一開口,所表現出來的氣勢絲毫不弱於葉蒙,甚至除了上位者的威嚴,更有一種讓人不能忽視的霸道氣場。
  連葉蒙都不禁有瞬間的失神,他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閃魔數眼,這才冷“哼”一聲說道:“對於死人,我向來不喜歡浪費時間,更沒有什麼需要跟你解釋的。”
  閃魔眼中金芒爆閃,對於眼前“年輕”人類的態度,已經徹底激發出了他的殺意。隻不過閃魔卻並沒有立刻動手,而是目光冷冷的掃過葉蒙身邊的二長老和三長老,最後再望向周圍漂浮在空中的大批葉**者。
  此時幽魄已經將隔音的壁障撤掉,而左風在短暫的愣神後,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立刻開口說道。
  “閃魔前輩,剛剛與你交手的是祭祀殿的土祭師翁本,他身上穿著的鎧甲是盜用玄天蟒的血脈,以特殊的方法煉製成的鎧甲。”
  閃魔在聽到這番話後,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下意識的朝著左風望了過來,與此同時狂暴至極的氣息,猛的朝著左風擠壓而來,左風這一刻不僅呼吸困難,甚至有種要被撕裂開的痛苦之感。
  不遠處的閃姬最先反應過來,秀眉一挑身形便消失無蹤,接著就出現在了左風麵前,將閃魔釋放的氣息阻擋下來,同時不滿的嬌喝道:“爹爹,你看清了,他是左風,你差一點就傷到他了!”
  看到閃姬出現,閃魔已經知道自己犯了錯,聽到女兒不滿的叫聲,他也是尷尬的搖了搖頭,不過還是解釋道:“我,我這不是太激動了麼,他們,他們……真的……”
  閃姬毫不猶豫的說道:“不錯,就是這群家夥,他們這些年來抓走了我們無數的同族,抽取血脈,將身體煉化成材料,又將暴雪前輩的冰原一族族人血脈融合到一起,煉製出來特殊鎧甲,能夠釋放出一種類似巨大傀儡的我族。”
  在說出這番話的同時,閃姬抬起手來朝著不遠處,一群身穿青銅鎧甲的武者隊伍中指去。那些武者正是祭祀殿中的賁霄閣武者,他們穿的自然是擬獸鎧甲。
  這一次聽到女兒如此說,閃魔哪還有半點懷疑,目光已經變得冰寒無比。如果之前他隻是對眼前這些人充滿敵視,此刻卻是到了勢不兩立的程度。
  明明自己一方不光數量,還是修為上都占據絕對優勢,可是葉蒙在看到閃魔目光的一瞬間,卻有一種透徹到骨頭的寒意。
  不過他不愧是少禦殿殿主,葉林帝國堪稱二號人物,馬上就冷靜下來,望著眼前的男子,說道:“弱肉強食,這就是大陸生存的規則,你們妖獸早就成為過去,就算今日有你這樣的強者出現,仍然改變不了最終的命運。
  你們應該感到高興,因為妖獸一族雖然徹底沒落,但是你們卻會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於大陸上。或者你現出魂印,我可以考慮將你的命留下來。”
  “你……,要我的……魂印?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葉林帝國剩下的不是傻子就是瘋子,竟然將主意打到我的身上!”閃魔臉上現出一副扭曲的笑容,仿佛憤怒到了極點,又忍不住想要大笑的衝動。
  

snaptime:2019-12-13 05:19:41  exectimeㄩ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