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戰皇》全文閱讀

作者:虛無  九陽戰皇最新章節  九陽戰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九陽戰皇最新章節第2571章 誅仙四劍(18-10-13)      第2570章 魔域(18-10-13)      第2569章 魔族現世(18-10-13)     

第1862章 暗獄毒林

  “原來是你,該死,你該死!”
  壯碩男子神色陰寒,眼眸之中露出滔天殺意,氣息也是猛烈波動起來。
  煙雨樓的其他武者也是如此,目光均是鎖定在血袍青年的身上,眼眸之中升起騰騰殺意。
  “一群土雞瓦狗,就憑你們也想對付本公子,簡直就是笑話!”
  血袍青年一臉輕蔑,完全沒有將眼前這些人放在眼。
  “不管你是什麼人,隻要你是殺害大小姐的凶手,你就必須死!”
  壯碩男子冷聲說道。
  “上,殺了他,為大小姐報仇!”
  下一刻,壯碩男子氣勢一抖,就朝著血袍青年殺了上去。
  緊接著,煙雨樓的其他武者也殺了上去,開始圍攻血袍青年。
  “不自量力的家夥,找死!”
  血袍青年冷冷吐出一句話來,眼眸之中也是升起一抹殺意。
  瞬息間,血袍青年就與十幾位武者激戰在一起。
  一時間,龍炎、龍塵、戰無雙兄弟三人都被無視了。
  “好機會,走!”
  龍炎看準機會,頓時化為混沌天鵬,雙爪同時抓出,分別抓住龍塵和戰無雙的肩膀,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遠空飛去。
  血袍公子虛神十階的修為,一身實力更是連杜岩都可以斬殺,壯碩男子等人圍攻血袍青年,也不是血袍青年的對手。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地上就已經躺著七八具屍體了。
  “逃,將消息帶回去!”
  壯碩男子大聲說道。
  血袍青年的實力太強,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將消息帶回煙雨樓,隻有讓煙雨樓出動強者,才能斬殺血袍青年。
  “你們一個也別想逃!”
  血袍青年冷聲說道。
  他說出他就是凶手的時候,這些人在他眼中就已經是死人。
  接下來,血袍青年真正動手了,強大的實力之下,完全不是眼前這些人能夠招架得住的。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隨著壯碩男子死在血袍青年的裂天爪下,煙雨樓的十幾位武者全軍覆沒。
  “你們三個家夥倒是逃得很快,能在本公子一掌之下不死,看來你們身上也有不凡的寶物,本公子一定要得到。”
  血袍青年的目光朝著龍炎逃走的方向看去,眼眸之中升起一抹貪婪。
  接著,血袍青年身形掠出,朝著龍炎逃走的方向追去。
  混沌天鵬速度極快,動用了神移天賦,再加上雷族的八荒步,如同一道閃電,朝著前方空間遁去。
  龍炎很清楚,血袍青年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沒有選擇一個方向遁走,飛行一段時間之後,他又換一個方向,一連換了十幾次方向之後,才一直朝著前方飛去。
  半天之後,混沌天鵬到了一處密林之外。
  “還濃烈的毒氣!”
  前方,一片沼澤之地,被濃密的黑霧籠罩,帶著腐蝕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這黑霧是一種毒氣,一般的虛神隻怕都承受不住。
  “這看樣子不簡單,一般人不敢進入其中,躲在這麵,想必會安全一些。”
  龍炎心中暗道。
  旋即,龍炎腳下一動,就朝著黑霧沼澤深處飛去,眨眼之間消失不見。
  他有九陽神訣護體,根本不怕毒氣。
  若是有人知道龍炎主動進入這黑霧沼澤,一定認為龍炎是瘋了。
  這黑霧沼澤名為暗獄毒林,是陀羅位麵有名的險地,傳言,一頭強大的毒獸被斬殺在這,毒血侵蝕大地,將這變成了暗獄毒林。
  暗獄毒林的深處十分危險,就算是穆重陽,都不敢以身犯險。
  ………………………………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煙雨樓的人和那些想得到高額懸賞的人都在四處尋找龍炎的蹤跡,但龍炎就如同憑空消失了一般。
  衡水城,煙雨樓。
  “還是沒有龍炎的消息嗎?”
  穆重陽坐在大位上,麵色陰沉得有些可怕。
  都過去七天了,絲毫沒有龍炎的消息,這對煙雨樓來說,無異於打臉。
  大殿之中,還坐著幾位老者,都是煙雨樓的核心人物,此刻,在穆重陽的氣勢之下,都是大氣不敢喘一下。
  “暫時還沒有。”
  靠前位置的一位老者輕聲說道。
  “找,繼續找,就算是將陀羅位麵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我就不相信他會憑空消失。”
  穆重陽冷聲說道,冰冷的聲音,讓整個大殿的溫度都在下降。
  “所有人都派出去了,隻要有他的消息,在第一時間我們就會知道。”
  另一位老者說道。
  “在陀羅位麵,敢對我煙雨樓動手,都隻有死路一條!”
  穆重陽咬牙切齒的說道,額頭上青筋直跳。
  幾位老者都是沉默,這個時候,誰也不敢在穆重陽麵前點火,無異於找死。
  沉悶、壓抑的氣息充斥著整個大殿,呼吸聲都聽得清清楚楚。
  半晌之後,下首的一位老者終於忍不住了,抬頭,對穆重陽問道:“樓主,楚家方麵可有消息?”
  此次,穆雲煙被殺害,與楚家的聯姻自然是不可能了,煙雨樓想攀上楚家,進入中等位麵發展的計劃也是胎死腹中。
  “楚家方麵暫時還沒有消息,不過,應該也快來人了。”
  提到楚家,穆重陽的怒火稍稍收斂,道:“楚家一旦來人,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一切後果,隻怕都要煙雨樓承擔。”
  楚家是東荒位麵的兩大家族之一,與煙雨樓聯姻,肯定是鬧得沸沸揚揚,這對楚家來說,絕對也是一件大事。
  然而,距離婚期不足一月就出現了這樣的變故,楚家的臉麵絕對掛不住。
  楚家一旦來人,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煙雨樓不能借這次機會進入中等位麵發展,也許以後還有機會,但得罪了楚家,隻怕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進入中等位麵發展的機會了。
  毫不誇張的說,楚家一句話,就能決定煙雨樓的生死。
  “出現這樣的變故,也不是我們願意的,楚家應該不會怪罪煙雨樓吧。”
  一位老者弱弱的說道。
  他們是最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的,煙雨樓付出的代價已經夠大了,要是再因此被楚家怪罪,那損失就大了,煙雨樓幾乎看不到未來。
  (本章完)
  
  

snaptime:2019-12-09 05:14:49  exectimeㄩ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