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噬魂》全文閱讀

作者:飛行電熨鬥  金棺噬魂最新章節  金棺噬魂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金棺噬魂最新章節第50章奪命倒陽(15-11-02)      第49章意外決定(12-04-16)      第48章必輸賭局(12-04-16)     

第48章必輸賭局

    第四十八章必輸賭局
    “如果你能證明人不是自私的,善良的人多,我就放你們出去!”姚氏麵無表情地道。www.59to.org 五九文學
    聽他這麼說,我反而暗自鬆了一口氣。至少劉雲龍和張山此時並沒有生命危險。不過……我還要試她一試。
    “你就那麼有信心把我們留在這?”我故意露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摸樣,問姚氏道。
    “我用的是子母血咒,你們是絕對無法化解的!”姚氏倒是信心十足。“還有,你這會兒也並不是安全的,要不要試一下?”
    “你什麼意思?”我看著他的表情,從中讀出一絲寒意,忍不住後退一步。正要把左手放在右腕上,卻被斜刺衝出來的一隻胳膊給架開了。
    扭頭看去,柳芽兒正一臉奸笑地看著我。
    “你……”我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這家夥就算不和我們一起,也用不著投敵叛國吧?!
    “。”姚氏抬頭笑道:“他可不是你的朋友!小狐狸此時恐怕已經逃出去了。”
    “……。”我也突然低頭笑了起來。“我早就知道了。之所以一直不揭穿,目的就是為了找到你這個‘主人’。”
    說完,我隻是用右手打了一下響指,旁邊的“柳芽兒”頓時向後倒去,躺在地上,轉眼後,化為了一截木頭。
    哼,這家夥最早拉我上牆的時候,我就發現他有問題了!
    凡是陰氣大的生物,統統碰不得無為印。記得當年張老頭拽了我一把,都被彈開了,何況柳芽兒?
    而那會兒他拉我上牆時,我伸出的正是右手。這家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所以當時我就對他留了一個心眼兒。
    雖然那會兒還不清楚他為什麼不怕,不過現在明白了,這是一截被施了法的木頭樁子,是個死物件,自然不懼我的無為印。
    還有就是在順小路上山時,這家夥明明走在前麵,卻非要和我換位置,這再次引起了我的注意。換位後我就故意貼著山壁走,通過手電光線映射在崖壁上的陰影,觀察著後方的一舉一動。每當這家夥想靠近我時,就裝作不在意的向前跨一大步,導致它始終沒有找到機會下手。
    也是在換位的同時,我在它身上下了顯形咒。隻不過多做了一下手腳,一定要等我的信號,才會產生作用。
    信號,當然就是那一下響指。
    “哈哈哈哈~!”姚氏見我解決了身邊潛伏的敵人,反而突然大笑起來:“不錯不錯!你果然是我要找的人!”
    “你就不怕我現在滅了你,然後破掉這荒鴉嶺的詛咒?”我不理她那神經質的發言,走近姚氏問道。
    “你還不明白麼?”姚氏見我來到身旁,依然鎮定地道:“詛咒是我母子倆一起下的,所以這就是我的地盤。我不願意,誰都沒法兒破掉!”
    “哦?那我還真要試一試了!”我其實對她所謂的“子母血咒”並不了解,但現在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我更願意冒一次險。
    說完,我就朝姚氏的眉心點去。
    “噗!”一聲悶響,刺骨的疼痛感頓時從指尖傳來。
    我再定睛看去,眼前隻剩下那個十字形的木樁。
    “可惜啊!~”我還在發愣,話音卻從身旁的木柴堆頂傳來。扭頭看去,姚氏已經變了一副模樣,穿著一身清末的女性衣服,懷中還抱著一個繈褓。
    “無為印雖然厲害,但是你不能滅了我!”姚氏笑眯眯地說道:“荒鴉嶺是我的詛咒,所以這就是我,我就是這。一旦我灰飛煙滅,這的一切都將不存在,自然也包括你們!不過呢,你如果真的想死在這,我盡可以讓你把我打得神形俱滅。”
    “……你以為我會信麼?”我表麵上雖然這麼說,但內心卻驚駭不已。如果真像她說的,那我就徹底被動了。
    姚氏站起身,隻是一閃,頓時就來到了我的麵前。
    “你可以盡管一試!放心,我絕對不躲!”姚氏居然主動送上門來。轉而又換上了一幅淒慘的表情,說道:“百年來,我為了這個詛咒,出不了穀,見不得埋在山下的公婆和丈夫,還要每天承受著無盡的折磨,你以為鬼魂的日子就好過麼?就算是百年之期將到,我終究還是逃不過以血下咒的結局。也許被你打散,倒是最好的解脫!多過一天,就多一天的痛苦。來吧,動手吧!”
    說完,她竟慢慢閉上了眼睛。
    “哼!”有此機會,我怎能放棄,暗自運起了無為印。
    準備就緒,此時隻要用地圓結合著天圓之力點在姚氏的天門,將她鎖住形。剩下的,就是等其灰飛煙滅了。
    但是這最後一指,我卻猶豫了,不敢點下去。
    如果真如姚氏所說,那我一指下去,豈不是所有人都要跟著她陪葬?!那些困在這的魂和魘也就罷了,至少我們三個還活著呢,總不能也跟著她煙消雲散。
    “怎麼?不敢了?”姚氏等了半天,遲遲不見動靜,睜開一隻眼瞧著我問道。
    “……行!我認栽!”我最後合計了一下,這個賭不值得打,因為我知道姚氏的經曆和她此時的心思。我幾乎可以判斷,她說的應該是真的,而且她真會這麼做。如果我點下去,可能就如她所說,這的一切都將不存在了。
    一個連半成勝算都不到的賭局,賭它幹嘛?!
    “說吧!你要怎樣才肯放我們離開?”我隻得重新考慮姚氏先前的提議。
    “,我給了你機會,這可是你自己要放棄的。”姚氏笑道:“其實這些家夥們被我關了一百年,該還的早就還了,現在我並不恨他們。但我隻想知道,人性,究竟是為惡的多還是為善的多?”
    “這世上自然是好人多!”我直接回她道。
    “那我倒要問問。”姚氏眉毛一揚,接著道:“那為什麼我們女人從生下來就注定是傳宗接代的工具?為什麼我父親為了一袋糧食種子,就能隨便把我賣給從未謀麵的人?為什麼這滿山穀的人,眼看著發生人間慘劇,不但不拉一把,卻還要落井下石?”
    我沉默了,我承認,姚氏這一生的確是很慘。小時候窮,好不容易嫁了個人家,本以為可以安安穩穩地過一輩子,卻沒想到隻是因為一個怪胎,最後全家老小將命都給搭了進去。
    不過,同情歸同情,我不能因為對她的同情,就把我們幾個人的命也給搭進去。
    “好吧!”我想了想,要證明人本性什麼,還真沒那個能耐。但我卻可以把問題轉變一下,也許還有一絲回旋的餘地。
    

snaptime:2019-02-20 07:33:14  exectimeㄩ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