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穀修士》全文閱讀

作者:普通草藥  蝶穀修士最新章節  蝶穀修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蝶穀修士最新章節第857章 五萬對戰五十萬偉大的烏蘭提亞(20-06-30)      第856章 師父和我要個孩子吧(20-06-30)      第855章 金發公主的決意(20-06-30)     

第855章 金發公主的決意

  
  在這段時間,葉美蝶手下的驚蟄和漆雕燕所率領的朝陽確實展開了暗戰,之前玉山弟子雪路行曾為秦、楚牽線搭橋,早年又以陸知行的身份混跡於京城,雖然並不完全知道株葉晴柔的真實身份,但也已經有所懷疑了。
  
  葉美蝶得到了情報,一方麵私下探查,另一方麵她也不想傷到株葉晴柔。論兵力甘涼義勇不敵楚軍,但若是說高端戰力,楚軍就大大的不如了。如果小劍神姬雅真的發狂動手,那織語長空隻能和葉美蝶盡快逃命,所以不到必要的時候,葉美蝶絕不想翻臉。
  
  諸多懷疑的目光聚集在株葉晴柔身上,她本人當然不可能沒有察覺,其實正常來說她向姬雅報備一聲,然後將工作交給漆雕燕另行安排就好。可是沒想到株葉晴柔竟然在出行的時候被擄走,這可真是驚到了監視中的驚蟄成員。
  
  葉美蝶對此也是滿頭霧水,京城除了驚蟄,居然還有暗勢力有能力綁走疑似朝陽重要成員。她懷疑過肖懷仁,也懷疑過互助會,甚至懷疑過雪路行等一票玉山勢力。
  
  但之後事情的發展明顯不對了,且不說誰有能力做這場伏擊,就是姬雅夜訪明月樓也來的蹊蹺,似乎是弩箭傳信。如果一支強弓勁弩可以威脅到姬雅所住的小院。那葉美蝶就真要懷疑姬雅身邊的暗哨,和自己手下驚蟄暗鬥的朝陽是不是同一撥人了。
  
  在之後的發展,可謂是峰回路轉,不光株葉晴柔安然無恙的回來了,還被姬雅光明正大的請出山做了中書舍人。
  
  葉美蝶確實想對株葉晴柔動手,但顧及姬雅的反應,以及同盟的關係。別說尚未確定,就是真的證明株葉晴柔是朝陽的成員,她也不會真的動手。相信其他人也是一樣,心有顧忌便不會動手,一旦動手就是已經做好了應對準備,絕無綁走之後再完好無損的送回來的可能,這一套騙騙姬雅還成,葉美蝶卻一眼就看出了不對。
  
  隻是株葉晴柔真的覺得自己要暴露,直接申請撤退就行了,自然有人會接手。偏偏要搞這麼多事,這是做給誰看呢?葉美蝶有些迷惑了。
  
  其實這因為信息的不完善,葉美蝶有很多事情不清楚。株葉晴柔確實已經在暴露的邊緣,她自己也很明白,和漆雕燕交代一聲就行。但是之前所發生的吳延越權事件,似乎已經在姬雅心埋下了種子。反正都是要撤回來向姬雅坦白,倒不如趁這個機會,再推姬雅一把。
  
  ……
  
  紛紛擾擾的雜事落定,楚軍已經開始撤離,兩日後姬雅也準備回師北上。
  
  另一方麵蜀王夕澤耀世死後,冰火郎君古樂清扶保夕澤家二公子收攏殘兵敗退庸州,此時夕澤家手中到還有五六萬的兵馬。這時候庸州夕澤家的二公子卻上書準備迎娶公主。
  
  之前因為夕澤耀世的強行介入,把一位有婚約的公主指給了自己的兒子,還將那戶原本訂婚的貴族驅趕離京。雖然做法不得人心,但是消息已經公布,公主名節所在恐怕也改不了了。
  
  周帝姬準痛恨夕澤耀世,巴不得他全家滿門抄斬,但是亞相肖懷仁卻提出準他們所請,並給夕澤家二公子封爵。
  
  原因很簡單夕澤家雖然連番大敗,但從京城掠走的財富和糧草足夠其麾下五六萬大軍維持許久。秦侯龍傲天初定蜀地不會再大動幹戈,京城拿到要靠僅有五萬人和他拚老本嗎?
  
  其次雖然這次龍傲天向著朝廷,表現也是不錯,但也不過是利益使然,他既然能背叛一個舊主,誰又能保證他不背叛朝廷?秦侯已經擁兵過十萬,現在是因為蜀地經濟不好,過兩年緩過來之後呢?
  
  龍傲天和夕澤家之間的仇恨已經不可協調,有夕澤家在庸州當做釘在秦侯東進前的一顆釘子就再好不過了,如果龍傲天有異動,夕澤家必然向朝廷求助,到時候兩家聯手便能防止夕澤耀世稱王之事再度發生。
  
  思慮了一陣,周帝姬準也覺得似乎有些道理,況且夕澤耀世已死,就是把夕澤家都殺光,實際意義也不大了。於是頒下旨意,夕澤家與王室婚約成立,雖然前家主夕澤耀世又悖逆之舉,然念及夕澤家往日功勞不予牽連,褫奪夕澤耀世蜀王稱號,由其次子繼承爵位,改封庸侯。
  
  於是原本的蜀侯夕澤家變成了庸侯夕澤家,雖然侯爵的稱謂沒變,但實際上的地位權勢大大的衰落。不過遠在庸州的古樂清鬆了口氣,他是夕澤家的女婿,自然要為這個夕澤家謀劃。他就怕周帝姬準太過憎恨夕澤耀世,一點後路都不給留,到時候就隻能背水一戰了。如今被封為庸侯也算是意外之喜。等夕澤家的二公子迎娶了公主,一邊發展領地,一邊抱緊朝廷,或許幾代之後還能東山再起。
  
  ……
  
  明天就要離開京城,姬雅最後一次入宮拜別王兄周帝姬準。
  
  周帝姬準沒有再多說什麼,隻是很客氣的說了一句:“此一去山高水遠,王妹要多加保重啊!可能……你是我姬姓宗室最後的餘光了。”前半句話隻是正常的客套,後半句或許有那麼幾分真心吧。
  
  姬雅又去看了看母親的故居,這已經成為了‘兒童樂園’一般的存在,許多年幼的王子公主都很喜歡這。後宮就不用雷芳和雄穎跟隨了,楚侯走後京城基本上沒什麼可以威脅到姬雅。而姬雅在這還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正是將女兒托付給姬雅拜入靈山派的楊妃。雖然從此和女兒天各一方,不知道是否還有相見之日。但是她仍然很高興,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女兒不用同自己一樣,在這巍峨冰冷的宮殿中蹉跎歲月、混吃等死了。
  
  見姬雅前來便笑道:“公主過來了。”
  
  姬雅點了點頭:“娘娘這是在……”
  
  “幫著照看這些孩子們,他們之中有些還有母親,有些卻隻是孤身一人。”
  
  “是嗎?那還真是辛苦娘娘了……”姬雅有點不敢相信,曾經那個盛氣淩人的後宮妃嬪,竟然開始學會照顧別人了?
  
  事情的發展有些魔幻,可是如今父王早已亡故,莫說後宮爭寵,就是整個王室也不過是他人手中的工具與籌碼,這些女人今後還能如何?隻能在高牆內過這衣食無憂的生活,直到青絲換白發,紅顏老死去。
  
  安頓好女兒的楊妃再無所求,不過每天看著這些孩子玩鬧也是好的,自己的女兒不在,她隻能把母愛轉移到別人身上,以此來消磨自己的芳華,渡過還有一多半的人生。
  
  在這姬雅難得的和楊妃聊了起來,等到她離開的時候卻不知低頭在思索什麼。目送姬雅離開後,楊妃繼續去照顧那些嬉鬧的孩子們。好不容易從畏懼和自危變成如今開心的模樣,也是多虧了姬雅的撫照和爭取,希望這些孩子們可以繼續無憂無慮的活下去吧。
  
  第二天,甘涼義勇拔營北上,曆時了幾個月的戰爭,姬雅終於成為了封國公主。
  
  回去的路上姬雅突然問常繡:“我和師父之間真的會對立起來嗎?”
  
  常繡沒有回答,隻是說到:“雲侯不在意,殿下不會想。”
  
  “那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因為雲中和甘涼不是一個門派,而是一個地區,一個很大的地區。”
  
  聞言姬雅沉默了,她之所以問常繡這個問題,是因為常繡是個‘外人’。她和她手下的部隊都是再柴勝男死後,由京城直接前往雲中的,既和姬雅沒有關係,也和林越沒有關係。其他的人哪怕是阮玉,她也算的烏龍溝出身,無論想法與否,自然地會被歸於常州派。
  
  常繡是個很聰慧的人,她也看出了整個勢力下的一點暗潮湧流,但恰恰作為一個‘外人’她不好介入其中。正如她的回答,元州派和常州派的分類越發明顯,但實際上林越和姬雅,一個不在乎,一個去不想。大家自然相安無事,但這畢竟不是一個門派,不能永遠去看師徒關係,想要彼此報團取暖不吃虧,元州派也好,常州派也好,隻能推著自己主公往前走。
  
  姬雅明顯感受到了這股推力,阮玉、漆雕燕、簡途,拜聖女教三將,甚至是雄穎都有這樣的傾向。而這一回的京城之行,也暴露出在關鍵時刻,包括吳延在內的元州派不服從自己指揮的問題。
  
  一路無話,又過了幾日,姬雅終於回到了雲中,將四萬大軍安頓在並州附近,她沒有先回並州府,反倒是去了雲侯莊園,麵見林越將在這期間的事情簡單匯報了一下。
  
  這一次雲中的收獲十分大,不光為金發公主正名,而且還帶來了大批的工匠、移民以及珍貴的書籍。為將來雲中甘涼的發展打下了極好的基礎。
  
  林越點了點頭:“雅兒,你做的很好。如今你是梁國公主了,甘涼地區最近有些不大太平,恐怕短時間你清閑不得啊。”
  
  姬雅出征的幾個月中,受封兩國公主執掌整個甘涼地區的消息已經早一步傳了回來。而甘涼各部族的反應也是不一,像德羅伊、巴特爾這樣早早和姬雅建立關係的自然是歡欣雀躍。而一部分小城小部,一向是奉大周朝廷為正朔。雖然北大營重創,魔雲海南下等因素讓甘涼這段時間內有些秩序混亂,但是朝廷如果空降一個官員或是領主,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
  
  還有一部分人的反應就相對激烈了,本身對於周人就帶著些許仇視,又或者自由慣了不想被縛束,自然不能容忍頭上突然多了個老大。尤其是這個老大還是個女人。在不少部族中,女人的地位並不高。甚至有個別的地方的習俗默許‘女人不算是人’這種觀念,對於女性的摧殘罄竹難書。
  
  短短的一個月之內,許多西北城市和雲中有關聯的商隊,被截查、勒索、抽稅的事情就發生了十餘起。雖然攝於雲中的戰力,他們不敢公然傷人搶劫,但是也造成了極大的損失。兩地交界處的牧民、農民的摩擦也增加了不少,甚至於幾夥不知名的小股匪徒在商路上流竄。
  
  姬雅聞言知道作為一個封國公主,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了。於是她說道:“師父……這一次可以完全交給我嗎?”
  
  林越看著她笑道:“當然,雅兒,你的成長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這一次我不會再有任何插手。但是你也不可魯莽,有些事情不是靠一個人就可以解決的。”
  
  “是,師父。”姬雅明白他的意思,因為自己總是仗著修為高,想要減少損失,所以自己衝在一線,企圖將事情解決。這樣一來事情雖然變得簡單,但是後患不小。既浪費軍隊,又會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這一次林越要求姬雅不能再犯上回的錯誤了。
  
  姬雅這一路車馬勞頓,事情說完之後,林越便直言:“好了,這些日子你辛苦了,稍微休息兩日再去準備處理甘涼的事情吧。”
  
  “是……師父,我……”姬雅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林越反問道:“怎麼了?還有什麼事要說?”
  
  姬雅垂首搖了搖頭:“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要想想。”
  
  “,好吧,你今天先好好休息,什麼時候想好了在和我說。”林越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小弟子又在鬧啥,不過都不重要,哪怕是天大的禍事,以現在的林越來說,擺不平的也不多了。
  
  姬雅準備在雲侯莊園小住兩日,真有什麼事她會來向師父求助的,女孩子大了,很多時候林越也不想刨根問底。
  
  離開了林越身邊,姬雅沒有去休息,而是找到了漆雕翎:“姬雅,見過老師。”
  
  “嗯。”輕輕一聲算是漆雕翎的回應。以前漆雕翎也曾教授過三小,所以林越的三個弟子也都已老師相稱。
  
  姬雅再度說道:“我想懇求老師一件事情,雖然很為難,但是我想請老師成全。”說罷便半跪於地。
  
  漆雕翎秀眉一皺:“說。”
  
  姬雅抬起頭麵色一紅,稍一猶豫便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snaptime:2020-07-07 00:30:28  exectimeㄩ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