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叫我歌神》全文閱讀

作者:君不見  別叫我歌神最新章節  別叫我歌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別叫我歌神最新章節第1297章 沒有打炮的老司機不是好指揮家(21-01-16)      第1296章 老司機《1812序曲》(21-01-16)      第1295章 用酒精誘捕毛熊(21-01-16)     

第1209章 我炮怒火燎原;我劍劃破長空

  天空中,身穿白色“雲中君”的少年,宛若降臨世間的神祗,淩空而立。看.毛.線.中.文.網
  穀小白的歌聲,在繼續響著:
  “天時懟兮威靈怒,
  嚴殺盡兮棄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
  平原忽兮路超遠。”
  他的聲音,高亢而激昂。
  女聲的吟唱聲,緊緊追在後麵。
  像是忠誠的巫師,在追尋著神靈的腳步。
  但這時候,歌聲卻已經漸漸變得遠了,聲音小了,像是飄在天空。
  在他的下方,數百輛戰車,攜著似乎可以滅世的火雨,在這近乎絕望的戰場上,硬生生犁出了一片生機。
  是的,犁出來的。
  一直以來,各種好萊塢特效大片,各種現代武器的威力,被極大地低估了。
  往往是毀滅宇宙的大boss,到了地球上,和一群身穿各種緊身衣,手拿冷兵器的人類,玩起了拳拳到肉的村頭械鬥。
  但此時此刻,展現在眾人麵前的,才是真正的,現代武器的威力!
  一發炮彈出去,肉體像是紙糊的一樣被洞穿、撕裂,飛散的彈片,讓附近數十米內,一片血肉模糊。
  一發炮彈出去,地麵被直接炸開巨大的洞穴,翻飛的屍骸,像是被攪拌機絞碎了一般。
  而,這是一波多麼酣暢淋漓的炮火傾瀉啊!
  在現代這個時代,因為無人機、導彈之類超視距,威力更可怕的武器出現,火炮、戰車這類的存在,已經很久沒有能夠在戰場上主導戰爭,成為戰爭的主角了。
  而這一刻,許多人被喚起了來自內心深處的野獸,喚起了對炮火的偏愛。
  巨艦大炮,那才是浪漫啊!
  電視前麵,大家瞪大眼看著那近乎無差別,犁地一般的炮火傾瀉,覺得自己的體內,似乎有什麼躁動難安的東西,在被喚醒。
  “嘿,真帶勁啊,轟他娘的!”
  “小時候看戰爭片,甭管多麼艱苦困難,隻要火炮一響,準贏了!”
  “我就愛看一排排火炮轟隆隆這麼推過去這樣!”
  “想當年我們在南邊,差點把對方的一個山頭都炸平了!”
  而敵人也沒有完全坐以待斃。
  在後方,那身穿黑袍的怪物首領,正揮舞著權杖,大聲地斥著。
  第一波衝鋒的普通怪物,慢慢退了下去。
  煙塵滾滾,黑袍怪物的身後,滿身鱗片的犀牛狀怪物,悍勇地發起了衝鋒。
  這些犀牛一般的怪物,擁有兩顆腦袋,身體比兩層樓還高,全身包裹著厚厚的鱗片。
  “轟轟轟轟”一發發的炮彈打在這些怪物身上,卻並沒有能夠產生太大的戰果。
  雖然一發炮彈打出去,可以將這怪物的鱗片打得焦黑,還有一些彈片嵌在鱗片上,但卻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
  看到這樣,觀眾們都緊張了起來。
  難道現代科技,對這些怪物也沒有什麼效果?
  就在此時,就看到中間的一些坦克,炮火停了片刻。
  瞬息之後,再次開火!
  炮火傾瀉之中,狂奔而來,讓大地都在震顫的鱗片雙頭犀,突然一個個撲倒在地,後方的雙頭犀踐踏著同伴的身體,卻又被無情的炮火撕裂。
  突然,鏡頭一轉,轉到了一輛坦克的炮管。
  一發細長的炮彈,被發射了出去。
  鏡頭追在那炮彈的背後,在離開炮管的瞬間,外殼瞬間脫落,細長的炮彈帶著灼熱的火焰,繼續向前飛行。
  前方,就是一隻剛剛衝出來的雙頭犀。
  雙頭犀的腦袋上,鱗片明顯比其他的地方更加厚重。
  大片大片的鱗片,幾乎板結到了一起,就像是外骨骼一樣厚重。
  而那炮彈前端,細長像是針管一樣的彈頭,狠狠插入了雙頭犀頭部的一片厚鱗之中。看‘毛.線、中.文、網
  下一秒,整個彈頭瞬間燒紅,恐怖的爆炸在彈頭內部產生,溫度高達數千度的超高溫灼熱氣流,被注射進了鱗片的下方。
  破甲彈!
  這種彈藥,會在射穿坦克的裝甲之後,將灼熱的熱流注入坦克內部,殺傷坦克內部的人員。
  而且絕對內焦外嫩。
  再然後,各種各樣的怪物輪番上場,但那駐守陣地的坦克,卻永遠擁有對應的克製手段,破片榴彈、破甲彈、穿甲彈……
  一發炮彈出去,任你是鱗片加身,還是背負甲殼,亦或是宛若昆蟲的外骨骼,或者像是寄居蟹一樣,潛藏在岩石麵,也依然會被一發帶走。
  各種各樣的怪物,就像是輪番上來送菜一樣,一波波的衝鋒,讓這些火炮肆無忌憚的展示威力。
  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展示著這些戰車的威力。
  電視前麵,王金廣咧著大嘴,瞪大眼看著。
  就算是身為兵工集團的員工,在軍營呆了小十年的時間,他這輩子也沒見過這麼肆無忌憚的火力傾瀉。
  就算是之前參加軍事演習的時候,也沒這麼爽過。
  這可是實彈!實彈啊!
  這硝煙,這炸開的感覺,這沉重的聲音,這都是真的啊!
  臥槽,閆總怕不是被小白逼得連壓箱底的貨都拿出來了?
  剛才依法帶走那寄居蟹一樣怪獸的炮彈,可是絕對不會拿來向外賣的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啊!
  這世界上,有資格動用這樣的炮彈對抗的坦克,估計不會超過三個型號。
  在戰場上能看到的坦克,就算是上全了複合裝甲、掛上外掛裝甲,這東西也能一發帶走!
  在那不斷擴大的光門之中,還有更多的戰車,不斷地出現。
  運兵車、軍事指揮車、補給車。
  還有好幾輛導彈發射車。
  看到那些車出現的時候,王金廣差點笑出聲。
  這些車輛,都不是兵工集團的產品,而是其他兄弟單位的產品,這些車也出來亮相,這是打算蹭個曝光度,還是打算對外賣?很多東西,都是非賣品吧!
  此時此刻,網絡上,穀小白的粉絲們震驚於《國殤》這首歌,那簡直不可思議的氣勢和陣勢,然後一個個被那火炮傾瀉的畫麵,撩得熱血沸騰。
  而軍迷們,卻像是過節一樣,提前開始了狂歡。
  這特麼的,這大概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牛掰的地麵戰爭近距離超高清畫麵?!
  這東西竟然是MV!
  這東西怎麼能是MV!
  本來,看到《雲中君·鋼鐵之夢》的時候,他們覺得已經是極致了,但卻沒想到,穀小白還能更殘暴一點!
  這是把整個軍工業,都拉來溜了一圈了吧!
  這首歌,幹脆改名叫《國殤·鋼鐵洪流》吧!
  這真的是鋼鐵的洪流啊!
  說好了這是冷兵器的戰爭呢?你們不講武德!
  不過,那怪物群也並不是活靶子。
  最後放,當那黑袍的怪獸發現這麼強攻完全沒戲,完全無法突破那鋼鐵洪流時,揮舞著自己的權杖,繼續下達了新的命令。
  正麵發起衝鋒的怪獸,突然間向四麵八方散開來。
  各種戰車,也根據敵人的行動調轉方向,分成了不同的作戰組,繼續迎擊怪物。
  但火力一旦分散,就再也沒辦法像之前那樣交織成一片火網,攔住所有的敵人。
  漏網之魚開始出現。
  城牆上,江衛帶著士兵們嚴陣以待。
  所有的士兵們,都下意識地吞咽著吐沫。
  如果不是這突如其來的奇兵的幫助,在這種規模的攻勢之下,恐怕他們連十分鍾都支撐不到。
  麵對爬上城牆的巨猿怪,麵對從天而降的飛天吞火獸,江衛怒喝一聲,舉起長刀,迎向前去。
  遠方,更多的怪物,在悍不畏死地撲來。
  前方的那些怪獸,都被當成了炮灰,吸引地麵火炮的火力。
  而那些怪物,有三條尾巴,長著翅膀的飛翔怪蛇。
  有像是飛天吞火獸,卻又多了一對翅膀,體型更大上好幾倍,噴吐著紫色火焰的巨大蜥蜴。
  有全身毛茸茸,長有六隻眼睛的巨大蝙蝠……
  它們從那些炮灰的後方、上方,飛撲而來。
  整個孤城,似乎都被它們的陰影所遮蔽。
  就在此時,歌聲又起!
  此時,《國殤》隻剩下了最後六句。
  “帶長劍兮挾秦弓,
  首身離兮心不懲。
  誠既勇兮又以武,
  終剛強兮不可淩
  身既死兮神以靈,
  魂魄毅兮為鬼雄。”
  這一段,是讚頌勇士們為了保衛國家,不懼犧牲,縱然身死,也是鬼雄。
  這一次,不是穀小白自己在唱。
  而是無盡豪邁的聲音,一起在唱響!
  那是一整個合唱團的聲音!
  又或者,是在MV中,那無數的戰士們,同時唱響的聲音!
  但穀小白的聲音,卻在這無盡的合唱之中,卓然而上。
  他不是在唱,而是在念誦!
  像是天帝,也在為這不屈的,這英勇的靈魂而祝禱。
  沒有什麼,能夠淹沒穀小白的聲音,即便是這隆隆的炮火,這無盡的怪獸。
  在江衛猙獰的麵容之中,在鋪天蓋地的怪物之中,在那豪邁無比的歌聲之中。
  淩空而立的少年,突然轉身,右手伸向了身後。
  他張口,少年的聲音清亮,卻又引起了天地的回響。
  天空湧動,大地隆隆。
  少年的聲音,響徹天地之間。
  “帶長劍兮~”
  在城門之前,那光門之中,突然有“轟隆隆隆”的聲音響起,然後一道白光猛然飛出。
  那是一把劍!
  不,那是一架劍形的飛行器!
  它長約三米,寬兩尺,前端尖銳,兩側鋒利,後部“劍刃”伸展開來,化成了一對後掠翼。
  “劍柄”的位置,則是幾個自帶矢量調節的渦扇推進器,此時正噴射出了狂暴的氣流,推著那“長劍”,以驚人的高速飛行!
  一隻紫火四翼的飛天吞火獸,突破了外圍的火力屏障,飛到了城牆前方,對站在空中的少年飛撲而去。
  那隻巨大的怪獸,四翼展開,像是一個操場飛在空中。
  在它的麵前,立在空中的少年,是那麼的渺小。
  恐怖的陰影籠罩了少年,但少年卻紋絲不動。
  他的聲音依然響徹天地。
  “挾秦弓!!”
  少年的身後,“嗡”一聲,“長劍”突破了音障,拉出了一道錐形的音爆雲,化成了一道炫目至極的白光,直射那紫火四翼飛天吞火獸的麵門!
  “”一蓬血雨散開,還在吞著火的巨大腦袋,被拋上了高空,失去了腦袋的控製,它的下半身竟然還在空中蒲扇著翅膀,但終究還是無助地向下方墜落而去。
  少年的身後,一隻六目的白蚊蝠,伸出了宛若蚊子吸管一樣的尖喙,刺向了少年。
  “首身離兮~”
  少年在天空中不閃不避,伸手一指,白蚊蝠的腹部突然炸開,又是一把“長劍”從它龐大的身軀中穿出,飛射遠方。
  少年轉身,朗聲長吟:
  “心不懲!!”
  又是一把“長劍”,從遠方的光門之中,飛射而出。
  像是一道激光一般,它所過之處,皆是死亡。
  少年在空中曼聲長吟。
  “誠既勇兮又以武……”
  又是一把長劍,從光門中飛出,以恐怖的速度,將七八隻怪物直接洞穿。
  “終剛強兮不可淩!”
  一把又一把。
  一道又一道。
  足足十二把“長劍”,以少年為中心,射向了無盡遠方。
  在少年的麵前,所有的怪物都畏縮了。
  它們在遠方盤旋著,卻再也不敢飛向前來。
  十二道白色的尾跡,宛若天羅傘骨,以少年為中心,撐開天地。
  在這個錐形,是絕對的生命真空。
  沒有一隻怪物還活著。
  前仆後繼,悍不畏死的怪物群們停住了。
  就算是再怎麼不怕死的怪物,就算是被格外恐怖的存在驅使著,但它們依然畏懼了。
  因為在它們麵前的,是比它們所畏懼的,更恐怖的存在!
  密集的炮火,慢慢停止了。
  發紅的炮管,在慢慢冷卻。
  堆積的彈殼,還在地麵上跳動。
  但世界卻安靜了下來。
  人與怪物之間,出現了一瞬間短暫的平衡。
  唯一沒有安靜的,是那少年。
  少年伸出右手,五指張開,像是在召喚什麼一樣,慢慢握拳。
  少年的掌心之中,一個圓形的顯示器上,十二個光點,明明滅滅。
  “身既死兮神以靈……”
  遠方,十二道無盡蔓延的白色光芒,劃出了一道圓弧,飛射回來。
  十二把長劍形飛行器,尾部的矢量噴射推進器,突然方向逆轉,反向噴射,調整方位。
  然後竟然就那麼垂直懸浮在了少年的身邊。
  以少年為中心,圍成了一個圓圈。
  如同忠誠的衛士,在守衛自己的王。
  電視機前,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那是什麼東西!
  這種飛行器,是導彈,還是無人機?
  為什麼可以那麼靈活?
  “飛劍!臥槽,這是飛劍吧!”
  有人忍不住爆了粗口。
  這種用矢量渦扇發動機推動,可以懸停、垂直起降的劍形飛行器,可不就是“飛劍”?
  少年握拳,十二把“飛劍”,在空中緩緩調整姿態。
  本來垂直地麵,劍尖向下,“懸掛”在那的十二把飛劍。
  像是被一隻無形得大手抓著一般,慢慢“昂”起來,平行地麵,劍尖對外。
  少年五指張開:
  “魂魄毅兮為鬼雄!”
  十二道白光,分射十二個方向。
  交織成了一道死亡大網。
  電視機前,王金廣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廣告時間結束了。
  兵工集團花了那麼大代價,也就這麼點廣告時間而已。
  下麵是穀小白的主場了。
  第二遍主歌,起!
  “操吳戈兮被犀甲……”
  

snaptime:2021-01-18 16:29:56  exectimeㄩ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