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全文閱讀

作者:麵包不如饅頭  奶爸戲精最新章節  奶爸戲精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奶爸戲精最新章節第三千二百八十五章 乖紅包我幫你存起來等你長大用(20-11-22)      第三千二百八十四章 不搶紅包那能叫過年嗎(20-11-22)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三章 逼著讓人不看你節目呢(下)(20-11-22)     

第三千二百八十二章 逼著讓人不看你節目呢(中)

  一結束,答謝後往後台走關蔭順嘴問貝老師。ahref="http://"target="_blank"/a
  這相聲咋樣?
  “還沒玩過穿西裝說相聲呢,不過很高興,挺新鮮,看著觀眾也喜歡那就好。”老貝吐槽道,“戲曲還有個清唱,我就納悶了,這有些人怎麼就規定說相聲隻能穿長袍了?穿西裝打領帶憑什麼不能說一台好相聲?”
  關蔭安慰說,得尊重有些杠精找茬兒的權利。
  “趕緊的,換一下衣服,你媳婦兒節目一結束,可就又是咱倆的節目了。”老貝爆笑道,“這恐怕會氣死一大群人。”
  “管它呢。”劉大洋換上西裝,陪著王老同,以及相聲界幾位很有名氣的傳統相聲演員往外走,他們還有個群口相聲,聽到貝觀海吐槽,劉大洋冷笑,“有些人就恨不得我們這些傳統相聲演員都死掉,有人死摳著長袍兒不放手,美其名曰要傳統,實際上,這行當,就是個逗觀眾樂兒的把戲,你不管穿什麼,隻要穿衣服,讓觀眾樂兒,那就是正道。”
  這還真不是劉大洋後來才明白的。
  二十年前人家就穿西裝打領帶給觀眾說相聲呢,這方麵沒法指責人家。
  “趕緊準備吧,要我說也是,我們幾個光相聲就有三個,你還給我們演小品機會,老了都,真沒那精力了,你倆趕緊跑,”劉大洋叮囑關蔭一句,“可別說沒給別人機會,今年春晚就這麼個陣勢,要讓行業都明白,任何一個相聲演員都能完,相聲這個行當不能完,也別管和琛那王八蛋跟倭韓那幫貫口兒都不會的外行鬼混,他們批評咱脫下長袍穿西裝,說這不是說相聲,咱就要跟他們對著幹,就要既穿長袍誰相聲又穿西裝說相聲。”
  好。
  王老同叮囑:“什麼叫相聲要完?相聲演員就算死絕了相聲也完不了。隻要有人在舞台上逗觀眾樂兒那就是相聲的延續,唐詩宋詞發展到現在不也換了一種形式嗎,相聲為什麼不能換別的形式?走我們的相聲路,讓王八蛋演員無路可走。”
  關蔭立馬道:“那咱說好了,元宵晚會可都得來。”
  “不來是傻子。”劉大洋麵子上有光彩。
  以前是敵對,現在為了相聲一起在努力。
  當然了,有人要說人家都沒給你道歉呢。
  “相聲這東西,台上無父子,再說,活了這麼久,要是連啥叫個人恩怨啥叫行當前途都沒分清,那人家罵得也正確的。”劉大洋倒不是安慰自己。
  老一輩對手藝的傳承看重的的確很重,有時候真的比自己的榮辱還多!
  一群老角兒出去候場,貝老師才得空說兩句。看.毛.線.中.文.網
  “下一個相聲,那可是向學界開火,咱既然說了,你可得用一點心。”貝老師擔心。
  什麼?
  解決學閥的問題隻能停留在相聲。
  關蔭指了指自己,你以為我能推得開三巨頭的安排?
  那就是他要接著解決的問題。
  隻不過,關蔭對這個問題的考慮有了新的看法。
  內卷不夠了。
  你永遠不可能消除人性的貪婪,最多隻能維持小環境平衡而已。
  那就得擴大卷子。
  這不是他現在所能考慮的,那就先把問題擺出來。
  而且,做事情要相信群眾、教育群眾、然後再依靠群眾。
  不讓老百姓明白道理,你注定隻能是單打獨鬥。
  這時,外麵的節目引發全場舞蹈。
  廣場舞。
  誰說廣場舞太土了?
  “不擾民的廣場舞,就是漂亮的廣場舞!”
  胡大媽帶著一幫廣場舞大爺大媽,在絕不擾民的春晚舞台上盡情歌舞。
  你以為廣場舞就是動次動次打?
  不是的,廣場舞絕非在廣場上跳的舞。
  “一切簡單易上手、有益於人民身心健康的舞蹈都是廣場舞,有能力,跳民族舞那也是廣場舞,要不然,蹦躂幾下那也是廣場舞,運動,其實也是廣場舞的一種。”
  關蔭這麼認為也是這麼推廣的。
  狠揍為老不尊把廣場舞當耍流氓的一切壞老人,這是必須要做的一個前提。
  如不然,廣場舞隻能成為年輕人深惡痛絕的垃圾!
  但各個年齡段的人愛跳舞這能有什麼錯呢?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能歌善舞的民族能歌善舞有什麼錯呢?
  老太太迪斯科可不可?
  可!
  但是老太太跳廣場舞,當然不如一幫活力四射的大美妞跳廣場舞。
  貝小小顏值很高,黃丫丫青春靚麗。
  這倆一帶頭,觀音廟群匪湊熱鬧。
  這現場要不跳起來就奇怪了。
  “不好看。”
  “春晚舞台弄的群魔亂舞。”
  “觀眾不安安靜靜坐著欣賞跳起來湊熱鬧算什麼。”
  一瞬間,不喜歡的人一大群。
  沒用。
  “老百姓喜歡,你們不喜歡,你算老幾啊?”
  網上支持的人居多。
  什麼叫樂?
  一群明星在舞台上載歌載舞,台下隻管熱烈鼓掌嗎?
  那他媽叫鬧市的無盡孤獨罷!
  更何況,還有一群小朋友……
  不是!
  太子哥你剛不是還在舞台下蹲著嗎?
  啥時候加入的?
  沒辦法,純粹沒辦法。
  “左三圈右三圈”一出來,太子哥控製不了自己了。
  熱鬧。
  主要是熱鬧。
  關蔭沒敢湊熱鬧。
  小可愛扭扭噠噠過來了。
  小裙裙,白襪襪,一雙黑皮鞋,頭發上紮小福蝶。
  人家漂樣嘛?
  關蔭顧不得換衣服,抱起來木嘛木嘛一頓讚歎。
  我的小寶貝兒怎麼漂亮成介樣了呀!
  “嘻嘻,人家要唱歌噠。”小可愛抱著爸爸木嘛下,示意爸爸坐下來,往爸爸懷一坐,好擔心,好擔心的樣子,悄悄說,“人家介麼緊張噠,等會額想呲包紙。”
  呀呼吼?
  好緊張,好緊張噠樣嘰就要呲包紙噠?
  小公主靠著關表哥,拉著小可愛,眼巴巴看著,等到一個貼臉木嘛,心滿意足地笑起來,然後表態說,一會兒唱完人家也要呲包紙,就係說要寨鍋烤噠焦黃焦黃噠素包紙。
  “有,等下就給你們熱,和小朋友們一起呲。”關蔭哪舍得這麼多孩子吃不到啊。
  小公主拉起小可愛的小手手,小姐妹同步咂吧咂吧小嘴。
  趕緊唱。
  哦吼回來呲包紙咯!
  關蔭挨個和十多個孩子們擁抱。
  “關爸爸。”
  央澤也過來送了一個木嘛。
  關蔭早就把央澤和貢嘎接到這邊了,小兄妹今年期末考試表現特別的好。
  貢嘎底子差,雖然拿了第一名但國文才考了七十多。
  倒是數學特別好,就錯了一道選擇的題。
  “怎麼跑最後啦?”關蔭很關心央澤的心情。
  央澤笑,人家剛才和一個小朋友討論數學題呢。
  央澤學習成績特別好,雖然都是八十多分可進步非常大。
  而且,人家在學校還利用課餘時間做了好多漂亮手環。
  關蔭第二次過去的時候,幫忙開了央澤的賬戶。
  小丫頭現在也是四位數存款的小孩紙!
  “快準備,小公主姐姐,小妹妹,都等著咱們呢。”貢嘎在旁邊催促。
  小央澤小臉蛋白了很多,帶著一點健康的紅暈。
  頭發也紮的整整齊齊的,還有特別好的景大媽媽送的發箍呢。
  小可愛一個,小公主一個,小央澤一個,金卓年紀大,不
  

snaptime:2020-11-24 13:43:46  exectimeㄩ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