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鬧,薄先生!》全文閱讀

作者:楠楠李  別鬧,薄先生!最新章節  別鬧,薄先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別鬧,薄先生!最新章節第2199章 不方便(20-11-24)      第2198章 薄景川之於沈繁星的意義(20-11-24)      第2197章 自求多福(20-11-24)     

第2195章 放過你也不是我想要的

  愛去小說網,最快更新別鬧,薄先生!最新章節!
  “放過你,不等於放過我。沒人會放過我。”
  葉清秋指間顫了顫,“你覺得這樣有意思?”
  “嗯。”
  “可我覺得沒有意思,厲庭深,這不是我我想要的生活?”
  厲庭深緩緩站起身,抬手摸上她滑嫩的臉頰。
  “你覺得沒意思,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可放過你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葉清秋隻覺得心頭一刺,滿身滿心的無力感湧了上來。
  隻要他不放她,她就隻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著。
  活在懸崖邊的城堡,過著最好最奢侈的生活,然後打開門,四周的懸崖下,是沸騰翻滾的岩漿,但凡跨出一步,就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所以呢?這些話聽起來真覺得你對我有多情深意切,可實際上,拿這三年來說,沒有我,你並非過的很差。”
  香車美人,人生贏家。
  關於涼絮兒這個存在,她並不想跟他提及。
  看起來像個吃醋的怨婦。
  她的話說完,房間又沉默了一會兒。
  “……可是我想過的更好。”
  葉清秋冷笑,抬手揮掉他的胳膊,“所以我就得成為你更好的生活中的陪葬品嗎?”
  厲庭深抿了抿唇,被她打開的手自然收回垂在身側。
  “我去叫人給你擦身體。”
  葉清秋閉了閉眼睛。
  談判失敗。
  厲庭深叫了王媽來,葉清秋沒有拒絕,但是房門關起來,擦身體的事情大多還是她自己來的。
  除了後背實在夠不到的地方,也幾乎是王媽強行堅持幫忙擦的。
  看她自己擦身體,王媽的心一直提著。
  葉清秋身上的傷算不上有多輕,但也算不上嚴重,一些簡單的日常生活也不是不能自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隻要這事放到葉清秋身上,一切顯得有多矯情嬌氣的事情,都會顯得那麼理所當然。
  葉清秋全程一直沉默著不說話,有時候牽扯到傷口,她也隻是皺皺眉,頓一下繼續擦。
  一開始隻覺得葉小姐長的漂亮,身段好,放在整個平城都是絕對的美人。
  厲先生什麼樣的人物,有錢有權,高高在上,不養是養,養就養這樣一個美人胚子在身邊,也是完全能理解的事情。
  這社會,男人要什麼有什麼,有絕對的條件,年紀輕輕正是玩心最重的時候,不荒唐一回,足以算得上浪費資本了。
  可是,養的是個絕對的美人,也絕對是尊活菩薩。
  這不是養來讓自己開心的,是養來給自己找不痛快的。
  照顧著葉清秋上床休息後,王媽下樓,厲庭深自己一個人在廚房準備晚餐。
  傭人們躲在角落竊竊私語,不可思議。
  估計那位眾所周知的女朋友涼絮兒都沒有過這種待遇。
  好幾個菜,都是葉清秋喜歡吃的。
  王媽曾經去過廚房,告訴他他身上也有傷,不能著幹鍋氣,還是讓她們來,結果被厲庭深輕描淡寫地拒絕。
  厲庭深自己一個人在廚房忙了一個多小時。
  菜炒好後,他碼在托盤,端著上了樓。
  葉清秋還在睡,厲庭深看了看外邊已經徹底暗下來的天色,將托盤放下,走到床邊,彎身坐在了靠近葉清秋的床邊。
  屋的空調調的有些低,她喜歡在夏天蓋著被子在空調屋睡覺。
  頭發散在枕頭上,一張熟睡的臉恬淡安靜。
  原來見到他就往他懷鑽,如今自己一個人居然也會睡的這麼好。
  “好女怕纏郎,女人都吃軟不吃硬,你天天好話哄著,對人好點兒溫柔點兒,她總有一天會招架不住的。你看薄哥,你以為我們嫂子是怎麼來的?更何況,她又不是不愛你。”
  殷睿爵敢說,厲庭深敢聽。
  實際上對於一個已經走到絕路,幾乎要被圍困死的厲庭深來說,任何獲得一絲生還希望的可能他都願意嚐試。
  厲庭深身上有廚房油煙的味道,沒多久,葉清秋便蹙起了眉,睫毛動了動,掀開眸子,看到厲庭深,她心口突然窒了一下。
  “吃飯了。”
  厲庭深有些遺憾,他本想著摸一摸她的臉。
  葉清秋抿了抿唇,卻是翻了身,“我現在不餓。”
  厲庭深沉默了一會兒,聲音緊繃,“醒了就起來吃。”
  “……我還沒睡好,不舒服,沒有胃口,把房間的飯菜端出去,那味道熏的我惡心。”
  厲庭深臉上維穩的溫和漸漸冷卻,漆黑的目光盯著葉清秋白皙漂亮的側臉,深深沉沉看不透情緒。
  似乎隻有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大多時候不是針鋒相對,劍拔弩張,就是像現在這樣的僵持。
  良久,他緩緩站起身,將托盤拿起。
  “我讓人給你重新熬粥。”
  並沒有得到回應,厲庭深出了臥室。
  王媽看著托盤上動都沒動的晚餐,瞬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本以為厲先生親自做的晚餐,葉小姐怎麼也得感動一番,結果卻連動都沒動。
  這……
  實際上,她不僅沒有動,還說惡心。
  厲庭深眉目之中藏著幾分隱忍的陰霾,再開口,聲音卻是淡淡的波瀾不驚。
  “重新煮一份粥,給她送上去。”
  王媽隻能說是。
  厲庭深再次看了看那份分毫未動的晚餐,抵在桌麵上的手緊緊握成了拳。
  白骨森森。
  胸腔有什麼東西一直在翻滾,然後一點點膨脹,他想上去將那個沒心沒肺的女人揪起來,問問她到底想要怎麼樣?
  到底怎麼做她才肯滿意?
  可她就隻會給他一個答案,要她放他走。
  不可能。
  王媽這個時候從廚房出來,問,“厲先生,是煮白粥還是海鮮或者……”
  “白粥。”
  厲庭深聲音甩下冷硬的兩個字,裹挾著一身冷氣,抄起鑰匙跨步走向了門口。
  再不離開,他怕他真的會忍不住將她提起來,然後又讓他們兩個人陷入一個死局。
  “誒先生,您去哪兒?”
  回應她的隻有一聲重重的關門聲。
  王媽被嚇得縮了縮肩膀。
  看起來穩重自持,從來都是一副斯文冷漠,之外再沒有任何顯山露水的情緒的男人,隻要牽扯到那位葉小姐,情緒總會顯露的一覽無遺。
  王媽搖搖頭,進廚房按著吩咐熬了粥,準備了兩個清淡的小菜送了上去。
  【預計會虐?】
  

snaptime:2020-11-25 15:36:35  exectimeㄩ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