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躺贏啊》全文閱讀

作者:太白貓  我真不想躺贏啊最新章節  我真不想躺贏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真不想躺贏啊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讓徐茫惱怒的問題(20-08-08)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這與生俱來的壓迫感(20-08-08)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慘遭套路(求票~)(20-08-08)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不要低估我的決心(求票!)

  這是王部反水的第三天, 徐茫和往常一樣慢悠悠地起床,然後簡單洗漱了一番,前往了食堂去吃早餐,這兩天他並沒有做什麼動作,整天待在辦公室麵,看著物理的表格和方案。 不過今天, 可能會出現大動作,徐茫幾乎下定決心要把這些人全部拔掉,現在等著最後的回複,其實按理說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不過畢竟牽扯不少人,還是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但有一說一, 讓徐茫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兩天麵不少人過來坦白了,然後向相關機構自首,這一點徐茫倒是沒有想到,原本以為他們可能會頭很鐵,跟自己死扛到底。 現在, 沒有和自己坦白的,都是某些德高望重或者手握重權的人,這些人以為自己會放過他們,但是如果放過了他們,自己今後還怎麼帶隊伍?隊伍都散了,這根本沒法帶。 隨便吃了一些早餐, 徐茫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直接癱死在椅子上,說真的徐茫有一點點想家了,主要是飲食這方麵實在不習慣,也有可能是水土不服的願意他已經連續拉肚子還幾天。 “唉” “要死了”徐茫歎了口氣,唉聲歎氣地說道:“好想回家啊。” 結果, 屁股還沒有把椅子給焐熱了,電話突然想起了鈴聲,看了一眼看來電者根本不認識是誰打來的。 “喂?” “我是徐茫你誰啊?”徐茫有氣無力地問道。 “徐院士” “我是周洋。”對方恭敬地說道:“我們已經到了是不是該下一步行動了?對了此次前來的還有田老,他是這一次的領隊,同時相關調查機構的人也會馬上到。” “” “我怎麼感覺這是在調查我呀?”徐茫無奈地說道:“我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你們這樣來一大批人,怎麼和電視上演的那種打腐差不多,我就是那一頭大老虎。” 聽到徐茫的話, 對方無奈地說道:“徐院士您就別開玩笑了,我們怎麼可能來調查您呢,給我們一百個膽子都不敢,再說了您怎麼可能會淪為他們一樣。” 徐茫撇了撇嘴,淡然地說道:“你們過來之後,直接可以行動了。” “好的!” 掛斷電話, 徐茫深深地歎了口氣,看了一眼此刻的天氣,陰沉沉的與現在的狀況差不多,一切不是那麼的明朗,但是陽光總在風雨後,雖然接下來可能是對撞機項目最為艱難的一個階段,隻要熬過熬過這段最苦難的時間,就能重新看到光明。 其實, 原本徐茫是打算慢慢自己消化,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快刀斬亂麻,等不起了如果再繼續等下去,到時候雙方一但接觸的話,會讓之後的行動更加艱難。 “唉” “快點結束吧!”徐茫歎了口氣,默默地說道。 很快, 大部隊全部到了, 緊接著相關人員直接控製住了名單上麵的殘餘人員,那些被控製的相關人員,幾乎都麵露詫異萬萬沒有想到徐茫來真的,而且來得這麼迅速,隨著一批一批的人被控製起來,不少人開始擔心對對撞機項目能夠繼續下去。 麵對這個情況, 徐茫自然知道隨後一個小時後,項目中的每一位成員,都收到了來自徐茫的一份郵件,內容很簡單僅僅隻有幾句話,不過核心思想就是,隻要有我徐茫在,這個項目就會一直延續下去! 這一天, 對撞機項目正在遭受著最為黑暗的一天,幾乎所有的環節都癱瘓了,但是對徐茫來講,即便癱瘓一周甚至癱瘓一個月,這種代價自己也能承受,有時候是需要經曆一下疼痛。 此刻, 徐茫辦公室, 田老找到了徐茫,雖然他和徐茫之間不對付,可有些事情還是懂得輕重的,現在兩人站在一條船上,稍微出現行動上的不協調,就有可能會導致翻船的現象。 “徐院士” “這麼大行動會不會讓某些人覺得你在挑戰他們?”田老問道。 “挑戰?” “為什麼說是挑戰?”徐茫好奇地問道:“這不應該是他們在故意讓我難堪嗎?作為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我為這個項目付出了好幾年的心血,甚至還辭掉了複大物理教授和物理係副主任的職務。” “結果” “用了那麼大的代價得到的對撞機,讓他們給我攪黃了我沒找他們算賬已經很客氣了。”徐茫皺著眉頭,語氣明顯很不爽,的確當初就是因為這個項目,才會引發後續一係列的矛盾。 那時候徐茫雖然已經很有名氣的,但和現在相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很多的訴求是得不到滿足的。 現在, 好不容易促成了對撞機,這要是被這幫蛀蟲給搞砸了死人都能被氣活。 “話是這麼說沒錯。” “但是如果出現了問題會給你前途造成很大的困擾。”田老嚴肅地說道。 “前途?” “我現在已經沒有所謂的前途,隻剩下對科學的探究。”徐茫聳了聳肩,淡然地說道:“名譽無所謂畢竟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是一個純粹的科研人員,一個正兒八經的科學家。” “” 聽到徐茫的話,田老有一些難堪苦澀地笑道:“對對對” “不是我針對你。” “你們有你們存在的道理,而我們也有我們存在的道理,兩者之間相互輔助。”徐茫淡然地說道:“田老我希望你們不要在修改框架上麵,和我對著幹最近的事情太多,讓我心情有些煩躁。” “” 田老已經聽出徐茫言語中帶有威脅的意思,可是他自己也沒有辦法,雖然這幾天經過思考,他已經不想和徐茫對著幹,隻是現在想要退出來,幾乎不太可能。 “徐院士!” “現在就我們兩個人,就和你說幾句掏心窩的話,其實不少人都是被架上去的。”田老歎了口氣,默默地說道:“你也知道麵是多麼的複雜,你想要的那種環境,僅僅隻能出現在幻覺麵。” 徐茫點點頭,淡定地說道:“我知道不過哪怕改了百分之一,那也是好事情。” “但是代價太大!”田老說道。 “能夠承受!”徐茫笑道:“值得!” 突然, 徐茫的手機響了,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有些人坐不住了 “徐院士” “真正的麻煩來了。”田老苦笑道:“怎麼辦?” “哼!” “那就解決唄!”徐茫聳了聳肩,直接按下了免提,麵無表情地問道:“喂?我是徐茫” “徐茫呀!” “我是鄭濤。”一位中年男人笑盈盈地說道。 鄭 鄭濤? 怎麼是他? 田老愣了一下,抬起頭詫異地看向了徐茫,這下麻煩了電話那頭可是一位大人物! “哦” “鄭叔叔您好。”徐茫還是半死不活的口氣,好奇地問道:“找我有事情嗎?” “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怎麼說呢,鄭叔叔我有一個請求,讓你幫幫忙。”對方無奈地說道:“聽說你在整頓那個項目麵的人員是吧?是不是有個叫黃子博的年輕人?” “不知道。” “我不認識他他是誰啊?”徐茫問道。 “” “你不認識他是正常的,這小子的父親和我關係挺好的,所以”鄭濤苦澀地說道:“小徐呀能不能高抬貴手,暫時放過他一下,就當鄭叔叔欠你一個人情怎麼樣?” 徐茫沒有說話,坐在那眉頭微皺的樣子,似乎陷入了沉思。 然而, 坐在他對麵的田老,內心想法很豐富。 怎麼辦? 現在徐茫該如何選擇? 田老很好奇接下來徐茫的做法,是給對方麵子,還是毅然決然地拒絕。 其實, 按照正確的思路,徐茫肯定會給對方的麵子,畢竟鄭濤和楊家的關係很深,屬於楊家的陣營麵 沉思了許久, 徐茫開口道:“不好意思鄭叔叔,我可能要拒絕你的請求了,在這件事情上麵沒有任何退讓的餘地,我和大伯還有我嶽父說過,就算是楊家的人,哪怕是親戚我也不會留任何情麵,反而他會比別人更加慘。” “您” “應該聽懂我的意思了吧?”徐茫認真地說道。 “這” “那” 鄭濤徹底無語了,本來以為自己的麵子,還是有一點價值的,結果人家根本沒有搭理,想想也是徐茫作為楊家的三巨頭,基本上就一言九鼎的存在。 “鄭叔叔不要讓我難堪,也不要低估我的決心。”徐茫嚴肅地說道:“這件事情也別插手對您沒好處。” “” 沉默許久, 鄭濤無奈地說道:“好吧我先不打擾你了。” “嗯!” 掛斷, 徐茫默默打開了飛行模式,拒絕一切電話。 此時此刻, 田老的表情還是那麼的詫異,特別是徐茫的那一句話不要低估我的決心,的確很多人都錯誤估計了徐茫的決心,以為自己可以說服他,開什麼玩笑這個世界上估計隻有他自己才能說服自己。 此刻, 田老突然意識到, 其實徐茫身上最厲害的不是他的科研能力,而是他身上那一股鋼鐵般的意誌,與無法動搖的決心。 輸了! 在這麼強大的意誌與決心麵前,那些反對的人簡直不堪一擊!

snaptime:2020-08-09 10:05:45  exectimeㄩ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