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名師》全文閱讀

作者:相思洗紅豆  絕代名師最新章節  絕代名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絕代名師最新章節第1241章 大佬賞識(20-08-09)      第1240章 天秀一波(20-08-09)      第1239章 不裝了,我是禦獸大師,我攤牌了!(20-08-09)     

第1230章 帝師日常

  李子柒的登基大典,如期舉行,一切順利。 九州自認還有些地位的國家,都派遣了使節團前來祝賀。 大帝國的皇室,饞孫默的神之手和禦空靈紋,而小國家的皇室,則是想拜孫默為師,借此和李子柒搭上一些關係,謀求政治與經濟上的利益。 於是乎,來賀者眾多,頗有種萬國來朝的大唐盛世之象。 李子柒卻是不開心的,因為一旦成為女帝,她就要日理萬機了,根本沒時間跟隨孫默學習。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鄭清方被孫默治好了頑疾後,精神矍鑠,再次履任宰相一職,再加上李秀輔佐,李子柒不用過度操勞。 大典後,孫默暫時住在了皇宮,這是李子柒要求的。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期間,孫默參加了一次通靈學考核,拿到了一個大師證書,至此,六星名師的基礎條件,十八道名師光環,以及兩門大師級副職業,孫默全完成了,可以報名參加六星名師考核了。 …… 聖門,總部。 “我剛才看到孫默了,真年輕呀!” “他來幹什麼?是不是要在聖門任職了?這種人才,門主一定不會放過的!” “反正前途無量。” 聖門的工作人員們,竊竊私語,不一會兒孫默到來的消息就傳的人盡皆知了。 孫默待了半個小時,走的時候,是被蘇太青一路送到門口的,這一幕讓不少人震驚不已。 要知道這待遇,八星名師都不一定有。 “弄清楚了,孫默來這是拿參賽證書的,他要參六星名師考核!” 有人脈廣的工作人員大爆料。 “什麼?他不是去年剛升的五星嗎?這就要考六星了?” 眾人目瞪口呆,像這種高星考核,別說一年一星,就是五年一星,也是極快的晉升速度了。 “天才不能以常理推斷呀,嘖,二十五歲,頓悟十八道名師光環,這也太厲害了吧?” “他還是大唐帝師呢!” 一提到這個,眾人都服氣了。 能拿到帝師這個稱謂的名師,本來就少,而且能當上帝師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了。 像孫默這種二十五的毛頭小子,絕對是曆史上獨一份。 關鍵是,人家不是撿漏,而是硬生生把一位亞聖不要的公主打造成了絕代天驕。 五國論戰上,李子柒大放異彩,證明了她的優秀。 這都是孫默教導的功勞。 “孫名師將來,有資格角逐門主之位呢!” 當一個人隨口說出這句話後,大家便悄悄地打定主意,等到下次孫默再來,一定要找機會攀談幾句,先混個臉熟。 …… 中州學府,學生們喜氣洋洋,就像過節一樣,因為李子柒陛下剛剛宣布,中州學府正式成為大唐國校。 按照級別來說,隻是乙級的中州學府不夠資格,但誰讓李子柒的親傳恩師是這所名校的副校長呢。 “孫老師什麼時候回來了?我好想上他的靈紋課!” “別奢望了,老師回來你也搶不到座位。” “沒錯,老師晉升靈紋大宗師,別說學生了,怕是來從各校來請教的名師們,都能把座位給占滿了。” 學生們議論紛紛,都在盼望著孫默早日歸校。 戚勝甲剛進教室,一群人就嘩啦一聲,站了起來。 “戚哥,您坐這兒!” “戚哥,我這視野好。” “勝甲,中午一起吃飯呀,我都約了你三次了,不要再推脫了。” 戚勝甲被吵的頭疼,他實在不擅長應對這種局麵,可是不搭理別人又不太好,於是隻能擠出一個笑容。 好在,上課的鍾聲很快便敲響了。 二十分鍾後。 “勝甲,聽懂了嗎?” 老師笑眯眯的詢問:“如果有不懂的地方,盡管問,別拘謹!” 戚勝甲趕緊起身鞠躬:“我知道了,多謝老師關心。” 老實人心明白,這些優待,都是因為自己算孫老師的半個徒弟才得到的。 當初能拜孫老師為師,真是太幸運了。 自己的人生都變好了。 “我一定要更加努力,不給老師丟臉!” 戚勝甲準備把訓練量再加一倍。 “我好難受!” 看著室友被這麼多人追捧,周旭難受的想哭:“我當初也有機會拜在孫老師門下的,結果錯過了,你說,是不是因為我上輩子是掉進茅坑淹死的,所以才沒這福氣?” 砰!砰!砰! 王浩咬著牙,開始用腦袋去撞桌子,並伴隨著間歇性的抽搐,他現在不能聽孫默這個名字,一聽就後悔到想自殘。 那可是大唐帝師呀,這種大腿粗的哪怕自己抱住一根毫毛,都能福澤家族,三世無憂了。 …… 孫默在現代,隻是一名重點高中的老師,雖然偶爾在網上鍵政,也能背出三民主義馬哲鄧論,一條鞭法青苗法什麼的,但是說到實踐,那就不行了,所以他也不敢胡亂給李子柒建議。 畢竟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萬一弄錯了,受苦的可是千千萬萬的百姓。 不過孫默也有招。 政策上的改革不敢動,那就去推動科技,用科技發展來產生更多的就業崗位,也就是做出新的蛋糕,並且做大。 成為名師後,孫默的記憶力越來越強,以前看過的書都能回憶起來,哪怕記不住,還可以用黃粱一夢喚醒。 因此,孫默改良織機,發明了珍妮紡紗機,讓一位紡紗女工一個人的活兒,頂的上二十個人幹一天。 “老師,這台織布機雖然簡單,但這絕對是劃時代的發明!” 李子柒看著織布機,目光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李秀也是讚歎連連,不過她有一個問題:“紡紗機的出現,可以節省大量的人力,那麼被淘汰的女工怎麼辦?” “呃!” 李子柒一怔,看向了孫默。 “開墾桑田!” 孫默建議。 “桑蠶的數量每年都是差不多的,豐年多產,蠶絲降價,災年減產,蠶絲升值,想要開墾桑田,必然要侵占一些田地,收益上,不一定劃算。” 李秀看了孫默一眼:“最重要的是,絲綢的市場就這麼大,即便開拓,恐怕也是供大於求的。” 孫默沉默了。 “這年月,道路難行,強盜眾多,能去遠方通商的都是大商隊,他們消化不了多少絲綢的。” 李秀歎氣。 說白了,就是生產的出來,也運不去,而且商隊靠的是騾馬,效率太慢了。 “那就修路,對,建鐵路!” 孫默隻能硬著頭皮想辦法了:“這樣正好可以擴大內需!” 等等,這就有了新問題,煉鋼怎麼辦?還有蒸汽機怎麼搞? 孫默突然發現,治理一個國家,想讓子民富裕,真不是一句話就能辦到的,這是一個係統性的工程。 “鐵路?蒸汽機?那是什麼?” 李秀滿目疑惑。 “這個暫時不想了,咱們的紗,是機器產的,肯定比人工便宜,可以打價格戰!” 孫默說完,就發現李秀再用一種看笨蛋的眼光看著他。 “孫默,人工不值錢的!” 李秀笑了,孫默也有不懂的東西呀,織布給工錢?開玩笑,很多從窮地方逃荒來江南的人,給一口吃的就肯賣命。 啪! 孫默拍了他的腦門一下,我怎麼忘了,這個時代,可是有家奴的,簽了賣身契,那就不算人,就是個物件兒,還沒地主家的騾馬值錢。 周扒皮半夜雞叫可是上了教科書的。 “那就不管人工這個問題了,反正咱們用機器,肯定比織工出布快,到時候,就低價傾銷,打價格戰,到時候,九州人用的布,都是咱們大唐生產的。” 孫默說到這後,又倒抽了一口涼氣。 “怎麼了?” 李秀眨了眨眼睛。 “沒事!” 孫默其實想到了貿易逆差,你天天出口賺取人家的白銀,人家卻沒有對等的貨物來賺回白銀,誰願意看到白銀流出? 人家如果要保護本國的絲綢貿易,輕的收重稅,重的直接閉關鎖國,所以最終必然會引發戰爭。 曆史上,種花家出口到泰西諸國瓷器,茶葉,絲綢,都是好東西,可泰西人賣回什麼? 鴉片! 當種花家禁煙後,泰西人的戰艦和火槍兵就殺過來了。 “算了,我還是回去教農學吧,改良稻種,推廣精耕細作,先把畝產提起來!” 孫默準備從基礎的入手,先讓人們吃飽飯。 “孫默,你不必妄自菲薄,你的一些想法,的確很有啟發性!” 李秀安慰。 她突然間很想和孫默生一個兒子,他一定會非常優秀。 …… 孫默晚上記錄腦海中的學識,順便思考如何讓一個國家國富民強,白天則是教導學生們。 軒轅破,贏百舞,鮮於薇,江冷,這四個葫蘆娃好說,都是專注於修煉,提升實力。 澹台語堂除了醫學,還對一切民生政治充滿了興趣,所以孫默還得給他額外授課。 秦瑤光聽了一節後,覺得很有收獲,於是也加入了進來。 赫連北方則是對修煉和軍事感興趣,因此孫默還得給他開軍事課,講九州地理,講古代戰例,還要結合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 為了不丟臉,孫默寫教案都耗費了很多腦細胞。 鹿芷若別看笨,但是什麼都學,連醫學都不例外。 孫默想勸她,貪多嚼不爛,可是看著木瓜娘咬著筆杆子埋頭苦學的模樣,他又不忍心了。 至少這份勤學好問的表現,值得表揚。 大典結束後,薑玉真沒有立刻回國,而是留了下來,原本打算倒追孫默的,結果反而開始跟著上課。 尤其是軍事課,讓她聽得如癡如醉,心中自然對孫默也更加的喜歡和崇拜了,每天都在貢獻好感度。 …… 一個月後,演武堂。 “今天,我傳授你們不死玄功!” 孫默背著雙手,看著葫蘆娃們。 “老師,這也是聖級絕品嗎?” 秦瑤光好奇。 “嗯!” 孫默點頭。 “老師,這些頂級神功,你都是從哪兒弄得?” 秦瑤光的好奇心能殺死一百隻貓。 “秘密!” 孫默才不說呢。 “老師,那我就先告辭了。” 薑玉真準備避嫌。 “沒必要!” 孫默笑了:“我會用一發入魂,把不死玄功的口訣打進他們的腦海。” 一拳一個,僅僅一刻鍾,孫默就完成了傳授。 “你們這幾天不要做別的,全力修煉這門功法,如果有什麼不懂的,趕緊問,我六天後,就要離開了,這一次還不知道走多久!” 孫默吩咐。 “啊?集合時間到了嗎?” 鹿芷若算了一下,發現時間過得真快。 這一次考核的要求,不是教書,而是育人,也就是讓考生去絕境大監獄,讓至少三位‘囚犯’改邪歸正。 這座監獄,位於黑暗大陸第三層無盡之海的一座孤島上,關押的都是犯了重罪的名師們,至少五星以上。 為什麼不直接殺死? 因為這種星級的名師,其掌握的學識便是財富,哪怕要殺,也要全部拷問出來再動手。 到了孫默這個星級,教學實力千錘百煉,肯定沒問題的,但是育人就不一定了,所以這一關,考驗的就是能不能讓名師囚犯幡然悔悟,重歸正途。 哪怕聖人有教化萬民,一語成鑒的實力,也沒辦法強製讓一位名師改邪歸正,所以孫默這些人,攤上這種考試,還不知道要耗多久。 就是在島上在待十年也有可能。 “老師,是不是有人針對你?” 秦瑤光撇嘴:“你年紀這麼輕,越發顯得沒有說服力,那些囚犯肯定不會聽你的。” “沒錯,這種考試就是天坑,老師要被耽擱好幾年了。” 赫連北方很生氣。 “也不能說,那些囚犯都是有真才實學的,老師要是能學到一二,可就賺大了。” 鹿芷若插話,她對這個監獄還是比較了解的。 “,老師還要學別人?” 江冷說完,大家就笑了起來,現在能教導老師的人,已經屈指可數了,至少得是個亞聖。 “總之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們不要惹事,一切聽子柒的。” 孫默叮囑。 絕境大監獄,平時禁止人出入,所以對於名師們來說,就是一個極度神秘的地方。 考生們要先在業火城集合,然後統一出發,抵達無盡之海的碼頭,再坐船前往孤島。 如果沒有引路人,誰也上不了島。 這一走,還不知道要多久,所以孫默準備去找一家畫舫,給小兄弟嚐個鮮,可是事到臨頭,還是慫了。 一個人去尋花問柳,連個好基友都沒有,就像獨自一人吃火鍋一樣,感覺太丟人。 於是最終,孫默未能成行。

snaptime:2020-08-09 09:46:32  exectimeㄩ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