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穿越的道觀》全文閱讀

作者:古夏揚  會穿越的道觀最新章節  會穿越的道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會穿越的道觀最新章節第755章 黃泉大帝重生了(20-08-02)      第754章 奪取聖品仙器(20-08-02)      第753章 一拳打穿仙界(20-08-02)     

第740章 你不會就是那位傳說中的菩提老祖吧

  “後來,猴子就被鎮壓了,嗝”
  參王說完,打了一個飽嗝,趴在一片狼藉的石桌上睡著了。
  “怎麼會被鎮壓了,齊天大聖怎麼會被鎮壓了呢”
  方寒氣得不行,就和看了虐文的讀者一樣。
  “還不是太剛了,不懂得隱忍”
  參王說夢話一樣,說了一句。
  “不懂得隱忍”
  方寒眉頭皺在了一起。
  “呼嚕……”
  震天的呼嚕聲,從參王的鼻孔發出。
  方寒回過神來,站起來將參王抗回了房間。
  一番收拾後,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靜等三更的到來。
  幾之外的小樓上,參王笑道:“道長,我剛才表現的怎麼樣”
  “馬馬虎虎”
  曹易隨口說道。
  參王沒有聽到誇獎,臉有點垮,想到什麼,他笑道:“不知道方寒會不會把你當成菩提老祖。”
  深夜,伸手不見五指。
  方寒一個人坐在門口,靜靜的等待著。
  時間一點點的靠近三更,那個高人一直沒有現身。
  方寒不由的著急了起來,眼睛不時朝周圍張望。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月亮。原本黑暗一片的小院,變得隱隱約約。
  等得著急的方寒站起來,在院子走來走去。
  距離三更還有一刻鍾的時候,突然對麵的門開了。
  白天被參王附體喝了很多酒的方大玉,被尿憋醒了,出來撒尿。陡然看到院子站著一個人,嚇得差點一屁股坐了地上。
  “是我”
  方寒出聲。
  “是你啊,大半夜不睡覺,想嚇死人啊”
  方大玉站起來,拍了拍屁股。走到一旁,鬆開腰帶,端著水管,放起水來。
  “睡不著,就數羊,我小時候,我爹教我的,很管用的”
  方大玉扭頭說道。
  方寒敷衍的嗯了一聲。
  方大玉尿完,抖了抖,提上褲子,拴緊腰帶,回了房間。
  兩刻鍾之後。
  方寒臉上的失望,越來越重。
  方大玉講的終歸是故事。和現實不是一回事。那位高人很可能已經走了。
  後半夜的時候,方寒再也熬不住,倚著門睡著了。
  朦朦朧朧之中,方寒發現自己站在平日偷偷練功的河邊蘆葦蕩。
  突然,一座橋出現在他的視線,
  “河上什麼時候多了一座橋”
  他一臉納悶的穿過蘆葦蕩,走了過去。
  有一個老者,正光著一隻腳,站在橋上。
  方寒從來都是不多管閑事的,今天不知道怎麼了,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老人家,你站在幹什麼?”
  “鞋掉下去了,你說站在幹什麼”
  老人氣衝衝的說道。
  你鞋掉了,不會撈啊,衝我發什麼脾氣。
  方寒想揍人。
  “幫我把鞋撿上來”
  老人一點也不客氣的說道。
  方寒登時怒了,什麼東西,在我麵前倚老賣老。
  可不知道怎麼的,一股力量控製著他的腿,讓他下了橋,把鞋撈了上來。
  “給我穿上”
  老人抬起了腳。
  方寒想罵人,可怎麼都說不出口,還不受控製的給老人穿了鞋。
  “你這人還不錯,我有東西給你,明天五更在這等我”
  老人說完就走了。
  方寒怔怔了一陣後,回了家。
  第二天,忙了一天,回到房間,倒頭就睡。
  後半夜的時候醒了。
  想到昨晚老人說的話,他嗤之以鼻。可不知道怎麼,有一股力量控製著他離開了家。
  到的時候,老人已經到了。
  “怎麼來的這麼晚”
  老人丟下一句話,怒氣衝衝的走了。
  方寒鬱悶的回了家。
  第三天,方寒準時去了。
  結果老人又早到了。
  “身為晚輩卻總是比長輩晚到,還想拜師”
  老人一甩袖子,又一次氣衝衝的走了。
  第四天,方寒天黑沒多久的就去了。
  不到三更,老人就到了,見方寒已經到了,滿意的點頭道:“這還像點樣子”
  “你真的要教我修煉”
  方寒強忍著怒氣問道。
  “什麼你你的,叫前輩”
  老人沉著臉說道。
  “前輩”
  方寒臉上擠出一點笑容。
  老人嗯了一聲,麵孔一陣變化,變成了曹易。
  “前輩,是你”
  方寒驚訝道。
  “這幾天都是對你的考驗”
  曹易說道。
  方寒露出恍然的表情。
  曹易心念一動,把方寒帶到了道觀之中。
  方寒好奇的打量四周,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道觀,甚至有點殘破。
  他想不明白,這麼厲害的人為什麼要住在這麼一個破地方。要是他這麼厲害,一定住的要多好有多好。
  “你想學些什麼?”
  曹易問道。
  “真的什麼都可以學”
  方寒咽了咽口水說道。
  曹易點頭。
  “七十二變,筋鬥雲,九轉玄功,掌心雷……”
  方寒說了一大串從方大玉那聽來的神功。
  “可以”
  曹易答應。
  方寒懵了一下,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曹易,“前輩,你不會就是那位傳說中的菩提老祖吧?”
  曹易沒有解釋。
  被方寒當成了默認。
  “前輩,你放心,我不會像那個猴子一樣不懂得隱忍的。”
  方寒認真道。
  “看來,你還是沒明白我考驗你的目的”
  曹易失望道。
  方寒茫然的看著曹易。
  他沒上過學,也沒人教過他做人的道理,他的一切都是跟方宅那些奴仆學來的。
  “什麼時候弄明白了,什麼叫尊道貴德,天人合一,貴生濟世,什麼時候再來找我”
  曹易一揮手,將方寒送回了家。
  “道長,可能是我教歪了”
  參王走了過來。
  “和你沒關係”
  曹易說道。
  房間。
  方寒,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什麼是天人合一,什麼又是尊道貴德,貴生濟世。
  不知不覺,天亮了。方寒紅著眼睛出門。
  對麵的方大玉也開了門。
  其實是參王附體的。
  “大玉,你知道什麼叫尊道貴德,天人合一,貴生濟世嘛?”
  方寒問。
  “這是一個宗教的教義,我聽一個說書的人說過,道是生化宇宙萬物的原動力,造化之根,德是高尚的品德;天人合一是順應自然規律,達到人與自然的和諧;貴生濟世是尊重生命,幫助世人。”
  方大玉張口就來。
  “原來是這樣”
  方寒似懂非懂的點頭。
  “這東西知道沒用,得接受它”
  方大玉說道。
  “接受它”
  方寒喃喃自語。
  待回過神來,方大玉已經離開了院子。
  

snaptime:2020-08-12 19:32:31  exectimeㄩ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