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穿越的道觀》全文閱讀

作者:古夏揚  會穿越的道觀最新章節  會穿越的道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會穿越的道觀最新章節第755章 黃泉大帝重生了(20-08-02)      第754章 奪取聖品仙器(20-08-02)      第753章 一拳打穿仙界(20-08-02)     

第738章 方寒

  “道長,我想四處走走”
  哮天突然出聲打斷了曹易的思緒。
  這次的傳道讓他成熟了許多。
  曹易從他身上看到了很多武道強者的影子。
  這個曾經的家養二哈,終於要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了。
  曹易點點頭。
  哮天拱了拱手,化為一道光飛了出去。
  “你們誰想出去都可以”
  曹易看向其他人。
  九頭鳥第二個飛了出去,比起隻是有點武道強者影子的哮天,她可謂是徹頭徹尾的武道強者。
  一天到晚,除了修煉,還是修煉。
  “我就不去了,我留下來伺候道長”
  參王笑嘻嘻的說道。
  是想伺候我,還是害怕?
  曹易心吐槽。
  嘴上並沒有說什麼。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每個人都一樣的話,這個世界就沒意思了。
  對離開的九頭鳥,哮天曹易沒有看一眼。
  在玄黃大世界,以他們的修為自保是不成問題的。
  “接下來幹什麼?”
  參王走過來,一邊給曹易捶背,一邊小聲詢問。
  “去找主角”
  曹易隨口說道。
  不管他手和方寒有莫大關係的永生之門,還是係統任務,他都想見見主角方寒。
  “根據書上記載,方寒這個人狡詐,陰險,狠毒,不過有恩必還”
  參王繼續說道。
  “如果連感恩都不知道,就不是主角了”
  曹易笑道。
  “什麼時候出發?”
  參王問。
  “現在”
  曹易一步邁出,出現在了主角所在的大離王朝龍淵省。
  心念一動,曹易找到了龍淵省第一世家,方家的宅院。
  方家家主,是龍淵省的總督,可以說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宅院修建的非常宏大,說是一座城池也不為過。
  由於劇情還沒開始,第一女主角方清雪還沒從羽化門回來。
  方家很平靜。
  很快,曹易就在馬廄找到了正給方清雪的妹妹方清薇喂馬的方寒。
  和其他奴仆不一樣,方寒喂馬非常認真,說是一絲不苟也不為過。
  可以說,方寒就算沒有天大的機緣,一直在方家,也能混過管事一類的不錯身份。
  運氣好了,被派出去為官都有可能。
  看了一陣後,曹易試著呼喚永生之門,看看它和方寒有什麼聯係。
  永生之門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永生之門和方寒之間的連續斷了”
  曹易暗道。
  這時,喂完馬的方寒,離開了馬廄。
  曹易的視線跟了過去。
  方寒回到住的地方,收拾了一番,又去了下人們吃飯的地方吃了飯。
  吃完飯後,一個人偷偷地離開了房兼、間,跑到一個河邊鍛體。
  由於是自學,動作都不太標準。看起來有點滑稽可笑。
  接下來一連好多日都是這樣。
  哪怕下雨刮風也不例外,可見方寒改變命運的決心有多堅決。
  這天早上,方寒因為偷學武功,耽誤了給二小姐方清薇的坐騎投食,被方清薇
  賞了十鞭子,又因為平日把馬喂的好,得到了賞賜。
  其他的奴仆很羨慕,不甘平凡的方寒,卻十分鬱悶。
  幹完活後,又一次來到龍淵河邊的蘆葦叢中修煉偷學的法門。
  突然,方寒一頭紮在了地上。
  很快,方寒有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繼續修煉。
  可他的身體太缺乏油水了,非常虛弱,沒多久又倒了下去。弄了一身汙泥。好在這是河邊,他很輕鬆的就把自己洗幹淨了。
  他望著茫茫無際的河邊,滿臉的不甘:“賣身為奴,不能讀書,練武又練不成,難道這輩子就注定不能出人頭地了嗎?”
  回答他的是百年不變的嘩嘩的流水。
  “啊”
  方寒對著河麵大喊。
  顯得非常的中二。
  “咳咳”
  曹易咳嗽了兩聲。
  方寒如遭雷擊,差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練武的事情,是萬萬不能讓人知道的。
  他猛然轉過頭,眼中慌張,夾雜著狠戾一閃而逝。
  故作平靜的問:“什麼人,鬼鬼祟祟,出來?”
  “我在你房間”
  坐在方寒房間的椅子上的曹易笑著說道。
  “我房間?”
  方寒懵了一下,變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曹易一念之間,把方寒帶回了房間。
  一身短打,腳上滿是汙泥的方寒,和幹淨,幹燥的房間顯得格格不入。
  “你的身體很差,再練會要了你的小命的”
  曹易提醒。
  方寒怔怔的看著曹易看了幾秒,忽然跪下說:“求前輩指點迷津”
  曹易微微一笑道:“該說的我都說了,還要什麼指點?”
  方寒還不是後來的方寒,臉皮有點薄,支吾了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曹易略做思考後說:“相逢即是緣分,我就指點指點你”
  “真的”
  方寒大喜過望。
  瞎練了多年多年的他,終於有出頭之日了。
  曹易道:“我門中有三百六十旁門,傍門皆有正果。不知你學那一門?”
  方寒咽了咽口水道:“憑前輩意思,小子傾心聽從。”
  曹易道:“我教你個‘術’字門中之道,如何?”
  方寒道:“術門之道怎麼說?”
  曹易道:“術字門中,乃是些請仙扶鸞,問卜揲蓍,能知趨吉避凶之理。”
  方寒道:“學這能出人頭地嗎”
  曹易道:“不能!”
  方寒道:“能換一個嗎”
  曹易道:“教你‘靜’字門中之道,如何?”
  方寒道:“靜字門中,又是什麼?”
  曹易道:“清靜無為,參禪打坐。”
  方寒麵露難色道:“能再換一個嘛?”
  曹易道:“教你‘動’字門中之道,如何?”
  方寒道:“動門之道,卻又怎樣?”
  曹易道:“此是有為有作,采陰補陽,攀弓踏弩,摩臍過氣,用方炮製,燒茅打鼎,進紅鉛……”
  方寒道:“能出人頭地麼?”
  曹易搖頭。
  方寒再次要求換了一個。
  曹易又說了幾個,就是不提正經的修煉。
  方寒每次都要求再換了一個。
  “這也不學,那也不學,找別人去吧”
  曹易起身就要離開。
  “前輩,且慢”
  方寒連忙攔住曹易。
  曹易歎了口氣說:“不是不教你?這幾天我一直在觀察你,你的性格,我很不喜歡”
  “我可以改”
  方寒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曹易沉默了一陣後,伸手在方寒的肩膀上拍了三下,飄然而去。
  

snaptime:2020-08-12 20:36:39  exectimeㄩ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