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東之虎》全文閱讀

作者:千年龍王l  遼東之虎最新章節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第七百六十四章 聲東擊西(20-09-17)      第七百六十三章 刀疤的一天(下)(20-09-17)      第七百六十二章 刀疤的一天(上)(20-09-17)     

第七百六十三章 刀疤的一天(下)

  漫天神佛似乎聽到了刀疤的祈禱,當刀疤感覺腦漿子都要被震出來的時候,炮擊終於停止了。
  掩體麵土腥味兒和酸臭味兒混合成一股新的味道,要多難聞就有多難聞。
  “出去,快出去。”刀疤拚了命的喊。
  包子山高度也就一百五六十米,身體好的從山下跑上山用不了幾分鍾。
  戰壕麵到處是刺鼻的硝煙味,可以看見穿著屎黃色軍裝的印度人已經開始衝鋒。這些家夥腦袋上包著頭巾,好像一個個碩大的羊鞭。
  在山腳下一大群印度兵,舉著槍向山上的明軍射擊。
  刀疤屁股中箭一樣衝向迫擊炮陣地,三個迫擊炮陣地毀了一個。迫擊炮被炸掉了五門,萬幸存放彈藥的地方沒有被火箭彈炸掉,不然刀疤手連一丁點兒反擊的炮火都沒有了。
  “對著山腳下放槍的王八蛋,給我狠狠的轟。”刀疤現在很慶幸,今天發動衝擊的是印度兵,而不是彪悍異常的廓爾喀人。
  沒等明軍這邊的迫擊炮發射,印度那邊的迫擊炮已經開始轟擊明軍陣地。迫不得已,刀疤隻能更改命令,優先供給敵軍迫擊炮。這時候居高臨下,視野的優勢就顯現出來。
  明軍可以一覽無餘的看到印度人的迫擊炮陣地,而印度人根本沒有辦法看到明軍山頂反斜麵的迫擊炮陣地。
  槍炮聲打的震天響,子彈在天上“嗖”“嗖”的飛,不時有人中槍哀嚎著倒地。兩個民族的軍人,瘋狂的向對方傾瀉著鋼鐵。陣地上響著各種聲音的咒罵聲,娘老子的聲音不絕於耳。
  印度人這一次是瘋了,帶頭的軍官把帽子扔在地上。凡是退過帽子的士兵,抬手就是一槍撂倒。
  重壓之下印度人瘋了一樣往前跑,前邊的人被子彈擊中,後麵的人緊接著補上,
  一排陣地前麵忽然出現了一群裹著黑色頭巾的家夥,一排長的心往下一沉:“上刺刀,廓爾喀兵。”
  中午飯剛剛吃完,刀疤就跑到了作為預備隊的二連三連。
  “你們兩個連鼓搗出來一百人,一連側翼陣地丟了,需要有人去拿回來。”刀疤隻是短短的說了一句,就端著茶缸子“咕嘟”“咕嘟”的喝水。
  兩個連加在一起三百來人,也就是說三個人麵就要抽出來一個。點名的時候所有人心都在打鼓!
  刀疤看著一張張熟悉的臉,帶頭對著大明的方向跪了。手端著的酒碗一口幹掉,碗狠狠摜在地上。
  “兄弟們,印度人把一連的陣地撕了個口子。我們要去把口子給填了,沒別的廢話,兄弟們看我咋整你們就咋整。你們要有卵子就他娘的給我一個樣玩命!。”
  刀疤停頓了一下,鐵青著臉,目光像刀子一樣掃過跪著的百十個爺們兒。
  “這會兒想走的,拔腳就能走,是個人就怕死,沒啥丟臉的。不想做軟蛋孬種的,就跟老子上去。也讓那些廓爾喀人瞧瞧,咱們大明爺們兒是怎麼日他們的。等到了地方,別他娘的磨磨唧唧,有趴地上躲子彈的,他媽的我刀疤送他碗大個疤。”
  跪了一地的爺們兒表情肅殺,沒人退出。隻有幹了這碗壯行酒,把酒碗摔在地上的“啪嚓”聲。
  “兄弟們,想不想給爹娘老子張臉。”
  “想!”
  一聲喊,震天動地!
  阿卡四七步槍,每人四個彈夾五發手榴彈。帶著油封的箱子打開,麵全都盒子炮。每人給配了一個,外帶三個彈夾。從倭國人那弄來百十把武士刀,每人帶著一把。
  包子山陣地太重要了,李虎把所有能折騰的火力全都折騰來了。就連留在海上保證炮火支援的致遠艦,都把炮火搖了過來。
  包子山剛剛被廓爾喀人占領的表麵陣地,立刻火光一片。
  刀疤平端著步槍,雪亮刺刀被陽光照得晃人眼。帶頭衝向包子山,頭也不回的喊了一句:“遼軍威武,大明威武!滅了狗日的!”
  “遼軍威武!大明武威!”百十個爺們兒齊聲聲的喊,齜著森森白牙。
  炮火持續了十幾分鍾,不是不想繼續砸,而是再砸下去就連刀疤也給砸麵了。
  刀疤帶著整隊人貓在山溝麵,聽見炮聲停了,手一揮百十個爺們兒就無聲的掩殺過去。
  這時候距離廓爾喀人的陣地隻有幾十米了,對麵的廓爾喀士兵也從懵逼中緩了過來。一陣排槍“劈啪啦”的打了過來,一排子彈幾乎是擦著刀疤的腦袋打了過去。
  他媽的,居然還有連發的槍。
  這會兒刀疤也顧不得這麼多,端起槍,準星套上一個揮舞著廓爾喀彎刀的家夥摟了一槍。
  “操!”這麼近的一槍居然打偏了,上了刺刀就是打不準。
  準星壓低了一點兒,又是一槍打過去。那個揮舞著廓爾喀彎刀指揮的家夥,翻身仰倒不見了。幾乎就在同時,一發子彈劃著哨音擦著刀疤的肩膀打進了腳下的泥土。
  刀疤一個激靈,身子就地一個翻滾,躲到一塊大石頭後麵。甩手就是一個手榴彈扔了出去,接著手榴彈爆炸的煙,刀疤翻滾了一下從另外一邊翻出來。
  自己的部下被壓製在一個小斜坡下麵,心急的要死。腳狠狠踹在一個抱著腦袋趴在地上的家夥,“你他媽倒是放槍啊!”
  那個兵這才反應過來,拿著槍對著對麵胡亂的摟火。
  “你過來!”刀疤看到一個老兵,順手就抓了過來。
  “你!帶著這幾個人繞過去,看到沒有,就是那棵樹那。從側麵對著狗日的放槍!”
  “諾!”張三知道不是什麼好活,還是應了一聲諾。帶著刀疤指給他的那幾個兵,就往刀疤說的地方跑。
  子彈好像索命的五常一樣在身後飛過去,張三腦子一片空白。拽著一個年青的小列兵,“轟”好像炸雷在耳朵邊上響起來。聽聲音,就知道是迫擊炮。
  張三什麼都顧不上了,腳步亂得像是喝了二斤老龍口,Z字型的在地上亂跑。子彈打在腳下麵,撿起一團團的泥土。
  手上一沉,回頭看見一塊彈片釘在了列兵的太陽穴上。灼熱的彈片在皮肉上“滋”“滋”地烤出了煙。趕忙放開手,這人肯定沒救了,這時候誰還顧得上拖屍體。
  有沒有腦袋活到明天還是問題,伸手扒下列兵的彈藥掛在身上,繼續向刀疤指定的地方跑。
  這麼一耽擱的時間其他幾個兵已經跑到地方了,張三反而慢了一步。張三一邊喘著氣,一邊喊:“哥幾個,認得當官的不。就是腦袋上別著帽徽的,狠狠的招呼。”
  “知道了!”
  張三覺得自己的肺喘得像是在拉風箱,像是要裂開一樣,眼睛冒著星外帶手也發抖。連續打了十幾個點射,連個毛都沒有撈到。
  心罵了一聲,做了幾次深呼吸,調整了一下自己。準星套上一個腦袋上別著倆帽徽的家夥,就你了!
  一個點射,那個戴著兩個帽徽的家夥,胸口爆出一團血向後仰倒。
  這邊一開火,廓爾喀人的火力馬上被吸引了一部分過去。刀疤眼著急,可腦子並沒有亂。像個瘋子一樣在槍林彈雨麵穿梭,把害怕的人從地上拽起來,喊著大夥向前衝鋒。
  三連一個叫李四的兵,後腰被子彈豁開了一個大口子,血水把迷彩服浸濕了。手的家夥一扔,一手拿著盒子炮,手榴彈用挎包一捆。
  盒子炮二十發子彈,水潑一樣的打出去,人距離廓爾喀人的戰壕不過兩三米。用嘴拉開手榴彈的拉環,“轟”,李四和三個廓爾喀士兵被硝煙吞沒了。
  刀疤帶著人也是越衝越近,身後不停有人被打倒。看到自己兄弟被人打倒,刀疤的眼睛都紅了,阿卡四七步槍調成了連發。手的彈夾幾下子打光,扔掉步槍拽出盒子炮,甩手一顆手榴彈扔進戰壕,瞪著血紅的眼睛跳進了戰壕。
  一個廓爾喀人揮舞著彎刀,發出野獸一樣的嚎叫。刀疤“啪”“啪”兩槍釘在他胸口,趁著這家夥脫力,武士刀朝著他的脖子就招呼。
  大胡子的廓爾喀人脖子很粗,鋒利的武士刀一刀居然沒把腦袋砍下來,那大胡子廓爾喀人歪著腦袋,脖子麵的血噴出一尺多高。
  戰壕上麵忽然出現了一個廓爾喀士兵,他手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武器,一個飛撲把刀疤撲倒,一手按住刀疤的脖子,一手去抽腰間的匕首。
  刀疤看到這家夥別著兩個帽徽就知道,他是當官兒的。
  趁著大拇指劃拉到嘴邊的機會,一口咬住那家夥的大拇指,森森白牙死命的一咬。耳朵麵清晰的聽到一聲脆響,廓爾喀人嚎叫著收回了手。
  “啪啪啪啪……!”刀疤手的盒子炮對著這家夥胸口連續射擊,子彈幾乎把胸骨打碎了,鮮血噴了一臉。
  那個廓爾喀人栽倒在刀疤身上,這家夥真壯,刀疤廢了好大力氣才把人推開。
  換了一個盒子炮彈夾,掰開機頭對著這家夥的臉又是一槍。
  這時候陣地上已經衝上來幾十號爺們兒,槍聲響成了一片。但大都是盒子炮的聲音,阿卡步槍真不適合戰壕麵肉搏。
  操著廓爾喀彎刀的廓爾喀人,在盒子炮二十發彈容量的九毫米大威力子彈麵前吃足了苦頭。
  拎著武士刀,刀疤已經打空了兩個彈夾。手的是最後一個彈夾,都說武士刀是近戰利器。都他娘的是扯淡,盒子炮才是。
  身材強壯的廓爾喀士兵,別管你多生命,兩發子彈下去都歇菜。尤其是九毫米大威力手槍彈,隻要命中前胸一發,這人基本就廢了。
  中了幾槍,還能酣戰不休的家夥隻存在於傳說中。
  很快陣地上又響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炸聲,廓爾喀士兵看到彎刀不是大明軍隊的對手,幹脆耍起了無賴。隻要看到明軍,立刻拉著手榴彈,要麼合身撲上去,要麼甩手扔過去,也不管距離太近會炸到自己。
  陣地上一片淩亂,刀疤發現自己身上沒有手榴彈了,他隻好在廓爾喀人的屍體上找。很快摸出了三顆手榴彈,“還他媽挺闊。”刀疤嘟囔了一句,把手榴彈揣好。
  走到工事拐角的時候,人沒出去先扔顆手榴彈。
  巨大的爆炸之後,趁著煙霧衝進去。可以看到渾身冒血的士兵在地上蠕動,拿著武士刀照著脖子砍上一刀,地上的人很快就不動了。
  一個矮胖體型的廓爾喀人剛剛被手榴彈震暈了,現在緩過勁兒來從地上搖晃著爬起來。手的廓爾喀彎刀斜著劈向刀疤的腦袋!
  “當!”廓爾喀彎刀砍在頭盔上,刀疤被劈了一個趔斜。
  身形還沒站穩,手的武士刀由下至上就撩了過去。
  一陣極其難聽的金屬摩擦聲,刀疤感覺到自己胳膊一涼。另外一隻手的盒子炮,“砰”“砰”就是兩槍,趁著廓爾喀人中彈脫力,武士刀直直送進了這家夥的肚子。
  手腕一翻一擰,接著用力向下一壓。這家夥啤酒桶一樣的肚子被劃開,腸子連著胃,“嘩啦”一下就流出來。廓爾喀人的慘叫聲很大,甚至蓋過了身邊的爆炸聲。
  這時候廓爾喀人還想去拉手榴彈,刀疤哪會給他這樣的機會,武士刀刀光一閃。一隻粗壯帶毛的人手就掉在地上,刀疤揮刀劈斷他的另外一隻手臂。不再管這個在地上慘嚎翻騰的廓爾喀人,順著工事繼續尋找或者的廓爾喀人。
  腳底下到處是屍體,身邊的槍聲爆炸聲越來越少。直到最後,陣地上找不到一個活著的廓爾喀人。刀疤算了算,自己就幹掉了十三個。
  手的盒子炮還剩下三顆子彈,一屁股坐到地上,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戳在身邊的武士刀,缺口多得已經能當鋸子使。
  歇了一會兒緩過來點力氣,找到通信兵,從他身上找到煙花,點著了之後再次一屁股坐到滿是屍體的戰壕麵。
  “啪!”煙花在空中炸響,二連長看到煙花,趕忙帶著二梯隊往上衝。
  “砰”一聲劇烈的悶響,氣浪把刀疤狠狠摜在地上。吐了一口嘴的土,刀疤用盡全身氣力喊:“避炮!避炮!”
  

snaptime:2020-09-23 17:21:45  exectimeㄩ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