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都市醫劍仙》全文閱讀

作者:勝己  我是都市醫劍仙最新章節  我是都市醫劍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是都市醫劍仙最新章節第988章 我們贏了(大結局)(20-06-15)      第987章 誰告訴你的(20-06-15)      第986章 敵人是誰(20-06-15)     

第988章 我們贏了(大結局)

  “,嗤。”楊戩一刀將擋在前方的一道道劍罡硬生生劈爆,隨後揮起三尖兩刃刀就朝著陳風刺了過來。
  楊戩身隨刀動,瞬息間就拉近了跟陳風之間的距離。
  顯然楊戩也看出來了自己要是離陳風太遠,很容易就被他用陣法困住,所以幹脆就縮短距離,近身搏殺,如此一來才能夠發揮自己的長處。
  陳風當然也看明白了楊戩的打算,當即將手一伸,那漫天飛舞的火羽就紛紛回到了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把巨劍。
  就在此時,陳風卻忽然間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感覺來襲,這讓他禁不住毫毛倒豎。
  突然,一道黑影從虛空中竄了出來,毫無征兆地就朝著陳風的脖頸後方咬去。這要是被咬實了,就算陳風有著聖境實力照樣也要身受重傷。
  陳風沒有動彈,仿佛毫無察覺似的。
  “轟,嗷。”可就在那黑影將將撲到陳風身前尺許處時,卻有一道火光從陳風身上騰起,的一聲就撞擊在了那黑影之上。
  沉悶如雷的碰撞聲響起沒多久又傳來了一聲淒厲的叫聲,隨後兩道黑影就驟然分開。
  那前一個身影乃是一條身形修長的狗,而後一個黑影則是通體發黑但是每根羽毛邊緣處又泛著金光的三足火鴉。
  很顯然楊戩這個人雖然貴為聖境強者,但也不是什麼規矩之人,在自己出手進攻時竟然還放出了自己的狗,想要偷襲陳風。隻是他卻並不知道陳風的身上還帶著身外化身的三足火鴉。
  於是那狗偷襲不成,反倒吃了個悶虧,剛剛的碰撞之時被三足火鴉騎在了臉上,三爪撓扯之下,右邊的狗眼已經徹底瞎了,此外臉上還多了數道深可見骨的傷痕,伸直脖子一側還有個血洞,咕咕向外淌血,不知道傷到了哪。
  盡管受了傷,但是這狗卻瞪著僅剩的眼睛死盯著陳風,隨時要撲過來的架勢。
  “狗倒是一條好狗,可惜是跟錯了人。”陳風隨口說著,已經揮劍劈下。
  “。”巨響聲中,巨劍跟三尖兩刃刀碰撞到了一起,頓時火光衝天,衝擊波四散開來。
  “傷了我的狗,你得死。”楊戩一字一句地道。
  “等我殺了你的狗,再送你去陪他。”陳風冷聲道。
  楊戩目光一凝,下意識的就想要自己的狗閃開。
  但是卻已經晚了。陳風說那些話當然不是為了提醒楊戩,所以就在他說話時一道火光閃爍,三足火鴉已經借著火遁之術到了那條狗的身後,隨即三隻爪子狠狠就抓了下去。
  平心而論,甭管那狗是不是跟傳說中的哮天犬,其實力都不弱,已經是個妖帝,實力堪比帝境強者,放到哪都算不上是弱者。
  可是偏偏它就遇到了實力同樣不弱,甚至比它略微強上一些的三足火鴉,於是雙方的廝殺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結果必然是那條狗要倒黴。
  事實也的確如此,三足火鴉的爪子輕而易舉的就抓破了狗皮,然後用力撕扯,頓時就是鮮血飛濺,血肉模糊,同時隨著太陽真火被灌入到狗的體內,頓時就有一股烤狗肉的香味彌漫開來。
  正跟楊戩角力的陳風此時突然間就收到了三萬多的生命元氣,自然是來自於那狗。
  大喜之下,陳風猛然間就全力爆發,直接就把這三萬多生命元氣轉化為了自身真元,揮起手的巨劍就玩命劈斬。
  “這家夥瘋了?!”楊戩當然注意到了自己的狗身受重傷,正心疼無比,想要跟陳風拚命時,卻冷不防被陳風的突然爆發給打蒙了。
  因為這情景怎麼看都像是吃虧的是陳風而不是他,所以除了陳風瘋了之外,楊戩實在是想不出更好的理由。
  陳風當然沒瘋,相反還十分清醒,所以他爆發之時看似瘋狂但是卻一直都在盯著楊戩尋找著將其一擊滅殺的機會。
  “撕拉。”此時,三足火鴉一把抓起了已經被燒的奄奄一息的狗,猛然一撕後就朝著楊戩扔了過去。
  這個時候楊戩要麼閃開或是接住那狗,然後被陳風壓著打,要麼就是絲毫不在乎狗的死活繼續跟陳風硬拚。除此之外沒有第三個選擇。
  楊戩幾乎沒有片刻的猶豫就猛然間揮起三尖兩刀刃劈在了迎麵而來的狗身上,而刀芒所指,當然就是陳風。
  “噗。”刀芒過處,那條狗已經是一分為二,直到此時那狗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楊戩殺掉,死時目光中都充滿了錯愕。
  楊戩目光如冰,冷厲非凡,好像劈斷的不是跟隨自己多年的狗而隻是塊石頭而已。
  “噗。”狗屍未曾落地,一道火光就從中飛射而出,隨即陳金烏就從火光之中冒了出來,揚手,就是一道黑色的鎖鏈甩出,朝著近在咫尺的楊戩抽了過去。
  “給我死。”楊戩怒吼,手中的三尖兩刃刀猛然一掃,擋開黑色鎖鏈的瞬間就要硬劈了陳金烏。
  這一手攻防一體,不可謂不精妙,但是楊戩卻著實低估了陳金烏手的這根束魂鏈的威能。
  “。”炸響聲中,三尖兩刃刀掃中了束魂鏈,並且將其打的朝旁邊偏轉了一些,但是那黑色的束魂鏈卻在空中轉了一轉就又纏了過來。
  此時的陳金烏卻已經隨著有一團騰起的火光消失在了楊戩的身前。
  不過隨著一團新的火光騰起,陳風已經揮動巨劍朝著楊戩刺來。
  “。”本來三尖兩刃刀都被束魂鏈纏住的楊戩卻硬生生將手的三尖兩刃刀一橫,擋住了陳風的巨劍,隨即冷聲道:“你殺不了我的,而我定會讓你魂飛魄散為我的狗抵命。”
  “誰說我殺不了你……”陳風淡淡地說著。
  楊戩一怔,旋即臉色卻是驟變。因為此時他方才感覺到了一股股的巨疼從體內傳來,低頭看時卻見到一道道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飛劍竟是穿過了自己的護體靈光刺入了自己的周身穴道中。
  “你……怎麼做到的。”楊戩咬牙問道
  “除了這些飛劍之外,我身上還藏著許多的飛劍。”陳風將手一揚,一道太陽真火凝聚成的飛劍就閃了出來。
  “就算你殺了我,也改變不了什麼的,天宮必將降臨,你們也注定了會被奴役……”楊戩道。
  “誰說的?!”陳風淡淡地道:“我們將來會怎樣得我們自己說了算,至於你們的下場,我說你們來不了地球那就絕對來不了。”
  說完,陳風高高揚起了手,順勢下落,做了個斬的動作。
  “你要斬斷金橋?!瘋了吧?你絕對不可能做到的,這可是老君……”楊戩嗤笑一聲,話還沒說完就已經驚呆了。
  因為三百六十道火羽結成的巨劍真的就狠狠劈斬在了金橋之上,然一聲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巨響。
  這金橋的確是堅固非凡,以至於那些鋒利且熾烈的火羽斬擊在上頭時竟然不足以將其斬斷,反倒是在的巨響聲中一根根的火羽在崩碎。
  盡管火羽數量眾多,但是這樣崩碎下去的話,隻怕完全支撐不了多久。
  陳風聽到了楊戩的話,冷然一笑,右手的下劈之勢又加了幾分力道。
  於是一道道光芒從陳風的體內飛出,那是他養在劍**的飛劍。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現在到了用它們的時候了。
  “……”一把把的飛劍不斷劈落,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在連續不斷的劈斬之下,那本來堅固非凡的金橋之上也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缺口並很快變大,最終化為了一條不斷蔓延的裂縫。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讓楊戩到了嘴邊的一句話都不得不咽了回去。
  “嗡。”就在此時,金橋之上卻有一道燦然金光閃爍而過,於是橋體之上本來出現的裂縫竟是開始慢慢彌合。
  “哼哼,嘿嘿……”楊戩見狀,不由得連連冷笑起來,道:“隻要有著金橋與這相連,即便是你殺了我,再屠滅了其他的天兵神將,依舊會有更多的天兵神將源源不斷的衝過來,看你能夠撐到幾時?”
  他的話音未落,金橋彼端就已經有人影出現,赫然就是數以百計的天兵神將以及實力堪比楊戩的聖境強者。
  倘若真的讓他們衝過來的話,那麼地球怕是會徹底淪陷。陳風自己有信心能夠擋得住一波,卻真的沒辦法擋住所有強敵。
  “既然如此,那我就豁出命去不要也一定斬斷這金橋。”陳風咬著牙厲聲說道,將心一橫,直接就把生命元氣珠內蘊含的生命元氣都轉化成了真元。
  如此一來,陳風固然有種想要被徹底撐爆的感覺,但是自身實力也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暴增。
  這一刻,陳風感覺自己都仿佛從聖境直接突破到了神境並且還有向仙境突進的感覺,這也讓他的神識驟然間變得強大無法,仿佛在一那間勾連了古今,覆蓋了整個地球,於是陳風感知到了隱藏在山川大地江河湖海中的一把把曠世名劍的氣息。
  “請諸位劍友助我一臂之力。”陳風心中默念此言,運轉萬劍訣。
  一時間道道真元化為炫目的光芒從陳風身上散發而出,朝著四麵八方眼神,勾連起了一把把絕世寶劍。
  “轟隆……”博物館中,越王勾踐劍上金光四射,淩空而起。
  “噗……”泥土翻湧,一把把或是鏽跡斑斑或是寒光森然的寶劍從地下飛起。
  這些寶劍有的來自於遠古之時,助黃帝滅殺蚩尤,定鼎天下。有的出自於春秋,幫助豪俠,誅殺桀驁君王。有的化為短小青鋒藏於魚腹,刺王殺駕。有的則長約四尺配於君王身旁,保護自身……
  有的劍層攪動風雲,引起萬千性命隕落。有的劍籍籍無名,不過是殺雞屠狗。
  不論如何,俱往矣,風流雖過,但是劍氣不滅。
  此時全都應陳風的真元吸引而來,投入到了他身上湧動而出的劍意之中,成為了其中的一部分,隨後如同百川匯聚,化為激流,洶湧澎湃,波瀾激蕩,徑直就斬落在了那光芒燦爛的金橋之上。
  “哢,……”一聲巨響驚天動地,傳遍四麵八方。
  下一刻金橋之上就崩裂出了一道長長的劍痕並徹底分成兩半。
  金橋之上已經衝到了一半的天兵神將頓時都傻了眼,有的驚慌失措的往後跑,有的想要繼續朝這邊衝來,可是卻無一例外都隨著金橋崩塌而被卷入了浩蕩洪流之中。
  “你……怎麼……”楊戩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簡直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因為炎黃民族拋頭顱灑熱血隻為不被奴役的膽魄與我同在,自然能夠無往而不利,你可以去死了。”陳風說著揮手在楊戩脖頸之上一抹。
  隨後楊戩就是身首異處,同時一股強大無比,洶湧如潮的生命元氣則湧入了生命元氣珠內。
  這讓他總算是可以補充了剛才爆發時的損失,同樣也修複了體內的大小傷勢。
  隨著金橋崩斷,上界跟地球之間的聯係也徹底斷絕,高空之上的裂縫逐漸彌合。
  那些受陳風相邀而來的寶劍卻並沒有四散而飛,而是仿佛覺醒了一般,化為靈光四溢的飛劍,環繞著地球飛行,保護地球。
  “老陳,我們贏了!”金箭激動的衝過來,滿臉笑容地對陳風道。
  “贏了,誰說的?!”陳風看了一眼那空間的裂縫,禦劍就朝其飛了過來,冷聲道:“我要是不將他們的世界鬧翻天,我就不叫陳風。”
  “我也去。”柳葉大叫一聲,就拉住了陳風的手:“不管去哪,刀山還是火海,想丟下我,沒門!”(終)
  

snaptime:2021-02-25 13:33:08  exectimeㄩ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