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瞳》全文閱讀

作者:打眼  黃金瞳最新章節  黃金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黃金瞳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生命的奇跡(12-04-13)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明天會更好(二)(12-04-13)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明天會更好(一)(12-04-13)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生命的奇跡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生命的奇跡

    金雕展開的雙翅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出爍爍金光,真如九天大鵬鳥一般,在一片白雪皚皚之中,顯得是那麼的刺眼奪目。www.59to.org 五九文學

    “哥幾個,你們慢用,吃完了把東西丟這就成了,我下山的時候收拾,白獅,走!”

    見到小金的出現,莊睿大喜,或許它已經找到了雪豹,招呼了一聲白獅後,也顧不得地上的那些鍋碗瓢勺了,一手拿過背包,就往山上走去。

    神翼的金雕在莊睿向上攀爬的時候,一直盤旋在他頭頂上方數十米處的上空,口中不斷發出陣陣鷹鳴聲。

    這神奇的一幕,看的幾個登山隊員瞠目結舌之餘又百思不得其解,為何處在這大雪山食物鏈頂端的金雕,沒有攻擊莊睿呢?

    在二十年後,這四個人中的一員,屢次和世界著名登山運動員一起,征服了無數堪稱是人類禁區的險峰,為中國登山界獲得了很大的榮譽,並且成為了中國登山協會的會長。

    在他出版的《登山日記》一書中,上麵詳實的記錄了這次和莊睿相逢的細節。

    書中最後一段是這樣寫的:“登山運動是人類向更快、更高、更強方向發展的進取精神的體現,更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積極向上的表現。

    看著莊先生遠去的背景,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要把這種無畏的登山精神延續下去,為中國的登山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我相信,祖國的明天,會更好!”

    ……

    莊睿當然不知道那幾個和自己偶遇的登山隊員,在日後成為了中國登山界的驕傲,他此刻可不敢有一點兒分心,因為越是往上,地勢越是陡峭,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不過莊睿究竟在這座雪山上下兩次了,加上扔掉了背包的盆盆罐罐,輕身上陣,僅僅用了一個多小時,就攀過了這段常人需要花費五六個小時的路程。

    “啊……啊啊……”

    站在雪山之巔,抬頭看著似乎觸手可『摸』的藍天白雲,莊睿一時間豪興大發,仰天長嘯了起來。

    臨近山頂處基本上都是冰川地貌,莊睿倒也不怕形成雪崩將下麵幾人給埋葬進去,巨大的回聲引得的四穀震『蕩』,山腰的積雪往下撲哧撲哧滑落著。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那種曆盡千辛攀上頂峰的感覺,讓莊睿無比的舒暢,世間種種,此刻都離他而去,心靈在這雪山之巔,又一次得到了洗滌和淨化。

    “嗚嗚……嗷嗚!”

    站在莊睿身邊的白獅,也發出了低沉的吼聲,加上頭頂盤旋著的金雕所發出的鷹鳴聲,沉寂了億萬年的大雪山,變得喧鬧了起來。

    “哇唔……哇唔!”

    突然,一聲尖銳而具有穿透力的聲音,混入到了這雪山之巔大合唱之中,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莊睿的長嘯戈然而止,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小雪,是你嗎?”莊睿甩下了身上的背包,轉身往山巔的另一麵跑去。

    和來時的那半邊雪山不同,在雪山的另一麵,此時卻是春暖花開,斜斜的山坡上,長滿了各種植物和低矮的灌木叢,莊睿顧目四望,卻是沒有發現雪豹的蹤跡。

    “是我聽錯了嗎?小雪,你在哪?”

    莊睿的臉上『露』出一絲沮喪的神『色』,他所身處的大雪山,隻不過是這片山麓中最高的一座而已,往後延綿數百,還有著大大小小無數個峰頭。

    要是雪豹為了躲避人類而遠離這,誰知道它會藏在什麼地方?莊睿可不認為自己能將那數百的山麓都找過來。

    “小金,下來,你不是說找到小雪了嗎?”

    莊睿沒好氣的衝著頭頂的金雕吼了一聲,從小將金雕養大,莊睿能聽得出來,剛才它的鳴叫聲充滿了得意,想必是完成了自己讓它尋找雪豹的任務了。

    “嘎……嘎嘎……”

    金雕聽到莊睿的話後,雙翅一展,飛到了莊睿的身邊,衝著山巔下方四五十米處的一個灌木叢,不停地鳴叫了起來。

    莊睿凝神看去,那處灌木叢中,開滿了淺白『色』的花兒,再仔細一看,麵……似乎有個物體在移動。

    “雪豹!!!”

    白『色』的皮『毛』上,布滿了灰『色』的斑點,在這花叢中,雪豹的確是不怎麼顯眼,如果不是小金指點的話,莊睿怎麼都看不到雪豹的存在。

    口中發出一聲欣喜的歡呼,莊睿興奮的衝著山下跑去,隻是在臨近雪豹還有二十多米遠的時候,莊睿站住了腳步。

    “小雪,是我啊,你不認識我了嗎?”

    莊睿發現,雪豹對於他的到來,似乎有那麼一絲遲疑,還有著一點惶恐,身形在緩緩的向灌木叢深處倒退著。

    莊睿沒有使用靈氣,他堅信,雪豹一定認得他的,當初的送別,在山頂發出哀鳴久久不願離去的小雪,一定會認得他的!

    莊睿一步一步緩慢的向雪豹走去,步伐很堅定。

    終於,雪豹不在往後退了,那雙美麗的眼睛,盯在了莊睿的臉上,身體慢慢的站了起來。

    一步,兩步,雪豹向莊睿迎了過來,它的步伐在變快,同樣,莊睿也小跑了起來,兩者之間的距離在不斷拉近著。

    在距離還有四五米的時候,雪豹跳了起來,前肢搭在了莊睿的肩膀上,莊睿毫無保留的將身體要害呈現在了雪豹的麵前,伸手摟住了雪豹的脖頸。

    莊睿隻感覺臉上一陣濕潤,卻是雪豹不斷的在用舌頭『舔』著自己的臉,就像是一個委屈的孩子見到了親人,在不斷撒著嬌。

    如果這一幕被攝像機拍下來的話,肯定能顛覆某些動物學家們的理論,誰說猛獸不能與人和睦相處?誰說猛獸不能與人產生真摯的友情?

    從雪豹的眼神和動作中,莊睿感受到了那種純淨的不摻雜一絲雜質的情感,這種感覺讓莊睿的眼中噙滿了淚水。

    “好了,小雪,讓我看看,來,讓我看看……”莊睿伸出袖子擦了下滿臉的口水,打量起了身前的雪豹。

    不知道是不是莊睿靈氣滋潤的原因,相比幾年之前,雪豹的體型要大了許多,身上的皮『毛』十分的光亮,不過那雙看著莊睿的眼睛,依然是那般純淨明亮。

    “咦,小雪,你……懷孕啦?”當看到雪豹的腹部時,莊睿愣住了,鼓鼓的腹部顯示出,那已經醞釀了新的小生命。

    莊睿的心中升起了一陣感動,他知道,一般動物在快要生產的時候,都會給自己找個安全的地方,和準備充足的食物。

    而雪豹卻是在金雕的指引下,選擇了來見自己,那種超越了生命形態的信任,讓莊睿眼中的淚水終於滴落了下來。

    “嗚嗚……”

    不知道是否因為見到莊睿時的興奮,引發了雪豹生產期的到來,原本四肢站立著的雪豹,身體緩緩的趴下了,喉嚨發出了痛苦的***聲。

    “這……這,我不會接生啊……”

    看到這一幕,莊睿傻眼了,手忙腳『亂』的正準備幫忙的時候,第一個小生命,已經誕生了。

    一隻身上沾滿了粘稠『液』體的小豹子,出現在了莊睿的麵前,小小的身體在風中微微顫抖著,發出一陣輕微的類似貓一般的叫聲。

    雪豹的眼中充滿了慈愛的神『色』,扭過頭去,輕輕用舌頭『舔』著那個小家夥,隨之用牙齒咬住了它頭頸間的軟皮,放到了自己的腹部下麵。

    覓食是一切生物的天『性』,在聞到了母『乳』的香味後,小家夥閉著眼睛咬住了母豹的***,使勁的允吸了起來。

    一隻,兩隻,三隻,四隻。

    雪豹不斷的重複著剛才的動作,十多分鍾後,一共四隻小家夥,安靜的躺在雪豹腹下喝著『奶』水,筋疲力盡的雪豹眼中,卻是透出了母『性』的光輝。

    這一幕大自然生命奇跡的誕生,讓莊睿看得呆了,他甚至忘記了用靈氣去幫助雪豹,或者在莊睿的潛意識,他更想讓雪豹獨立完成這一母親的責任。

    “小雪,你做母親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一幕,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長大了一般,莊睿有種想流淚的感覺。

    身下的雪豹似乎也感受到了莊睿的情緒,輕輕的抬起了頭,用長著長長胡須的臉部,摩挲著莊睿的手掌,一如幾年前對莊睿那般的留戀。

    莊睿的心髒被一種說不出情緒包圍住了,他在來到大雪山之前,一直都有一種困『惑』,自己為何那麼想見到雪豹,見到金雕的父母,現在……他明白了。

    因為莊睿想得到一種信任,一種毫無保留的信任,一種將自己全部剝光呈現在對方麵前的信任,而這種信任,是莊睿無法從別人身上得到的。

    眼睛異變的事情,一直壓抑著莊睿,他不敢對任何人言說,甚至包括最親近的母親和妻子,莊睿同時也在害怕,害怕自己什麼時候再會像得到靈氣那樣,突然的失去。

    事業上的成功,世人的恭維,並不能緩解莊睿這種壓抑的情緒,這也是他渴望來到大雪山,讓自己的心靈得到淨化的原因。

    但是這種患得患失的情緒,卻在剛才見證了幾隻小生命的誕生後,在莊睿的心產生了變化,他突然感覺到,在生命麵前,一切……都是那麼的渺小。

    母親拉著一車煤球,莊睿和姐姐在後麵推著,幼時生活的艱辛,仿佛畫卷一般呈現在了莊睿眼前,雖然清貧,但是那種生活,卻教會了莊睿堅強和自信。

    槍聲響起,畫麵回到了典當行遇劫的情景,莊睿不知道自己那會是恐懼多一些,還是對生的渴望更多一些,現在細想,應該是對生存的渴望吧。

    “兩萬塊錢,這書我買了。”莊睿想到自己第一次撿漏的時候,不禁啞然失笑,他並不認為自己是『奸』商,換做古玩市場那些掌櫃們,能給那老太太200塊錢就不錯了。

    翡翠的碧綠,羊脂玉的潤滑潔白,莊睿沉『迷』在了玉石的世界,緬甸賭石那種斂財的速度,讓他曾經一度感覺到心驚肉跳。

    “翡翠王?……”莊睿自嘲的笑了笑,從最初聽到這個名詞的惶恐,到後來的心安理得,自己的心態或許在那時就起了變化了吧?

    和母親一族的相認,讓莊睿的眼界擴寬了許多,在北京城的定居,則是意味著莊睿正式步入到了古玩行,那濃厚的文化底蘊,熏陶著莊睿的專業知識。

    緬甸野人山的黃金,海外海盜島的寶藏,成吉思汗的黃金室,非洲叢林的遠古遺址,一次次曆險的經曆,像是放電影一般從莊睿心頭閃過。

    德叔、宋軍、南鄔北古、孟教授、金胖子、啟大師、皇甫雲、苗菲菲等一幅幅熟悉的麵容,出現在了莊睿眼前,這些人像是過客,卻又在莊睿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我能留給後人一些什麼呢?我能在這世間留下什麼痕跡呢?”

    緩緩的坐在了地上,莊睿把頭靠在了雪豹的身上,聞著那股子『奶』香味,莊睿將靈氣釋放了出去。

    龐大的靈氣順著山體蔓延而下,原本沒有生命的山石,在此刻,似乎也變得靈動了起來,仿佛在對莊睿講述著滄海巨變、億萬年前的演化過程。

    山上那低矮的灌木叢,更是散發出了強大的生命力,雖然草木僅是一秋,但仍然詮釋出了生命的意義,那種頑強的生命力,讓莊睿感覺到了震撼。

    當莊睿的靈氣來到半山腰的時候,那處岩壁的洞『穴』,一隻母雕,正在喂養著四隻嗷嗷待哺的小雛鷹,幼小的生命中,透『露』出強烈的生存渴望。

    似乎感應到了莊睿的靈氣,母雕在將蟲子塞入到雛鷹口中之後,身體出了洞『穴』,雙翅一震衝天而起,不多時,就來到了莊睿的頭頂處。

    “老朋友,我來看你們了……”

    莊睿收回了靈氣,笑著站了起來,此時他的心境和之前完全不同了,對生命的感悟,讓莊睿知道了自己在剩下的生命中,要追尋的目標。

    “嘎……嘎嘎!”

    隨著一聲鷹鳴,小金的父親也從山下飛了上來,鋒利的爪子上,抓著一隻盤羊,重重的丟在了莊睿麵前的草地上。

    “好家夥,又要讓我做苦力啊?”

    莊睿笑了起來,一把將盤羊拎了起來,從靈氣中莊睿“看”到,那個登山隊已經快要登頂了,不想被他們打擾自己與老朋友們的相聚,莊睿當下開口說道:“走吧,咱們到山腰上去……”

    雖然鍋碗瓢勺什麼的都丟了,但是莊睿背包還有不少調料,在一處避風的平地上點起一堆篝火後,不多時,濃鬱的羊肉香味就傳了出來。

    “,一群吃貨……”

    一隻七八十斤重的盤羊,莊睿僅僅啃到一塊骨頭,其餘的都被白獅一幫家夥分食了,就連一個多月大的小雛鷹都分到了幾根肉絲。

    不過盤羊的內髒,莊睿都留給了雪豹,它此時正需要補充體力。

    要說野生動物的生命力,真的是很頑強,僅僅過了七八個小時,幾隻小豹子已經睜開了眼睛,在認識了母親的同時,也第一次見到了日後將伴隨他們渡過一生的大雪山上的夥伴們。

    在被母親喂飽了之後,四隻小雪豹,居然和幾隻小雛鷹相依相偎的睡在了一起,這種極其荒謬卻又協調無比的畫麵,如果傳到人世間,估計又會引起生物界的大討論吧。

    夜幕漸漸降臨,滿天的繁星照亮著山坡,在天空中交織出一幅幅神秘的圖案,圓圓的月亮上似乎真有吳剛在伐樹,周圍草叢不時竄起的野兔,讓莊睿想起了嫦娥奔月的故事。

    睡在鷹巢旁邊的崖壁上,看著似乎觸手可及的滿天星光,莊睿從背包翻出了衛星電話,給秦萱冰打了個電話,他想過幾天不一樣的生活。

    以後的幾天,莊睿像野人一般,喝著山泉,吃著野味,看著小豹子和雛鷹每時每刻的變化,生命的奇跡讓莊睿每天都有著不同的感動。

    ……

    “莊哥,雪豹呢?”

    五天之後,莊睿回到了小山村,除了身邊的白獅懷中的雛鷹和天空中盤旋的三隻金雕之外,眾人並沒有看到雪豹的存在。

    “雪豹……做媽媽了……”

    莊睿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這一次分離,再沒有不舍,雪豹依然為了生存而奮鬥,莊睿卻是要在這世間留下屬於他的痕跡。

    當然,莊睿給他的朋友們,都用靈氣梳理了***體,隻要不遇到絡腮胡這些人類,處在大雪山食物鏈頂端的它們,想必可以生活的很好了。

    劉川一把拉住了莊睿,搶過他手中的雛鷹後,有些奇怪的問道:“莊睿,我怎麼覺得你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整個人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有那麼點兒得道高僧的感覺啊?”

    “嗯,我上山遇仙了,你小子就羨慕吧……”

    莊睿嘿嘿笑了起來,話說未落,就聽到帖木兒嚷嚷了起來,“哎,我說劉川小子,快把小鷹給我……”

    一邊的帖木兒剛才沒好意思問莊睿要雛鷹,眼下看到被劉川搶去了,頓時按捺不住的爭搶起來,加上旁邊眾人的起哄,小山村響起了一片笑聲。

    生活……何嚐不是生命的一部分,看著麵前溫馨的畫麵,聽著悅耳的笑聲,莊睿摟住了秦萱冰的腰肢,悄悄的退出了人群。

    倚坐在湖邊的木椅上,嘴中含著身邊人所剝的葡萄,三月的陽光溫暖地傾瀉在身上。

    遠望雪山,盈手掬一湖溫柔慵懶的藍,湖邊野花飄散著『迷』醉的香息,莊睿不覺癡癡地醉了,幸福……便是如此簡單地歸於風輕雲淡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