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王牌》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木葉  璀璨王牌最新章節  璀璨王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璀璨王牌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三十三章 決賽之恐怖的威壓(20-11-24)      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決賽之靈巧的選擇(20-11-24)      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決賽之非凡的實力(20-11-24)     

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決賽之非凡的實力

  “上吧,前園!”
  “絕對要拿下一支來啊。看1毛2線3中文網”
  “不要讓王牌的努力白費掉啊,前園。”
  “健太!一本集中!”
  踏足而上的身影,這極致雄渾的氣息。
  應對著那一壘板凳席和看台之上所炸響的劇烈聲援,剛剛踏步走上打擊區的前園,那用力攥緊著掌心之上金屬球棒的姿態,麵容上隨之浮現出一抹極其凶厲的表情而來。
  ‘不要著急!不要著急!等到小球近身那一刻再揮棒!沉住氣,最短距離的最快揮棒!’
  於內心深處的默念。
  前園用著一抹極其凶狠的表情看著那投手丘之上的成宮鳴。
  視線所致。
  “阿園!慢慢來啊!”
  一壘之上。
  稍稍離壘的茂野也是微躬著身軀,對著打擊區上的前園高聲喊道。
  不需要太著急的打擊。
  隻要慢慢來就可以了。
  成宮鳴也是人。
  再強!他也是人!
  隻要是人。
  就一定會有突破口。
  最重要的是進攻方要在心態上穩住。
  “哼!”
  大力揮舞之下的球棒。
  於鼻孔喘出來的兩道熱浪。
  “pyball!”
  在那主審裁判的話語落下之際。
  “哼!無聊至極!”
  投手丘之上。
  成宮鳴那眉宇間浮現出一縷淡淡煞氣。
  “想要來第二支!?別異想天開了啊!”
  “轟!”
  席卷的氣浪。
  所迅猛朝前踏步而出的身影。
  風潮炸裂的那一刻。
  “阿樹!”
  “是,鳴桑!”
  對上的視線。
  在多田野迅速擺定好球套的那一刻。
  側前位置。
  “咻!”
  所迅猛飛閃出去的光影。
  向前威壓的那一刻。
  閃爍而進的光影。
  突入而來的小球。
  “來了!”
  耀現的弧線。
  映入到眼簾之際。
  打擊區上的前園雙目圓瞪。
  那壓前的步伐。
  “唰!”
  所剛猛揮舞起來的金屬球棒。
  “嗯!?”
  將將好的角度。
  這所沒入進來的球影。
  “乓!!!”
  重疊的那一刻。
  所落下的一聲劇烈轟鳴。
  上方角度。
  朝下壓製的小球。
  “好沉!”
  因為球心偏離太多緣故。
  這無法施加而上的力量。
  導致前園反而被球威給反向壓製。
  克製不下來的球棒。
  “咻!”
  那在球鋒上瘋狂擠壓的小球。
  於下一秒。
  倒飛出去的光影。
  耀現而出的光影。
  三壘高空。
  矢部瞅準的飛射球影。
  猛然跳躍而起的身影。
  險而又險的於上端位置堪堪穿越過去。
  旋即朝著外側邊角折射的小球。
  “砰!”
  徑直彈射到邊界之外。
  落下所發出的重響。
  “界外!”
  左外野之上。
  邊裁的裁定話語也是隨之響起。
  ‘150KM!’
  一樣顯現出來的數值。
  這進入到中盤對決,不隻是穩定性,那威勢也是徹底爆發出來的直球,穩固上升突破到150KM大關的球速。
  “!!”
  青道的打者們。看‘毛.線、中.文、網
  隻要是有一點點的遲疑。
  就會很難跟上直球的軌跡。
  於這一刻。
  看著那小球彈射的位置。
  再次側身之際。
  和成宮鳴那冰冷的視線對上時刻。
  前園的內心都是忍不住微微一緊。
  龐大的氣息,無比恐怖的威壓。
  ‘魂淡!’
  這種宛如是被從精神層麵的等級壓製一般的感覺,令前園的表情變得更加凶狠起來。
  接受不了!
  唯獨就是這樣的感覺接受不了!
  他們可是王者青道的選手啊!
  王牌已經是敲出一支安打了。
  作為真正的打者。
  就應該要在這盡自己最大的力度去支援自己王牌大人。
  “所以!”
  “第二球!”
  無盡的氣勢。
  所迸發而出的恢弘的浪潮。
  “轟!”
  蕩漾開來的那一刻。
  “咻!”
  這那強壓飛竄進來的小球。
  “嗯!?”
  入目之處。
  筆直的光影。
  “外角直球!”
  所突入進來的小球。
  打擊區之上。
  前園眼神一凝,那完全下壓的身體重心,於腳步踏前之際。
  “唰”
  那所伴隨著身體的扭動。
  用力揮舞起來的金屬球棒。
  明晃晃的軌跡。
  “乓!!”
  那又一次重疊起來的小球。
  所落下的那一刻極致轟鳴聲。
  “嗯!?”
  震動的球鋒。
  銳利的寒芒。
  彈射之際。
  “魂淡!”
  哪怕是挑選著最容易釋放力度的角度。
  所徹底橫掃出去的球棒。
  這還是沒有辦法順利挑飛的小球。
  “砰!”
  左側位置。
  還是略微靠近著三壘方位的強襲打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
  這一球的打點還算刁鑽,並且偏向三壘邊界線滾動的小球。
  也是逼迫著必須要三壘手的矢部前移位置去攔截。
  “噠噠噠噠噠!”
  所抓住的這勉強算是機會的空隙。
  一壘之上。
  茂野撒開腳丫,奮力朝著二壘方位緊逼而去。
  僅次於倉持的腳程。
  勉強都可以比得上白龍高中平均跑壘速度的茂野。
  這所疾馳的身影。
  “傳一壘!”
  在映入到多田野樹眼簾之際。
  不是說沒有概率。
  但風險太高的選擇。
  還隻是中盤了。
  為了保險起見。
  多田野樹還是指揮著矢部將小球徑直將小球傳遞到一壘之上。
  “啪!”
  堪堪撿到小球的矢部。
  原本是想要朝著二壘方向去甩射。
  於這一刻。
  耳邊所傳來的自家捕手的話語。
  雖有疑惑。
  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任何的遲疑。
  ‘球場之上聽從捕手的指揮,這是一般準則!’
  “咻”
  那所用力甩射出去的臂膀。
  飛閃的小球。
  正麵角度。
  橫竄過去的軌跡。
  “噠!”
  “啪!”
  堪堪就是在那小球飛臨一壘麵前之際,
  茂野也是以著標準的滑壘姿勢,穩穩踏在了二壘之上。
  “安全上壘!”
  ‘出局!’
  固然前園是被直接拿下了封殺出局數。
  但萬幸的是。
  茂野並沒有被夾殺出局。
  而是驚險踩在了二壘之上。
  勉強算是有所收獲。
  “哦!?還是三壘方位的強襲,但這仍然是無法穿越稻實的堅實守備,隻能是勉強抓住的一點跑壘空隙,一壘的茂野極速起跑,趕在稻實內野手撿起小球之前,緊逼到二壘位置,一壘封殺打者,茂野君順利登上了二壘,二人出局,得分圈有人,但是已經是輪到了青道的下位打線!”
  真的是非常勉強的一擊。
  硬要說起來。
  前園已經是傾盡自己的全力了。
  卻還是很難抓住成宮鳴的投球。
  這無法突破的守備。
  隻能是利用著自己的力量優勢。
  強行破開一個缺口。
  能夠達成送壘。
  這還是建立在茂野腳程不錯的情況下。
  若是換成其他人,倉持自然是更輕鬆一點,剩下的青道選手,可都是有點夠嗆的意思在麵。
  這很是勉強才推動的攻擊。
  二壘之上。
  ‘哼,雖然讓你上二壘,但是你就在那老老實實的別想再動了啊,阿信!’
  稍稍側身而立的視線。
  成宮鳴那微眯的雙眼,所流露出來的一縷寒芒。
  ‘!!!’
  茂野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第七棒,左外野手,結城君。”
  小學弟的第二輪打席。
  “結城!看你的了啊!”
  “將司,拿下一支大的來吧。”
  “就和前麵的比賽一樣,轟出去吧,結城!”
  一壘板凳席和看台之上,包括克斯、伊佐敷、亮介等前輩也都是對自家這位前任隊長大人的親弟弟報以了一定的期待值,盲炮固然不靠譜,卻還是有值得期待的地方,特別是哲弟這種單純類型的打者,說不準就是可以在某些時候出奇效也說不準!
  “那個哲桑的弟弟啊,揮棒的確是很有氣勢,但是還是太嫩了一點啊。”
  作為去年夏季決賽。
  成宮鳴所認為的自己遇到所有打者最強的存在(在這一點上,不管是這一世,還是原著,成宮鳴都覺得哲隊是他遇到的最強打者。)
  開賽之前。
  也是看到哲弟的先發。
  多少還是感點興趣。
  可惜的是。
  “第一球!”
  現在的哲弟麵對成宮鳴。
  還真的是有點不夠看。
  “咻!”
  飛閃的弧線。
  所迫入進來的光影。
  亮麗的軌跡。
  “嗯!”
  相由心生。
  一切都是跟著自己感覺走的哲弟。
  “唰!”
  那瞪大的雙眼。
  所直接捕捉到的球路軌跡。
  轟然踏步而出的身影。
  那所掠過的金屬球棒。
  落下的一聲劇烈金屬摩擦響聲。
  豪邁的打擊姿勢。
  卻是大幅度偏差的落空揮棒。
  “咚!”
  側上角度,沒入進去的球影。
  剛勁的入套響聲。
  “好球!!”
  比對著打擊區上哲弟那有些漂浮的步伐。
  就有那麼一種莫名的喜感。
  “將司,不要著急,慢慢來!”
  “你可以的,你可以的,結城。”
  “不要著急啊!”
  “瞄準了去打擊啊!”
  看台之上的聲援。
  還有那鼓樂隊和拉拉隊的配合。
  一樣是鼓足所有力量的哲弟。
  ‘唰!’
  “咚!”
  “好球!”
  揮棒的速度。
  絕對堪稱極速。
  打擊的強勁程度。
  單純看威勢的話。
  在高中階段也都是頂尖的層次。
  然而。
  跟不上的球,就是跟不上。
  “第三球!”
  兩球追逼之後的決勝球種。
  沒有絲毫的猶豫。
  “鳴桑!”
  “嗯!”
  本壘之上。
  多田野樹那朝著中央位置移動而出的球套。
  側前的角度。
  “咻”
  那又是一次投射出來的小球。
  正麵強襲。
  明晃晃的突襲軌跡。
  “!!”
  想要在第一時間做出攔截的將司。
  “唰!”
  那根本就是不假思索揮舞出去的球棒。
  比對的弧線。
  竄入進來的那一刻。
  那極致下墜的曲線。
  “指叉球!”
  掠過的球棒。
  第三次徹底落空的光景。
  在哲弟那驀然收縮的瞳孔之中。
  “咚!”
  側下而進的小球。
  響起的一聲劇烈響聲。
  “好球!!!打者出局!!”
  身後的主審裁判也是絲毫沒有猶豫的高舉起自己的右手。
  那所落下的極致高亢喊聲。
  “三出局,攻守交換!”
  終結而下的攻擊。
  “啊啊啊啊!”
  “還是被壓製下來了嗎?”
  “止步二壘。”
  “可惡,太強了,這個家夥!”
  一壘方位上,青道高中的那一群人也都是個個流露出一抹極度遺憾的表情而來。
  雖然也清楚下位打線很難突破那位東京王子殿下的強襲。
  可這好歹還是擁有一定突破上限存在的奇跡盲炮之子——結城將司,加上茂野都推進到二壘了,作為隊內腳程僅次於倉持,到白龍高中都可以滿足其一軍先發標準的茂野信,隻要是外野稍微偏遠一點的距離,說不準都是可以直接跑回本壘的。
  可惜。
  這還是未能夠突破。
  ‘對吧?阿信,我說了,你就隻能停在二壘。’
  結束掉的第五局上半攻防戰。
  撤下投手丘之上。
  成宮那看向茂野的視線所直接浮現出來的一縷戲謔神色。
  ‘哼,比賽才剛剛開始,少得意了,鳴,本王牌也一樣不會讓你們突破的啊!’
  茂野那微微揚起的下巴,麵容上一樣流露出一抹不服輸的表情而來。
  ‘嘿嘿!那就走著瞧吧,阿信!’
  ‘誰怕誰啊!?’
  交叉而過的身影。
  不僅僅是在場麵上,更是要心理和氣勢層麵上壓製住彼此的兩位王牌大人,縱使賽程過半,但他們同樣很清楚,這比賽一如剛剛開始一樣,沒有任何的區別。
  比賽的勝負。
  甚至可能會到最後。
  因為一絲絲的意外而決出。
  這便是強隊之間的交鋒!
  “直球和變化球的節奏控製,在這期間還要做到注重低球和高球的取分,球威自然不必說,角落的控球更是需要注意的一點,不管是多麼犀利或者沉重的球種、球路,自然都會有一定的行進軌跡,你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在這樣的‘道路’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節點,然後拿下一支來,已經是第二輪,眼睛都適應了吧?接下來就是節奏點把控的時候了。”
  三壘板凳席麵前。
  國友監督雙手倒放在身後,看著麵前的自家選手們,語氣淡淡的說道。
  於重要之處所需要作出的必要指揮。
  兩年半。
  第四次的交鋒。
  國友監督對茂野信很熟悉,也很欣賞。
  這是國友監督所認為的自己作為主教練開始,執教二十多年以來,進過的最出色的投手之一。
  未來不好說。
  隻談過去的曆史定位的話。
  茂野、成宮無疑都是可以進入到前五得存在。
  以往是有更恐怖的人。
  但那寥寥的兩三位,在高中階段至多也就是現在的茂野、成宮強上一絲而已。
  未來進入到職棒都不好說。
  茂野和成宮都是有著這樣潛力和實力的超級投手。
  也正是因為如此。
  國友監督更希望自家選手們可以穩住節奏來攻擊!
  

snaptime:2020-11-25 15:19:40  exectimeㄩ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