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全文閱讀

作者:土疙瘩的愛情  金鱗最新章節  金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金鱗最新章節第1440章 勸夫(20-09-20)      第1439章 鵲巢鳩占(20-09-20)      第1438章 混亂之域(20-09-20)     

第1436章 離城

  “龜將軍所言極是,若此次放過了仙劍宮,我龍族顏麵盡失,今後會成為人族仙宗口中之笑柄,此事,還請殿下三思!”
  聽到龜將軍的辯解,虯蛟將軍總算是回過了一些神,話語也說得流利了。
  “望殿下三思!”
  “望殿下三思!”
  “還望殿下三思!”
  其它龍宮諸將見狀,一個個隨聲附和。
  “這麼說來,爾等是一定要與仙劍宮一戰了對吧?”
  三公主淡淡道,原本有些冷厲的目光,竟是和緩了幾分。
  廳內群妖卻是一陣麵麵相覷,隨後又紛紛把目光望向了龜將軍。
  “回殿下的話,戰,或不戰,此刻已不是我龍宮單方麵說了算,那仙劍宮如今在明麵上集結了四名金仙七名天仙,暗地還不知道布置了多少人手,對我龍宮是磨刀霍霍,十日前我龍宮失蹤的二位將軍,極有可能就是遭了仙劍宮毒手,眼下,即便我等有心罷戰,那仙劍宮也未必肯罷手!”
  龜將軍斟酌著說道。
  “兩位將軍失蹤,我等無半分證據能證明和仙劍宮有關,這些時日,諸位一直在監視著仙劍宮眾修,未嚐發現那四金仙有異動,此事,不排除是其它勢力所為,那萬靈殿就有可疑之處,若拿此事和仙劍宮理論,是站不住腳的。
  諸位有沒有想過,我等眼下雖集結了一批精銳,可仙劍宮的實力也不弱,而這景天城四大勢力如今更是集結了重兵,若在這景天城內動手,這些人族勢力勢必會抱團,我龍宮不占絲毫優勢,硬要在此一戰,戰後,我等又有幾個能全身而退?
  至於之前和仙劍宮的衝突,我龍宮雖有死傷,可仙劍宮同樣折損了多名天仙境弟子,算起來,我龍宮也並沒有真的敗陣,頂多算是兩敗俱傷,至於敖振、敖遠兩兄弟的遇難,與仙劍宮秦風雖有幾分關係,可終歸是這兄弟二者與那頭魔獅判斷失識,招惹了不該招惹之人,眼下,這位名喚李魚的人族金仙,說不定就藏在此城,我等一旦與仙劍宮大打出手,這李魚極有可能會趁亂衝我龍宮動手,若如此,可就是一件極其危險又麻煩的事情,此人神通詭異,麾下又有一堆的妖魔金仙,比之仙劍宮諸修還要危險。
  人族狡詐,昊陽仙宗和瑤池兩方未必就真的離去,說不定正等著我龍宮與仙劍宮一戰,然後坐等這李魚露麵。
  大家想想,此刻我龍宮還有優勢嗎?
  諸位一心與仙劍宮開戰,最終得便宜的會是誰?
  還有那萬靈殿的三個家夥,關鍵時刻,他們真的會出手相助?”
  三公主聲音和緩,神色間也沒有了最初的冷厲,可這番言語眾妖聽在耳中,心頭卻盡皆生出了不安和恐慌,這恐慌已經不是來自於三公主的威嚴和美貌,而是來自於局勢的危險,本以為龍宮增援已到,實力占優,可以盡情地報仇,盡情地斬殺仙劍宮仇敵,可以在三公主麵前一展雄風,卻沒想到,狡詐的人族已結開了一張網,已挖好了一個坑,就等著龍宮眾妖往這網鑽,往坑跳。
  “萬靈殿的這幾個家夥真不是東西,尤其是那頭魔獅!”
  一名相貌醜陋的黑臉妖將憤憤不平地叫嚷到。
  “就是,敖振統領之死,說不定就是這頭魔獅在背後挑唆,否則,那李魚修煉的神通詭異陰險,敖振統領怎會不等援兵到位就貿然與李魚對戰?”
  “沒錯,這頭魔獅一向是有便宜就占,肯定是他覬覦那李魚手中的三件靈寶,這才慫恿敖振統領與李魚一戰!”
  “這頭魔獅肯定沒說實話,當日一戰的情景如何,我等還要和昊陽仙宗再做溝通!”
  “這萬靈殿的幾個家夥簡直是卑鄙……”
  又有四名妖物義憤填膺地站了出來,一通嚷嚷。
  其它妖物亦是一個個神情激奮,思量著該怎麼開口,卻見三公主伸出一隻玉手擺了擺,眾妖頓時一個個壓抑住衝動,停下了話頭,齊齊把目光望向了三公主。
  “正所謖冤家宜解不宜結!”
  三公主輕歎了一聲,目光卻是落在了龜將軍臉上,“龜將軍,勞煩你安排,在城中放出風聲,我龍宮並不想與任何人族仙宗結仇為敵,敖威之死,乃是他咎由自取,我龍宮不怪罪仙劍宮秦風、雲裳二人出手狠辣,不過,秦風、雲裳卻不該奪了我龍宮大批資源不返,不該殺傷我龍宮其它諸將。
  龜將軍不妨放話出去,這批資源對我龍宮有大用,秦風、雲裳若主動交還這批資源,我龍宮可以和仙劍宮和談商議如何解決這場爭端,若不還,若繼續和我龍宮為敵,那對不起,我龍宮將集結兵力,攻打仙劍宮,不滅不休!”
  “這個……殿下此計甚妙,屬下這就去辦!”
  龜將軍躬身一禮,轉身就衝大廳外走去,轉身時,目光和幾名心腹屬下碰撞,這幾名屬下會議,紛紛衝著三公主施禮之後,跟在了龜將軍身後,快步衝大廳之外走去。
  走出大廳之後,眾妖心頭一個個突然間就輕鬆了許多。
  之前眾妖決定與仙劍宮一戰,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否則,龍宮威嚴何在?三公主前來督戰,眾妖若不給個態度,也說不過去,可現在好了,三公主這麼站出來主動要與仙劍宮媾和,眾妖頓時不用擔心會戰死,更不用擔心無法回龍宮交差了。
  至於對外放風,這事簡單,難不住幾妖。
  眼看著龜將軍離去,眼看著三公主目送龜將軍離去,神色和緩,廳內眾妖心頭同樣是各自一鬆,看來,方才三公主的言語並不是在試探他們是不是怯戰,還真是想要罷戰,這景天城中金仙雲集,若戰起來,還是很危險的,現在好了,不用擔心了。
  ……
  “再戰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既然龍宮開了口,認了輸,那就罷手吧,至於那批資源,不如還給龍宮,找一批證人來,當麵還給那頭妖龜,也算是給龍宮一個麵子,這龍宮今後想必也不會在明麵上再對師弟師妹尋仇!”
  景天城西城的一間大殿內,仙劍宮諸修環坐在一起,諸修之首,一位身材高大鶴發童顏的老道士開口道。
  這道者,乃是仙劍宮九大金仙長老中排名第四的鏡心。
  此語一出,眾修紛紛把目光望向了秦風、雲裳。
  秦風沉默,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有猶豫,一側的雲裳卻是說道:“既然師兄開了口,此事就此罷休就是了,隻要那龍宮諸妖不再找我夫婦二人麻煩,我夫婦二人也可以不找他們的麻煩。
  不過,那批資源卻是不好還,這一年多來,那龍宮眾妖一路追殺我夫婦二人,數次傷了小妹,為保性命,那資源中的可用之物,小妹已用去了大半,如今要還,小妹卻是還不起!”
  “這樣啊!”
  鏡心的眉頭微微一皺,卻又在片刻間舒展,伸手輕撫長須,沉吟了片刻,開口道:“這樣吧,把那顆辟水珠還給他們,至於其它物事,就明著告訴那隻妖龜用完了,不還。
  此事乃他龍宮先虧了道理,他龍宮若為了這區區一些資源繼續對我等糾纏,那就繼續敵對好了,我仙劍宮還從未怕過事!”
  “師兄說得沒錯,他龍宮若不識抬舉,硬要討取這什麼資源,那就戰!”
  鏡心身側的另一名藍袍中年男子接過話頭,這男子,乃是仙劍宮九大金仙長老中排第六的蕭道長。
  “對,不能太慣著他們!”
  “現在才知道怕了,怕被我人族仙宗圍攻,早幹嘛去了!”
  “對這些妖族就不能太軟,隻有讓他們害怕,他們才會老實!”
  “哼,給他們麵子他們若不接著,戰就是了!”
  “……”
  其它幾名天仙紛紛開口道。
  這些時日,無涯海龍族眾妖一直是陰魂不散跟在眾修身後,眾修顧忌這景天城四大仙宗的麵子,又顧忌無涯海龍族強者雲集,不願在城中大打出手,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氣,不過,無涯海龍族如今散布消息,想和解,眾修卻也是各自鬆了一口氣。
  能修煉到天仙境金仙境不容易,誰又肯輕易就與人死戰?
  可門中四位金仙長老在此,眾修又不能不表個態,展露一下自己的立場和勇氣。
  “好了,戰與不戰,在於他龍宮,我仙劍宮亮出自己的態度,給他龍宮台階下,他龍宮想必也不會不識抬舉,此事,就此議過吧!”
  鏡心老道伸出雙手衝著下方壓了壓,止住了眾修言語,目光掃過眾修,又說道:“那位不知道是喚做‘李玉’還是“李蘊”的下界修者,想必是早已離開了景天城遠遁,像他這種稱霸一方的下界梟雄,哪一個心思縝密行事果決,既然他不願露頭,不願與我仙劍宮結緣,我等在這景天城再待下去也沒什麼用,而我等若一直留在景天城不離去,接下來肯定會引來更多大勢力對此事的關注,會有更多的大仙門盯上這位李道友,這反而對我仙劍宮不利。
  這位李道友麾下人才濟濟,不可能一直窩在哪座城中不動,早晚會露出身形來,接下來,我等隻需用心尋找,不愁找不到!”
  “這個……師兄這般看好這位李道友嗎?”
  蕭道長眉頭輕皺道。
  “能在片刻間獨自斬殺一條金仙境的妖龍,這神通,比之你我如何?”
  鏡心反問道。
  “這個……此子手中異寶多多,或許是借了寶物之力也說不定!”
  蕭道長一笑道:“再說了,此子麾下還有多名金仙助手,秦師弟也曾言道,此子精擅聯手合擊的戰陣之道,而那條妖龍當日已被秦師弟重創,此子能斬殺此龍不稀奇,更何況,當日一戰我等並沒有親眼旁觀,而旁觀者也離得遠,未必就能弄清楚真實情況!”
  “此子當日在下界合道渡劫,曾引動星域監測大陣自行啟動,僅此一點,就不是簡單之輩,而此子踏入金仙境境界也就一甲子左右的時間,卻能隻身斬殺金仙五轉境界的真龍,這一點,我仙劍宮又有誰人能做到?”
  鏡心盯著蕭道長打量了一眼,又說道:“那冷寰當年受了我仙劍宮資助去的下界,此子身邊的那位‘冷道友’若當真是冷寰,此子和我仙劍宮那就是有仙緣在身了,我仙劍宮又豈能把這顆明珠隨意丟棄?”
  此語一出,蕭道長臉上剛剛浮出的一抹笑意瞬間淡去,神色略有幾分尷尬,目光一轉,躲過了鏡心的目光,卻是望向了秦風,“秦師弟當日已發現此子不凡,為何不攔下來問個究竟呢?”
  “慚愧!”
  秦風麵色微微一紅,辯解道:“當日小弟一心想殺死那兩條討厭的惡龍,並沒有注意到這位李道友是下界修士,也從未見過那位冷寰道友,並不知道這位李道友一行和我仙劍宮有緣!”
  “可惜了!”
  蕭道長淡淡道。
  “的確是可惜了!”
  鏡心點了點頭,話頭一轉,“秦師弟,那就勞煩你去見見那隻妖龜了!”
  他心中明白這蕭道長生性孤傲,自視甚高,對尋找李魚一行不是那麼有興趣,甚至隱隱有抵觸,卻也不想在此事上多說,這蕭道長,同樣是年輕有為的天才,對其它天才有抵觸,不稀奇。
  “好,小弟這就去會會這妖龜,把那顆辟水珠還給龍宮!”
  秦風點頭道,起身衝著鏡心、蕭道長各自施了一禮,又衝著其它天仙施了一禮:“多謝兩位師兄,多謝諸位同門,此事因為夫婦二人而起,接下來,這尋找李道友、冷道友之事,交給我夫婦二人就是了!”
  另一側的雲裳,同樣是起身衝著諸修施禮稱謝。
  此番被無涯海龍族一路追殺,夫婦二人也是受了不少驚不少苦,不得不向仙門求援,對於龍宮一方,二人雖說還是恨意滿滿,不服,可二人卻也不想連累更多的同門為此死傷,此刻能罷戰,二者也是鬆了一口氣,至於尋找李魚一行,二者還真的是泛起了濃濃興趣,殺一條金仙五轉的真龍有多難,二者最清楚,二人聯手也難殺之,李魚卻隻身屠龍,這差距……二者急欲弄明白這差距從何而來。
  “師弟客氣了!”
  “兩位長老客氣了!”
  眾修紛紛還禮……
  接下來的兩日,仙劍宮、無涯海龍族兩方力量前後腳離城而去,景天城大小勢力聞訊之後,幾乎是齊齊鬆了一口氣。
  高懸在頭頂之上的殺劫退去,眾修頓時把精力放在了那個迷團之上究竟是誰引來了這五方大勢力齊聚景天城?
  眾說紛紜,隻可惜五方大勢力仿佛商量好了一般,沒人透露口風。
  各種流言滿天飛。
  離著景天城最近的幾座城池中,昊陽仙宗、瑤池、龍宮、萬靈殿、仙劍宮五方勢力卻是各自派出弟子落腳,秘密關注著景天城,關注著關於李魚的消息,與此同時,五方勢力又派出其它弟子守在了景天城能傳送到的各大中仙城,秘密關注著傳送殿,關注著城中動靜,想因此獲得一些關於李魚的蛛絲馬跡。
  隻可惜,足足有三個月過去,這李魚,竟是沒有半分消息傳出,仿佛憑空失蹤了一般。
  而五方勢力不清楚的是,景天城中最繁華的幾座坊市中,悄然出現了多家以收購各種煉器靈材為主業的商鋪,這幾家商鋪的掌櫃,看似普通的天仙境散修,卻一個個財大氣粗,隻管收購靈材,未見售口一件法器。
  與此同時,這第四重仙域的另外幾座大城之中,也添了幾間同樣的商鋪。
  這些商鋪,自然是李魚一行開設,而李魚一行,此刻能露麵的金仙眾修,皆在景天城中幾座相鄰的洞府中靜修,靜侯李魚下一步的動作。
  當日在景天城失蹤的那兩名無涯海龍宮妖將,正是被李魚秘密擒獲,一番搜魂之後,李魚放心了不少。當日被他斬殺的敖振,在對那幾名異族修者搜魂之後,直接吞食了那幾名異族修者,沒有留活口,反而對那隻獅首獸隱瞞了消息,沒有透露他手中擁有須彌空間性質的靈寶,僅僅是告知了那隻獅首獸,他不過是剛剛踏入金仙境界的下界修士,而他麾下隨行金仙皆是初入金仙境沒多久,實力有限,也就是這個原因,這兩隻妖魔膽大包天地伏擊了他。
  當然,這個消息乃是獅首獸對龍宮眾妖所言,也有可能有假,這隻獅首獸也許有隱瞞,也許知道他手中有須彌空間性質的寶物,不過,那卷軸法寶也算得上須彌空間寶物,必要時,也可以拿出來亂真。
  除了那兩名龍宮妖將,李魚、青鱗、魔羅三人還出手擒了昊陽仙宗、瑤池的幾名部屬,也正因此,才驚退了昊陽仙宗和瑤池兩方勢力。
  對這幾名人族修者一搜魂,李魚更放心了,這兩大勢力連他的姓名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來曆,接下來他們隻要找不到冷寰,那也別想找到李魚。
  隻可惜龍族對仙劍宮眾修跟蹤的緊,導致仙劍宮諸修警惕十足,從不單獨行動,沒能擒下仙劍宮弟子,也就不知道仙劍宮究竟知道多少秘密。
  不過這都無關緊要了,李魚也不準備在景天城有大動作,不準備再招惹任何大仙門,待悄悄地不動聲色地收集一批煉器材料後,就準備離開這第四重仙域了。
  一年後的一天。
  李魚扮做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修,借景天城傳送陣離去,沒有引起任何關注。
  

snaptime:2020-09-26 09:45:49  exectimeㄩ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