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問道行》全文閱讀

作者:莫問初心  封神問道行最新章節  封神問道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封神問道行最新章節第1026章 封神三大神咒的對決(20-07-10)      第1025章 召喚隊友(20-07-10)      第1024章 夢魔(20-07-10)     

第1016章 舅舅救我

  此時,千萬之外。
  楊戩與哪吒以及眾神的元神出現在一片天空中,遠處是一道慌忙逃走的妖光。
  “妖怪,別跑啊!”
  哪吒腳踩風火輪欲追,卻被楊戩抬手攔下道:“先別追,護法大家的元神回歸本體才是正事,說起來這妖怪還幫了我們的忙呢!”
  “楊師兄說的是。”
  哪吒一想也笑道:“沒想到無天那麼狡猾,居然將大家的元神藏到了這朵黑蓮中,要不是這魔頭的話我們還真未必能找到諸神的元神呢,這家夥還真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他們兩人奉命前去地府營救眾神,但是隻找到了眾神的肉身,他們的元神卻被無天藏到了別的地方。
  他們苦尋不得,隻得先帶上眾神的肉身出來,然後就碰到了無天手下的這個大護法黑袍。
  本來以他們的實力和大軍,對付區區一個黑袍還是沒問題的,但是沒想到這個黑袍見了麵直接就祭出一朵黑蓮,在那朵黑蓮之下他們毫無還手之力就被吸了進去。
  不過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在這朵黑蓮麵他們見到了被關在其中的眾神元神,最後還是楊戩機智,叫出了孔雀大明王後兩人合力打破了黑蓮方才脫困。
  楊戩合掌道:“多謝孔雀大明王菩薩助我們脫困。”
  孔雀大明王有些不敢相信道:“阿依納伐……真的死了嗎?”
  “死了!”
  哪吒道:“他當初為了救我從阿修羅界脫困,被剛才那個黑袍給打死了,他是個英……誒,菩薩哪去?”
  他看到孔雀大明王聽到了他的話以後竟然就要朝黑袍所在的方向追下去。
  “你們不用管了,你們告知我阿依納伐的消息,我救你們脫困,誰也不欠誰。”
  孔雀大明王身形一動在他們眼前消失。
  “額……”
  哪吒看著徑直離開的孔雀大明王,若有所思,對楊戩低聲道:“師兄,這孔雀大明王菩薩和阿依納伐之間好像……有故事啊!”
  “閑事莫操心!”
  楊戩道:“先助眾神元神歸於本竅後再去找真武匯合才是正事,距離三十三年沒幾個月了,知道麼?”
  “是!”
  哪吒趕緊一本正經起來,忽又道:“師兄,那寶蓮燈真的廢了嗎?”
  楊戩抬手一翻看到了手中失去光芒的寶蓮燈,心中歎息,被困於黑蓮後他自然要想盡各種辦法帶眾神脫困。
  隻是這朵黑蓮非同小何,他無法打破,隻好破境獲得大羅境戰力,然而還是打不破最後他才想到了孔雀大明王。
  轟隆隆
  突然,原本蔚藍的天穹之上無盡的劫雲匯聚,雲中雷光萬丈,電芒如淵,淹沒了天地,黑壓壓的劫雲中彌漫著讓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這……”
  哪吒大驚失色,僅僅一瞬間而已,天空就像是塌陷了一般變得黑暗,聲音震耳欲聾,這景象連他也被嚇了一跳。
  “我的大羅劫到了。”
  楊戩說道:“哪吒,你替眾神護法,我去渡劫。”
  哪吒抬頭看了眼天空的劫雲有些擔心道:“這浩劫不對啊,給人的壓迫感怎麼這麼強,二哥,要不我先給你護法吧!”
  “不用,我應付得來。”
  楊戩說著眉頭卻皺了起來,這三災……不對啊!
  他雖是半神,但他們生來不在天地命運的法則掌握中所以也是天地不容的異數,他們的三災要比尋常大羅更難八九分。
  在陸川渡劫到大羅劫的時候他其實就已斬卻了三屍。
  要知道他的性格可一向都是不落於人後的,尤其陸川,他們私下較勁了很多年。
  他以前沒有看過大羅金仙的三災,但見到陸川的那場三災之後說真的他當時心都發毛了。
  連陸川的三災都那麼恐怖,要是再難八九分就是加倍啊,那縱然是他也沒有生路啊!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一直壓製修為不肯踏入那臨門一腳的原因,他就是想做足準備,一局突破,而這次他也沒有把握隻是危機關頭了,他不得不突破。
  好在他如今有寶蓮燈在手。
  然後,當他放開以後他發現了一件事。
  他的三災……好像也沒比陸川的恐怖多少,甚至隱隱還要弱一些。
  楊戩:“???”
  所以……這怎麼回事?
  這姓陸的當年到底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怎麼招來了那麼恐怖的三災?
  關鍵是那王八蛋的三災太厲害了,把他都給嚇住了,所以他明明在大羅境的門檻上徘徊很久但就是不敢踏入,一想到這楊戩是又好氣又好笑。
  “嗤!”
  楊戩化作一道金光倏然遠去。
  他準備找個地方去渡三災,他忌憚的是比陸川三災還恐怖八九分的天劫,可是現在堪比陸川那種程度他還怕什麼?
  陸川能撐過去的他楊戩沒有理由渡不過去。
  轟隆
  正當他飛出幾萬後靜下心來凝神準備渡劫時,突然他的耳中隱隱傳來雷響,震蕩天地,那宛如開天辟地的聲音隔著不知多遠傳遞到了他的耳中。
  “這雷聲……”
  楊戩聞言臉色微變,抬頭看了眼自己的雷劫。
  遠處的這雷聲簡直太恐怖了,似乎比他的更厲害啊!
  “這雷聲應該也是晉升大羅的三災劫,到底何方神聖,劫數這麼驚人?”
  楊戩心中驚異,他本想自己一個人安靜在此渡劫的,但是好奇心一旦生根發芽那想去看看的念頭就再也忍不住,想了想,楊戩朝那個渡劫之人的方向追了下去。
  要知道他的三災雷劫就要比尋常仙人難八九分了,而遠處那個渡劫生靈的似乎也不遑多讓啊!
  哢擦!
  楊戩在前麵飛,天空劫雲在後麵追。
  粗如山嶺的雷電如凶惡的真龍騰衝,追向楊戩劈在了楊戩身上,將他的護體神光劈的一頓黯淡,但楊戩並不怕因為這次他有寶蓮燈。
  楊戩以現在的修為施展縱地金光幾乎是須臾上萬,幾個呼吸間他就衝出幾萬,然後被看到的一幕驚呆。
  隻見前方幾萬外的天地似乎陷入了狂暴。
  無數道如大龍般的雷電咆哮,傳說中最讓人忌憚的九五天雷,五行天雷,太陽神雷,太陰神雷……全部一股腦兒狂劈而下。
  前方不見了天地萬物,隻有一片洶湧的雷海,山川大地震動,不知多少座山峰被崩為了平地,地麵也出現了無數到裂紋,被悔的不成樣子。
  嗤!
  楊戩睜開了天眼,然後他看到在那閃耀的雷光中有一道人形生靈平躺著,每挨一下都在抽搐了,但他還在咬牙堅持,似乎在嘶吼。
  可惜,雷聲淹沒了一切讓他什麼聲音也傳不出來。
  他以前見過最恐怖的三災天雷劫非陸川的那一次莫屬,就連這次他這個異數的也隱隱要弱上一分。
  可是現在他看到了什麼?
  一場超過陸川的三災天雷劫席卷天地,這幾乎是天罰了,不,就算天罰也從沒有聽過這麼可怕的。
  這是一點兒也不給當中的生靈一點兒生路啊!
  好不容易修煉到此境界,那個生靈這是倒了幾輩子的黴才有這種三災?
  楊戩心中默哀,抬頭看了眼自己的天劫,比起眼前那個生靈的簡直就是小兒科。
  那個生靈也實在是驚人,居然就那麼躺著挨劫……
  雷劫中,雲遊子感覺自己生無可戀了。
  本來他以為卷入黑蓮時的天劫就夠恐怖了,但事實證明他還是太年輕了,那隻是開胃菜而已。
  那一場剛過去緊接著又是一場,他已經記不起他挨了多少道雷,身體早已麻木,他的金身也破破爛爛,碎了又補,補了又碎,元神也是如此就像是錘子砸斧頭劈,千錘百煉啊!
  也不知道他上輩子是不是挖老天爺祖墳了要受到這種對待……
  唯一慶幸的是他修煉了神霄禦雷真經,可以從天雷中汲取到生機之力反哺自身,雷電是毀滅之力沒錯,但物極必反,毀滅到極致就會蘊出生命的力量。
  雲遊子不知道的是,他上輩子倒是沒有挖老天爺的祖墳。
  可惜,他先是修煉了陸川的金身成了太乙金仙,又像楊戩一樣是不受老天爺代價的異數,而且還是血脈比他老舅楊戩更優潛力比他老舅更大的異數。
  所以老天爺這次是一點都沒體諒他,先給了他陸川的劫數,然後又給了楊戩的……
  “唔!”
  雲遊子發出一聲呻吟,就那麼躺平在雷海中認劈,因為他發現越反抗就被劈的越狠。
  然後他就看到了雷劫之外的楊戩。
  “舅舅,舅舅救我……”
  雲遊子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拚命大喊。
  可惜外麵的楊戩隻有天眼沒有天耳,什麼也聽見。
  於是,楊戩在看到那個生靈對他想說什麼後對其露出了一個加油的目光,開始渡自己的劫了。
  雲遊子:“我@#……”
  爹啊,娘啊!
  救命啊!
  你們的愛情結晶要沒了啊!
  可是很快,雲遊子突然來了一絲精神,隻見旁邊他舅舅那九五天雷,五行天雷,太陽神雷,太陰神雷……全部一股腦兒狂劈而下。
  楊戩:“我@#%……”
  好吧,他剛才不該對旁邊那位評頭論足的。
  一模一樣的雷劫降臨到了他的頭上。
  許久之後楊戩扛過了三災,他的半神之體夠強更何況還有寶蓮燈,但縱然如此他也受創不輕嘴角帶血,衣服破爛,身上有血洞,隻能勉強飄在天空。
  他放眼望去隻見大地上布滿了天坑,深不見底,冒著黑煙,全都是天雷劈出來的。
  “那個生靈……還活著嗎?”
  楊戩深吸幾口氣後抬眼看向遠方,那邊的天劫也結束了。
  碧空如洗,美麗如常,隻見那的地麵景象卻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他勉強提起氣,朝著那邊飛了過去掃視了一番,可是別說那個生靈了就是個鬼影子他都沒有看見。
  他的心中生出一種兔死狐悲之感:“原來那個生靈也是天地不容的異數……”
  一模一樣的天雷劫足以說明一切。
  突然,他耳朵一動,朝一個天坑中落了下去,就看到一個渾身漆黑的身影如一塊黑炭躺在那,麵目全非,幾乎沒有了氣息,但還有一絲微弱的生機。
  劈啪啦的電弧在焦黑的炭上遊走著,讓這個身體抽搐著。
  “這是……”
  楊戩感應到那細微的生機在攀升,變得越來越強。
  哢擦!
  不一會兒,這一層黑炭突然如金蟬脫殼的外殼般裂開,一道金光衝天而起盤坐虛空,一道生靈睜開眼來身上出現一套道袍。
  楊戩飛起空中驚異看著這一幕:“恭喜道友渡劫成功。”
  “舅舅!”
  雲遊子欣喜叫道。
  這個帥舅舅是他第一個開口叫的人,所以一直在他的腦海中最清晰。
  “舅舅?”楊戩呆住了。
  這個人……不會被雷劈傻了吧?
  “舅舅你不認得我了?”雲遊子道。
  楊戩盯著仔細端詳了一會兒:“你是跟東華帝君的徒弟一起來武當山的那個小道士,你……你竟然大羅金仙了?”
  他驚了。
  這才過了多久這小子就從太乙散仙到大羅金仙了,眾所周知,仙道如攀山,越往上越難爬。
  他和老陸花了多久才到這一步,這小子居然……
  雲遊子道:“不不不,舅舅你忘了我嗎,小時候我第一個叫的人就是你的啊!”
  “第一個叫的人……”
  楊戩沉吟了一會兒,突然臉色大變,吃驚道:“你是那個孩子?”
  他記起來了當初真武的兒子出世,他誤以為是楊嬋的,所以護妹心切想殺了那個孩子。
  正在僵持時,那個孩子突然叫了他一聲舅舅!
  後來那個孩子被陸川帶走不知所蹤,沒想到今日又見到了,神仙之子也是異數,難怪也不受天地的待見。
  雲遊子笑著點頭:“是我。”
  “你居然長這麼大了?”
  楊戩又驚又喜:“而且還和我同一天晉升大羅,不錯不錯。”
  “對了舅舅,我想問一件事。”
  雲遊子忽然皺眉道:“我父母到底是誰?”
  “父母?”楊戩眉頭一挑。
  雲遊子道:“我隱約記得我娘好像是您的妹妹,我爹是個凡人,可是我出來一查又不對,因為我好像是神仙所生,也有人說真武大帝有位遺失人間的帝子和我的身份很符合……”
  “既然你已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那我也就不瞞你了。”
  楊戩想了想道:“不過現在三界遭逢浩劫,時間緊迫,我們還是邊走邊說……”
  

snaptime:2020-07-10 18:29:49  exectimeㄩ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