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東遊記》全文閱讀

作者:塞上孤客  重生東遊記最新章節  重生東遊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東遊記最新章節第1061章 公主被捉(20-09-25)      第1060章 魔君的禮物(20-09-25)      第1059章 魔君的歎息(20-09-25)     

第1052章 上古大巫

  “對!”
  太元子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如今南疆的這個局勢,除了趙東來之外,也就沒有其它人能撼動咱們了。”
  “我現在擔心的就是瘟魔有沒有可能在受傷的情況下,遇到了趙東來的偷襲,從而被趙東來聯合他的朋友給殺掉,或者製服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瘟魔可能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不會這麼巧吧?”
  大巫祝忍不住伸手撓了撓腦袋,苦笑道:“南疆這麼大,偏偏受傷的瘟魔就遇到了趙東來,這是不是也太湊巧了?”
  “反正我不是很相信這種說法,另外我感覺瘟魔就算遇到了趙東來,他以受傷之軀,應該也能打得過趙東來,就算是趙東來和他的朋友聯手,瘟魔縱然不敵,但也絕對有逃走的機會。”
  “所以我更相信他是因為有其它的事情要辦,所以耽擱了!”
  “那就借你吉言了。”
  心知這件事情這樣討論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所以然,所以太元子索性不與大巫祝糾纏,匆匆的一筆代過。
  之後二人又商議了一些相關的事宜,包括五殿下鴻冥的事情,他們也進行了簡單的交流,之後便派了大量的人在南疆之中尋找瘟魔的下落,反正整個魔族大營也確實是挺忙碌的。
  就在他們商議鴻冥的事情時,五殿下鴻冥其實已經帶著碧霄仙子朝著南疆魔族大營這邊趕來了。
  他之前由於在路上聽了碧霄仙子一席話,感覺非常有道理,所以現在心中已經開始計劃著怎麼弄死太元子和大巫祝這兩個攔路虎。
  其實從理論上來說,大巫祝作為魔君的親哥哥,他其實是鴻冥的親大伯才對,但非常令人遺憾的是,大巫祝支持的是大殿下,而太元子支持的是二殿下,所以這兩個人如果活著的話,那對於五殿下來說,絕對是兩中攔路虎。
  在與自己的利益有衝突的情況下,就算是自己的親大伯又如何呢?
  還不是一個字,殺殺殺。
  隻要把這些對自己不利的人都殺死了,鴻冥才有可能在搶奪下一任魔君的道路上走得更加順暢一些。
  以前他可能不敢有這樣的想法,但這一次卻不同了,有了碧霄仙子的幫忙,他認為自己弄死大巫祝和太元子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當然這次與碧霄一起來到南疆,他還有另外一個任務,那就是爭取能在殺死大巫祝和太元子的情況下,將那趙東來也一並殺了。
  尤其那隻偷襲他的小人參精,那更是必死無疑。
  除此之外,還要取得五彩蟾蜍,這五彩蟾蜍有可能治好綠姬兒的傷,對於通天教主來說,是極重要的一個東西,也是這次最重要的任務。
  其實對於鴻冥來說,重回南疆心中還是不免有一些唏噓不已。
  畢竟當初進入凡間的時候,他在南疆可以潛伏了好幾年的時間,然後才開始在凡間走動的,這幾年的時間足夠使他心中對南疆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當然這個印象絕對不會太好。
  在南疆那幾年的時光,可以說是他人生隻最黑暗的一段日子,原本以為主動請纓來到凡間打戰,自己就能博得魔君的些許喜愛。
  豈料進入南疆之後,一切都要聽從大巫祝的吩咐,而這大巫祝支持的人是大殿下,所以大巫祝根本不會給他出去立功的機會,甚至不管走到哪,都要得到大巫祝的批準,否則根本不可能離開南疆魔族大營。
  正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使得他在南疆那幾年心是充滿了憋屈,總感覺人生已經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了。
  但如今他不僅走出了南疆,而且還拜了通天教主為師,可以說是一步登天了。
  有了通天教主這個大靠山,他又何需再怕什麼大巫祝和太元子呢?
  再加上在高黎貢山這段時間,他又得到了通天教主的親自指點,修為方麵可以說是有了長足的進展,與當初在羅浮山中那個五殿下鴻冥,簡直就是兩個人。
  最重要的是,他的劍訣更是修煉得非常精妙,這套劍訣乃是通天教主獨創的仙劍四訣,威力無窮。
  現在的鴻冥可以說是意氣風發,恨不能馬上就能有一個展現自己的機會。
  按照鴻冥一慣的風格,他其實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馬上回轉魔族大營,向大巫祝和太元子炫耀自己的成就,從而滿足自己的一點虛榮心。
  但是很顯然,碧霄不可能讓他這樣做。
  碧霄畢竟也是上古時期的神仙了,作為三霄仙子之一,她在謀略方麵也有一定的造詣。
  心知現在必然不能讓鴻冥堂而皇之的出現在魔族大營,否則肯定會打草驚蛇,這樣就會壞了自己鏟除大巫祝和大太子的計劃,若當真如此,那就前功盡棄了。
  所以在料想到鴻冥可能會做傻的情況下,碧霄仙子打算先一打消他這樣的念頭。
  “五殿下,咱們馬上就要進入南疆的境域了,不知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
  碧霄緩緩的停在了原地,饒有興趣的詢問,臉色看起來很平靜,一臉天然無公害的樣子,根本看不出她心打什麼算盤。
  這也是碧霄的過人之處,在昆侖山中被困那上千年的時間,她早就已經練就了不喜形於色的能力,麵對一個有勇無謀的鴻冥,她應付起來還是綽綽有餘的。
  “打算?”
  鴻冥聞言一怔,隨即眼珠子轉了轉,笑道:“難道不是直接回大營去找太元子和大巫祝打聽情況嗎?”
  “不行。”
  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碧霄當場便擺手製止:“咱們暫時不能進入大營中去會見大巫祝和太元子,否則肯定會打草驚蛇。”
  “試想一下,以太元子的聰慧,怎麼可能會預料不到咱們的想法呢?”
  “一旦被他識破,那咱們的計劃就前功盡棄了,所以在沒有成功之前,絕對不能出現在大巫祝和太元子的麵前,甚至連咱們的行蹤都要隱藏起來,不能被其它的魔將發現。”
  “哦……”
  五殿下鴻冥略微有些不解的沉吟一聲,隨即苦笑道:“我理解仙子的做法,也明白仙子是對的,隻是我心也有一口氣咽不下去啊。”
  “那太元子和大巫祝太不把我當一回事了,我失蹤這麼長的時間,他們都沒有找過我,包括我飛劍傳書給他們,告訴他們我在高黎貢山之中修養,大巫祝也沒有派人來看望我,根本不關心我的死活。”
  “這樣的一個大伯,我不給他一點教訓,難消我心頭之恨。”
  “所以我想第一時間回大營去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絕對不行!”
  並沒有絲毫的猶豫,碧霄仙子當場便擺手道:“小不忍則亂大謀,咱們現在必須得按兵不動,不必露出任何的馬腳。”
  “否則就算你今日給了他一個下馬威又如何,他並不會因為你的這個下馬威而減少對你的反感,也不會因為你的這個下馬威而減少對大殿下的支持啊。”
  “既然這樣做毫無益助,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做呢?”
  “何況……”
  說到這碧霄仙子又話鋒一轉,神秘的笑道:“相對於殺死太元子和大巫祝,你覺得這個下馬威更重要一些,還是殺死他們更重要一些?”
  “你是一個聰明人,自己去衡量吧。”
  “這……”
  顯然,碧霄這一番話還是從一定程度上點醒了他。
  略微一遲疑之後,鴻冥重重的點了點頭,沉聲道:“還是仙子想得周全,我剛才確實有些太意氣用事了。”
  “相對於殺死他們兩個老狐狸來說,下馬威根本算不得什麼。”
  “既然如此,那就按仙子所說的,暫時先不要透露什麼,一切等到趙東來出現之後再說。”
  “你能明白就好。”
  碧霄得意的點了點頭,心想著這鴻冥難怪得不到魔族長老們的支持,確實是思維太簡單了,沒有一點謀略,而且還喜歡呈一時之勇,這樣的人怎麼能成大事呢?
  不過對於碧霄而言,這樣的人則恰好是最容易控製的,接下來隻要不出什麼大的變故,那麼鴻冥這個蠢貨基本上就是被她玩弄於股掌之間了。
  當下略微一點頭,沉聲道:“既然魔族大營咱們暫時還不能去,而趙東來短時間內又不會從幽冥之淵出來,那咱們就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自由行動。”
  “不如咱們借此機會,到蒼梧之淵去看看,如何?”
  “蒼梧之淵?”
  鴻冥聞言眼珠子微微一轉,嘀咕道:“那不是上古巫族的地盤嗎,咱們跑到哪去做什麼啊?”
  “咦……”
  “你怎麼知道那是上古巫族的地盤啊,難道你去過蒼梧之淵嗎?”碧霄一臉不解的望向鴻冥,似乎不太理解為什麼此人也會知道蒼梧之淵。
  因為魔族被困在幽冥之淵已經有七千多年了,當時鴻冥還沒有降生,對於凡間的事情他肯定是不知道的,而蒼梧之淵是上古時期巫祝的地盤,現在也是一個禁地,平日外人根本沒有辦法入內,所以世人對於這蒼梧之淵的了解也是極少的。
  不想鴻冥卻可以對此脫口而出,足見他對於這蒼梧之淵,確實有著一定的了解。
  “我當知道啊。”
  鴻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道:“說起來蒼梧之淵和大巫祝還有一定的關係呢。”
  “咱們魔族的大巫祝為什麼會擅長占卜之術和天星之術呢,不就是在蒼梧之淵的禁地偷學的嗎?”
  “當年大巫祝這個卑鄙小人,幻化成九黎子民的模樣,混入到了蒼梧之淵麵,跟著蒼梧之淵的巫祝學習巫術和蠱毒之術。”
  “由於大巫祝天資非常高,再加上他又很刻苦,所以在蒼梧之淵那些年,他很快就學會了蠱毒和巫術,還偷學了普通九黎人不能學習的占星術。”
  “本來他還想偷學九黎一族的禁術,但是後來被當時的蒼梧之淵的巫族長老們發現了身份,他這才匆匆的逃離蒼梧之淵,回到了魔族大營中。”
  “後來他回到魔族之後,就是憑借著在蒼梧之淵學到的這些功法,坐上了大巫祝的位置。”
  “當年蒼梧之淵的長老,也在一直追殺於他,可惜後來魔族戰敗之後,被封印在了幽冥之淵的結界麵,那些蒼梧之淵的長老沒有辦法進入魔界,這才息了追殺他的心。”
  “轉眼間七千年一恍而過,當年大名鼎鼎的上古巫祝,也早就已經人才凋零,九黎子弟更是到處開枝散葉,已經沒有了當年的凝聚力。”
  “大巫祝前些年重返南疆之後,看到巫祝人才凋零,於是又打起了上古巫族禁術的主意,想要奪取蒼梧之淵麵收藏的那些上古巫族禁術,但是遭遇到了巫族的拚死抵抗,最後派了魔族大軍前去鎮壓,雙方鬥了個兩敗俱傷。”
  “可以說大巫祝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我鴻冥雖然不敢說是什麼好人,但至少在品行方麵,要強於大巫祝這麼一個忘恩負義之人。”
  “哦……”
  盡管碧霄對於上古時期的許多事情都有一定的了解,但她也萬萬沒有想,當年魔族與蒼梧之淵的上古巫族之間,居然也有這麼一段血海深仇。
  如今聽鴻冥一說,她頓時又感覺多了一個幫手。
  既然大巫祝和上古巫祝之間有這麼深的仇恨,那麼上古巫族後裔肯定也想找到大巫祝報仇,若是能借助這些上古巫族的力量,與他們之間聯手,還怕弄不死大巫祝嗎?
  想到這碧霄嘴角微微一揚,冷笑道:“方才我之所以提到蒼梧之淵,其實是想去看一看椿樹精這個妖女,看看教主交待的任務,她完成得怎麼樣了。”
  “畢竟那四葉靈草就在蒼梧之淵的禁地,椿樹精一人未必能拿到,咱們現在過去的話,也許還能助他一臂之力……”
  “不過……”
  說到這碧霄仙子忽然話鋒一轉,沉聲道:“方才聽你說起大巫祝和上古巫祝之間的那些恩怨,我倒是有了一個好辦法,即可以得到四葉靈草,又能殺死大巫祝,可以說是兩全其美。”
  “什麼辦法?”
  聽到碧霄這樣一說,鴻冥頓時有些欣喜不已。
  對於鴻冥而言,隻要能殺死大巫祝和太元子,那麼這就是一件大喜事,若是在殺死他們的同時,還能拿到四葉靈草在通天教主麵前立功,那豈不是兩大喜事?
  所以瞬間鴻冥內心就充滿了好奇之心,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好辦法了。
  “其實很簡單。”
  碧霄嘴角一揚,神秘的笑道:“咱們可以前往蒼梧之淵走一遭,與蒼梧之淵的巫族長老商議,咱們一起聯手殺死大巫祝,代價就是讓他們乖乖的交出四葉靈草,這是一個雙方都劃算的計劃。”
  “我早年曾聽人說過,上古巫族乃是當年靈山十巫的後裔,他們的蠱毒之術天下無雙,而且醫術也超群,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有許多的殺人秘術。”
  “而大巫祝一身的本事既然是從蒼梧之淵的巫族中學會的,那麼咱們以巫治巫,大巫祝還有不死之理嗎?”
  “當然。”
  鴻冥也是嘴角一揚,冷笑著回應:“若是能請得動那些上古大巫後裔的話,大巫祝肯定是必死無疑的,因為他的巫術肯定沒有那些巫族的後裔厲害,蠱毒之術就更加不是一個水平線了。”
  “隻是這個方法行得通嗎,我總感覺那些高冷的巫族不太可能會同意咱們的想法。”
  “沒問題。”
  碧霄卻是自信滿滿的點了點頭,得意道:“那些巫祝有選擇嗎,他們已經被迫退守到了蒼梧之淵,憑他們自己的能力,想要突破魔族大營的重重障礙殺死大巫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是與咱們聯手,成功的機會就會大大的增加,對於他們而言,隻是贈送一枚四葉靈草罷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四葉靈草雖然珍貴稀少,但畢竟也不是什麼絕品,我相信在他們蒼梧之淵的深處,肯定會有很多四葉靈草的存在,贈送一兩株無傷大雅。”
  “行!”
  既然碧霄都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那鴻冥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當下欣喜的點了點頭,同意了碧霄仙子的提議。
  之後二人便改了方向,朝著蒼梧之淵的方向疾馳而去。
  蒼梧之淵,又稱九嶷山,乃是當年蚩尤葬身之地,後來以堯舜時間,舜帝南巡時又死於九嶷山之中,並且葬在了九嶷山的三分石之下,一時間使得這坐名不見經傳的大山名燥一時。
  九嶷山屬於古時候的道州,而道州在先秦時期就已經設立了州道府,是一個曆史極為悠久的古城。
  九嶷山則坐落在距離道州城大約四十地左右的群山之中,而蒼梧之淵則在九嶷山的深處,前方紫霞岩,後有三分石,可以說是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十分隱蔽。
  不過對於碧霄仙子和五殿下鴻冥這樣的人來說,再隱蔽的地方也逃不出他們的法眼,所以二人輕易的就來到了蒼梧之淵的入口。
  蒼梧之淵的入口其實是一個狹窄的山穀,穀中沒有任何的光纖,從外麵完全看不清穀內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卻無形之中給人一種古樸悠遠的意味。
  “這便是所謂的蒼梧之淵了嗎?”
  由於這是鴻冥第一次到蒼梧之淵,所以對於這的情況並不是很了解,站在穀中打量片刻之後,忍不住好奇的詢問。
  “想來應該是吧。”碧霄仙子略一點頭,其實她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不是,隻是直覺告訴她應該就是這沒錯,但事實上她也沒有來過,以前隻是聽大姐雲霄仙子提過幾次罷了。
  “那咱們現在就進去嗎?”鴻冥側身掃視碧霄一眼,饒有興趣的詢問。
  “不急。”
  碧霄卻是擺了擺手,提醒道:“來者是客,咱們自然不能硬闖,何況咱們來這也是談判的,不管怎麼樣,禮數方麵不能少,這樣才能增加咱們的第一印象,否則像上古巫祝這麼高冷的種族,未必會理會咱們。”
  “那倒也是。”見碧霄仙子如此通達人情世故,鴻冥心中對於她的喜愛又上一層樓,心想著若是有一日能抱得美人歸,那可真就走向巔峰,成為人生贏家了。
  “穀中的巫族前輩,可否出來一見?”碧霄站在穀口,盡量用平和的語氣詢問,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包含了道門的罡氣,所以顯得特別綿長,瞬間便傳入到了山穀之中,四周數之內都幾乎清晰可聞。
  “來者何人,為何闖我蒼梧之淵?”
  片刻之後,穀內一個聽起來有些蒼老,又有一些滄桑的聲音從穀中響起,聲音同樣也不是很大,但是卻能字字句句傳入穀外二人的耳中,而且清清楚楚。
  “前輩可否出來一見?”碧霄神色一正,再度出言詢問。
  隨著碧霄聲音的響起,但見那穀中灰影一閃,一位身著黑色長袍的白發老人已經瞬間幻化了出來。
  此人看起來大約有八十多歲的樣子,頭發已經完全白了,臉上的皺紋可謂溝壑縱橫,手上的皮膚看起來也很是皺巴,整個體態完全可以用鶴發雞皮來形容。
  不過令人疑惑的是,他的一雙眼睛卻是充滿了神光,看起來如同星辰大海一般,令人完全捉摸不透。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還有一種悠遠古樸的味道,看著雖然是八十多歲的年紀,但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活了八萬年似的,那種悠遠和厚感,幾乎壓得鴻冥有些透不過氣來。
  要知道鴻冥自己也是活了五千多年的老魔頭了,雖然長得一幅年輕英俊的麵孔,但其實他的歲數並不小。
  除此之外,他還是上古魔族王室的後裔,本身就自帶王者之氣,若是比氣質和氣場的話,王室的人基本上很少會輸,畢竟這是從小就養成的氣息,比那些後天養成的強者要多一些優勢。
  但是在這位老人的麵前,鴻冥仍然有種快要呼吸不暢的錯覺。
  

snaptime:2020-09-26 10:03:55  exectimeㄩ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