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狂魔》全文閱讀

作者:漢隸  太古狂魔最新章節  太古狂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太古狂魔最新章節第兩千八百八十八章 半瘋半醒(20-08-28)      第兩千八百八十七章 瘋魔戰技(20-08-28)      第兩千八百八十六章 連戰十人(20-08-28)     

第兩千八百七十八章 也是女的

  
  對於這血帝是男是女,是秦宇無意識問出來的。
  畢竟,昔日血兒也自稱血帝,所以對這血帝有些好奇。
  而雲霄聽聞之後,道:“李少主,你有所不知,第一魔子在某種程度上都被稱之為傳奇,有部分原因就是第一魔子血帝是一介女子,不僅如此,和其他魔子不同的是,血帝的並非是血魔宗各大派係的後代。”
  “換句話說,血帝在血魔宗並無任何背景,試想,這般的女子竟能夠力壓血魔宗各大派係的妖孽,穩坐第一魔子之位,可見有多麼非凡啊。”
  也是女的?
  秦宇愣了下,而且還是沒有任何背景?
  有沒有可能是血兒?
  秦宇不僅浮想翩翩,但很快被他壓下了,他從四大星辰一路走來,曆經了多少磨難?
  血兒想走到這何等艱難?
  壓下了心中的念頭,秦宇進入了神廚中。
  “李少主,我是神廚的貴賓,我們去二十四樓去吧。”雲霄一臉笑容道。
  整個神廚共三十三層,最頂層已經沒入雲海之中。
  和在君來酒樓一樣,神廚的每一層都代表著身份地位,如雲霄的身份,在神廚也隻能登上二十四層。
  秦宇掃了眼足足有數千桌,宛如流水席般的嘈雜大廳,平緩說道:“不必了,就在這一樓吧。”
  對於這般的身份,秦宇是真的不看重,畢竟他是來品嚐美食的。
  再說,在這人多之下,才能夠打聽到諸多小道消息,何樂而不為呢?
  雲霄也沒有多說,點了點頭,他對秦宇現在是有求必應,畢竟,還要依靠秦宇將身上的詛咒去除。
  隨後,雲霄看到了不遠處正好空出了一桌,連忙走了過去,道:“李少主,我們坐這。”
  說著,雲霄為秦宇開路,還親自為秦宇推開了凳子,示意秦宇坐下。
  “雲霄,其實不必這般自降身份,我不注重這些。”看到雲霄這般,秦宇淡然開口。
  雲霄麵色一僵,一直以來,他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哪做過這些?
  但為了身上的詛咒他也是沒辦法啊。
  不過,聽到秦宇的話,雲霄心還是好受很多。
  就在雲霄也準備坐下時,一道渾厚之聲響起:“這位道友,你這凶獸出個價!”
  鄰桌的一名魁梧壯漢目光盯著跟隨在雲霄身後的朱雀。
  朱雀雖然化為人形,但還是瞞不過他人的眼睛,所以一眼看出了本體。
  如朱雀這般血脈精純著,極其罕見。
  如果雲霄等人是去了其他樓層,或許這人還不敢如此冒失。
  雲霄猛的轉頭看向那魁梧大漢,抬手拿出了魔焰族的令牌,冰冷道:“今日我心情不錯,三息時間之內若不滾,休怪我心狠手辣!”
  這段時間雲霄在秦宇麵前雖然畢恭畢敬,但並不代表他本性就變了。
  那魁梧大漢勃然大怒,猛的站了起來,正欲說什麼時,被旁邊的修士拉住了,旁邊那名修士滿頭大汗的道:“魔…魔焰族的道友,是我們有眼無珠,還請見諒!!”
  那魁梧大漢聽聞之後猛的回過神來,當看清雲霄的令牌後,渾身哆嗦了起來。
  “滾!”雲霄冷哼一聲。
  那魁梧大漢被他的幾名朋友直接拖走了。
  這的動靜吸引了整個大廳的修士,紛紛轉頭看來,驚奇的看著雲霄幾人。
  “魔焰族?金白色…這是魔焰族的少族!!”
  “不是吧?魔焰族的少族最少都能去二十層以上,怎麼會跑到第一樓來?”
  “魔焰族的少族?那那人是誰?我剛剛看到這魔焰族少族為那人推開凳子呢!!”
  ……
  眾多驚呼之聲響起,所有人都投目看向了秦宇這一桌。
  談論到最後,都在打量著秦宇,試圖得出秦宇的身份。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後,秦宇眉頭微皺,本想安安靜靜的在這品嚐美食,順便聽聽小道消息,沒想到現在都被眾人關注上了。
  而雲霄察覺到秦宇皺眉後,連忙道:“李少主,要不我們還是去樓上吧?”
  “就這吧。”秦宇平淡道。
  雲霄點頭,連忙喊來小二,開始為秦宇點菜。
  原本秦宇隻是想安安靜靜吃個飯,但既然現在已經引起了注意,倒不如將計就計了。
  秦宇本就不是低調的人,更別說現在的他已經有足夠底氣麵對魔魂之地的任何妖孽了。
  再說,有雲霄在旁邊,能讓他的身份更加神秘,這何樂而不為呢?
  隻是,讓秦宇現在忌憚的是,雲霄所說的詛咒之廟,這一點,他需弄清。
  否則,繼續冒充詛咒之主的弟子,日後必然會被拆穿了。
  “哈哈,多年不見,雲霄你這是越活越活回去了啊。”
  就在這時,一道譏諷的聲音響起,幾道身影從門口方向朝著秦宇這一桌走來。
  雲霄聽聞這聲音後,不僅愣了下,他轉頭看向了那領頭之人,當看清之後,他臉上肌肉一抽,並未說話。
  秦宇抬頭,看到一名身著黑色鑲金邊衣裳的青年大步走來,青年滿頭長發盤髻,整個人透著無上尊貴氣質,看起來貴不可言,而他身後則跟著五位同樣非凡的青年男女。
  這領頭的青年看到雲霄未回答,臉上的笑容更盛了,他一屁股坐在了雲霄的身邊,看向了秦宇,道:“道友,我乃幽泓,不知道友怎麼稱呼。”
  “李有才!”秦宇平淡道。
  “原來是李道友,不如李道友今日我幽泓做東,請李道友去神廚三十層共飲,如何?”幽泓哈哈大笑。
  “幽泓,你什麼意思??”雲霄厲聲喝道。
  

snaptime:2020-09-26 09:16:54  exectimeㄩ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