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就在身邊》全文閱讀

作者:漢寶  惡魔就在身邊最新章節  惡魔就在身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惡魔就在身邊最新章節03149 分析(20-09-24)      03148 養寇自重(20-09-24)      03147 伸出援手(20-09-24)     

03056 哪位是嘉麗文小姐

  不過更多的人補位上來。 對於同伴的死,他們毫無波瀾。 似乎死的都是不相幹的人。 而且那些補位的人同樣是視死如歸。 這些是邪教徒真正的衛道者。 當然了,他們的信仰雖然堅定。 可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嘉麗文一咬牙,這些邪教徒的靈魂比魔獸的靈魂還要難以控製。 這些家夥的墮落已經深入骨髓的墮落。 “既然不想配合,那就永遠的消失吧!”嘉麗文瞬間控製那十幾個靈魂原地爆炸。 咯吱—— 就在這時候,被邪教徒包圍在中間的容器,突然發出尖銳的聲音。 就像是一個生鏽的螺絲被擰開了一樣。 那些刻畫在容器上的符文一個個的蒸發。 然後容器被推開了。 一個女人站了起來,那個女人漂亮,可是膚色卻是完完全全的灰色,看起來毫無生氣。 這個女人的表情也是非常不自然,張著嘴,歪著頭,不斷的扭動著脖子。 漸漸的,這個女人的背後又多了一條手臂,比她的半個身體都要大。 “餓……”這個女人說了一個字,然後那條手臂就抓住麵前的邪教徒。 “啊……教主,救我……救我……” 那個邪教徒似乎還不夠堅定,還沒有做好為他們信仰的神獻身的覺悟。 不過他們的神顯然沒有在意他們的信仰。 她更在意的是……血。 那個女人背後的手臂抓起那個邪教徒後,提到頭頂。 “啊……” 邪教徒發出一聲慘叫,然後鮮血被擠壓出體外。 血水淋在女人的頭上。 女人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吞食著鮮血。 在場所有人都有一點作嘔。 他們都見過某些吃人的玩意。 可是絕對沒見過用這種方式吃人的。 那個被榨幹鮮血的屍體被她隨意拋棄。 不過她剛吃了人家的血,臉上卻露出嫌棄的表情。 女人四處張望,目光落到姥液妖的身上。 姥液妖暗叫一聲不好。 這個女人給她非常非常不好的感覺。 可是,他跑不掉! 他剛回退一步,鎖鏈就束縛住了他。 那女人的手臂變得更大,更長,朝著姥液妖抓去。 姥液妖立刻化作本體。 可是,在他化為本體的半途。 那支大手已經抓住了他。 “放手!”姥液妖怒吼。 可是那個女人顯然不是聽話的主。 —— 姥液妖身上的鎖鏈一根接著一根繃斷。 那個女人居然直接毀掉了姥液妖的封印。 可是,姥液妖擺脫了封印的束縛。 卻擺脫不了那個女人的手。 這次,那個女人不再是將姥液妖榨幹。 她的手掌多出一個嘴巴,開始將姥液妖往嘴塞。 姥液妖哀嚎與掙紮著。 那聲音不斷的刺激著在場所有人。 姥液妖不甘心就此被吞噬。 可是那個女人的力量的確不是她能抗衡的。 不過,她現在封印解除了。 她也能再用法術了。 姥液妖突然噴出一口黑水。 緊隨其後的,姥液妖也失去了生機。 不過地上的那灘黑水匯聚起來,重新化作人形。 顯然,她就是姥液妖。 這種斷臂求生的方法,卻讓她失去了九成的修為與法力。 而吞噬了姥液妖絕大多數修為的女人,身上開始多了氣息。 她的背後張開一個個灰色的魔法陣。 那些魔法陣非常複雜,有各類已知的、未知的宗教符號。 “偉大的神啊!”那個紅袍教主激動的跪在地上。 其他邪教徒也跟著跪地膜拜。 姥液妖看了眼邪教徒那邊,那邊沒救了。 姥液妖又轉而看向公爵府那邊的人。 當然了,她的注意力還是在嘉麗文和小荷的身上。 “你們聽著,我們現在必須聯手,不然的話,我們所有人都要死。” “你和她沒什麼區別。”小荷冷冷的說道。 你們都是吃人的,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們聯手? “我可和她不一樣,她是複活的神屍,這玩意除了吃之外,什麼交流都做不到,至少我能和你們開玩笑。” “她不是複活了嗎?” “神死掉了就是死掉了,哪來的複活?作為死掉的神,她的神性、神力都已經失去了,神魂也已經消散,現在的她就是一個強大的屍體,她需要填補死者的空虛感,那就需要不斷的吃,可是死者是無法保留那些食物的養分,隻能化作力量,或者是流失。” 姥液妖話剛說完,突然邪教徒那邊傳來一聲慘叫。 他們的神開始對自己的信徒下手了。 “神啊……他們都是您的子民啊……”紅袍教主大叫道。 那個神看了眼紅袍教主,露出一聲笑容,冷酷的笑容:“這就是喚醒我的結果。” 看來,即便她的神魂已經不在了,可是她還保留著一絲意識。 公爵府眾人此刻心頭發涼。 姥液妖已經強大的令人無法對抗了。 卻依然被那個複活的神摁在地上,差點被連渣都沒剩的吞了。 那個神真的有人能夠阻止? 嘉麗文和小荷對視一眼。 她們都很無奈。 雖然姥液妖不是好東西。 可是那個複活的神感覺更加糟糕。 “要合作嗎?”嘉麗文低聲問道。 “可以合作。”小荷回答道:“她現在沒有之前的威脅那麼大了。” 嘉麗文點點頭,此刻的姥液妖感覺像是虛弱了十倍一樣。 不過她們對此沒有一點高興。 畢竟,那個複活的神對他們的威脅更大。 邪教徒那邊已經血流成河。 有的邪教徒試圖逃往公爵府這邊尋求他們的庇護。 可是,他們根本就逃脫不了複活的神的狩獵。 灰色的魔法陣,綿延出一個個灰色的身影,拽著那些邪教徒往魔法陣塞。 慘叫聲此起彼伏。 那畫麵絕對會讓人做噩夢。 “贏不了吧?” “肯定贏不了,我們差的太多了。”小荷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 雖然她們沒打算束手就擒。 可是她們也知道,反抗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公爵府眾人心頭哇涼哇涼的。 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小荷和嘉麗文如此絕望的對話。 “等下我們拖住她,你們趁機逃走。”嘉麗文說道。 就在這時候,入口處又進來一個人。 “哪位是嘉麗文小姐,你有一份到期的契約,需要你簽個名。”

snaptime:2020-09-25 10:56:46  exectimeㄩ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