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巨人(下)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
  次日,柳俊同誌在梁經緯等人的陪同下,再次登上“鄭成功號”,親自參加了東海艦隊和南海艦隊聯合舉行的海上軍事演習。www.59to.org 五九文學
  南海艦隊的兩艘現役航母,“和平號”和“戚繼光號”北上渡過海峽,參加聯合軍演。
  這個動作,也是十分罕見的。
  這一回,兩個完整的航母戰鬥群,徑直穿過海峽,北上參加軍演。
  出動總兵力超過四萬人。
  除了這些軍事人員和裝備,在演習隊伍中,還出現了數十艘民用船隻。
  望著這些大型民用船隻,柳俊饒有興趣地同身邊的海軍司令員周海清上將談論起來。
  “海清同誌,把陸軍重型裝備拉到大型民用船隻上,是個不錯的辦法。”
  周海清五十幾歲年紀,也是軍方少壯派的代表,聞言笑道:“是啊,『主席』,這是正軒司令員他們想出來的好辦法。以前陸軍部隊登船,主要是立足於渡。現在把一百五十二毫米大炮和多管火箭炮裝上民船,就不是立足於渡了,而是立足於打。”
  武正軒在一旁說道:“大規模遠航,這樣做不大合適。但是海峽不寬,問題就不大。在空海軍的配合下,陸軍重裝備在登陸作戰中,能夠發揮必要的作用。”
  目前我國登陸艦隻,尤其是大型登陸艦的數量還不多,在很大程度上製約了陸軍的登陸作戰能力。而最終決定『性』的戰鬥,必須依靠陸軍完成。在現階段,隻能征用民船,補充登陸艦隻的不足。民船在防護力和攻擊力方麵,自然不能和專用登陸艦相提並論。所以東南軍區的領導們便在這個方麵開動腦筋,最終決定將陸軍重裝備搬上船,在登陸過程中,依靠重裝備的強大火力,控製灘頭陣地。
  經過幾次試驗之後,取得了一定的經驗,在此番大規模演習之中,將這個創舉擺到了『主席』麵前。
  演習正式開始之後,空中飛機盤旋,海麵上萬炮齊鳴,炮聲隆隆,火光閃閃,硝煙彌漫,場景蔚為壯觀,震撼人心。
  柳『主席』舉起望遠鏡,仔細觀察著海麵的情形,臉帶微笑,不時頷首。
  ……
  入夜,秋水酒店明美市連鎖店的包廂,明美市東區區委書記柳陽和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呆在一起。那個年輕人穿著軍隊配發的淺黃『色』襯衣,正在伏案大吃。
  柳陽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不時為他夾菜,自己卻隻是喝著鮮榨果汁。
  “哥,你怎麼不吃啊?”
  年輕人大快朵頤了一陣,意識到柳陽自己沒有吃,這才抬起頭來,詫異地問道。
  “你吃吧,我已經吃過了。”柳陽微笑說道:“大老遠的從軍營趕過來,一定餓壞了吧?”
  “還好,我就是飯量大,和老頭子一樣,吃的特別多。”
  年輕人說著,夾起一個紅辣椒塞進嘴,吃得津津有味。
  柳陽便笑著搖頭。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何南方就口口聲聲叫著“老頭子”了。其實電視的最高領袖,頭發烏青,容貌俊朗,堪稱風華正茂。
  估計何南方是受了何阿姨的影響,說話比較調皮。當然,也就是在他這個親哥哥麵前,何南方才這麼口無遮攔。
  牆壁上巨大的『液』晶電視機,正在播放著此番東海聯合軍演的視頻。海麵上萬炮齊鳴的場景,縱算是在電視看,亦是十分的令人振奮。
  “哥,昨晚上,你見了老頭子沒?和他聊了些什麼?”
  何南方又伏案大嚼一陣,再次抬起頭問道。
  柳陽笑著說道:“見過了,聊了些家常。他問到你了,問你在軍營適應不適應,能不能吃苦。”
  “切,老頭子小看我!”
  何南方便一揮手,有些不高興地說道。
  “咱是什麼人啊,軍伍世家出身,集訓這麼一兩個月,算得什麼?我們在學校搞的訓練,強度也不比這個集訓差……小兒科!”
  柳陽笑著敲了他的腦袋一下:“你啊,別不識好人心。那是關心你。要真小看你,會讓你去讀軍校?”
  何南方就笑起來。
  其實他對父親的敬仰,絲毫也不在柳陽之下。不過今兒個高興,就喜歡胡說八道一番。
  何南方望著電視屏幕,棱角分明的臉上『露』出興奮難耐的神情,說道:“哥,老頭子一上台,馬上就視察明美市,搞這麼大的軍事演習,你說,是不是馬上就要開打啊?”
  柳陽微笑著反問道:“你是軍事專家,你說呢?”
  “要我說,現在時機還沒有成熟,馬上開打,如果外國勢力『插』手的話,勝算不大啊……再說了,現在開打,就沒我什麼事了,那多沒勁?”
  柳陽笑道:“怎麼,你還想參戰啊?”
  “那當然了。漢寧哥都是鄭成功號的艦長啦。他能參戰,我為什麼不能參戰?”
  “鄭成功號”的艦長,正是梁經緯與何夢潔的兒子梁漢寧,是何南方的嫡親表哥,今年三十四歲,算得是十分的年輕有為了。
  柳陽微微一笑,對於何南方心中所想,他倒是十分理解。何南方剛滿了二十歲,正是最“血『性』”的年齡,又自幼成長在軍伍世家,渴望參戰,非常的理所當然。
  但是柳陽知道,老爺子心中,還是希望能夠和平解決的,不到萬不得已絕不願同室『操』戈,手足相殘。不過現在,倒是沒必要去“喚醒”何南方的“英雄夢”,沒的掃興。
  何南方很專注地看著電視屏幕上的軍演圖像,興致勃勃地說道:“哥,要我說,也就老頭子有這個氣魄了,說打就真會打的,絕不含糊。”
  這樣的言論,自柳俊進入最高決策層之後,就不斷的見諸各種媒體。每次看到這些不無“妒意”的評論,柳陽均不免在心中自豪一番。
  唯有巨人,才能開創一個全新的時代,開創一個新紀元。
  這一點,柳陽是很讚同的。
  “哥,你怎麼不跟著上船啊,現場見識一下,三艘航母啊,多威風!”
  何南方邊說邊嘖嘖讚歎。
  柳陽不由好笑地搖搖頭,這個弟弟,腦袋總是有許多奇思妙想,不時就會冒出來。
  “南方,跟你提個醒啊,待會樂樂姐要過來,你嘴安個流動哨,別口無遮攔的。不然,挨罵可是你自己的事,別怪我沒事先提醒。”
  柳陽搖了一陣腦袋,微笑著“警告”何南方。
  “呀,樂樂姐要過來,你怎麼不早說?”何南方一點也不害怕,興奮地嚷嚷起來,隨即壓低了聲音,說道:“那,雲輝哥是不是一起過來?”
  柳陽笑道:“怎麼,知道怕了?”
  “嘿嘿,不是怕……那個,雲輝哥那個人,你也知道的,跟高伯伯一個模子,沉默寡言的,半天不說一句話,你見了不頭痛啊?”
  何南方便呲牙咧嘴的做了個鬼臉。
  “好啊,誰在背後說你雲輝哥的壞話呢?”
  這邊廂柳陽尚未回答,門口已經響起一個清脆無比的女聲。柳陽哥倆循聲望過去,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俏生生的站在門口,可不正是樂樂?
  卻原來樂樂早就進了門,站在那笑『吟』『吟』的望著兩個弟弟說話,何南方隻顧看電視和柳陽說話了,不曾留意,“背後說人壞話”,結果被逮了個正著。
  柳陽與何南方忙即站起身來,何南方吐了吐舌頭,說道:“姐,真不是說他壞話,雲輝哥就是沉默寡言嘛,一塊木頭,真不知道你怎麼會看上他的……”
  樂樂多年前考入北方大學,正好與高長宏的兒子高雲輝成為校友,兩個人均是如此的優秀,彼此吸引正在情理之中。前年已經正式結成了秦晉之好。
  高雲輝自小家教甚嚴,『性』子酷似高長宏總理,沉穩踏實,不苟言笑。何南方深受何夢瑩的影響,天『性』活潑,自然對這位姐夫“頗有微詞”了。
  “你呀……幸好這一回,你雲輝哥沒過來,不然的話,要被你氣壞了。”
  樂樂望著弟弟,笑著說道。
  “姐,快過來坐……”何南方笑嘻嘻的上前拉住了樂樂的手,神情甚是興奮,舉起另一隻手,說道:“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說他的壞話了。”
  樂樂笑著『摸』了『摸』他的麵頰,臉上愛憐橫溢。
  “姐,你怎麼過來了,老……也是過來看老爸啊?”
  何南方習慣成自然,一聲“老頭子”幾乎脫口而出,所幸緊要關頭,“懸崖勒馬”了。
  樂樂望了柳陽一眼,笑著說道:“這回不是的,我可不知道老爸會來明美市。這回嘛,我是過來給柳書記投資搞項目的。”
  何南方就朝柳陽做鬼臉,說道:“好啊,柳書記,你為了出政績,無所不用其極啊……”
  柳陽隻好微笑搖頭,對這個弟弟,頗有點無可奈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