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終於結束了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終於結束了

    “結束了,終於結束了……”

    站在春華園生機勃發的院子,柳晉才雙手背負,抬頭仰望藍天白雲,深深吸了一口氣,喃喃說道。www.59to.org 五九文學

    柳晉才正式與蔣向傑同誌辦理了工作交接,開始了退休生活。這一刻,柳晉才的神情是真正放鬆了,沒有任何牽絆之意。

    柳俊陪著老爺子站在院子,微微一笑,說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

    柳晉才不由扭頭望了兒子一眼。

    “爸,不像話啊,你在首都工作十五年,還有很多景點沒有去看過吧?最著名的那些,名氣差一點的不算!”

    柳俊笑著說道,神情和老爺子一樣的輕鬆。

    說起來也許有很多人不相信,柳晉這幾年,首都城內的很多地方,都沒有去過。但這又是事實,盡管柳俊做了很多的努力,想要邀請父親出去散散心,柳晉才總是推脫沒有時間,全都“預約”在退休之後。

    韌勁十足的柳書記,都拿自己老父親毫無辦法。

    “好好,去看看,明天就去。”

    柳晉才心情愉悅,笑著說道。

    柳俊遞了一支煙給老爺子,說道:“爸,為什麼不是今天就去呢?這個可和你一貫的作風不符啊。”

    柳晉才辦事,曆來是雷厲風行。

    “今天,會不會太急了?”柳晉才就著兒子手點著了香煙,抽了兩口,笑著說道:“你要知道,我已經正式退休了,這個生活節奏就要放緩,凡事不用再爭分搶秒啦……嗯,按照年輕人時下的說法,從今天開始,我要過一種悠閑的生活!”

    說著,柳晉才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老倌,你有這個想法就對了,我啊,終於也可以鬆口氣了!”

    阮碧秀聞言從客廳走出來,笑地說道。

    時光易逝,兩位老人均已年逾七旬,終於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和空間了。柳俊很是欣喜。身為國民,當然是希望看到一位鞠躬盡瘁的總理,但身為人子,卻絕對希望看到自己的父母過一種悠閑的生活,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應該說,在柳晉才任期內,他是真正做到了殫精竭慮,全力以赴。成績是巨大的,如同柳晉才在會上說的那樣,問心無愧。都獲得了崇高的威望。

    而由他與老戰友嚴玉成一手創建的嚴柳係,也已達到了鼎盛時期,而且隨著柳俊的不斷進步,大集團隻會越來越壯大。真正令柳晉才高興的是,這些年大集團選任的主要領導幹部,個人『操』守和品德均是上佳,極少發生重大的貪腐事件,這也令得大集團的威望,空前高漲。

    一個巨大的派係正處於快速上升時期,戰鬥力和凝聚力總是最強的,成員的能力和品德也會比較好。這個倒是合符事務發展的客觀規律。

    柳晉才很放心。

    “媽,咱們還是搬回龍山公園去住吧,兩家離得近,你又可以經常和陽陽的外婆一起聊天說話了。”柳俊笑著建議道:“還有啊,江哥和大姐他們也到了海門,你們兩位老人家閑來無事,可以去那邊串串門,走走親戚,高速很快的,一兩個小時就到了。”

    為官多年,柳俊深深理解“侯門深似海”的滋味,所以給老太太說的,均是普通人家的“享受”。對於柳晉才和阮碧秀來說,榮華富貴,真的都是浮雲了。位極人臣,流芳百世,這些對於普通人來說可望不可即的東西,在兩位老人而言,均是過去式。

    “哈哈,這個好這個好……不過呢,我正和陽陽他外婆商量著,咱們兩家,幹脆住回去算了,回寶州去,回向陽去……上回玉成和解姐回了一趟老家,回來之後,跟我足足說了好幾天的新聞,哎呀,當時真把我羨慕得……”

    阮碧秀哈哈笑著,感慨地說道。

    柳晉才雙眼一亮,說道:“嗯,是不是住回寶州去,可以再商量。不過我是真想回家去看看……要不,這幾天就走吧,老人家年紀大了……”

    柳俊的外公已經百歲高齡,外婆也是年近百歲,兩位老人家俱皆健在。

    柳晉才如此一說,阮碧秀立即隨聲附和,說道:“嗯,好,你這個建議,我堅決支持,舉雙手讚成。這就走,回家去看看。”

    說到這,阮碧秀都有點迫不及待的意思了。

    她和父母,已經有整整十年不曾見麵了。當然,視頻過。

    高科技也並非一無是處的。

    隻是視頻見麵又哪有麵對麵那麼親切?

    柳俊笑著說道:“媽,也不要那麼急,總要做點準備。”

    盡管柳晉才已經卸任,但前任總理何等身份,回老家去看看這麼一個在普通人而言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動作,到了他身上,就會變得複雜起來。

    這些程序,阮碧秀倒也是清楚的。

    “還有啊,媽,要我說呢,你們還是住在首都的好。爸和我嶽父都住回去,給人家寶州的幹部們壓力也太大了,不好開展工作。”

    其實嚴柳真一齊住回老家,不要說寶州市的領導不好開展工作,就是n省的領導,也要一天到晚小心翼翼才行。

    柳晉才笑道:“這樣確實蠻討人嫌的,再商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