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全殲

    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全殲

    京師秋水酒店小包廂內,柳俊和白楊正在用餐。www.59to.org 五九文學

    時間到了一二年的七月,柳俊回首都參加***局會議,白省長正好前往國家部委跑幾個項目,自然要碰個麵。

    柳***便大獻殷勤,邀請白省長前往秋水酒店用餐。

    “楊楊,你嚐嚐這個,他們新推出的菜,據說很有養生效果。”柳***親自為白省長夾了一筷子菜肴,笑嘻嘻的,說道:“對了,咱閨女呢,怎麼沒帶過來?”

    白楊不由蹙起眉頭,佯裝不悅地說道:“哎,柳***,不像話啊,我前幾天已經在電話向你匯報過了!”

    柳***這才想起,前幾天和白楊通電話的時候,白楊確實是和他說過這回事的,放暑假了,小小的姥爺姥姥心情大好,帶著小小和白秀坤的小孩,老少四口,前往蓬萊仙境旅遊去了。

    隻是柳***日理萬機,不免貴人多忘事了!

    “嘿嘿,你看我這記『性』……”

    柳***隻好自嘲地一笑,倒也並不如何尷尬。在白楊麵前,柳俊從來都不曾有真正尷尬的時候。無論何時,白楊總是對他充滿著溺愛之情。

    白楊便關心地問道:“是不是事情太多了?”

    天山省的情形,遠不是一個“複雜”了得。饒是柳***英明神武,也要心力交瘁。

    柳俊笑了笑,說道:“沒事。***的家夥基本上收拾幹淨了,沒太多煩心事。”

    白楊就笑了,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兩個月前在安西國進行的那場聯合軍事演習。“五月風暴”大獲全勝,恐怖分子全然沒有防備,在兩國優勢兵力的突襲之下,全軍覆沒,訓練基地被徹底摧毀。

    這個全軍覆沒,不是大而化之的一句形容詞,是真真正正的全軍覆沒,按照***局委員柳俊同誌的要求——百分之百全部殲滅,沒有一個恐怖分子漏網。包括隻負責做飯的炊事人員都不曾有一人跑掉。

    經此一役,恐怖分子元氣大傷,首腦人物一鼓成擒,給恐怖分子以最為沉重的打擊。個別遺漏在外的恐怖分子,既沒了組織,又成了驚弓之鳥,隻顧躲藏逃命,再也難以為患。困擾天山省多年的嚴重問題,至此得到基本緩解。恐怖分子若要重新凝聚實力,沒有十來年時光,想都不要想。

    白楊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同樣十分振奮。特意打電話和哥哥白秀坤司令員談了此事。

    白秀坤是軍方重將,東南軍區司令員,又是首任快反縱隊司令員,對於此番演習,十分關注。一貫沉默寡言的白秀坤也忍不住在電話誇了幾句,其中有一句話,給白楊的印象十分深刻。白秀坤說,這是標準的柳俊風格!

    仔細分析了此事的前後布局,白楊也深有同感。

    發現了恐怖分子的基地,不急著進剿,反而“送人送錢”,幫助他們壯大,也就柳俊幹得出來。籌劃出這樣周密的計劃,並不為難,聰明人多的是。關鍵是敢於這麼做的人,就不多了。在沒有全殲恐怖分子,摧毀他們的大本營之前,各方質疑的壓力是何等巨大?唯獨柳俊敢於這麼做,能夠坦然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終於爭取到了最大的戰果。

    聯想起以往柳俊的很多鬥爭手法,似乎均是這種風格。很多布局都是提前幾年安排下去,不顯山不『露』水的,直到關鍵時刻,才把出最淩厲的手段,一舉克敵,將對手打得全無招架之功,永世不得翻身。

    看來隻要方法正確,敢於堅持,無論在何種戰場,都是應驗如神。

    白楊很清楚,中央去年賦予柳俊部分軍權,遭到了很多質疑。因為這算是開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先例。從古到今。地方諸侯勢力過大,均是大忌。這在曆史上,有很多的教訓。質疑者便是以曆史典故為證,反對賦予柳俊過大的權力。

    此人原本就是那種桀驁不馴的『性』格,位高權重,再加上軍權在手,天下誰能製衡?

    白楊隱約聽說,這個軍權,是柳俊自己爭取來的。

    當時白楊十分憂慮,總覺得柳俊過於激進,所犯忌諱太大,等於是自動授人以柄。柳俊外表跋扈,內精細無比,怎能犯這種錯誤?

    然而“五月風暴”完美收官,恐怖分子萬劫不複,頓時令得所有質疑之聲,全部自動消失。

    勝利者是不受批評的!

    柳俊已經以最豐盛的戰果向大家證明,軍隊這個利器,在他手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從此之後,將不會再有人反對賦予柳俊軍事權力。

    原本要在數年之後才會展開的下一代***人之爭,已經提前決出了勝負。和柳俊年齡相當的新生代高級領導幹部,論實力、論威望,甚至論資曆,都已無人能望其項背。

    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隻要不發生驚天大變故,將不會有任何個人和集團,能夠阻擋柳俊的成神之路!

    果然是標準的柳俊風格。

    “楊楊,你和邱晴川在a省配合得很不錯啊,領導們都表揚你們呢,說是黨政合作愉快的典範。”

    柳俊輕輕抿了一口茅台,微笑說道。

    a省這幾年,在邱晴川和白楊的領導之下,沿用柳俊的施政措施,取得了長足的發展,gdp總量持續增長,人均收入水平不斷上漲,相比柳俊離任之時,五年時間,人均收入幾乎翻番。這是實實在在的成績。邱晴川和白楊得表揚,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白楊抿嘴一笑,有點促狹地說道:“不好意思啊,讓柳***失望了!”

    柳俊愕然道:“我怎麼會失望?”

    白楊笑道:“事實證明,沒了張屠戶,大夥也不吃拔『毛』豬。a省沒有柳***,也一樣能發展,柳***不感到有點失落嗎?”

    柳俊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世道真是變了,連端莊典雅的白楊姐姐,也會調侃柳***了。

    不過由此可見,白楊的心情是十分愉快的。

    吃完了飯,柳俊坐到一邊的沙發上,點起了香煙,白楊也坐了過來,順手將煙灰缸往他麵前送了一下。

    “十八大就要召開了……”

    白楊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

    柳俊點了點頭。

    白楊這個話的潛台詞,他能讀懂。十八大是大換屆,很多人事問題均十分敏感。各大集團這幾年均在抓緊時間布局,以期在新的全國黨代會上獲取最大的利益。然而局勢過於複雜了,就算到了眼下,離十八大召開時間不到三個月,有些利益也並未完全完成交換。

    一些事情,還沒有定下來。

    “你那邊不用擔心了。邱晴川肯定走,那個位置是你的。”

    柳俊抽了一口煙,輕聲說道。

    白楊微微頷首。房間就她和柳俊兩個人,自然沒有必要注意什麼影響。完整一屆省長任期,a省各項建設均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隻要她不調離,順勢上位,接替邱晴川的遺缺,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五年之後,中期換屆,進入***局的希望很大。

    一念及此,白楊略略有些感慨。

    她的『性』子,是不喜歡與人相爭的。當初亦從未想過,有一天能夠走到今天的高位。甚至還能走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崗位之上。

    “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白楊感歎了一句。

    柳俊便笑了,握住她的手,輕輕***,說道:“你要是覺得太累,那就算了,向中央打報告,要求去比較清閑的部門吧。每天陪著小小,也是一大樂事。”

    白楊聞言,不由怦然心動。

    雖然說,邱晴川是柳俊的好友,也是極其優秀的大班長,和邱晴川共事,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壓力。但身為省長,工作是很繁重的。白楊有時候也感到很疲累。畢竟她不能和柳俊相比,這人身體極棒,似乎無論何時,均是精力充沛,鬥誌昂揚。

    是不是能夠走到更高的位置,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在白楊而言,其實並不要緊。

    政壇上,有柳俊就夠了。

    稍頃,白楊搖了搖頭,說道:“難。我可不想讓大家來給我做工作。”

    這倒也是事實,一個展現了極強工作能力的女『性』省長,在年富力強之時忽然之間打報告請求“退二線”,著實十分駭人聽聞。估計給白楊做思想工作的高層大佬,不在少數。白楊到時真的會不勝其煩。

    柳俊也不好多說什麼。

    “小俊,聽說邱***有可能去海門市?”

    白楊撇開自己的話題,問起了邱晴川的去向。

    在新生代高級領導幹部群體內,邱晴川亦是極其耀眼眩目的一位。關於在十八大之上,邱晴川進階的呼聲很高。

    海門市已經被中央確定為北方新的經濟中心,這兩年取得了極其快速的發展。邱晴川如果去海門市,倒是十分合適的人選。

    海門市委***,亦是由***局委員兼任的。

    柳俊笑了笑,說道:“我認為,如果自己可以選擇的話,邱晴川去國務院更加合適。邱晴川大才,一城一地,不足以施展啊。”

    白楊的眉『毛』就揚了起來。她也知道柳俊和邱晴川交情匪淺,但如此讚譽,依舊有點出乎白楊的意料。

    而且這個讚譽還是出自柳俊之口,便更加了不得了。

    “嗯,確實如此。”

    白楊認真想了想,讚同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