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三章 聯合軍事演習

    第兩千一百三十三章  聯合軍事演習

    二零一二年五月,天山省省會北庭市。www.59to.org 五九文學

    快反縱隊司令部作戰指揮中心,正在進行演習方案的探討和圖上作業。

    快反縱隊的作戰指揮中心,配置十分現代化,整個一麵牆就是一個巨大的電子顯示屏。指揮中心的一隅,還有一個巨大的沙盤。

    此刻,快反縱隊參謀長李雲峰少將正手持長長的指揮棒,指著電子顯示屏上的各類圖標,向在座的領導們匯報此番“五月風暴”聯合演習作戰的一號預案。

    電子電視屏正前方,圍坐著一大群高級軍官。

    總參謀長蕭東戰上將、西北軍區司令員梁經緯中將、***委員支岩博上將、快反縱隊司令員武正軒少將、天山軍區司令員、政委以及總參、西北軍區和天山軍區的主要將領,俱皆在座。

    在前排,還有幾位身著異***服的將軍。

    坐在將軍們正中央位置的,卻是兩位便裝人員。

    其中一位,正是中央***局委員、天山省委***、西北軍區黨委第一***兼天山軍區第一政委柳俊同誌。另一位,乃是安西國內務部長拉紮克先生。

    眼下,安西國總統正在對我國進行正式友好訪問,拉紮克先生是總統主要陪同人員之一。拉紮克部長此番陪同總統訪問我國,擔負有重要的使命。

    柳俊昨天已經在首都和拉紮克部長進行了秘密會晤,雙方就共同舉辦“五月風暴”聯合軍事演習達成了一致的意見。

    近年來,我軍曾經多次和包括安西國在內的中亞地區各友好國家舉辦過聯合軍事演習。“五月風暴”演習,早在數月之前,就已經在籌劃之中。拉紮克部長此來,乃是和柳俊磋商之後,做出最後的決定,各自上報本國國家元首。

    事實上,“五月風暴”的演習目標十分明確,就是恐怖分子設在安西國國內某處山區的訓練基地。這個訓練基地,是去年建立起來的,實際已經成為恐怖分子的大本營和指揮中心。根據柳俊的意見,我軍情報部門和安西國情報部門取得了一致,暫時對這個訓練基地采取觀望的態度,當做不清楚有這麼回事。

    柳俊去年年底就任天山省委***,隨即在省內進行了大規模的『摸』底排查,派出大量軍力警力,實行的是地毯式搜查。根據柳***的指示,務必要把底子『摸』清楚,將每一個嫌疑分子都排查出來。但是在處置方式上,卻很有技巧,一不逮捕二不打罵,反倒十分客氣,將這些嫌疑分子禮送出境。

    一時之間,大家都有些不大明白,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貌似和傳聞之中柳***的強勢有點不大吻合。

    應該說,自從柳俊蒞任天山省,野心份子確實很是緊張了一陣,畢竟柳俊的名氣太大,是個對敵人毫不手軟的強硬人物。敢於打破“既定國策”,在南海斷然開槍的高級領導幹部,柳俊是第一人。這樣一個牛人到了天山,怎不叫那些野心份子膽戰心驚?

    不料柳***卻如此客氣!

    與其同時,恐怖分子的訓練基地還收到了一些來曆不明的款項,據說是一位中東的大款資助的,是一筆很大的款子。

    有了錢,安西國又不“幹涉”,野心份子們便活躍起來,大肆招兵買馬,尤其是從國內“禮送出境”的那部分野心份子,更是得到首領們的看重,當做“骨幹”來培養。如此這般,野心份子的訓練基地發展很快,短短數月時間,聚集了好幾百人,均是骨幹成員,可謂“兵強馬壯”。

    自然,他們毫不清楚,他們的一切行動,均在兩國情報機關的密切監控之下,隻等時機成熟,便給予致命一擊。

    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了。

    昨天柳俊在首都和拉紮克部長會晤之後,拉紮克部長隨即率領安西國內務部隊的數位高級將領和柳俊、蕭東戰一道,秘密飛赴北庭市,參加這個作戰會議。

    李雲峰介紹的一號作戰預案指出,此番“五月風暴”聯合軍演的主力將由安西國特種部隊一部和共和國快反縱隊一個團級編製的突擊大隊組成。

    李雲峰指著電子顯示屏上的三個紅藍箭頭介紹說,突擊部隊分為三個分隊,從東西南三個方向實施向心突擊,出動作戰直升機,空地配合,爭取一舉全殲野心份子。

    在突擊部隊的外圍,還有一個更大的紅藍『色』圈子,代表著演習部隊的二線部隊,將整個演習區域全部包圍起來,作用是抓捕漏網之魚。

    據情報顯示,目前訓練基地隻有大約五百名左右的野心份子,其中具備作戰能力的武裝人員不到四百人。演習突擊部隊超過一千六百人,總參演部隊接近五千人,武器裝備也遠比恐怖分子先進得多,可謂是雷霆萬鈞之勢了。

    當然,根據軍事演習的慣例,快反縱隊作戰部準備了兩套作戰預案。

    李雲峰介紹完畢之後,請首長做指示。

    大家的眼光便都望向端坐正中位置的柳***。軍委明確指示,“五月風暴”聯合軍演,由總參謀部和西北軍區擔負我方指揮,快反縱隊具體實施。演習具體工作,向柳俊同誌匯報!

    柳俊站起身來,平靜而又堅定地說道:“我的要求很明確,務必全殲,不使一人漏網!”

    ……

    入夜,天山省省委常委院一號樓,客廳燈火通明。

    柳俊端坐在客廳的沙發,胡浩然坐在他的對麵。

    今天的胡浩然,很罕見地穿著軍裝,佩戴著上校肩章。這個主要是因為今天參加軍事演習的作戰會議,柳俊明確要求的。但這個要求,柳俊隻對胡浩然提出來,其他幾名衛士,柳俊並未要求他們都著軍裝。

    讓胡浩然心頭略略感到有些奇怪。

    “浩然,到我身邊八年了吧?”

    柳俊微笑著問道,主動遞給胡浩然一支煙。

    胡浩然連忙接了過來。他其實並沒有煙癮,偶爾抽一兩支,也是應景之作。不過但凡是柳俊敬煙給他,他都不會拒絕。

    “是的,首長,我是零四年八月份到您身邊工作的。七年零八個月了。”

    八年時間,由上尉晉升到上校,胡浩然的軍銜晉升得並不慢。這也是柳俊的一貫作風了,從不虧待身邊的工作人員,總是很關心他們的成長和進步。

    柳俊點點頭,感歎地說道:“八年,不短了……浩然,你不要再待在我身邊了,該換個位置啦。再待下去,會耽擱你的前程。”

    柳俊特意請了他來談話,胡浩然心中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會發生點什麼“意外”。現在柳俊親口說出這樣的話,胡浩然還是大吃一驚,“唰”地站起身來,說道:“首長,您對我的工作不滿意嗎?”

    “很滿意。”

    柳俊肯定地點了點頭,又朝胡浩然擺了擺手。

    “坐下吧坐下吧,不要緊張。浩然,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在我身邊工作時間太長了,不利於你全麵發展。前段時間,我和胡司令員通過電話,和他談了這個問題。”

    所謂胡司令員,指的自然是胡浩然的父親胡曉峰中將,年前由東北軍區參謀長升任西南軍區司令員。

    “胡司令員也很讚同的意見,是時候放你出去了。”

    “首長,那,我走了,誰來警衛您的安全?”

    柳俊笑了笑,說道:“小梁吧。他到我身邊也有四五年了,我看他很不錯,和你一樣,很細心。”

    胡浩然就點了點頭,說道:“首長,要不您再考慮一下,我……我不想走……”

    柳俊輕輕一揮手,說道:“浩然,這是很正常的工作調動。我知道你舍不得離開,我的內心深處,也不願意你走。但是,凡事都要從多個方麵考慮,我不能那麼自私嘛。”

    胡浩然嚇了一跳。

    首長都說到這樣的話了,看來這個事情,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了。

    “我已經跟蕭總長和武司令員談過了,你去快反縱隊,司令部作戰部副部長。這次軍事演習,你全程參與。當然,你的職責主要是協助指揮,不在第一線。”

    柳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

    “是!”胡浩然挺直身子應答,隨即又說道:“首長,如果一定要去部隊,我……我有點想法,我想去作戰部隊……”

    胡浩然的眼『露』出渴望的神『色』。

    柳俊就笑了。

    這個倒也可以理解。胡浩然不過三十二三歲年紀,正是血氣方剛之時,又一身好本事,想去作戰部隊發揮所長,真刀真槍和野心份子幹一仗,十分正常。

    “浩然,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離開部隊已經很多年了,而且快反縱隊是最精銳的野戰部隊,和你以前所學,有一定的區別,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才能融入到部隊麵去了。最重要的是,你的定位不是勇士,而是指揮官,你明白嗎?”

    柳俊臉上的笑容隱斂起來,語重心長地說道。

    “這次演習,與安西國合作,是一個很好的鍛煉機會,你一定要好好把握,盡快熟悉野戰部隊的作戰模式。這對你今後的進步,至關重要。”

    “是,首長!我明白了!請首長放心,我一定不會給您丟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