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運籌帷幄

    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運籌帷幄

    安排好了警衛事宜,在梁經緯的提議下,大家緩步登上了別墅的樓頂。www.59to.org 五九文學

    一號樓在整個常委院地勢最高,登上頂樓,整個常委院的情形一覽無餘。大家理解梁經緯的心思,是想要把這個院子看通透一點,瞧瞧在安全警衛工作方麵,是否還有什麼漏洞。

    這位是戰鬥英雄出身,一直在部隊擔任軍事主官,排兵布陣是他的本行。

    “嗯,基本上布防措施很到位了,沒有警戒死角。不錯!”

    仔細觀察一陣,梁經緯點了點頭,說道,臉上神情放鬆下來。

    柳俊笑道:“既然梁司令都這麼說了,我晚上可以高枕無憂啦。”

    大家都笑了起來。

    盡管天山省的治安形勢比較嚴峻,畢竟省委***的安全還是不用太擔心的。隻是梁經緯等將軍們職責所在,不得不謹慎幾分。

    不管怎麼說,柳俊的安全乃是頭等大事,千萬疏忽不得。

    大家又回到客廳落座,熱莉亞親自給領導們奉上茶水。魏振雄祖籍華東,生活習慣與柳俊不盡相同。兼之在天山省一待就是二十年,很多生活習慣都本地化了。不過熱莉亞給大家沏的卻是正宗的龍井茶。這也是王大欣吩咐了工作人員,今天等魏振雄離開之後,立即給送進了一號樓。

    雖然王大欣以往沒有和柳俊共過事,多少對他做過了解,料必南方出生的領導,不見得會喝得慣本地茶。

    大家便在客廳喝茶聊天,說一些不是很敏感的話題。

    “怎麼樣,柳***,時間差不多了,你是地主,是不是請我們大夥撮一頓啊?”

    眼見得快到了飯口,梁經緯就打趣道。

    柳俊笑道:“我初來乍到,對北庭市可是兩眼一抹黑,分不清東南西北。這個地主,不怎麼合格啊……”

    王大欣忙即說道:“柳***,是不是去賓館用餐?”

    柳俊笑著擺擺手,說道:“不必了,今天有人做東。”

    王大欣便笑著點頭。

    武正軒說道:“梁司令,正豪,王秘書長,熱莉亞主任,去我家吃飯吧。我愛人早就準備好了。”

    王大欣猛然醒悟,武司令員的愛人,不正是柳***的姐姐嗎?怎麼把這茬忘了!弟弟到了北庭市,武司令員的愛人,自然要請弟弟吃飯的了。

    柳晉才與武秋寒是兒女親家,也不是什麼秘密,官場上到了一定地位的官員,大多清楚這些明的關係。

    盡管武正軒親口邀請,王大欣和熱莉亞還是微笑著婉拒了。武司令員這就是句客氣話。看得出來,這幾位都是老熟人了,見麵自有一些知心話要聊,他們兩位,卻是不好去“攪局”。官場上是講究個關係,但更要會拿捏火候。關係沒到那個份上,硬往上湊,效果隻會適得其反。

    武正軒的家安在軍營。

    快反縱隊司令部就在北庭市內,由原先的前進指揮所改造而成。

    當下一行人登上小車,前往武正軒在軍營的住所。

    當年武正軒率領前進指揮所和快反縱隊的一個師進駐天山省時,柳嫣跟著他一起到了北庭市安家,和阮碧秀一樣,武秋寒的愛人彭阿姨無論如何都不肯讓孫子武牧野跟他們去天山省,硬生生將武牧野留在了首都。

    柳嫣隻好兩邊跑。

    “小俊!”

    見到弟弟高大的身軀從小車上下來,站在別墅門口等候良久的三姐柳嫣高興地叫了一聲,快步走了過來。

    “三姐。”

    柳俊微笑應道。

    柳嫣仔細打量了一下柳俊,滿意地點了點頭,似乎覺得柳俊並沒有消瘦。說起來,姐弟倆也有好幾個月不曾相見了,往往柳嫣回首都看望父母和孩子的時候,柳俊正在南方,柳俊回首都開會,柳嫣又去了北庭市,就這麼錯開了。

    “三姐,這位是西北軍區的梁經緯司令員。”

    柳俊便給姐姐介紹梁經緯。七九年的時候,梁經緯剛從自衛還擊的戰場上下來,回家探親,到過時任向陽縣委***柳晉才家一趟,和柳嫣算是見過麵。不過那個時候,柳嫣也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小丫頭,自然不可能有什麼印象了。

    “你好,梁司令員,歡迎歡迎……”

    柳嫣忙即和梁經緯握手寒暄。

    柳嫣的『性』子,其實與嚴菲頗有幾分相似,很是嬌憨,不怎麼通人情世故的。隨著武正軒在軍隊的地位穩步上升,柳嫣多多少少也有些應酬,見過大世麵的。

    大家在別墅門口敘了禮,武正軒延客進門。

    柳嫣準備的都是家常菜,當然,是家政人員做的,柳嫣本身的廚藝,也就和嚴菲在同一個檔次之上,能不能煮好麵條,還有待“驗證”。

    “怎麼樣,柳***,晚上沒公務了吧?整個酒?”

    武正豪笑著問道。

    “好。”

    柳俊微笑點頭。

    雖然說搞好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安全警衛工作,是武正豪的職責所在,但他大老遠的從首都飛赴北庭市,親自作出安排,這份情誼可了不起,柳俊一定得領的。

    柳嫣知道弟弟喝酒的習慣,拿出來的也是陳釀的茅台酒。武正軒親自動手,給大家滿上,柳嫣用飲料作陪。

    “小俊,菲菲和陽陽,留在首都了吧?”

    中央一發布對柳俊的任命決定,柳嫣就特別關注這個事情。受柳家“夫人不幹政”家訓的影響,柳嫣不去關注官場上的風雲變幻,她隻關心女人家的事情。前段時間和阮碧秀通過電話,阮碧秀說正在給菲菲做工作。故而柳嫣有此一問。

    柳俊笑道答道:“,老人家的心思都是一樣的,媽和彭阿姨的想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武正軒說道:“照我的意思,孩子們到北庭市來鍛煉鍛煉也好。”

    柳俊微笑答道:“這個話,你先跟彭阿姨去說,看她罵不罵你?”

    武正軒也笑了。

    他還真的不敢去跟母親說這個事,沒的找罵。

    柳俊舉起酒杯說道:“來,大家一起幹一杯。”

    大家笑著舉起酒杯碰了一下,滿飲杯幹。

    雖然人數不多,酒桌上氣氛很是熱烈。

    家宴之後,大家就坐在客廳聊天。柳嫣親自給他們奉上茶水,便自動避開了。知道他們在一起,會談論一些比較敏感的***問題。對於這些東西,柳嫣可不怎麼感興趣。

    梁經緯喝了一口茶,說道:“柳***,根據二部的情報顯示,野心份子在安西國搞了個訓練基地,正在招兵買馬。”

    柳俊年輕的時候,梁經緯是叫他“小俊”的,如今自然改口了。

    今年來,在一些境外敵對勢力的蠱『惑』之下,國內尤其是天山省的個別野心份子,野心極度膨脹,不時製造一點事端。天山省幅員遼闊,地域廣大,與周邊鄰國的邊界線十分漫長,要將這些邊界線全部納入巡邏範圍,顯然是不現實的。這就給野心份子以可趁之機,在國內製造事端之後,一旦遭到緝捕,馬上便轉移出境,規避打擊,給警方和軍方的緝捕行動,造成了比較大的困擾。

    所謂安西國,正是和天山省接壤的鄰國之一。

    在中亞地區,也算是比較有影響力的大國,是獨聯體的成員國。

    應該說,這幾年加強與中亞國家的交往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安西國國內政要,很重視和我國發展睦鄰友好關係,對共和國的態度是比較友好的,雙方正在進行更大範圍的溝通合作。軍隊之間的交往也比較密切。在打擊恐怖分子這一方麵,大家都不遺餘力,有關恐怖分子的情報,亦是共享的。

    “安西國那邊,對這一點很不滿意,希望能夠與我軍合作,嚴厲打擊這個基地。在他們成氣候之前,一鍋端掉。”

    梁經緯繼續說道。

    武正軒說道:“我看可以。以前他們是各自為戰,小打小鬧。現在搞了這個基地,是想向正規化發展,形成合力。趁他們羽翼未豐,提前下手打掉,比較理想。”

    至於名義,很好找,共和國與安西國,時常均會組織一些小規模的聯合軍事演習。說白了,其實就是打擊恐怖分子。

    “羽翼未豐?,我倒是很希望他們的羽翼快點豐滿起來。”

    柳俊笑了笑,淡然說道。

    此言一出,三位將軍都甚感詫異。

    柳***這話,可是有點“語病”啊,好在是密室相談。

    柳俊端起茶杯,不緊不慢地喝了兩口,這才緩緩說道:“從軍事的觀點來看,敵人的力量尚未壯大之時,正是最佳的消滅機會。不過,打擊恐怖分子,畢竟和正規的戰鬥有所不同。他們這個基地,規模再大,在國家機器麵前,也是不堪一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們的羽翼永遠都豐滿不起來。所以現在就把他們端掉,還是等一等再端,在軍事上區別不大。”

    梁經緯雙眉微微一蹙,說道:“你的意思是,緩一緩?”

    “對,緩一緩!”

    柳俊篤定地說道。

    “這段時間,省會采取一定的行動,加大排查的力度。對於野心份子留在國內的成員,我們盡可能客客氣氣的,禮送出境!”

    “禮送出境?”

    三位將軍又有些不解了。

    柳俊淡然一笑,說道:“就是禮送出境。在國內動手,又要被***做文章了。全部送出去,送到他們那個基地去。讓他們壯大嘛。到時候搞個軍演就是了。一次清理幹淨,把他們的骨幹全打掉,省得到處狼煙。”

    三位將軍對視一眼,不由都笑了。

    還是柳***看得長遠,打算畢其功於一役!

    而且在安西國動手,可賴不到我們頭上。就算有人想做文章,也無從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