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意味深長的安排

    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意味深長的安排

    幹部大會在對外稱為“天山賓館” 的天山省委招待所會議室進行。www.59to.org 五九文學

    一長列烏黑的小轎車駛進天山賓館的院內,柳俊在車上便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同,不要說沿途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便是天山賓館的警戒措施,亦是在其他省份很難看得到的。明崗明哨的人數很多,均是荷槍實彈,還有許多在外邊根本就看不到的暗哨。

    緊緊衛護在他身邊的胡浩然更是行家手,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個保衛措施的嚴密『性』。

    看來天山省的情形,果然是比較嚴峻。

    幹部大會由魏振雄主持,代表天山省五套班子向中央對天山省的關心表示了感謝,對柳俊同誌表示熱烈的歡迎。

    容百川隨即宣讀了中央和軍委對柳俊和魏振雄的任命。

    魏振雄卸任天山省委***職務之後,***局委員的職務還在,將調回首都,擔任中央政法委副***,協助鄒永青同誌工作。

    同樣的,有關柳俊在軍方的職務,引起了與會幹部的驚異。地方黨委***兼任大軍區黨委第一***是目前全國唯一的例外。近來數任d省省委***並未兼任南方軍區黨委第一***,首都市委***亦是***局委員,也不曾兼任首都軍區和首都衛戍區的黨委***。就算是魏振雄,身負邊疆重寄,亦未曾得到這樣的軍方職務。如果說,西北軍區黨委第一***還是一個“名譽職務”,天山軍區第一***委員,卻是名副其實的軍隊實權職務。

    根據軍方人士透『露』的消息,柳俊這位第一政委並不幹涉天山軍區的日常管理事務,但重大軍事行動,軍區領導必須向柳俊請示,第一政委有最終決定權。

    可以說,柳俊是唯一一個被賦予軍隊實權的地方黨委***。

    或許如此安排,就是為了避免再一次出現“南海事件”那樣引人爭議的問題吧。既然要安排強勢的柳***前往天山省主持工作,就必須要賦予他相對應的權力。

    當然,這中間,或許還有更深層次的考慮,涉及到了軍隊內部的權力再分配問題。但此事過於敏感,就不是地方幹部可以去摻和的了。

    在座諸人之中,唯有梁經緯和武正軒對此很欣慰。

    與柳俊兼任軍方實權職務相對應的,是整個快反縱隊全體進駐天山省。在此之前,快反縱隊隻有一個前進指揮所和一個滿員師駐紮在天山省內,武正軒以快反縱隊參謀長身份,兼任前進指揮所主任和所在師的師長。成為天山省駐軍中機動能力最快,戰鬥力最強的精銳王牌主力。如今為了配合柳俊的到任,整個快反縱隊悉數出動,全部到了天山省,可見中央強力解決邊疆問題的決心。

    西北軍區司令員換上梁經緯,武正軒晉升快反縱隊司令員,也絕不是無意的安排。

    李治國『主席』已經為柳俊配備了最強的陣容。

    這其中,不能說就沒有為今後十年做準備的意向。

    薛遠山副『主席』在幹部大會上給予了魏振雄和柳俊高度的肯定和讚譽。代表中央,對魏振雄同誌在天山省二十年的工作經曆,表示完全肯定和感謝。

    薛遠山對柳俊同誌的評價,絲毫也不亞於對魏振雄的評價。這個也很好理解,柳俊現在亦是正式的***局委員,該當享受這個級別的***待遇。

    此後,卸任省委***魏振雄和新任省委***柳俊均發表了演講。

    柳俊的第一次就職演講十分簡單,前後不過十幾分鍾的發言,非常的低調平和,隻說請同誌們多多支持和配合他的工作,沒有任何“過激”的言語和表現,與傳聞中的“強人”之名,頗有區別。

    幹部大會開得十分成功。

    這個幹部大會是在下午召開的,會議結束之後,薛遠山容百川柳俊等人參加了天山省舉辦的***晚宴,賓主盡歡。

    領導們旅途辛苦,晚上自然不會安排公務活動。薛遠山等人就在天山賓館下榻。柳俊剛剛到,尚未安排好住宿之所,也在賓館下榻。

    魏振雄和天山省以及西北軍區的主要領導幹部,禮節『性』地拜會了薛遠山容百川和柳俊,進行了愉快的交流。

    次日下午,天山機場上又擺出了如同昨日一般的陣仗,***雲集,戒備森嚴。不過這一回,天山省五套班子的領頭人,換成了柳俊。

    上午,柳俊已經和魏振雄辦理了交接手續,召開了省五套班子的聯席會議,與班子的同誌們正式見了麵,從魏振雄手接過了對天山省的治權。

    魏振雄和薛遠山容百川同機返回首都。

    在此之前,他的家屬已經先一步去了首都,安排好了住所,等候魏振雄回京任職。

    從機場返回之後,柳俊沒有去省委辦公室上班。

    先得把住所定下來。

    其實這個倒比較簡單,魏振雄回了首都,柳俊徑直住進他以前曾經住過的省委常委院一號樓就是了。

    天山省的省委常委院,與其他省份的省委常委院一樣,依山畔水而建,風景頗佳。不過區別還是有的,就是區域的***『性』更強,幾乎與其他場所是完全隔絕的,安保措施也遠比一般的省委常委院要嚴密得多,由武警天山省總隊指派了一個完整建製的特警中隊負責安全警衛工作,每一個哨位均是雙崗製,配備實彈。

    一號樓是一個***的院落,占地很廣闊,處於整個常委院最高的位置,內部的配置亦很齊全,有為工作人員準備的***的廂房。

    陪同柳***察看住所的,除了省委秘書長王大欣和省委辦公室主任熱莉亞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三位現役將軍,梁經緯、武正軒和***部警衛局局長武正豪少將。

    武正豪是今天上午到的。

    原本他無需如此鄭重其事,鑒於天山省和柳俊本身的情況都比較特殊,武正豪便不敢怠慢,親自趕到北庭市,務必要將柳***的安全警衛工作做好。

    魏振雄今天下午才離任,一號樓還來不及進行裝修方麵的改動,隻是做了必要的清掃工作。

    “柳***,您看這些室內的家具,有哪些需要變動的?”

    王大欣很恭謹地請示道。

    王大欣五十來歲,在天山省的省委班子,算是比較年輕的一位,以前曾經在團中央擔任過很長時間的司局級幹部,亦是大集團想要重點培養的後備幹部。對於柳俊的到任,王大欣是很高興的。他很清楚柳俊在本集團內部的實際地位,能夠在這麼一位領袖人物的手下工作,可謂是一個極好的機遇。隻要獲得了柳俊的認可,前程不可限量。

    魏振雄是老派領導幹部,整個一號樓的裝修,以深『色』調為主,十分的厚重大氣。考慮到柳俊的年齡,王大欣不肯定柳***是否也喜歡這種裝修的風格。

    省委辦公廳主任熱莉亞也很關注地望著柳俊。

    熱莉亞隻有四十幾歲年紀,是少數民族幹部,又是女同誌,在省委辦公廳工作的時間很長,頗得前任魏振雄***的信任和看重。王大欣來擔任現職也有幾年時間了,熱莉亞隱約聽說,明年的十八大之上,王大欣秘書長的職務有可能出現變動。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個省委常委兼秘書長的位置就會空出來,熱莉亞自認還是很有競爭力的。關鍵要看她是否能夠取得眼前這位年輕的新***的信任了。

    柳俊笑了笑,說道:“我看這就很好了,沒必要做大的改動。暫時我的家屬也不過來,不必搞得太奢華了。主要是為了幹工作嘛。”

    王大欣忙即點頭應諾,沒有多言。柳***剛剛到任,不清楚他的脾『性』,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切按照***的吩咐辦理,千萬別自作主張,免得聰明反被聰明誤。

    武正豪說道:“柳***,關於你的警衛工作,你有什麼具體的指示?我看了一下,常委院的地形比較好,有利於安全警衛工作的展開。”

    梁經緯和武正軒同時點頭。

    他們亦是軍事專家,對此很有同感。

    柳俊微笑道:“這個方麵,你可是專家,我是一切行動聽指揮。”

    武正豪哈哈一笑,說道:“柳***真幽默,我哪敢指揮你啊。我的任務就是做好領導們的安全保衛工作……我看這樣吧,人員編製,咱們還是不變,十二人。配八個男同誌,四個女同誌。浩然還是做你的衛士長,小梁他們幾個,在d省的表現很不錯,就讓他們繼續待在你身邊。另外,可以從武警總隊或者正軒那選幾個人過來。正軒,你的意見呢?”

    武正軒說道:“我看,我那選三個,武警總隊選四個吧。總隊的同誌比較熟悉本市的情況。”

    快反縱隊的軍官,軍事素質那是不用說了,一等一。但武正軒說的,也有道理,柳***的衛士隊伍,必定要有熟悉本地情況的同誌。

    柳俊點了點頭,說道:“這樣可以,我同意。”

    武正豪說道:“那就這樣定了。不過,柳***,我想向你提個意見……”

    柳俊微笑道:“武局請講。”

    “,我聽說,你以前在其他地方工作的時候,有微服私訪的習慣。這情況不一樣了,我建議你這個習慣,要改一改啦。”

    柳俊聞言,雙眉微微蹙起,沉『吟』稍頃,才輕輕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