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章 赴任天山

    第兩千一百三十章  赴任天山

    巨大的公務專機在藍天上平穩地飛行著。www.59to.org 五九文學

    薛遠山、容百川和柳俊在機艙愉快的交談著。

    隨行人員和乘務人員都很自覺地離得稍微遠一點,不打攪首長的交談。

    乘務人員有些好奇地打量著柳俊。公務專機的乘務人員,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中央首長,但像柳俊如此年輕的***局委員,確實是第一次麵對麵看到。

    柳***不但年輕,而且俊朗。

    這一點,也曾經令很多同僚感到詫異。按照一般的理解,柳俊雖然年輕,但到了今天的地位,應該“刻意”將自己裝扮得老成一點。這也算是為了***上的需要吧。多年以前,外國評價共和國是“老人***”,現在當然是不一樣了,取消領導幹部終身製之後,中央大力推行幹部隊伍的年輕化、專業化建設。不過比較而言,柳俊依舊年輕得離譜了些。

    但柳***自來特立獨行,並不在乎自己年輕的外貌會帶給別人強烈的視覺衝擊。

    首長們談話的內容,並不“機密”,主要是圍繞著天山省的曆史和自然概況展開,很少涉及到天山省敏感的問題。

    無論薛遠山、容百川還是柳俊,均受過高等教育,知識麵是很淵博的,涉獵很廣。談到天山省的曆史和自然概況,倒不虞沒有共同話題。

    機艙不時想起爽朗的笑聲。

    北庭市機場上,六十幾歲的魏振雄親自率領著天山省五套班子的在職領導幹部佇立迎候。與別的省迎候隊伍略有不同的是,迎候的隊伍挺立著十數位戎裝齊整的將官。將領們領頭的,正是新任西北軍區司令員梁經緯中將和西北軍區***委員支岩博上將。此外天山軍區司令員、副司令員、***委員、副***委員以及南北兩個省級軍區的軍政主官等主要將領悉數到齊,還包括新任快反縱隊司令員武正軒少將,當真是將星璀璨。

    之所以軍方將領擺出了這麼齊整的歡迎陣仗,不僅僅因為即將抵達的專機上有新任的軍委副『主席』薛遠山同誌,還因為中央對柳俊的任命,包括了軍隊的職務。

    中央在任命柳俊為天山省委***的同時,任命柳俊為西北軍區黨委第一***兼任天山軍區黨委第一***、第一***委員。

    這個任命可謂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在此之前,魏振雄並未兼任這些軍方的職務。

    柳俊尚未抵達天山省,西北軍區和天山軍區的首腦人物便已先行奉召進京,參加了軍委召開的特別會議,李治國『主席』在柳俊和軍委副『主席』侯春明的陪同下,出席了這個會議。李治國『主席』在會上,很鄭重地說明了中央對柳俊同誌的相關軍隊職務的任命。

    由地方黨委***兼任大軍區黨委第一***甚或第一政委,以前是慣例,但近二十多年來,很少再做過類似的安排。這次中央對柳俊如此破例,必定有特別的緣由。

    毫無疑問,柳俊得到了黨中央和軍委的特別授權,對於緊急狀況有臨機處置權,西北軍區和天山軍區必須予以配合。

    因為天山省的實際情況,天山軍區與一般的省軍區有別,高配副大軍區級別,軍政主官均是中將軍銜,下屬南北兩個正軍級的軍區,整個天山軍區,少將以上軍官超過十名。

    中央不但任命柳俊為天山軍區黨委第一***,還任命柳俊為天山軍區第一***委員。

    根據軍隊的相關條例規定,***委員擁有最終決定權。

    這也意味著,柳俊這些軍方職務,不是“禮節『性』”的兼任,有著十分現實的意義。非常時期,第一政委有權調動軍隊。

    柳俊已經在“法理”上成為西北軍區和天山軍區的最高領導人。

    故此對於柳俊的到任,軍方采取了最高規格的歡迎儀式。

    巨大的民航客機徐徐停靠在迎候的人群之前,鮮豔的紅地毯鋪開來,薛遠山副『主席』、容百川部長、柳俊***相繼走下旋梯。

    魏振雄、梁經緯、支岩博等人微笑著上前一步。

    薛遠山容百川柳俊微笑著和前來迎接的同誌們熱烈握手,互致問候。

    “柳***,歡迎啊……”

    魏振雄握住柳俊的手,略略帶點感慨地說道。

    同為***局成員,他們經常會在***局會議上見麵,也有過禮節『性』的交談。不過魏振雄沒有想到,最終會是柳俊前來接替他的職務。

    事實上,不要說魏振雄沒想到,幾乎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想到。

    原本以為,柳俊在d省任滿,十八大之後,會調任中央部委工作一段時間。相對而言,柳俊同誌的地方工作履曆齊整,中央部委工作經驗就略略有些欠缺。豐富一下這個任職經曆,頗有實際的好處。

    柳俊一直在地方工作,算上n省,前後也隻經曆了三個省,在後備人才梯隊培養方麵,有著很嚴重的地域***。好在嚴玉成和柳晉才身居高位,這個問題還不算嚴重。然而真正的嫡係,最好是能夠親手培養。

    如果柳俊去了中央部委,便具備了放眼全國選拔人才的便利條件。這對於一個有誌於登上巔峰的新生代領袖人物而言,也是很重要的環節。李治國『主席』登頂之前,便有足足十年的常委工作經曆。故此現在大集團人才鼎盛,蒸蒸日上。在中央部委、國家部委和地方黨政機關,均不乏得力幹將。

    以前是因為嚴玉成和柳晉才的關係,柳俊需要避諱,十八大之後,隨著柳晉才正式退休,這個忌諱便不存在了。

    綜合這些分析,所以大夥都得出了和魏振雄一樣的分析。

    結果大家都錯了。

    以強勢著稱,敢於斷然下令在南沙海域開槍的柳俊同誌,來了天山省。

    魏振雄驚詫之餘,也很是感慨。既感慨柳俊勇於任事的膽魄,也感慨中央的對外政策,正在發生迅速的轉變。中央對柳俊的特別授權,就是明證。

    如果情況需要,不排除柳***會再次斷然下令開槍。

    而中央,似乎也做好了應對這種情形的心理準備。

    魏振雄絕不會認為這是中央對柳俊的“特別愛護”,為了遷就柳俊而改變對外的大政方針。隻能說,中央本身對外的政策和思路,實實在在起了變化。而這些變化的起源,就在於四年前柳氏父子率先在***局會議上提出來的金融國戰計劃。

    這個也很好理解,已經在金融上和人家放對了,不修武備是不可能的。難道還指望那些西方列強一個個是聖人門徒,溫良謙恭讓不成?

    既然決定強硬,索『性』就徹底一些,將我們的強硬態度全部展現出來。

    此刻站在自己麵前這位臉『色』溫和,始終帶著笑容的年輕同僚,正在以他的堅持,一點一點改變著國家整個高層的思路。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柳俊通過金融國戰,成功“綁架”了大家。

    但魏振雄也承認,金融國戰已經取得了令人十分矚目的成果。

    所以魏振雄震驚之餘,靜下心來好好理順了思路,最終覺得中央委派柳俊前來主政天山省,是十分睿智的決定。

    到了該強硬的時候了!

    在中央主要領導征求魏振雄意見的時候,魏振雄毫不猶豫選擇了支持柳俊。

    緊隨魏振雄之後的,是梁經緯和支岩博,這兩位均是大軍區正職領導,位列中央委員。

    “柳***,歡迎!”

    梁經緯沒有過多的寒暄,舉手敬禮,又和柳俊緊緊握手。

    該談的話,兩人早就交流過了。

    支岩博的年紀,遠在梁經緯與柳俊之上,隻比柳晉才略略年輕幾歲,臉上頗有風霜之『色』,神情比較儒雅,一直都在軍隊擔任政工幹部。除了年紀大,支岩博是上將軍銜,軍中資曆也遠非梁經緯可比。僅僅從他禮讓梁經緯在前,就可以看出支岩博是一位忠厚長者。他也很清楚,中央將梁經緯派過來主持西北軍區的軍事工作,再加上柳俊到任,表明中央的對外政策在起著很大的變化。

    “柳***,你好。歡迎!”

    支岩博也一樣給柳俊行了標準的軍禮,很客氣地說道。

    柳俊連忙主動向支岩博伸出手,微笑說道:“支政委,感謝!今後還請支政委對我的工作多加指點,尤其是軍隊的工作,更要請你不吝指教。”

    “,柳***太客氣了。我們一定堅決執行中央和軍委的指令,配合柳***搞好工作。”

    支岩博微笑答道,態度很是誠懇。

    “謝謝支政委。”

    在機場迎候的領導幹部足有數十人之多,不是方便交流之所。柳俊和大家握手的時候,也就基本上隻是略作寒暄。不然的話,單單這個迎接,就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快反縱隊司令員武正軒少將排在將軍隊伍的中間位置。較之梁經緯,武正軒更加沉默寡言。盡管與柳俊是郎舅至親,逢年過節在首都家庭聚會的時候,也是光聽不說的,很少發表言論。如今在機場相見,武正軒還是老規矩,和大家一樣,舉手行禮,說了“歡迎”二字,便即閉口不言。

    柳俊亦是微笑答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