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國事家事

    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國事家事

    一一年十月中旬,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在首都召開。www.59to.org 五九文學

    在本次全會上,中央***局候補委員、d省省委***柳俊同誌被增補為***局委員。

    有關柳俊即將卸任d省省委***,前往天山省赴任的消息,早已經在官場傳開了,並非什麼秘密。

    對於這個調整,很多幹部都不是十分的理解。

    實在天山省的情況過於複雜,無論是境外的還是省內的問題,都不好處理。一直以來,中央均是倚重魏振雄的長才。如今魏振雄年紀也大了,身體不大好,自己主動打報告向中央請辭。中央自然也要考慮這個實際的情況。

    原以為中央會繼續委派一名老成持重的***局委員或者省委***前往天山省接任,不料最終這個艱巨的任務,又落在了柳俊頭上。

    沒有人懷疑柳俊的能力,讓人擔憂的是柳***的『性』格。

    曆來“驍勇善戰”的柳***,還是會用他慣常的強硬風格來管理天山省的內外事務嗎?

    這一日開完會,柳俊回到家陪伴老爺子老太太一起用了晚餐,又陪著老爺子看完《新聞聯播》。柳晉才便準備起身去辦公室處理公務。

    白天要開會,一些急務,總理隻能壓在晚間處理。每到開會的時候,柳晉才總是特別的忙碌,令得阮碧秀十分不滿。

    眼見得柳晉才也已年逾七旬,以為還是從前年輕時節嗎?

    “哎,你們爺倆不要那麼匆忙好不好?我有個事,要和你們商量一下。”

    阮碧秀有點不高興地說道。

    剛剛起身的父子倆對視一眼,重新又坐了回去,柳俊拿起遙控將電視機關掉了,笑著說道:“媽,有何指示?”

    “你別跟我開玩笑,我這回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們商量。”

    阮碧秀邊說,邊在柳晉才身邊坐了下來。

    柳***便手腳麻利,親自給老媽沏了一杯茶水。

    不過柳***爺倆,是真的有些詫異,不知道家有何種大事發生。不然的話,阮碧秀絕不會如此鄭重其事。

    “媽,你說吧。”

    柳俊臉上帶著笑,說道。

    “小俊啊,你去天山的事,是不是已經定下來了?”

    阮碧秀一開口就談到了“政事”。盡管老柳家有夫人不幹政的“規矩”,但事關自己兒子的去向,阮碧秀卻是不能不關心。這不,新聞剛說了,柳俊頭銜前麵的“候補”二字,已經去掉了,正式成為***局委員。這就是訊號。

    老實說,阮碧秀是一千個一萬個不同意兒子去天山省。那風沙大啊,還不安全。

    “媽,您怎麼關心起這個來了?”

    柳俊有點奇怪地說道。

    阮碧秀一瞪眼,說道:“你是我兒子,你去哪工作,我能不關心嗎?”

    “是,是……”

    柳***點頭不迭。

    阮碧秀又說道:“我怎麼聽說,魏振雄同誌是自己打報告請求辭職的?這個到底是為什麼?這個天山省,那麼難搞!”

    說著,阮碧秀有點憂形於『色』。

    魏振雄是老“天山”,年歲幾乎與柳晉才相當,十分穩重的一位老一輩領導幹部。在天山省工作了那麼長時間,最遲明後年就要光榮退二線的了,這個時候卻主動請求辭職,一兩年都“熬”不下去,焉能沒有原因!

    柳晉才便板下臉來,略略有點不悅地說道:“這些事情,你不要聽人家去說。”

    阮碧秀更加不高興了,說道:“你別管人家怎麼說的,我就是覺得小俊不該去天山。那麼複雜……小俊這些年,總是這麼東奔西跑,哪複雜就往哪去。不能這麼搞嘛……再說了,小俊去了天山,菲菲和陽陽是不是一起過去?如果一起過去,我是堅決不同意的。”

    這個才是阮碧秀真正要和他們爺倆商議的事情。至於柳俊去天山省任職,阮碧秀也知道,中央已經做了決定,改不了啦。就是嘴發發牢『騷』罷了。

    柳晉才父子倆又對視一眼,柳晉才神情嚴肅,柳俊則『摸』了『摸』下巴,均感不好回答。

    阮碧秀不去理會他們爺倆的態度,自顧自說道:“第一個,天山省不太平,境外的野心份子,總是***。菲菲和陽陽去了那,我很不放心。第二個,那的風沙又大,菲菲那麼嬌嫩,陽陽是個孩子,能吃得消嗎?第三個,陽陽明年就該上高中了,孩子的學習到了關鍵時期。白馬實驗中學的教學條件那麼好,也隻有首都這邊的學校才趕得上……小俊,你的工作調來調去,這個沒辦法,你是幹部嘛,要服從組織安排。但是陽陽跟著你這麼跑來跑去的,肯定影響他的學習。這個不行。”

    聽起來,阮碧秀的話,也是頗為在理。

    柳俊想了想,說道:“媽,那你的意思,應該怎麼辦?”

    “很簡單,你去天山,菲菲和陽陽回首都。我照看他們。”

    阮碧秀幹淨利落地拿出了“既定方案”。

    柳俊沉『吟』著說道:“媽,站在家庭的角度來說,你這個方案好,穩妥。但是站在大局的角度來考慮,菲菲和陽陽還是跟我一起過去的好。”

    阮碧秀不高興地說道:“小俊,你別以為你媽不懂***,你就忽悠我。我知道你的意思,老婆孩子跟你一起過去了,能夠顯示決心,穩定軍心是吧?我告訴你,不是那麼回事!菲菲不是國家幹部,陽陽更是個學生,他們沒有這個義務去承擔你的國家大事。搞***,不要把老婆孩子牽扯進去。再說了,難道你的老婆孩子不跟你一起過去,大夥對你就不信任了?就沒有信心了?我不信!”

    老媽說得振振有詞,柳***還真是不好反駁。

    “這樣吧,媽,也不忙著定,等我回去和菲菲商量一下再說。”

    柳俊很認真地答道。

    阮碧秀這才回嗔作喜,說道:“行,商量是應該的。我等你們的決定。”

    嘴是這麼說,其實阮碧秀心中早打定了主意,等柳俊一轉身,立馬就打電話和解英溝通,兩位母親一同給嚴菲做工作,“施加壓力”,料必解英對自己這個安排也肯定是讚成的。菲菲平時最乖巧聽話,阮碧秀不信爭不過兒子。

    這邊正說著話呢,嚴明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問柳俊有沒有時間,說是那邊廂老爺子有些事情,想要和柳俊聊聊。

    柳俊微笑著應了,和父母打了個招呼,便徑直出門,親自駕車,趕往龍山公園別墅。

    嚴明親自站在別墅門口相迎。

    “什麼事?”

    柳俊邊和嚴明一道往走,邊問道。

    嚴明淡然說道:“剛才,錢伯伯到家來做客了,談了d省***的人選……瞿***請的說客。”

    柳俊一聽就明白了。

    這邊已經定下來他去天山省接魏振雄的職務,但由誰也接他的職務,卻是遲遲未曾敲定。這在高層***中也要算是比較罕見的了。究其原因,還在於讓誰去接替魏振雄頗費思量,最終才定下柳俊過去。柳俊的繼任人選,自然更要押後討論了。

    對於d省省委***這個職務,各大派係可是都不想“棄權”。實在這個位置過於重要了。此前於向宏倒台,明珠市委***一職,也經過長達一年的角力才最終塵埃落定。

    瞿浩錦已經逐漸接替敬秋仁在明珠係的旗手地位,成為大派係台前的掌舵人。明珠係對d省省委***一職有意向,瞿浩錦不好直接找嚴玉成談,便繞了個圈子,和自己的前任錢建軍做了溝通。

    錢建軍在上一屆巨頭之中,堪稱德高望重,又與柳晉才曾經共過事。所在派係與明珠係和嚴柳係的關係都很不錯,目前依舊是所在大集團的中流砥柱。由他出麵協調,確是最佳人選。就算所謀不成,也不損傷顏麵。

    “他想要讓呼延過來?”

    柳俊問道。

    嚴明笑道:“不是,他想要商孝忠過去。呼延去接商孝忠的班。”

    柳俊微微一笑,說道:“嗯,這招曲線救國比較高明。”

    這麼幾句話一溝通,兩人已經來到了客廳,柳俊也不客氣,徑直在嚴玉成對麵落座,隨即便敬上香煙“賄賂”嶽父。

    嚴玉成就著嚴明手點起了香煙,抽了兩口,望著柳俊,緩緩說道:“你的意見呢?”

    很顯然,嚴玉成知道嚴明會把事情大致向柳俊做個說明。這樣的事情,無論柳俊還是嚴明,均是一點即透,無須饒舌的。

    論資曆,呼延傲博和商孝忠基本相當,均是上一屆的候補中央委員,本屆的中央委員,商孝忠眼下是山城市委***,呼延傲博是中部某省省委***。但商孝忠年紀比呼延傲博要大幾歲,給大家的感覺更加穩重一些。最關鍵是柳俊在d省威望極高,又經營了一個強大的班底,如果徑直讓呼延傲博去接柳俊的班,瞿浩錦有些擔憂壓不住陣腳。商孝忠過去,就不存在這個問題。商孝忠本就是嚴玉成的前任秘書,嚴柳係著力培養的後備幹將。

    無論是山城市委***還是d省省委***,在下一屆是必定會進入***局的。因為柳俊的提前調離,才會出現一個短暫的“空白期”。如此安排,倒是十分周到。

    柳俊笑了笑,說道:“我看可以。瞿***的安排,一貫都是比較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