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  重生之衙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衙內最新章節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祖國!萬歲!(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巨人(下)(12-04-13)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巨人(上)(12-04-13)     

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安然離去

    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安然離去

    何老爺子穿上洗得幹幹淨淨的老式黃軍裝,頓時整個人都顯得精神許多,神采奕奕。www.59to.org 五九文學

    何夢瑩本來想要將爺爺五五年授銜時的將軍大禮服拿出來的,老爺子穿上這個,特威風。不過拿在手仔細看了看之後,又很無奈地放下了。

    較之五十幾年前,老爺子實在太瘦了。那時的何司令員,風華正茂,何等意氣風發。現如今,這套代表著一個偉大時代全盛時期的將軍大禮服,老爺子已經不能穿了。或許,在老爺子的心目中,還是老式的黃軍裝,更加貼心一些,舒服一些。

    老爺子穿上黃軍裝,自己對著鏡子照了照,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又想要親手扣上風紀扣,雙手微微有些抖,何夢瑩忙即上前,給爺爺扣好了風紀扣。

    何老爺子便伸手拍了拍孫女的頭,含笑點頭。

    何夢瑩又拿出四枚金光閃閃的勳章——五五年授銜時,一同頒發給何司令員的“一級八一勳章”、“一級******勳章”和“一級解放勳章”。另外一枚則是八八年授予的“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何老爺子擺了擺手,說道:“這個就不要戴了,收起來吧。”

    何夢瑩強顏歡笑:“戴上好看……”

    何老爺子笑了笑,說道:“好看是好看,不過爺爺已經過了喜歡好看的年齡啦。”

    何夢瑩還待要說,柳俊朝她輕輕搖搖頭。

    很明顯,老爺子的自我感覺沒錯,這是他最後的時光了,可以說每一分鍾都很寶貴,在這樣的問題上糾纏太久,顯然是很不明智的。

    老爺子自己盡管想要安安然然的走完百年人生的最後一程,但到了他如今的地位,很多時候確實是身不由己的。他現在說的內容,均會被記錄下來,既是遺囑,也可以當做***遺言來解讀。

    老爺子緩緩在客廳的太師椅上坐了,招呼道:“大家都坐吧,陪我老頭子聊聊天,說說話……”

    何長征、何東進與柳俊三人對視一眼,依言落座。

    每年何家都有家庭聚會,他們三人的座位幾乎都是固定的。何夢瑩不放心,搬了個椅子坐在老爺子身邊,以便隨時應對“突發情況”。

    老爺子的生活秘書很機靈,已經拿來攝影機,開始拍攝記錄。

    “柳俊啊,你的事情定下來了吧?”

    何老爺子微笑著向柳俊問道。

    大家都略微愣怔了一下,沒想到老爺子開口第一件事,就是問柳俊的事情。盡管所有人都知道老爺子對柳俊的厚愛,但在這個時候,他第一個就問柳俊,依舊有點出人意料。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

    將何武係與柳俊緊密“結合在一起”,正是老爺子自己定下來的“方針”。

    柳俊忙即欠了欠身子,恭聲答道:“是的,爺爺,已經定下來了。六中全會開完,就過去。”

    何老爺子雙眉微微一揚,說道:“你自己的意見?”

    柳俊點了點頭,說道:“嗯,我自己的意見。”

    何老爺子就笑了,微微歎息一聲:“好啊……現在是和平時期,若是戰爭年代,你不去當兵,實在太可惜了!”

    老爺子曾經不止一次和身邊人說過,如果是戰爭年代,柳俊這種人,乃是天生的統帥人物。不過就是和平時期,這種人的鋒芒也依舊掩蓋不住。

    “不要有太多的顧慮。好好教訓教訓那些不安分的家夥。不管是國際***還是國內***,雖然千變萬化,但歸根結底隻有一句話,那就是劉帥曾經說過的——狹路相逢勇者勝!你要記住了!”

    “是,爺爺,我一定會記住的。”

    柳俊恭恭敬敬地答道。

    事實上,中央有人一提出讓柳俊去天山省的動議,何老爺子就知道了。個別同誌原本擔心何老爺子會出麵阻攔,然而自始至終,老爺子未置一詞。隻因為老爺子很清楚柳俊的『性』格,也相信柳俊的能力。

    柳俊去天山,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你很好!”

    何老爺子溫和地望著柳俊,稍頃,輕聲說道。

    柳俊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濕潤了。

    “長征,東進,身後的事情,不要爭。該給什麼評價,就給什麼評價。”

    談完柳俊的事情,何老爺子轉向兩個兒子說道,語氣很是平靜。這個事情,也是有過先例的。個別德高望重的老同誌辭世,子女們為了訃告上的評價,和中央領導鬧得不愉快。何老爺子很看不上這種做法。在他看來,這完全是因為兒孫們不爭氣,自己沒有立足的資本和能力,才不得不依靠老同誌的餘蔭庇佑。還美其名曰為了使“***效益最大化”。

    何武係如今早已成長為參天大樹,在軍界政界都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極強的影響力,再不會因為老爺子離世而受到大的影響和牽連。

    這一點,也正是老爺子引以為傲的。

    我國有句俗話叫“富無三代”,說的就是兒孫不爭氣。在老何家,不存在這個問題。

    “嗯。”

    何長征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他們父子之間,數十年均是如此對答,誰也不以為異。

    本來依著何東進的意見,老爺子這個話,不能隨便答應。萬一要是給的評價過低,卻如何叫人心服?不說他們這些直係晚輩,便是何武係眾多的將軍們也會覺得委屈。但何長征毫不猶豫就應了,何東進也就不再多言。

    其實何長征答應得如此爽快,本身也正折『射』出一種極度的自信。

    何老爺子繼續說道:“骨灰不要運回老家了,就葬在公墓吧,很多老家夥都在那等著我呢,,熱鬧得很!”

    說到這,老爺子的嘴角泛起一絲笑容,似乎很是開心。他的很多老戰友,確實都在那個著名的革命公墓安息。老爺子可能想起了戰爭年代的崢嶸歲月和戰友們之間真摯的情誼。

    聽著爺爺以如此安詳的語氣談論自己的後事,何夢瑩心中酸楚,忍不住背過身子,擦起了眼淚。

    ……

    下午,明珠市委***何延安緊急趕回了京師。她昨天才離開首都返回明珠,接到何夢瑩的電話,立即又趕了回來。

    何老爺子的精神狀況,不如上午那麼健旺了,卻堅持不肯躺到床上去,就靠在太師椅休息,身後和扶手上,都墊了墊子。

    “爸……”

    何延安一進門,見了父親的模樣,眼淚便忍不住流了下來。

    在此之前,包括李治國『主席』在內,全體常委同誌均來何府探望過老爺子了。對於老爺子堅持不肯回醫院,也不肯繼續用『藥』的決定,領導們都有些著急。但老爺子自己堅持,何長征何東進也不勉強,領導們亦是無可奈何。

    在這個過程中,柳俊一直待在何府,並未“回避”。他與何武係密切的關係,中央層麵幾乎人人皆知。然而若是擱在平常時候,多多少少還要顧忌點麵子上的東西。但是今天,自然例外。也沒有任何一位領導同誌對柳俊此時待在何府表示絲毫的“異樣”。

    見到最鍾愛的***,老爺子臉上『露』出安詳的笑容,喘息著說道:“延安,回來了就好……”

    何延安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徑直在老爺子麵前蹲下,握住父親枯瘦的手掌,淚如泉湧。

    老爺子輕輕撫『摸』著女兒的頭頂,臉上『露』出愛憐橫溢的神情。此時此刻,戎馬半生的老將軍,和普通的父親,普通的老人沒有什麼區別。

    老爺子彌留之際,所有秘書人員和服務人員都退了出去,房子隻剩下何家嫡係子弟以及他的老戰友武老爺子和武家在京的二代三代子弟。大家圍成一個大圈子。

    何南方是其中最小的一位,緊緊靠在太爺爺的跟前。

    老爺子輕輕握住南方的小手,眼流『露』出慈愛的光芒,低聲說道:“……南方是個好孩子,有股子韌勁,和我小時候很像……你們要好好培養……”

    何夢瑩拚命點頭,淚如泉湧。

    “丫頭,不哭……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你爺爺這一輩子,做了很多事,打鬼子,打老蔣,建設祖國,問心無愧……你也很好,我很高興……做慈善要堅持做下去,這個可以作為你畢生的事業去做,不要放棄,上天會照看你的。”

    “嗯,我知道……”

    何夢瑩伸手擦幹淚水,含笑點頭。

    何老爺子的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淌過,定在柳俊臉上。

    柳俊重重點了點頭。

    老爺子嘴角浮起一絲欣慰的笑容。

    下午五點四十二分,老爺子端坐太師椅內,神態安詳,緩緩閉上了睿智的雙眸。

    ……

    次日,黨中央、國務院、軍委向全世界沉痛宣布了何老的訃聞。

    黨中央給予何老崇高的評價:我黨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家,軍事家,人民軍隊的締造者和卓越領導人……訃聞指出,何老是長期擔任黨和軍隊重要領導職務的卓越領導人,在長達八十年的革命生涯中,為我國人民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忠心耿耿,畢生奉獻,功勳卓著。深受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的愛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