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之龍》全文閱讀

作者:路過的穿越者  詛咒之龍最新章節  詛咒之龍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詛咒之龍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簡單又不簡單的問題(20-11-23)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提議很好但拒絕(20-11-23)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上頭的東西(20-11-23)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提議很好但拒絕

  “這些記憶你全都看過了?”鄭逸塵坐在椅子上,在旁邊定了個時之後,拿起來了一瓶記憶試管問向了安妮。看。毛線、中文網
  安妮搖了搖頭:“是瀏覽過了,不是全都看過了。”
  她對這些記憶試管的所有記憶有著大體的印象,但那隻是快速的瀏覽,並不是鄭逸塵這種巨細無遺的去看,跟補番劇一樣,不然的話她直接就將完整的信息給記錄了下來,而不是讓鄭逸塵閑著沒事一個個的去看,那些記憶片段麵的東西雖說大部分都是日常的,可是麵的確有著優質的部分,鄭逸塵顯得那麼沉迷就是如此。
  通過那些記憶片段能夠了解到更多的知識。
  “行吧,那我就繼續慢慢看了。”
  安妮點了點頭,有關於那些重要的記憶部分,短時間內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時間久了之後必然能夠給發揮出來相應的作用,至於蘿麗絲的擔心,安妮連提這個的意思都沒有,這些記憶試管已經是最為穩妥的方式了,不然的話這些記憶片段她能直接塞到有需求者的腦子。
  從那些古代生物的屍體上麵讀取信息的時候,安妮在大腦這方麵的研究額外的增加了很多,直接通過大腦影響靈魂的方式也因此掌握了,隻是那種方式的影響更大,她就沒有給鄭逸塵使用了,不然的話,這的記憶片段數量多一倍,鄭逸塵睡一晚上也能將其全部的看完。
  而不是現在一點一點的去看。
  鄭逸塵在進行自己重要的事情同時,古代遺跡那邊的事情也在飛快的發生著變化,比如說今天他看完了那些記憶片段之後,重新來到了古代遺跡的地牢時,就發現這熱鬧了很多,稍稍的一想就想到了某些可能性,怕不是地牢的古代生物能夠交流這件事,早就已經被人知道了。
  鄭逸塵找眼魔確認了一下,還真就是如此,之前這件事是秘密,大家都藏著掖著,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是現在鄭逸塵給古代遺跡帶來了很大的變化,導致了這個秘密已經不再是秘密了,眼魔知道這件事還是從路過的那些人的表現中觀察到了。
  “有人也嚐試跟我進行交流,但我一如既往的拒絕了。”眼魔對鄭逸塵說道,他是很認真的拒絕的,倒不是不想要背著鄭逸塵悄悄的搞一些小動作,而是覺得那些人不值得他去那麼做,鄭逸塵所表現出來的底蘊比起那些人類高太多了,人類在古代的時候太普通了,而鄭逸塵的身份卻是一條龍,古代的時候就能擠入上位的種族。
  這都不用做對比,更主要的是那些人摳門啊,光送人肉,他們需要的是那種人類的肉嗎?是蘊含了高能量的肉食好吧,同時鄭逸塵還是能破門而入幹掉他的存在,有著如此明確的對比,眼魔對於那些人的交流請求當然是幹脆的拒絕了。
  “唉,行吧,真不消停。”鄭逸塵歎了口氣,要不是之前有著太多關於扭曲信息的研究,估計現在就有人忍不住想要撈走地牢的古代生物了吧?鄭逸塵知道這個地牢的重要性,麵的古代生物正全都是維持地牢正常運作的一個重要的零件。
  現在沒有人拿著這件事威脅鄭逸塵,肯定是不想要當出頭鳥,但是人被逼急了,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幹得出來,就看這涉及到的利益大不大了。
  “發生了什麼事?”眼魔問道。
  “沒什麼,就是我已經進入了中樞室,接下來有可能掌握這了。”
  “……”眼魔的那些觸須不斷的舞動著,空氣中發出來了被鞭子抽打的破空聲,表現出來了他現在的心情並不怎麼平靜,他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感覺出來了鄭逸塵悄然無息的裝了個逼:“還有多久?”
  “唔,最近的事情了,這之後再說,先辦正事。”正事就是鄭逸塵想要了解的古代語言,這一次眼魔並沒有像是一個精明的商人一樣從鄭逸塵這邊額外的得到什麼,相反極為配合的完成了語言的記錄,那舉動恨不得將自己能知道這方麵知識全部給打包過來。
  “對了,我在中樞室發現了你的族人。ahref="http://"target="_blank"/a”眼魔這麼配合,鄭逸塵能想到具體的原因,他笑了笑,稍稍的透露出來了一些額外的信息,眼魔聽得主眼都睜大了起來。
  “我的族人嗎?他還活著?”
  “死了。”
  “那沒事了。”眼魔搖了搖頭,人殺人的事情屢見不鮮,同類的野獸也會相互傷害,眼魔這個種族在古代的時候也並非是完全團結一心的,所以中樞室那邊有眼魔,而他卻要被關在地牢,失去自由這樣的對比,也正常,更主要的就是那個族人死了,而他卻活的好好的,甚至跟鄭逸塵現在的關係,之後出去的可能性也很大,這點就非常好。
  “那我就先走了,等最近的事情解決了再來找你。”鄭逸塵對眼魔擺了擺手,雖說沒有直接承諾放出來他的話,但是這話再眼魔聽起來就是自己還有努力爭取一下的可能性。
  離開了地牢這,整個古代遺跡的氣氛時時刻刻的處於一種怪異的狀態,他一如既往的走到任何地方都是被關注的存在,不過感受到了鄭逸塵的態度之後,這跌人做事都有些偏向於肆無忌憚了,除了那些重要的不能動的地方,別的地方的開發都不像是以前那樣,整個開發過程都顯得小心翼翼的,就是圖書館那邊的藏書,鄭逸塵過去看看情況的時候,都少了一大部分。
  對此鄭逸塵就當做是沒看到了。
  “那條龍除了對寶庫那邊有所關注之外,對圖書館以及別的地方的變化沒有任何的反應嗎?”黑暗教會的負責人聽了手下的匯報之後,陷入了沉思,古代遺跡這個地方太重要了,可以的話誰也不想要將其落到那條龍的手,彼此都認為自己掌握了才是最好的結果。
  不過眼下很多事情貌似成了定局,那條龍油鹽不進,至於莉莉那邊遭到了襲擊的事情,黑暗教會也專門的調查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痕跡,很顯然下手的人將尾巴清掃的很幹淨,那邊的襲擊的確不是黑暗教會弄出來的。
  他們弄出來的話就不會是那種規模的。
  現在手下的匯報讓這個負責人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那條龍隻對寶庫關注,對別的地方不怎麼關注……首先生活區那邊,那邊的探索價值其實也很高的,主要是那個地方是古代生物居住的地方,有很多地方也都有著相關的防護,正常的方式難以打開,所以最初顯得價值就不高,但是之後他們成功的破解了圖書館的空間防護,也意味著生活區的那些住所可以進一步的探索。
  每一間房間都等於是一個尚未開啟的秘盒,打開了說不定就有很大的驚喜,當然更多的就是普通的收獲了,而鄭逸塵對那邊的關注不大,和圖書館一樣,他想到的可能性就是那條龍會不會很早以前就已經對圖書館下手了?
  並且在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時候就已經成功的得到了圖書館的知識,因此他才能在對古代遺跡的攻略中處處的快人一步,他們還在聯合開發寶庫的時候,那條龍就已經對中樞室下手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從圖書館得到的大量書籍,就沒有那麼香了。
  至於地牢那邊,純粹是誰都不敢動。
  “你先下去吧。”黑暗教會在古代遺跡這邊的負責人思索了一會之後,主動的聯係起來聖堂教會那邊,外邊黑暗教會和聖堂教會是對立的,但他負責的事情就像是另一個部門一樣,別的地方打的腦漿子都流了出來,而這邊卻不會有那麼多的事情,隨手和聖堂教會是競爭者的狀態,在這的話,該進行一些正常的商議過程依舊要進行。
  聯係了聖堂教會的代表,他雖然沒有好臉色,但很認真的將這件事說了一遍,對麵的負責人聽完了之後露出了難得的一言難盡表情:“就算是你說的這樣,我們現在能得到那些東西也是那條龍專門留下來的……太晚了。”
  的確是太晚了,不管黑暗教會的負責人設想的可能性是不是真的,現在知道這件事的意義已經不大了,公開出來將那條龍放在烤肉架上烤?之前中樞區的事情他已經在烤肉架上了,可見他在意那件事了?這件事相比起中樞區的事情而言僅僅隻是毛毛雨。
  對那條龍的影響並不大,相反,真要是那種可能性,他們得到的那些古代書籍已經算是那條龍的饋贈了,對方若是很早就得手了,完全能夠弄一大堆空白的假書糊弄他們,而不是現在的這些,那些書聖堂教會得到了很多,經過了專業的研究之後,確定了那麵記錄的知識一點問題都沒有。
  明麵上他是和黑暗教會的人這麼說的,心想的則是等到這次的談話結束後,趕緊將這件事給上報上去,這方麵的知識能夠使用,但有些部分是不能隨便的利用了,比如說拿著這些知識研究出來的成果對付那條龍。
  本來就可能是那條龍留下的知識,還拿著這些專門對付那條龍,如果能速戰速決的解決那條龍,那倒是沒什麼問題,若是不能的話,那條龍必然能在短時間內找到破解的方式。
  “圖書館的事情可能太晚了,但是中樞區的事情未必那麼晚,隻要我們在這邊合作的話,未必不能奪下中樞區!”黑暗教會的負責人說道,這方麵的事情他就代表黑暗教會,中樞區的搶奪,講真的要不是有著聖堂教會在這邊製衡的話,他們早就派過來大量的人造魔女和覺醒魔女了!
  雖說那個空間裂隙的通道極為的麻煩,但若是不計犧牲的話,還是有辦法解決的,但是那樣做了,隻會導致黑暗教會積累起來的力量元氣大傷,因為魔女力量的研究帶來的紅利會全部砸進去不說,甚至研究出來魔女力量之前的黑暗教會力量都會因此倒退一些,這樣的代價太大了,黑暗教會不可能豪賭一波。
  他們本來發展就很好了,按照現在的趨勢,發展的效益穩步提升,腦子抽了才會幹出來這種無腦豪賭的行為,若是最終的收獲很大,一飛衝天,那的確是賺了,但依舊不穩,賭贏了可他們積累的力量依舊會極大的消耗,力量不足下,得到了古代遺跡隻會成為別人眼的肥肉。
  東西固然好,要先消化一下才行,能指望聖堂教會在那個時候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消化那些東西?
  也就是這這條龍的老巢隱藏的實在是太好了,不然的話鄭逸塵早就遭到了沒日沒夜的襲擊了,所以搶奪中樞區這件事,迫脅那條龍失敗後,最好的方式就是拉著聖堂教會以及三大帝國一起下水,如果因為那些困難就隨意的放棄了,黑暗教會也就不是黑暗教會了。
  “提議不錯,但是我們拒絕。”聖堂教會的代表搖了搖頭,雖說他們也很想要在這件事上麵多操作一下,不過作為負責人,在這邊雖說有著很多決定的權限,可是上頭有著一些指令,那就不是他能夠隨意的做決定了。
  黑暗教會的負責人能有權限在這方麵尋找一些合適的盟友專門對那條龍下手,聖堂教會這邊暫時是不會下手了,畢竟那條龍主動的提供了扭曲信息的研究資料,聖堂教會有著更多的考慮,他們不像是黑暗教會這邊,更多的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為了保持著大陸的穩定,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那是以前就流傳下來的教義。
  必然是有著某種原因需要他們這麼做的,而鄭逸塵現在做的事情對聖堂教會的教義就很有幫助,雖說他和魔女有關係,但他有能力,能夠將很多問題都變得容易的去解決,就他之前提供的扭曲信息,經過了聖堂教會的施法者後續的研究之後,的確是研究出來了一些新的成果,對於扭曲信息的抵抗性再次的提升了。
  以前扭曲信息爆發的話,那就是無法阻擋的災難,而現在找到了合適的方式,在抵抗性上麵就有了優勢,雖說感染了扭曲知識的存在還是沒得救,但感染之前去避免感染的可能性卻是有了,至於契約的強行糾正方式,鄭逸塵提供的信息中重點的提及了這個。
  聖堂教會沒有將其當做是玩笑看待,而是經過了慎重的研究後,最終的結果就是那條龍說的有道理,契約本身就是一種無形力量的約束,這種力量真的可能是無限的嗎?所以為了避免出現更多的意外,從根本上避免掉一些情況才是最穩妥的方式了。
  況且那條龍提供的方式已經有了一個大的研究方向,順著這個方向繼續研究下去,即便是最後依舊無法消除感染者,可能保證沒有被感染的人能夠不會被感染就行了,至於少數的感染者,若是真的沒辦法挽救,那就……人道毀滅。
  沒有了感染者,外加所有人對扭曲信息都有了抗性,那麼扭曲信息這種東西最終會消逝在曆史當中,因此相比起整個古代遺跡的問題,聖堂教會更看重這種搞不好就讓大陸就出事的事情,還有就是這事就不是隨隨便便壓迫一下就能讓那條龍屈服的。
  黑暗教會喜歡霸王硬上弓,一般的情況,他們勢力龐大問題,壓下去了就壓下去了,可是將這條龍給逼急了的話,真的是好事?萬一這條龍一個覺得自己忍不下這口氣,直接來一個魚死網破,雖然這樣的可能性很低,但畢竟是概率性事件,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有些事情能把人給逼急了,有的事情還是保持著中立吧。
  從眼下的諸多情況來說,鄭逸塵對很多事情做出來的貢獻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和魔女之間有關係帶來的影響力了,因此黑暗教會想要拉著他們下水這件事,想都別想,一起下水了不能從那條龍那邊入手解決中樞區的事情,就意味著他們要用更加直接的方式去接觸中樞區,一起承擔這個損失?
  可就拉倒吧,反正從眼下的這個角度來說,若是這條龍沒什麼心思搞出來什麼太大的事情,對於大陸的和平發展依舊很重視的話,那其實眼下的這種情況聖堂教會一定程度下還是能夠接受的,至於和魔女相關的事情,等以後再說了,現在魔女終究是少數的,宛若是稀有動物一樣,不像是幾百年前那樣,隨隨便便走在大街上都能撞上一名魔女。
  魔女的數量不多了,即便是給大陸帶來了一些影響,也未必會那麼嚴重,所以總的來說,這條龍隻要心不歪,想著在一個正常的環境中生活著的話,那有些問題就不嚴重,畢竟根據聖堂教會的智庫分析,這條龍做的很多事情都像是給魔女做鋪墊,讓魔女正常化。
  一旦魔女真的正常化了,那他們自然能夠隨意的生活在正常的環境麵……這個點看聖堂教會的臉色,同樣嘛,想要好好的生活在正常的環境麵,那首先就是環境要正常,所以這條龍有這種想法,那就不可能對大陸的穩定性進行破壞,相反遇到了一些很麻煩的問題時,他還會主動的介入解決一下。
  當然類似於戰爭那樣的問題,隻要不是會將整個大陸給打的四分五裂,天災不斷,估計他和聖堂教會的態度差不多,一定程度的影響一下,卻不會想著法子調停整場戰爭。
  因此根據聖堂教會所掌握的種種信息,雖然和死硬的頂魔女這一點讓這條龍的路有點走歪了,可是這條龍一直都在幹人事,就憑著這個,黑暗教會的負責人提議的事情他們就不會同意下來,雖然很有操作性,但沒有必要那麼折騰。
  “好了,這件事就這樣吧,聖堂教會對於眼下的結果雖然有些……失望,但總的來說還是能承認那條龍的優秀。”聖堂教會的負責人說完中斷了通訊,那條龍的確是很優秀,能攻克中樞區那邊的嚴重問題也是一種本事了,承認這一點並不難,至於這麵涉及到的利益,總的來說那條龍還是留了不少的出口的。
  圖書館的書可能被他給刪減過一些內容,但本質上沒有問題,掌握到了那些知識,的確能夠讓聖堂教會現在掌握的力量體係進一步的提升,還有寶庫那邊的東西,鄭逸塵隻是競爭,卻沒有惡意的幹涉什麼,誰撈著了什麼能帶走就帶走,各憑本事,還有生活區那邊,他就沒有怎麼動那些沒有開啟過的房間,古代生物的住處麵總能發現一些好東西的。
  地牢……就更不用說了,鄭逸塵在提供扭曲信息的時候就額外的強調過地牢的重要性,別的地方都能折騰一下,唯獨地牢要好好的,在他攻克中樞區的時候,那名影武者在透露出來的信息中,甚至提到了地牢內的那種特殊力量的事情。
  當然那個時候所有人的心都掛念在中樞區那邊,即便那種力量很有誘惑力,但當時已經沒有多少人關注了,畢竟想要得到那種力量,那就必須所有人都聽完整個會議,走人了?走人了那就沒有了,那條龍也不是傻子,明擺著拿著一些重要的東西利誘,卻不會將那些東西隨便的白給,所以錯過了那種力量就挺可惜的。
  但……之後想要得到也不是沒有機會的,最終如何還是看看那條龍能把事情做到什麼程度吧,即便是他真的掌握到了中樞區,事情也不會隨便的結束,除非他一直開啟著空間裂隙的防護,不開那個的話,黑暗教會這邊若是不甘心失敗,多半會幹出來一些不擇手段的事情。
  畢竟他們能抓鄭逸塵的一個弱點,那條龍的影響力很大,但從最初到現在都處於一種見不得光得狀態,他幾乎不會用本體在外活動,也就是說在他所在的有影響力的地方,隻要破壞了那邊屬於那條龍的煉金傀儡,那條龍就會暫時失去那個地方的控製權……
  

snaptime:2020-11-25 16:57:11  exectimeㄩ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