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之龍》全文閱讀

作者:路過的穿越者  詛咒之龍最新章節  詛咒之龍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詛咒之龍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先行測試(20-09-24)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一顆暴雷(20-09-24)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就很矛盾(20-09-24)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嚇唬一下魔女

  黑暗教會作為一個有著深厚底蘊的勢力,在拉布斯特帝國那邊有著足夠多的臥底也是一件利索當的事情,隻是這些臥底有的一般有的高級,高級的日常沒有什麼事情,但基本上動了以後就沒有什麼用處了,這一次的事情讓黑暗教會吃了個不小的虧,他們隻有戰死的人造魔女,就沒有被俘虜的,現在卻又了,還一下子就是五個!
  這能忍?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科恩給出來的一個重要的信息,對方之所以能夠一次性得到那麼多的魔女力量,不是表現出來的那種很強的力量,而是對方拿出來的一種毒,連魔女都不能完全免疫的毒氣,那種東西才是黑暗教會最為看重的,什麼損失了一些魔女力量啊,適格者多找找就行了,黑暗教會的技術也不短的進步。
  適格者的標準是越來越低了,所以少點人不是事,主要就是技術封鎖。
  可現在突然有了一種毒氣能夠直接影響到人造魔女,覺醒魔女也不能免疫,這可就厲害了,沒什麼好說的,直接走一波調查,至於惰性之毒的檢測,科恩反複的確認過,那種毒和魔女力量沒有任何關係,也就不存在是曾經脫離黑暗教會的毒之魔女做出來這種毒的可能性了。
  如果是毒之魔女做出來的毒,那麼這種東西的重要性就降低了很多,畢竟同為魔女力量的東西,別的魔女受到影響很正常,同級別的力量還不能相互影響,那算什麼同級別?沒關係?沒關係那意義可就大了,研究魔女力量的同時,不也有這想著怎麼克製針對魔女力量嗎?
  畢竟研究武器不留下反製的手段,遲早要出問題的,總不能經常用以毒攻毒的方式,隨著今後魔女力量的增多,肯定會陸陸續續的出現一些問題的,科恩已經預言了這方麵的發展了。
  覺醒魔女存在不存在暴走還是一回事呢,所以反製的手段必須要有,覺醒魔女因為覺醒之後,體質和靈魂都升華過,雖說洗腦的效果還存在,但是隻要脫離了控製肯定能恢複自主性的,這也是黑暗教會不輕易動用覺醒魔女的原因,當然那種本身就是屬於黑暗教會的人培養出來的覺醒魔女問題就不大了。
  覺醒魔女正常情況下,黑暗教會有把握完全的掌控,可她們一旦出現了力量暴走的情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力量暴走刺激到了她們的意識,必然會讓覺醒魔女脫離掌控,所以沒什麼好說的,反製的手段必須要有,雖說覺醒魔女力量暴走這件事還沒有得到確切的證實,可有備無患嘛。
  科恩慶幸自己收集到了感染者的血液和空氣足夠多,後續能夠提煉出來不少惰性之毒,不過經過二次提煉的惰性之毒在效果方麵顯然不如原版的,可這部分也足夠他進行研究測試為了,二次提煉出來的毒氣對於人造魔女依舊有著很強的效果,同時也給了科恩一個思路……
  對魔女力量發揮作用的抑製劑,用來鎮壓人造魔女不受控製的那部分力量,隻要計算好劑量的話,這種操作是可以實現的,人造魔女不能全力動手的同時還要額外的抑製一部分不受控製的力量,這讓她們明明有著很強的力量,去也難以正常發揮出來,就像是人類的大腦對身體的被動保護功能一樣。
  個體力量很強,但大腦為了保護身體不受傷而限製住了那部分會傷害到自身的力量,人造魔女不是被動限製的,是主動限製的,不主動限製一下,動手一次就是生命倒計時,主動限製也影響到了她們的實力發揮,可若是將主動限製優化一下,把那部分不受控製的力量給壓下去,讓人造魔女能夠全力的動手。
  她們的戰鬥力能夠額外的提升很多,還不會因為在標準內肆意使用自身的力量影響她們的使用時間。
  可問題是惰性之毒的來源就那麼一點,哪怕為了削弱劑量,進行三次,四次的稀釋,達到理想的效果,將手的毒的分量翻個十幾倍,但隻要沒有具體的來源,這東西遲早會用完的,惰性之毒的持續時間不是無限的。
  除了科恩保留的那部分之外,之前被帶回來的那些研究人員,他們中的惰性之毒在不到半天的時間內就失去了效果,人造魔女的話是三個小時,雖說後續額外的收集了很多,能用一段時間了,可重要的依舊是來源。
  不弄清楚這種東西的來源,這玩意用著也不安心,他們掌握著,別人也掌握著,人造魔女能夠用惰性之毒做出來的抑製劑發揮出來更強大的力量,但那都是建立在這種東西沒有失衡的前提下,若是使用抑製劑的同時,被施加了同樣的毒,那麼她們隻會更快的失去戰鬥力。
  黑暗教會在調查這件事的時候,科恩也在發揮著自己的特長,細致的研究著這種東西,最終還真就發現了點什麼,問題直接繞到了古代遺跡那邊,他查資料的時候,查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當初進攻古代遺跡的時候,有一批幸存者作的報告給記了下來,就是當初那條龍拆開地麵刨出來一顆樹的時候,現場就有著類似的情況。
  那個地方的人被某種力量的氣息影響到了,導致自身的所有力量都無法使用,無論是魔力還是戰氣都在被影響的範圍之內,隻是那邊的幸存者比較少,記錄也不怎麼全麵,但這一份記錄讓科恩長長的鬆了口氣,忙活了挺長一段時間的功夫總算是沒有白費,既然查到了這個,就順著這條線繼續向下查一下吧。
  並且查到了這之後基本上就能鎖定動手的目標了,當初隻有那條龍在那邊搞事過,來源不公開的話,那這種東西給也就那條龍有了,至於是不是,可以後續的確認一下,拉布斯特帝國那邊需要調查,那條龍那邊也能順著這條線調查一下,雙向的來。
  古代遺跡那邊也要好好的搜索一下,目標嘛……科恩已經有了。
  “這啥啊?”古代遺跡,鄭逸塵看著試煉建築的突然增加的訪問量,當即警惕起來,師出反常必有因,現在古代遺跡這邊的各種力量都集中到了寶庫那邊,別的地方的進度就慢了下來,圖書館那邊都隻能排到第二,更別說這個像是地雷的試煉建築了。
  這玩意就是鄭逸塵故意為難人的,而且麵還有個塞子堵著關聯著地牢的窟窿,誰破開了誰就要為此負責,所以試煉建築被關注的程度直線下降,鄭逸塵琢磨著短時間內來這的人也不多了,雖說已經收集到了相當多的現實戰鬥數據,對參加戰鬥的煉金傀儡也有了新的改良提升,魔石幣那種東西權當是捎帶手送的。
  可是現在這邊的訪問者突然就增加了,怎麼看問題都很大啊,鄭逸塵嘀咕著,師出反常必有因,突然多了這麼多人來這,說沒點什麼事情才怪,他都有那麼一瞬間懷疑這個試煉建築是不是多了什麼寶貝,琢磨著怎麼清場了。
  不過這玩意好歹是他弄出來的,稍稍的查一下就能確定麵壓根就沒有什麼新奇的東西,還是原來的老一套,他知道等寶庫那邊的事情結束後,試煉建築就沒有什麼用處了,所以也沒有在這更新什麼東西,以後注定要被拆的建築。
  多開點監控吧,嘀咕著,鄭逸塵遠程操作開了一些監控,這方麵的事情以前的時候一般都是蘿麗絲負責,現在有了書靈,就變成了他們一起關注這件事,有什麼好東西他就丟過去一些壞東西,反正試煉建築是他的,產自於麵的任何東西說是自己的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心輕哼了兩聲,帶著幻夢之毒的他重新進入了寶庫麵,開始了日常的搜刮,不拿白不拿,隨著技術的進步,別人從寶庫麵的到東西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了,前兩天的時候,拉布斯特帝國那邊的負責人還專門找鄭逸塵談談加價的事情,主要是技術進步了。
  從麵得到的古代魔法道具中也有人找到了空間相關的魔法道具,雖說不是直接針對寶庫的,可是破解出來的相關技術還是帶來了很大的幫助,讓他們加速了這個進度,有著如此的突破,之後進度可謂是不斷的提升著,所以加價是必須的了嘛,不然的話拉布斯特帝國那邊覺得虧了。
  合作是合作,一些事情要說明白的,鄭逸塵和拉布斯特帝國的合作不是私人之間的關係,整個帝國不會因為這種情況吃虧,所以負責人就很委婉的表示今後這邊要加價了,商量一下可以,但加價是必須的,對於這種情況,鄭逸塵感覺悲憤的加快了搜刮的進度,反正大家都是黑的,他也就不裝什麼正人君子了。
  至於暴露了?嘖,暴露了就暴露了吧,新的方式正在研究中呢,等到研究出來了成果了,直接試試強闖中樞區,為此鄭逸塵都做了幾手準備,地下巨獸的蛋是一個突破口,土屬性的人造魔女也是一個,再不行了將她們帶到龍界灌覺醒魔藥刺激一下,之外備用的手段就是想辦法從龍族族長那邊借點鱗片……雖說這很難,但還是要試試的。
  更更備用的就是覺醒聖女了,覺醒聖女覺醒之後的力量是沒有屬性的,需要接觸一下特別的媒介才能,就和靈魂寶石差不多,最初效果再強也沒什麼用處,隻有融入了能夠融入的力量之後才會發揮出來真正的威力。
  找一名合適的覺醒聖女,讓對方接觸一下土係的元素力量,然後再弄一顆有著大地魔女力量的靈魂寶石,這個不行的話那就換成龍族族長的,這個算是最保底的方式了,覺醒魔女那邊鄭逸塵認識的基本上都有了自己的屬性,不認識的……估計也有都有了,所以想要整這個方式,必須要找一名新的覺醒魔女。
  總之鄭逸塵這邊足夠小心謹慎了,暴露的可能性本來就很低,那邊的計劃一直都在進行著,等到這邊暴露了,那邊的計劃差不多也就完成了,說不準完成了之後計劃也沒有暴露了,所以古代遺跡這邊隻要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況,暴露的可能性不高。
  在寶庫這邊的在意程度還不如試煉建築那邊呢,那邊鄭逸塵好歹還在想著究竟是什麼情況,讓那邊的人數多了起來。
  經過兩天的監控,鄭逸塵嘴角有些抽抽,基本上能確定那些人和黑暗教會還有奧布帝國的人有關係,但他們在那邊活動的時候,並沒有搞什麼事情,一心一意的攻略這試煉建築的那些難關,好像是專門為了研究那邊的封印而來的,這就……該好好想想出什麼問題了。
  說別的勢力,鄭逸塵還不會這麼在意,黑暗教會和奧布帝國,這倆總是能夠整出來一些新花樣,鄭逸塵就在意這個。
  “黑暗教會那邊不會真的想要冒個險吧?”鄭逸塵嘀咕著,看著黑暗教會和奧布帝國的人專注懟那個封印的樣子,額外的調查了一下最近的人員記錄,黑暗教會動用關係大量的調集過來了一些人手,可自己不知道這個,估計是他們又和別的勢力一起暗中各種PY了一下,才能這麼調來人。
  平日鄭逸塵想要拉過來點什麼人,這邊就會開會開會,反正就是各種不同意,拉布斯特帝國想要開口也沒機會,這個時候太過偏袒了容易暴露他們之間不可告人的消息,對此鄭逸塵微微的撇了撇嘴,黑暗教會和奧布帝國這一手估計也沒想著瞞過他,就是為了惡心他一下來著。
  “繼續監控吧。”回到了地下基地,鄭逸塵拿出來了幾個屏幕看著上麵播放的畫麵,在地下世界,像是魔法光屏這種東西就連小魔女珍妮都能釋放出來,放出來的魔法光屏隻要調整好固定的頻率就能接收到地下基地內部的信號源,信號的範圍也就限於整個地下基地。
  至於這種功能有什麼用處……閑著沒事開發出來的功能,衍生的那種類型,有用沒用先不說,重要的是這種功能用著就有那種不一樣的感覺,魔法光屏能連接到魔兵召喚書,也就說這東西也能當魔兵召喚書用,和那玩意稍稍不同的是,這東西能夠一次性開啟很多,進行多線程的使用,不像是魔兵召喚書,一本書對應一個屏幕,雖說能夠分割屏幕,但沒有現在的方便啊。
  不用了隨手撥到一旁就行了,魔法光屏對上了特定的頻率之後,就不需要額外的魔力支持了,地下基地那充足的魔力儲備就能夠維持這些光屏使用,他現在看的就是那幾名人造魔女的成長人生……
  距離五天的時間還沒到呢,但對於這些人造魔女已經經曆了很長一段時間了,稍稍有點意外的是鄭逸塵的設計稍稍的有點失誤,不是說對場景的設計有問題,是對這些人造魔女而言,五天的時間實在是太壓線了,她們醒過來之後依舊需要額外沉睡一兩天,來恢複被加速經曆新人生的意識消耗。
  鄭逸塵現在看的就是她們經曆的新人生的一部分,從童年開始,至於她們的虛擬父母,也不是隨便編出來的,而是根據讀取出來的記憶碎片,整合後根據虛幻世界的大數據進行的模擬,雖說不能完全的模擬出來記憶碎片中那些印象中的父母和所有人,但接近一半的模擬程度還是可以的。
  至於剩下的就自動填充咯,還有她們所經曆的這段成長人生場景也不會被拋棄,之後會被鄭逸塵額外的融入到虛幻世界,可能是某個小鎮子,也可能是某個安全的小村子這樣,既然是主動那麼做了,肯定不會安排一些狗血的場景。
  “你可真是善良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的丹瑪麗娜伸手拉過了一個魔法光屏,看著上麵播放著的人生畫麵,對鄭逸塵調侃的笑道,鄭逸塵看了一眼這個大白天都在睡覺的女人,在這主要是為了學習封界這個魔法,她日常都沒有離開過地下基地,那對外做的事情就隻能動用她的那個化身了。
  使用化身在外界活動的時候,地下基地的她就保持著沉睡的狀態,快速的恢複著驅動命運殺的消耗。
  “唯獨不想要被你這麼說啊。”鄭逸塵微微的撇了撇嘴,丹瑪麗娜這種稱讚,鄭逸塵聽起來就有一種雖說是在稱讚,但卻是在說他還不夠成熟的感覺,他想了想,說了一下後續的安排,就是將他們的成長場景模塊融入到虛幻世界麵這樣。
  丹瑪麗娜聽完了之後笑了笑,沒說什麼,鄭逸塵這種行為說是好心沒錯,但同時也算是一種比較黑的控製手段了,不過他的支配欲沒有那麼強烈,這種控製手段在他手也就是一個備用保險,關鍵的時候還是要看人的。
  鄭逸塵沒打算對人造魔女的一些經曆進行隱瞞,也就是說她們醒過來之後會知道一些真相,也會了解到一些人造魔女被洗腦的問題,這件事上鄭逸塵的處理稍稍的有點不完美,主要是他直接將所有的人造魔女一起處理了。
  最初選擇兩三個都可以,留下兩個作為例子,讓她們醒過來之後自己了解情況,現在一起都給治好了,他手也就沒有什麼具體的對比例子,說服的難度稍稍的提升了一些,當然準備的好了也就是讓問題顯得複雜一些,結果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浪費時間?根本不浪費,他需要的就是兩名土屬性的人造魔女,剩下的三個純粹就是捎帶手來的,主要的處理好了,次要的放著托管模式的處理就行,日常能占用的時間不會超過兩分鍾,說白了就是隨便看一下具體情況,沒事了就放在一旁。
  她們呢,知道了自己的一些問題,確認鄭逸塵沒有說謊,是真的幫了她們,讓她們清楚自己是一無所有了,這個時候讓她們順便的了解一下虛幻世界,以及他們成長的場景雖說是虛幻的,但那也是基於虛幻世界這個半真實的世界,和她們的記憶碎片最大擬真幅度下塑造出來的。
  忽略掉一些細節的話,那和真的沒什麼區別,等她們將所有能確認的信息都確認了,就問她們願不願意接受這種‘親情’吧,畢竟她們都被深度的洗腦了,記憶壓根就沒有多少,意識被清洗的延續性都被破壞了,相比起過去的那種已經徹底消失的經曆,虛幻世界這邊就算是南柯一夢的經曆,對她們而言也是極為真實重要的……
  有的和沒有的,很好選擇啦。
  “你說有朝一日活得久了,封閉記憶也走一遭這種經曆,感覺會怎麼樣?”閑著沒事的伊芙湊了過來,說著不怎麼靠譜的想法,鄭逸塵看了伊芙一眼。
  “你想試試?找虛幻魔女啊。”
  “我才不找她呢,那多危險啊。”伊芙想都不想的說道,在鄭逸塵這邊至少能保證鄭逸塵不會弄什麼暗搓搓的手段,找虛幻魔女?就算明麵上沒有整出來點什麼,但誰能保證真的就沒有一點事情?玩也不是那麼玩的。
  “具體的情況啊,那就是看你的經曆了,如果足夠真實的話,你新的經曆產生的強烈記憶可能替換掉你原來的,說白了就是一種你還是你的意識覆蓋,不夠強烈的話,那就是你醒過來了之後就單純的多了一段類似於做夢的經曆,不會給你帶來額外的影響。”
  “……有這麼嚇人?”伊芙聽得有些驚詫。
  “虛幻世界又不是一個完全虛假的世界,那麵可是有著足夠的精神力量構建環境,意識成長的時候可是真正的成長,既然是真正的成長了,那就有著覆蓋性了,雖說幾率很低,但的確有可能發生,你要試試?”
  “算了。”
  鄭逸塵輕輕的笑了笑,幾率是有可能的,但調整的好了也就和做夢一樣,沒那麼可怕,當然這幾名人造魔女的就是那種能夠讓意識真正成長的環境了,至於覆蓋……她們那情況不是覆蓋,而是在一張被強製漂白的紙上麵重新繪製新的圖案,在有魔法的世界,玩弄靈魂,意識什麼的,實力達到了之後,容易的就像是一個隨時能出籠的惡魔一樣。
  嚇唬魔女的感覺不錯。
  

snaptime:2020-09-26 11:17:09  exectimeㄩ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