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衛安的腦海幾乎是一片空白,可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下意識的提起了裙擺,飛快的下了樓,飛快的跑下了台階,朝著沈琛飛奔了過去。
  有些時候她總是覺得自己的情緒太過內斂,有些時候她也總懷疑自己不會再去愛也不懂怎麼去愛,可是在經曆了這次的事之後,她終於清楚徹底的明白,不是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沈琛早已經在她心跨越了一切。
  她總是可以無限的給沈琛期許,因為她總覺得沈琛不會辜負她,沈琛都可以做到。
  她在快要死的時候,腦海想的也隻是沈琛和跟沈琛有關的事。
  是沈琛治愈了她。
  是沈琛把她徹徹底底的從上一世的漩渦拉了出來,讓她跟上一世的那個自己完完全全的伸手揮別,因為從這一刻起,她再也不會受上一世的自己任何影響了。
  她懷抱著自己都不清楚的這些念頭,飛撲著進了沈琛的懷,一把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腰。
  沈琛被她撲的後退了兩步才穩穩地站住了,似乎是沒有想到她竟然這樣失態,他垂下頭來看了她一眼,下巴擱在她的頭頂上蹭了蹭,伸手將她緊緊的圈在懷,好一會兒,才低聲說:“讓你受委屈了。”
  他的身體有些僵硬,因為雖然是隔著彼此的衣裳,可是他卻仍然察覺了衛安細微的顫抖-----她在哭。
  而沈琛最不願意的,就是見到她哭。
  這些天也不知道衛安到底受了多少驚嚇和委屈,光是外頭的那些人......沈琛目光沉沉,眼閃過狠厲又閃過內疚,最終隻是化作了一聲沉沉的歎息,他將衛安摟的更緊了些,像是抱著什麼稀世珍寶,等到衛安埋在他懷不動了,才將她打橫抱起來往樓上走。
  他總歸是比任何人都了解衛安的,知道她失態過後就會害羞。也知道她不想自己這副樣子被別人看見。
  因此當跟來的雪鬆等人全都進來之後,他便低聲吩咐:“將事情都處置好,若是遇上反抗厲害的,格殺勿論。”
  之前那個將領說這句話的時候那樣鎮定,如今沈琛說起這四個字來的時候,就又不知道比他們提起這個詞的時候冷漠了多少,雪鬆立即就明白了,大聲應了一聲。
  沈琛已經抱著衛安上了樓安置在床上。
  衛安哭的眼睛紅紅的,見沈琛低頭看自己,就伸手打開他:“讓我安靜一會兒。”
  她少有這麼難過的時候,清醒過來之後難免還是會覺得有些羞惱,可是這羞惱也不過是一會兒的事,她立即就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抬起頭來猛地看了沈琛一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情緒太過失態了,才問他:“事情都處理好了?”
  提起這件事,沈琛的眼眸有些暗沉,過了一會兒,才嗯了一聲,伸出手來摸了摸衛安的頭,低聲說:“我趕回去及時,見到了父皇最後一麵。”
  是啊,沈琛是帶著岑先生走的,他們功夫都了得,兩人又都是能忍的人,肯定不用幾天就趕回去了。
  衛安見他說起這件事便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便靠在他懷無聲的等他平靜了下來,才問:“出了什麼事?”
  “賢妃和楚景諳跟徐安英勾結,給父皇下毒。”沈琛說起這些事的時候,眼的陰沉又重了幾分:“我趕回去的時候,父皇已經隻剩了最後一口氣,景吾被軟禁了,說是景吾貢上的丹藥有毒......”
  衛安已經多少猜到事情肯定跟徐安英和瑜側妃有關,可是沒想到他們的膽子竟然這麼大,不由得便歎了口氣:“他們也太大膽了。”
  “雖然大膽,可是的確是有效的。”沈琛冷笑了一聲:“宮被他們一手把持,除了徐安英和他安排入閣的那個閣老,其他的大臣都見不到聖上的麵,加上瑜側妃在後宮把持後宮,隻要沒有我這個意外,這件事其實就成了。”
  衛安見他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始終神情冷漠,竟然情緒沒有太大的起伏,就直起身來仔細的看了他一眼才問:“那然後呢?你是怎麼見到聖上的?”
  徐安英的人一定早就已經收到風嚴防死守了,怎麼給沈琛鑽了空子的?
  “多虧了平安侯和鎮南王。”沈琛呼出一口氣:“我沒有立即回京,那段時間京城已經戒嚴,我用了很多法子,才沒有引人注意的回去了,然後我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先聯係了平安侯......”
  那時候平安侯已經賦閑在家,可是他到底掌管過禁軍很長一段時間,沈琛跟岑先生又設法聯係了臨江王的舊部,終於進了宮。
  之後自然又是一場拚盡全力的雙方搏殺,那段日子沈琛其實過的很是艱苦,畢竟徐安英和瑜側妃都不好對付。
  不過那些總歸都過去了。
  沈琛沒有再繼續詳談,隻是跟衛安說:“我見到了父皇,父皇那時候已經不能說話,可是到底.....父皇是有準備的,我當著其他三位內閣大臣的麵,問他話,說起瑜側妃和徐安英的罪狀時,他點了頭眨了眼......”
  說起臨江王的死,沈琛到底是難過的,衛安抱著他的手緊了緊:“不要太傷心了......”
  “沒事的。”沈琛嗯了一聲:“現在都過去了,父皇一輩子過的也很累,他現在這樣......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他說著,又道:“景吾登基了,邸報已經發下來了,隻是你們大約都還沒看見,登基大典還沒有舉行,我是快馬加鞭來找你的,我知道徐安英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幸好,我還是趕到了......”
  衛安回抱住他,重重的嗯了一聲:“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一定會來見我。”
  他們誰都沒有再去管外麵的喧鬧,沈琛低下頭又跟衛安說起了鄭王和定北侯府都平安的事,讓她放心:“我來之前特地去見過王爺和老太太,他們都讓我要好好的把你給帶回去。”
  

snaptime:2021-03-02 19:28:44  exectimeㄩ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