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

  青楓見漢帛不再說下去了,就接過了他的話,神情凝重的道:“這樣下去,我們堅持不了多久,王妃,讓紋繡跟素萍掩護您先走吧,她們功夫還算不錯,你們逃出去,改變行裝,先隱藏行蹤......”
  隻要京城的天沒有真的換,那就還是有翻身的一天的。
  衛安卻搖了搖頭,見漢帛和青楓急的不行,她有些無奈也有些困倦的笑了起來:“沒有用的,現在外頭肯定也已經埋伏了不少的人,等我出去,他們就更可以光明正大的借口我要遁逃殺了我。到時候更是說都說不清,說不定我還落的個畏罪潛逃而被亂箭射死的下場。”
  漢帛和青楓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目光都有些發沉。
  都已經盡力做到最縝密了,可是實力對比到底是太懸殊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他們隻能堅持到最後一刻,在他們戰死之前,都得牢牢地護住衛安。
  這是沈琛給他們下的死命令,他們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會讓衛安受傷。
  那個將領很快就帶著人包圍了這座小樓。
  因為對付衛安的那些護衛,他們也傷亡慘重,將領的麵色不大好看,在看著那些剩餘的護衛都撤進了小樓之後,他就冷笑了一聲,對著頭喊了一聲:“王妃!您當真如此執迷不悟嗎?!”
  什麼是執迷不悟?衛安不清楚,不過她知道,事情最糟糕也就是這樣了,該做的都已經做了,老天若是真的要她死在這,她也沒有別的辦法,因此她隻是吩咐漢帛和青楓:“將人都集中到一起......”
  她說著,皺起眉頭來似乎想到什麼,很快就又說:“還有,得防著他們放火......”
  還有什麼法子比放火把他們一把燒了更一勞永逸呢?反正現在已經撕破臉皮了,已經沒有什麼好遮擋,隻要操作得當,人死光了,巡撫到時候自然會有法子把這件事給抹平的。
  漢帛有些怔忡,隨即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看著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啊了一聲,驟起眉頭有些不確定的看了衛安一眼,又看了看外頭,不大相信的說:“不會吧,他們真的就這麼喪心病狂?!”
  這也是有可能的事,青楓並沒有他這麼驚訝,冷然看了外頭一眼,就沉聲說:“都已經敢直接動手了,那都已經撕破臉皮了,這樣對於他們來說,又算什麼?”
  話是難聽了些,可是卻也是現實,所有的人的麵色都是一變,樓上一時安靜下來。
  這樣的氣憤僵持了很久,漢帛才咬牙罵了一句,而後就道:“不管了!今天就算是老子掉了一層皮,也得把他們也扒下一塊肉來!”
  他說到做到,當即就讓人去準備,讓弓箭手都盡量先去樓上占領視線好的地方,這附近也沒有旁的小樓,那對方總歸是在這一點上比較吃虧的。
  有弓箭手擋著,他們這邊總歸會堅持的更久一些的。
  可是事實上,就算是有弓箭手替他們爭取了又一段時間,可是那邊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他們自己這邊傷亡還是在不斷的增加,很快就要堅持不住了。
  漢帛臉色難看的要命,守在樓上,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除了覺得對不住沈琛的托付,竟然還不自覺的想起玉清來,她在做什麼呢?應當是在備嫁的,若是他不能回去了......
  玉清會怎麼樣?
  他心有些難過,許久之後才抬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臉,很快又投入到戰鬥中去。
  弓箭手們也早已支撐不住了,他們手的箭矢本來就不是很多,如今都差不多已經用光了,隻好都沉默的立在那等著漢帛的吩咐-----外麵的人都已經開始撞門了,想必也堅持不住多久,門就會被撞開,而到了那個時候,就該是他們的死期了。
  在這樣詭異的沉默,衛安卻始終安靜的在欄杆處立著,緩緩的看向遠房連綿不絕的山脈。
  大約真是要死在這了......她想,也不知道沈琛現在怎麼樣了,若是沈琛沒事,最後卻見到她的屍體,會怎麼樣呢?
  他一定會很難過的。
  一路走到現在,他已經失去了很多人,父親母親,還有臨江王,現在要是連她也失去了......
  樓下的聲音更加劇烈,門漸漸被撞出了一個大洞,底下的人已經堅持不住了,漢帛鐵青著臉,從二樓徑直飛撲了下去。
  青楓片刻猶豫都沒有,也緊隨著飛了下去。
  他們都是沈琛最信任的心腹,沈琛既然把衛安交給了他們,他們就一定不會讓衛安先出什麼事。
  衛安的目光動了動,看著漢帛和青楓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喉頭有些腥甜。
  漢帛是玉清的未婚夫,陪著她一起死在這,到時候玉清怎麼辦呢?
  正胡思亂想,也不知道是不是絕望之中出現了幻覺,衛安忽然聽見原本還整齊有序的破門的敵對方傳來突兀的尖叫。
  可是下一刻她就愣住了-----因為對方已經放棄了搖搖欲墜的大門,不知道為什麼,全都開始四散奔逃。
  漢帛和青楓比她反應要更快的多,對視了一眼就都飛上了牆頭,隻看了一眼,他們就忍不住欣喜起來:“王妃!來人了!來人了!應當是幫我們的!”
  他們鬆了口氣,跳下來對著衛安說:“應該是大同的郭將軍到了!”
  之前的布置終究是有用的,衛安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緩緩衝著他們點了點頭,麵上雖然還是鎮定的神情,可是心卻已經不自覺的湧上劫後餘生的狂喜。
  她嗯了一聲,吐出了一口氣放開了緊握著欄杆的雙手,對漢帛和青楓吩咐:“既然如此,你們也早些做好準備......”
  她的話音還未落,外頭的門卻忽然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往外看去,提起了一顆心-----難道對方還沒放棄,想著最後一擊?
  衛安也僵硬著脖子扭頭看去,可是隻是一眼,她就忍不住紅了眼眶,驚訝的握住了嘴巴許久都沒有反應過來。
  沈琛!竟然是沈琛來了!
  -----推薦下好朋友安筱樓的新書《侯府庶出》:最不被看好的伯府庶子之女,一不小心拐了當朝最有權勢的鎮軍大將軍。
  

snaptime:2021-03-02 19:29:05  exectimeㄩ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