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三百零二殺了

  fontcolor=redb/b/font
  衛安的語氣一直都不疾不徐,好似沒有什麼能讓她動怒,到了這個時候,聲音卻又忽然顯得有些格外的涼了,她俯下身子看著徐大爺,沉聲道:“你縱火差點燒死一驛館的人,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大逆不道十惡不赦的事,加上還妄圖勾結土匪行刺王妃,更是死罪,所以我現在就算是當場殺了你,也是應當應分的。”
  她的話說的很斬釘截鐵而且說的很快,徐大爺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就忍不住拔高了聲音猛地笑了兩聲,像是聽見了多麼了不得的笑話,笑的前俯後仰,現在也不必顧忌那麼多了,徐大爺沒有再給衛安留臉,也沒有給自己留餘地,嗤笑了一聲就道:“殺我?真的要是殺了我,你知不知道你走不出山西?!再說,就算是你真的走的出山西,到了京城,你也照樣是死路一條!我勸你最好是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他是真的不怕的,這的事山西巡撫那邊很快就會接到消息,等到山西巡撫帶了人趕過來,那些人就會尋個合適的理由和借口把衛安弄走,然後再也不讓她出現。
  說到底,這就是實力的絕對碾壓,衛安還是太嫩了,以為見招拆招,以為借助這些官員的憤怒就能影響什麼。徐安英可是閣老,依附著他生存的人不知凡幾,而他在文官中的影響力更毋庸置疑,等到衛安真的死了,這件事就會被無聲無息的壓下去。
  京城一切都會平靜下來,楚景諳會登上皇位,到了那個時候,這些官員就更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徐大爺翹起嘴角,對著衛安毫不吝嗇的吐了一口口水:“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遲早有一天會死在我的手!”
  眾人麵麵相覷,被徐大爺露出的這副嘴臉嚇得又驚又怕,沒想到真正的惡人竟躲在身後,而且靠著她們的憤怒,想要用他們的性命卻害王妃,他們是讀書人,最看不起的就是這樣的小人。
  可是這畢竟是徐閣老的兒子,大家都知道,徐閣老現在已經死了兩個兒子了,唯獨剩下了這個大兒子,要是這個兒子是在他們的漠視下死了
  雖然現在慶元帝已經駕崩,可是他們這些當官的人的官卻還是要繼續做下去,是不是要得罪徐大爺呢?大家一時下不了決心。
  不過幸好,顯然衛安也沒有打算讓他們來幫什麼忙或者來擔什麼責任,也就是這片刻之間的事,衛安身邊的一個侍女忽然就猛地下了手扇了徐大爺幾個耳光。
  那幾下真是又快又狠,連他們這些觀看的人都覺得臉疼。
  衛安隻是淡淡的站在一邊笑了一聲,仿佛是看了什麼好看的笑話一般的問徐大爺:“清醒了嗎?看清楚現在的形勢了嗎?以後的事我不知道,我隻知道這一刻,你是我的階下囚,我願意怎麼你,就怎麼你,哪怕是之後你父親要找我算賬,可是那也是之後的事。”
  徐大爺被打的暈頭轉向,抬起頭來怒瞪著衛安仍舊死鴨子嘴硬:“說這些沒用的有什麼意思?!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你信不信”
  “我什麼都不信。”衛安冷眼凝視他,忽而微笑:“我隻信老天有眼,信舉頭三尺有神明,信天理昭昭”她話音一落,便吩咐漢帛:“徐大爺如此冥頑不靈,誰都不知道他是否還有更惡毒的布置,為了各位大人和本王妃的安全,本王妃下令殺了他,之後若是有什麼責任,本王妃一人擔當!”
  她說她一人擔當,也沒有扯上任何人,就算是想給徐大爺求情的,想給徐閣老賣好的,這個時候都不敢再出聲。
  而徐大爺更是驕傲的昂起了頭:“你敢!”
  青楓已經舉起自己手中的劍一下子插入了徐大爺的胸口,幹脆利落毫無拖延。
  血流了一地,徐大爺張大了嘴顯然是不敢置信,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就這麼死了,不相信衛安竟然真的敢動手。
  衛安已經沒有再看他,轉頭看著眾位官老爺笑了笑:“大人們應當也已經累了,可惜現在不知到底是燒成什麼樣了,大人們恐怕都要委屈委屈了,我這就讓人去看看驛館到底還有哪些地方是完好的,好安置各位休息。還有,今天的事也請大家給我做個見證,等到有人來問起的時候,各位大人是怎麼看見的,便怎麼說就是了。”
  眾人都怔怔的,見衛安微笑著看過來才都打了個激靈,忙答應了。
  衛安就又將那位遭受了池魚之殃死去的夫人的家屬尋到了,讓漢帛給了很厚重的一筆銀兩。
  那人也是當官的,一直不肯收,衛安就歎了口氣:“我知道您是怕會招來什麼閑話,可是夫人總歸是因為我才遭受了這飛來橫禍,這一點銀子,不能代表什麼,對您來說或許也不能算什麼,可是總歸是我的一點心意,還請您千萬收下吧。”
  那個六品官訥訥說不出話來,什麼不算什麼?衛安給了足足五千兩的銀子!
  五千兩!他這一生都未必有這麼多銀子,分明是衛安知道夫人還剩了兩個那麼小的孩子,知道他們家清貧,所以才體貼罷了。
  他說不出話來,半響才抿著唇謝過了衛安,出去摟著自己的孩子嚎啕大哭。
  累了一晚上,衛安實在是有些撐不住了,等到事情都安頓好了,紋繡再進來的時候,就發覺他已經歪在床榻上睡過去了。
  紋繡也不忍心叫醒她,將被子拉過來給她蓋在身上,就輕手輕腳的熄了燈退出來,對著上來的青楓歎了口氣:“王妃真是累壞了。”
  青楓點了點頭,目光也有些擔憂:“王妃殺了徐大爺,也不知道”
  這畢竟是山西巡撫的地方,也不知道山西巡撫接下來會怎麼報複他們。
  紋繡眼睛一冷:“這些狗仗人勢的東西,等到王爺回來,看他們還敢不敢如此囂張!”
  

snaptime:2021-03-02 19:03:52  exectimeㄩ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