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三百零一逼迫

  fontcolor=redb/b/font
  衛安之前的護衛已經將整座小樓圍的水泄不通,一直漆黑的小樓頭此刻終於亮了燈火,那些在驛站住著的大小官員都有些懵,茫然的望向衛安,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人出聲問衛安:“王妃所說的帶我們看真相,到底是看什麼?”
  那個驛丞已經麵如土色,在漢帛手掙紮了幾下掙紮不開,整個人都顯得有些猙獰。
  衛安一個眼神示下,青楓已經會意,打了個手勢,飛快的帶著幾個護衛在圍牆跟前已經堆好了的草垛旁邊加了油,衛安冷眼看著,順帶還看了驛丞一眼,微笑著道:“剛剛有人放火想要渾水摸魚,那現在我們就同樣來燒一燒,看看能不能把始作俑者給逼出來。”
  話音剛落,青楓手的火折子已經掉在了草垛上,借著風勢和油,火勢一下子衝天而起,將大小官員都驚得往後退了一步。
  這麼大的火!有人心驚膽戰的湊上來問衛安:“王妃,如果頭有無辜的人,那豈不是也一並被燒死了?”
  這可不是鬧著開玩笑的事啊!頭如果有人的話,這麼大的火,還不得都被燒死了?
  素萍和紋繡一左一右的護在衛安身邊,見狀生怕那些人會在憤怒之下撲上來,有些緊張的離衛安更近了一些。
  衛安卻並不怕,她咳嗽了一聲,仔細的聽著頭的動靜,忽而笑了:“大人們,你們可以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想要燒死人,甚至不惜殺人來挑撥你們了。”
  青楓之前帶著的人是把三麵都給澆了油,隻留了衛安和眾人看熱鬧的這一塊地方沒動,因此火勢也是這邊最小,那些大人們順著衛安的目光看過來,就看見這衝天的火光,狼狽的被不知多少人護住了衝出來的徐大爺。
  都是在朝為官的,抬頭不見低頭見,有些低階的自然是不大認識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的,可是高階的那些卻一下子就將眼前的人給認出來了,不由得就麵麵相覷。
  更有膽大的想了想,徑直喊了徐大爺的名號,問他:“徐大爺怎麼會出現在這?!”
  這些官員們不必說,自然是辦差的辦差,赴任的赴任,回京述職的回京述職,可是徐大爺卻並沒有什麼官職在身,更不是替聖上辦差的人,他這個時候出現在驛站,可真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事。
  徐大爺被煙熏火燎的火勢弄得有些狼狽,身上的衣衫此時都已經因為避火而淋濕了黏在身上,底下的人正替他忙著把濕衣服弄下來,聽見了人問,他抬頭往那邊看了一眼,就朝著衛安看了過去。
  說起來,真正麵對麵的較量,這還是頭一次,徐大爺對上衛安的目光,陰森森的笑了笑:“我是要遠行去訪友,倒是不知道王妃為什麼也在這,又為什麼放火來燒人?殺人放火可是十惡不赦的大罪,王妃也不能仗著自己是王爺的正妻就如此膽大妄為吧?!”
  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挺厲害,衛安冷笑了一聲,看了漢帛一眼,漢帛便急忙將驛丞扔到了徐大爺的跟前。
  “徐大爺認識這個人嗎?”衛安麵帶微笑,不疾不徐的看著他,像是在說一件很微笑的不值一提的事:“他之前來探聽口風的時候,自稱是南京禮部尚書的親戚,其實也不全是假的,他的確是南京禮部尚書的親戚,而南京禮部尚書跟徐家也有親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祖上好像是連了宗的”
  連這些她都知道!徐大爺覺得嘴巴泛著血腥味,冷笑了一聲兀自嘴硬:“就算是這樣,那又能證明什麼?!我出現在這,不是很正常的事?能證明火就是我放的了?!”
  “有些事一次兩次是巧合,連續多次就太不巧了。”衛安垂了眼睛看他一眼,沒有再跟他繞圈子:“這一路上,徐大爺跟著我不止是幾天的事了,這難道也是巧合?還有,之前我的人跟著這個驛丞,已經發現他去找過了徐大人在山西的門生,而更不巧的事,如果這場火把我逼出去了,那麼現在官道邊應當就會有大批的土匪在等著截殺我這個肥羊,我說的是不是?!”
  衛安竟然真的全部查清楚了!這個陰險毒辣的女人,她明明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可是卻還是不動聲色的等著他們出手,然後抓個正著!
  徐大爺睜開眼睛冷笑:“話都被你說盡了,我沒什麼好說的!”
  雖然被衛安抓住了,可是他的姿態仍舊擺的很高,因為他知道,衛安沒有那個膽子敢動手-----這是山西,隻要是衛安敢動手,山西巡撫是不會放過她的,到時候她自己也走不出這個地方。
  既然有恃無恐,他嘴角就含著譏誚的笑意嘲諷她:“王妃金口玉言,說給人斷罪就給人斷罪”
  “我不是金口玉言。”衛安打斷他,見驛丞已經在地上掙紮的有些累了,就笑了一聲說:“徐大爺難道不覺得不對嗎?剛才回去給你們報信的人中,好像有些是麵生的?”
  徐大爺睜大了眼睛,一下子有些茫然帶著不確定的皺起了眉頭。
  衛安就笑了:“我們自己控製了幾個人,然後讓我們的護衛溜進去了,想必他們也找到了些東西”衛安的聲音緩慢,卻讓徐大爺覺得冷意涔涔,半響才沉聲道:“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你不知道不要緊,這些大人們知道就行了。”衛安挑眉看了漢帛一眼:“問出結果了嗎?”
  漢帛臉上帶著些恨意和得意,笑了一聲就道:“王妃,問出來了,那些人都說是受了徐大爺的指使,所以才在這縱火,想要燒死個把人,讓您害怕,若是燒不成,也要讓這些大人們中出些死傷好有鬧事的”
  既然已經說到簽字畫押的事,那就肯定是真的了,大人們都忍不住訝然,緊跟著就很是後怕和惱怒起來。
  十年寒窗當個官,他們也不容易,徐大爺卻把他們的性命當成是草芥,這實在是讓人沒有辦法接受的事。
  

snaptime:2021-03-02 19:04:20  exectimeㄩ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