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二百九十九失敗

  驛丞衣衫不整,顯然是也睡到一半又被人拉起來了,護衛們攔著上不了樓,他就在底下跪著嚎啕大哭,求衛安撥一些護衛給他,讓他帶著去滅火。
  他哭的聲嘶力竭的,倒是真的看著叫人忍不住同情,連紋繡和素萍也忍不住皺了皺眉。不過她們皺眉倒不是真的同情驛丞,隻是覺得此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哭的如此嫻熟且真情實感,這份本事可真是難得的啊,而且他這麼一鬧一哭,真的就有不少人開始湧入衛安這邊的院落了-----這沒有著火,且人數眾多,人在危險的時候,總是更喜歡往人多的地方擠的,不管安不安全吧,總是有個心理安慰,護衛們饒是訓練有素,也不能攔住這麼多如流水一般湧進來的人。
  漢帛已經意識到不對了,回過頭直接對衛安道:“王妃!怕是有別的人混在頭了.....我們快走吧......”
  不管怎麼說,如同衛安說的那樣,離開了這,拖上兩天,隻要大同守將趕來了,他們就安全了。
  護衛們現在還在樓下死命的攔著,憑著他和素萍紋繡,先帶衛安逃走,也不是什麼難事。
  底下的驛丞哭的更厲害了,情真意切的求著衛安救人:“王妃!聽聞您向來菩薩心腸,您睜開眼睛看看罷!這外頭,這外頭有數百人啊!都是各地來往的大小官吏和他們的家眷們,他們也是有家人的!求王妃開恩,求王妃了!”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求衛安什麼,可是聽見驛丞為了他們的安危哭成這樣去求人,眾人還是哄的一下便都鬧起來了,全都附和著要衛安幫忙。
  護衛們自然是死命的攔著不讓他們上樓,可是這樣一來,就難免會產生一些衝突,也不知道是誰先動的手,人群開始跟護衛互相衝突起來了。
  再然後,驛丞的哭聲就戛然而止,擦著眼淚不可置信的看著謀一個方向-----在不遠處的地方,有個婦人被一刀捅在了背上,整個人僵硬著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王府的護衛殺人啦!王府的護衛殺人啦!”
  緊跟著便更是有大批的人紅了眼開始衝撞衛安的護衛隊:“什麼王爺王妃!根本就不把除了他們自己以外的人的性命當命!我們也是為朝廷賣命的,我們也是良民,他們見死不救不算,竟然還對我們動手......”
  一片混亂中,護衛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且擋且退。
  衛安將他們的混亂都收入眼底,便沉聲吩咐漢帛:“他們大約就是要逼著我們走,我們一走,才是真的落入了他們的圈套。”
  在這出事,這是驛館,誰都不要想逃脫,不管他日是誰上位,最後肯定都要徹查的,遮掩是件麻煩事,徐安英不會做這樣的蠢事。
  所以他們的目的,應該是要把她們逼的離開這,隻要離開了這,後麵的一切遭遇就都順理成章了-----深夜出門,且又隻是一個女眷帶了兩個丫頭幾個侍衛,就算是出事,那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不是嗎?
  漢帛一愣,便僵住了,皺著眉頭冷笑:“這幫子狗賊,一個個的隻知道用這些宵小手段!王妃,您說,我們該怎麼辦?!”
  “抓住驛丞。”衛安看了底下似乎正愣住了的驛丞,微微笑了笑,問漢帛:“能做到嗎?”
  漢帛估量了一下距離,再觀察了一下周邊形勢,便很果斷的點了點頭。
  緊跟著,漢帛便飛身起來,從二樓欄杆處飛躍而下,猛地撲到了還沒回神的驛丞身邊,要把驛丞給提溜在手。
  可是驛丞隻是片刻愣怔,便飛快的張開了手後退。
  竟然是有武功在身的!
  那就更沒抓錯了,衛安冷笑了一聲,對一直沒有開口的青楓輕聲喊了一聲。
  青楓便立即會意,無聲無息的飄出去幫忙了。
  那邊還在跟護衛衝突不斷的人也發現這邊不對了,不由便都分了些神出來。
  青楓跟漢帛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那個驛丞漸漸便支撐不住,被漢帛一腳飛踢在地,緊跟著青楓便先一步將他的喉嚨捏住了,跟漢帛一起將他帶上了二樓。
  也不過是片刻的寂靜,底下便轟然一下像是什麼炸了開來。
  驛丞辛辛苦苦的替他們求情,為了他們不惜都跪下來求衛安了,可是衛安竟然就讓人這麼把他給抓住了,底下的人群開始更加煩躁不安,才剛因為爭鬥鬆弛了片刻的氣氛轉眼之間又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衛安卻正好整以暇的對著被抓上來的驛丞笑了笑,還算是溫和的問他一聲:“先生不是說是沈琛的故人嗎?不如自報自報家門吧?”
  驛丞掙紮了幾下沒掙脫開,就也不再費勁,心頗有些懊惱----太高估自己了,原本按理來說他是可以功成身退了的,但是想了想還是決意自己來慫恿那些百姓們衝突,鬧的更離開些,好讓衛安他們慌張逃走,更加順利的落入之後的圈套,可是沒想到衛安竟然也早就對他起了疑心。
  現在自己落入了她的手.....
  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衛安不那麼好對付,就急忙皺起眉頭裝作一副受脅迫的樣子:“王妃饒命!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都是他們逼著我這麼做的,他們說讓我來問王妃.....問問王妃和王爺是不是認識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晚上這就起火了,我害怕到時候燒死了人要擔責任,所以才來求王妃幫忙的!”
  倒是真的機靈,一推三四五,什麼都不知道了。
  衛安笑了笑,顯然不為所動,哦了一聲便輕聲歎了一聲氣:“你好像很了解我,可是真是有些可惜了,你顯然不是特別的了解我......”
  驛丞被她給繞暈了,一時竟然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要開口說些什麼,便忽然察覺到自己肩膀處一陣勁風襲來,不由便是一怔,緊跟著極快的便想要閃躲。
  可是終究還是遲了一步,素萍已經猛地一掌擊在了他的肩膀,將他打的幾乎矮下去了一截。
  

snaptime:2021-03-02 19:01:52  exectimeㄩ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