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二百九十八設局

  漢帛小心翼翼的護送著衛安進了驛館,交出通關文牒就鬆了口氣,回頭對帶著帷帽的衛安便小聲道:“王妃,幸虧聽了您的話,我們趕路的時辰打亂了,那些人應當摸不準我們的行蹤了,現在已經進了山西境地,很快便要出山西了,想必過了這,我們就安全了。”
  這一路上都提心吊膽的,以為真的會碰上不懷好意的刺殺,可是事實是竟沒有半點波浪,以至於連一直都繃緊了神經的漢帛都已經略微的放鬆了警惕,開始鬆了口氣了。
  不管怎麼說,畢竟誰都不想真的遇見危險,畢竟準備的再充分,都可能有不能顧及到的地方,能安安全全的,誰願意要去冒險呢?
  衛安搖了搖頭,見驛丞熱情的過來了,便挑了挑眉壓低了聲音道:“未必,在我們沒有踏進京城見到沈琛之前,都不是安全的,說不定就連京城外頭,都可能殞命,還是打起精神來吧。”
  漢帛被他說的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急忙應是,見了驛丞過來請安,便搖頭咳嗽了一聲,說自己身體不適,要跟王妃先進去休息了。
  那驛丞卻乖覺的很,笑嘻嘻的說了一籮筐的恭維話,又歎氣道:“隻可惜王爺病了,不然......”他搖了搖頭,才道:“小的家從前是南京禮部尚書家的親戚,見過王爺幾次,原本想鬥膽邀請王爺過府一敘的......”
  南京禮部尚書?那已經離得千遠了,漢帛就是貼身跟著沈琛的,也不認識這些人家的親戚,更拿不準沈琛是不是真的跟人家有交往,就有些遲疑。
  倒是衛安笑起來了:“如今乍聽見先帝駕崩的噩耗,王爺已經是病了,十分疲憊憔悴,恐怕未必能分出神來想這些事,親戚們太長時間不往來了,都生疏了,還請您不要見怪。”
  出門在外,強龍不壓地頭蛇,再大的官也最好是放低身段,這點常識衛安還是有的。
  漢帛跟著猛烈的咳嗽了幾聲,仿佛是為了印證衛安說的話是真的。
  那驛丞便搖了搖頭,有些可惜似地長歎了一聲:“是啊,聖上待王爺如同親子,如今聽了這樣的消息,王爺自然是心難受的了.....這就不耽誤王爺休息了,房舍都已經整理好了,還請王爺王妃早些歇息。”
  衛安跟漢帛答應了一聲,便領著大隊人馬去後頭。
  他們人多,可是這驛館也算得上大,這麼多人頭有許多護衛原本又都是要熬夜守夜的,因此倒是也能住的下,驛丞忙忙外的將人都給安置妥當了,才退了下去,等到飯菜也送去了,才尋了個空,看著沒有人尾隨,才手腳麻利的往一座漆黑的院落摸了進去。他對著的赫然就是徐大爺,見了徐大爺,他先彎腰行了個禮,然後才對著徐大爺笑了一聲:“沒有沈琛在。”
  徐大爺怔了片刻,沒有料到他這麼確定,皺眉問他:“這麼確定?你怎麼知道?”
  “我已經試探過了,那人身形和聲音倒是都跟沈琛差不多,可是毫無主見......”驛丞收起之前的熱情和恭維,露出了老謀深算的狐狸樣:“我用話試探他,說是我跟南京禮部尚書家有親戚關係,之前就認識了沈琛,請沈琛一同去家做客.......他竟想不起來認識我,是衛安答的話......沈琛是什麼樣的人,別人不知道,我們難道還不知道嗎?”
  徐大爺便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聲:“既然沒有沈琛,那就更好辦了,一個女流之輩,再能耐,雙拳難敵四手.....抓緊時機動手,不要耽誤了。”
  另一邊,進了屋漢帛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嚇死我了,若是剛才不是您這麼機智,就要露餡了,也真是神了,這麼偏的地方,竟然也能遇見熟人......”
  衛安卻半點笑意也沒有,反而還冷冷的打開窗往外頭看了一眼,便轉過頭來盯著他跟清風問:“你們信嗎?”
  清風跟漢帛對視了一眼,都皺起了眉頭。
  “真就有這麼巧,剛到了山西就有沈琛的熟人來了?”衛安忍不住冷笑:“恐怕不是什麼熟人,更不是什麼親戚,隻不過是來探聽消息,確定你是不是冒牌貨的罷了。”
  漢帛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瞪大了眼睛有些懵了。
  連清風也覺得膽戰心驚:“是,而且剛才,恐怕已經露餡了......”沈琛過目不忘,是肯定不會把人給記錯甚至是遺漏的,剛才漢帛卻遲疑猶豫了,讓衛安幫忙接了話。
  “是露餡了,所以今天晚上,應當就會有人動手了,都機靈些,告訴外頭的護衛們,今天晚上一定要嚴防死守。”衛安麵色不大好看,端正的坐著,又吩咐素萍跟紋繡幫她將衣服整理好。
  漢帛隻覺得腳步都沉重了幾分,問衛安:“可是,要是他們沒有殺成我們,我們現在又正好在山西境地......”
  隻怕大同的守將還沒有那麼快就趕來啊。
  衛安挑眉搖頭,聲音鎮定自若:“不用緊張,我們現在帶的人手都是沈琛手下的精銳,以一當十是沒有問題的,他們不能一擊必殺的話,事情就鬧大了,鬧大了,巡撫總不能真的坐視不管,明麵上總是要出麵幹預的,所以,隻要逃過了今晚,我們就能拖到大同守將過來,都不要著急,先過了今晚再說吧。”
  漢帛重重的嗯了一聲,又看著紋繡和素萍很不放心的叮囑:“你們可一定得守好王妃,寸步不離的跟著!”
  紋繡跟素萍身上都是有功夫的,比一般的丫頭好用多了,聽見了這話就都鄭重的答應了。
  也就是這時候,不知從哪兒傳來一陣尖叫,緊跟著便有喊叫聲如同浪潮一般的湧了過來,漢帛定了定,轉身開門出去,不一時就進來,麵色鐵青的說:“王妃!走水了!”
  果然是要出事!
  衛安挑了挑眉,紋絲不動:“告誡護衛,不要驚慌,不要亂動。”
  漢帛正要答應,就聽見那邊的哭喊聲越發的急,不一時,驛丞已經哭嚎著奔了進來,求見衛安。
  

snaptime:2021-03-02 18:50:46  exectimeㄩ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