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作者:秦兮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二百九十六埋伏

  這一天大家都沒了趕路的心情,慶元帝駕崩的消息已經上了邸報,他才當了月餘的皇帝就死了,聽起來簡直是一場笑話。ぁ菠蘿小ぁ說費盡心機的當上的皇帝,這一輩子為了這個位子鍥而不舍,忍辱負重的日子過了幾十年,身邊什麼都有了,終於俯瞰這世上的所有人,可是卻一朝身死了。
  真是憋屈啊。
  衛安在心搖了搖頭,接過了紋繡遞來的熱帕子擦了擦臉,才在素萍的服侍下上了床休息。
  她是睡不好的,這些天其實她就沒有睡得好的時候,畢竟一路上還要裝作沈琛還在,趕路的進度一直都是飛快的,從來沒有停留過,休息不好才是人之常情。
  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可以暫時停一停了,她倒是忽然覺得有些恍惚。
  也不知道沈琛怎麼樣了,這個時候到底已經到了哪,是不是安全的回到了京城,如願的見到了慶元帝最後一麵?
  還有鄭王,他在京中已經領了慶元帝分的差事,正掌管著五軍營,也不知道慶元帝突發重疾,對他有沒有什麼影響,還有衛家......之前趕路顧不得想也逼著自己不去想的事到了這個時候全都一股腦的湧上了心頭,衛安覺得心沉重得透不過氣來,好半響才呼出了一口氣。
  紋繡坐在腳踏上替她將破了的腰帶縫好,見她神思不屬,就輕聲安慰她:“王妃也不要太著急了,不是有句話叫吉人自有天相嗎?王爺是個很有本事的人,一定不會有什麼事的。”
  可是說是這麼說,衛安卻還是半點也沒有覺得輕鬆到哪------慶元帝忽然暴斃,若是留下了遺詔還好,若是沒有留下遺詔呢?若是沈琛又沒有趕回去見到慶元帝最後一麵,那麼誰知道徐安英會趁著這個機會做什麼手腳?
  畢竟慶元帝還對徐安英有幾分倚重,可是楚景吾卻完完全全是跟沈琛一條心,把徐家看的跟狗屎沒有什麼分別。要是楚景吾上位,徐家才是真的滅頂之災。
  一個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的。
  若是徐安英再勾結了瑜側妃......
  衛安簡直不敢想象沈琛回京會遇見什麼危險。
  那些人是不是早就在中途守株待兔?沈琛身邊雖然還有岑先生,可是如果徐安英早有準備在路上準備截住他......
  她晃了晃自己的頭低聲問紋繡:“漢帛呢?他那有消息送來嗎?”
  沈琛已經把消息渠道都給了漢帛處理,這一路上他們也接到過許多不知真假的消息,可是衛安都沒有管,全部按下去了,隻是一門心思的往京城趕。
  畢竟沈琛已經回去了,不管京城到底是怎麼樣的情形,她都得趕到京城去,跟沈琛和衛家的人和鄭王在一起。
  漢帛正是去處理這些事的,聽見紋繡說衛安找,急忙便跟清風一同進來了,知道衛安擔心,沒有等她問就先回答了她的疑問:“現在隻知道聖上駕崩了,至於是否留有遺詔,駕崩之前太子和內閣大臣是否陪伴在側,這些都還不知道,京城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鎖了......”
  那就是說,事情不怎麼好,否則的話,沈琛早就已經該送消息來了。
  衛安嗯了一聲,垂下了頭沒有開口。
  漢帛在邊上有些不安,他跟著沈琛久了,對沈琛就如同是對自己的哥哥一般敬重,見衛安垂著頭不開口,很擔心的問她:“王妃,王爺是不是不好了?”
  衛安歎了口氣,見漢帛已經急的有些失去分寸,便搖頭皺眉說:“也未必,既然沒有壞消息傳來,那就說明事情未必就真的糟糕到了極點,沈琛回去若是能先找到平安侯等人......”
  也不是沒有一線生機。
  隻是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如期進宮去了,進宮了又是否一切順利。
  衛安收回目光,見漢帛憂心忡忡,就搖了搖頭說:“算了,現在多想無益,我們還是想想自己該怎麼保命吧。不要到時候沈琛沒事,反而我們卻丟掉了性命不能活著回去見他。”
  漢帛便悚然而驚:“這一路上都風平浪靜,並沒有人來找麻煩......”
  “現在正是時候,對於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來說。”衛安挑了挑眉,理智的分析給他聽:“聖上駕崩的消息才傳出來,京城中的消息被封鎖了,四處都亂的很,就算是我們死在了途中,也不怕沒有機會掩蓋。”
  漢帛知道衛安說的有道理,麵色便變得十分凝重:“可惜敵暗我明,我們根本不知道敵人什麼時候動手,又在哪......”
  “不,我們知道。”衛安笑了,一掃之前提起沈琛的陰霾和無力,堅定而又嘲諷的說:“現在會來殺我們的,無非也就是兩邊的人,一時瑜側妃,二是徐安英。而瑜側妃並無根基,彭家已經倒了,她應當沒有這個能力伸手出來-----就算是楚景諳可以幫忙,這個時候他也抽不開身來做這事兒,那麼更可能的便是徐安英了,更有可能的是,徐安英的意思甚至就是代表著瑜側妃和楚景諳的意思.....而這樣的話,徐家的勢力在哪最可以發揮自如?”
  漢帛被衛安說的有些懵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才啊了一聲,醍醐灌頂一般的張大了嘴:“山西!”
  是,山西巡撫是徐安英的學生,在山西動手,是最合適的時機。
  哪怕是他們這沒有沈琛,徐家人對衛安的仇恨,也值得在山西一搏,將她這個曾經跟徐家有仇的人弄死而後快了。
  衛安點了點頭,對漢帛說:“所以我們要做好準備了,不管沈琛那邊怎麼樣,我們先要護住我們自己,不能讓沈琛還要分心來擔心我們。”
  漢帛重重的應了一聲是,視死如歸的看著衛安:“您放心,我拚了這條命不要,也一定要護您周全!”
  “不會的。”衛安笑了:“你不會死,我也不會死,我們都要好好的回去,玉清還在等著你,沈琛在等著我.....我們一定都會好好的。”
  

snaptime:2021-03-02 19:31:46  exectimeㄩ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