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國度》全文閱讀

作者:孤獨漂流  永國度最新章節  永國度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永國度最新章節第2218章 天道(20-09-25)      第2217章 戰神圖錄(20-09-25)      第2216章 故人來(20-09-25)     

第2164章 紫霄宮中客

  【月初,求保底月票,今天建軍節,祝所有軍人節日快樂。】 上一紀元,是屬於武祖的時代,但鴻鈞老祖,卻未必會遜色多少。若是在永夜中,提起鴻鈞,那同樣也是威名赫赫。這不是吹出來的,而是殺出來的。沒有實力的威名,豈能壓製一個個時代,震懾諸天大能。紫霄宮一出,諸天萬族的大能強者,也都紛紛露出尊敬之色。 哪怕是宙斯,奧丁等大能強者,也皆是如此。 易天行也頷首點頭,拱手見禮。 刷!! 紫霄宮中,一道紫色神光揮灑而下,瞬間落入整個戰場中。 在神光中,赫然能看到,蒼天道尊,三清聖人,西方二聖,冥河老祖等等,但凡出現在附近的大能級強者,紛紛在神光中淩空飛起,朝著紫霄宮飛去。 易天行與西王母同樣在其內。 這過程,沒有人抗拒,似乎,也無法抗拒。 這麵蘊含著無法抵抗的力量,卻又讓人生不出抗拒,反而有種如浴春風的感覺,輕易間,就能明白,紫光中,不蘊含任何敵意。順從才是最好的。 “紫霄宮,沒想到還有再次進入紫霄宮的一天。” 西王母看著四周的景象,一臉感慨的說道。 當年,上一紀元,她就是紫霄宮中客。隻是,自從紫霄宮隱匿之後,就再沒有機會前往了。但毫無疑問,紫霄宮,是奠定她們道基的之地,對於道祖的尊敬,也是發自內心的。 “是啊,紫霄宮中客,能存留到現在的,又有多少。” 鯤鵬老祖感歎道。 眼眸中有太多複雜的情緒。 當年,就是在這,他失去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機緣,一直到現在,始終未曾如願以償。 “又回來了。” 昊天看著紫霄宮的大門,心中的複雜,比任何人都要多,這,就是他的家,從誕生起,就一直在紫霄宮內成長,見到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到現在,已經是淩霄仙庭之主,坐擁仙庭,其中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出身紫霄宮,與鴻鈞道祖之間的特殊關係,否則,天地間,多少強者,哪輪得到他坐上那至高之位。 多少年,忐忑前行,心中記憶最深刻的,依舊是紫霄宮中的那段日子。 雖然枯燥,卻無憂無慮。 叮!! 紫霄宮中傳來一陣清脆的玉鍾之音,清脆悅耳,身心都是一陣清明,仿佛,得到洗滌,剛剛曆經殺戮而產生的煞氣,不知不覺中,消散於無形,心神徹底恢複寧靜。 吱呀!! 宮門打開,兩名童子赫然出現。 一名童男一名童女。 都是粉雕玉琢,看起來,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先天神韻,一看就知道,跟腳並不普通。身上的修為可不弱,每一個都達到道台境,舉止間,都是帶著禮數。 “玄機!!” “天音!!” 童子童女先後稽首道:“見過諸位道友,麵請!!” 在場的大能看到,也都是紛紛微笑著點頭示意。兩名童子雖然修為不高,可卻無人敢小視。 宰相門前七品官,何況是道祖的迎客童子。 誰都不會刻意擺臉。 三清在前,九天道尊也跟著踏入。其他大能,紛紛走向紫霄宮中。 一進去,宮中仿佛無邊無際,根本看不到界限。 在最上麵,赫然屹立著一座講道台,講道台上擺放著一個紫色蒲團。 在講道台下,赫然擺放著一個個蒲團。 前麵第一排赫然是十四個蒲團。 一看就能讓人感覺到莫名的尊貴。 隨後則是一排排的蒲團。每一排大概有不下三十個蒲團。 一排排下去,座位不下三千個。 進入大殿後,三清道尊相互看了一眼後,當先走向最前排。老子在第一個蒲團上坐下,隨後是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蒼天道尊,玄天道尊,冥天道尊,鈞天道尊,黃天道尊,大地之母蓋亞,女媧,後土,接引,準提,羅。 後麵,第二排開始,冥河老祖,鯤鵬,東皇太一,帝俊,昊天等分別端坐其上。 易天行同樣找了一個蒲團坐下。 眨眼間,就看到,本來空蕩蕩的紫霄宮中,一下子坐的滿滿當當。 若是有心的話,就會發現,在這的,竟然不多不少,恰恰好就是三千位。 當所有人坐下時,抬眼看去,隻看到,本來空蕩蕩的講道台上,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一道身穿玄色道袍的老者,若不是親眼所見,單憑感知的話,就算是坐在麵前,在感知中,都是空無一物的。什麼都感覺不到。看到他,就仿佛是一名普通人,一絲氣機都感覺不到。卻又有一種見到了道一般的錯覺。 易天行看到後。也不由心神一振,暗自凜然,這是一尊真正的頂級強者。修為實力,隻怕不會遜色於武祖。 “見過道祖!!” 諸修同時見禮道。 “無需多禮。” 鴻鈞頷首點點頭,說道:“此次貧道現身,乃是因汝等大戰不休,混元強者,接連隕落,此事,引起天道悲泣,血雨連連,將諸位喚來宮中,隻為調節一二,大戰繼續下去,折損的,終究是我永世界的底蘊。” “永夜世界,虎視眈眈,亡我永之心不死,在座皆是我永中流砥柱,折損任何一位,都是莫大損失。” 鴻鈞緩緩說道,他的出現,本身就是為了調停這一場大戰。 大戰中,損失的強者太多,折損的,畢竟是永的實力。 “道祖,此戰,並非我大易所願,隻是九天道尊,咄咄逼人,自一開始,就不斷針對我大易,若是放過他們,今後他們能放過我大易麼。” 易天行毫不猶豫的當先開口說道。 雖然,這一戰未必能繼續打下去,但想這麼輕易結束,未免有些太過兒戲了,九天道尊說動手就動手,還是以強淩弱。這種事情,要是一點懲戒都沒有,那傳出去,以後豈不是是人都可以隨意在大易境內撒野。誰能保證,九天道尊以後不找大易麻煩,要知道,這次可是接連隕落了好幾位。 九天道尊的臉,那是狠狠被甩在地上,踩了不是一腳兩腳。 完全就是按在地上摩擦。 這已經是死仇,根本化解不開。 “易道友無需擔憂,永世界經受不起如此巨大的損失,自今日起,混元境不得於永世界內出手廝殺,此禁令乃是天道所發,若是違反,將經受天罰天譴。望所有人引以為鑒。” 鴻鈞道祖看向易天行,眼眸中,閃過一抹異色,隨即平和的說道。 這一次的損失已經夠大了,哪怕是永世界可以承受混元境層次的大能廝殺,可問題是,折損的是永的實力,麵對永夜,不思進取,反而內鬥不止的話,最終隻會讓永夜喜聞樂見,開懷大笑。對於這種情況,天道自然不能再置之不理。直接下達禁令。 誰不聽,直接以天譴來對待。 這話,自然不是開玩笑的。麵對天譴,哪怕是聖人也會隕落。 所以,在座的,不管是三清還是其他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在沒有超越天道之前,終究是要受到天道的監察。 “是,道祖。” 不過,哪怕是有些不舒服,依舊紛紛開口答應。 同樣明白,永夜才是真正的大敵,在麵對永夜之時,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放在一邊。 “此次紛爭,緣由貧道已然清楚,不外乎鴻蒙紫氣,證道混元。蒼天道友,以你們的身份,可與天道比肩,天生神聖,秉道而尊。體內,孕育有鴻蒙紫氣,因為與天道本源相連,無需紫氣,也可證道成聖。鴻蒙紫氣,於諸位道友,並無不可缺少的作用,是禍非福。不如,就趁此機會,舍棄如何。” 鴻鈞轉頭看向剩餘的五位道尊,溫和的說道。 諸多大能為何別人不針對,隻針對九天道尊,發起屠天之戰,一是為了九天之魔,二是為了鴻蒙紫氣,這是擺在麵前的事情,誰都沒有否認,畢竟,鴻蒙紫氣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那是證道混元的一大捷徑。 蒼天道尊等聽到,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鴻蒙紫氣雖然對他們沒用,他們就是天道的一部分,要想參悟法則,那是輕而易舉,他們要的不是與天道相融,而是要脫離天道的桎梏,擺脫天道的影響。 可是,這並不能否定,鴻蒙紫氣的珍貴,這在他們九天道尊手中,依舊是屈指可數的無上至寶。輕易交出去,這算什麼,他們不要麵子的嗎。隻是,如鴻鈞所說,鴻蒙紫氣不給,留在身邊,帶來的是無盡的窺視。 鴻鈞笑了笑,嘴唇微微一動,蒼天等人臉上隨即一正,似乎在與其交談。 具體在交談什麼,沒有人知道,隻是,能看出,蒼天他們的臉上,十分激動,流露出一種強烈的情緒。 大殿中,諸多大能目光都落在他們身上,這事關他們的道途,一個個豈能不關心。若他們能主動交出鴻蒙紫氣,那意味著,將有更多人獲得證道的機會。 這可不是一個兩個。 “好,今日既然有道祖之言,我們九天,也不是枉顧永世界利益之輩,鴻蒙紫氣,就交給道祖處理。” 良久之後,蒼天道尊斷然開口說道。

snaptime:2020-09-25 10:22:33  exectimeㄩ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