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無疆》全文閱讀

作者:瑞根  官道無疆最新章節  官道無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道無疆最新章節第132章 縮影(16-01-12)      第131章 浮想(16-01-11)      第130章 主持(16-01-11)     

第132章 縮影

    台上台下,神思恍惚神遊天際者眾。

    玩手機打遊戲者自然沒有,好歹也是全省性的重要會議,若是被人發現,隻怕留下一個不好印象,影響仕途,但是眼睛半閉,目光呆滯,左顧右盼,頻頻出入,這一類現象卻成了慣例,這讓陸為民很是不舒服,但是想到自己也一樣對這種會議興趣乏乏,再加之又是尹國釗在講話,他也不好打斷,隻能地垂著頭,自顧自想自己的事情。

    連尹國釗似乎都意識到了自己的講話效果不好,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是講話稿也是早就準備好了的,一時間要打亂自由發揮,又怕效果更差,也隻能強壓著內心的不悅,加速度,把要講的內容講完。

    魏行俠端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視,身體微靠在椅背上,看似在認真的傾聽著尹國釗的講話,其實心思根本就沒有在這上邊。

    從宋州市長到水利廳廳長再到農業廳廳長,這邊很難說是一個什麼樣的變動,但是魏行俠已經無所謂了,2003年被調整到水利廳廳長,兩年前又被轉崗到農業廳當廳長,魏行俠的神經已經被鍛煉得猶如鐵打了,再大的風波對他來說,他都能安之若素了。

    目光從尹國釗移過杜崇山,再移到陸為民身上,魏行俠目光變得有些複雜難言。

    這七八年來,他幾乎是眼睜睜的看到陸為民一步一步的從自己和童雲鬆手上接過了宋州,又一步一步把宋州打造成為昌江的深圳,昌江的蘇州,現在的宋州雖然在經濟總量上不及深圳和蘇州,但是卻已經在中西部內陸地區傲視群雄了,除了作為直轄市的重慶不能比外,宋州已然是鶴立雞群,甚至現在宋州的gdp已經占據了昌江全省gdp的半壁江山。足見宋州現在的強勢。

    而這樣的結果就是讓陸為民秦寶華祁戰歌連續三任宋州市委書記都進入了常委,而且以宋州現在在昌江的地位格局,無論是誰擔任宋州市委書記,都鐵定會成為昌江省委常委,祁戰歌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證。

    自己也就是折戟宋州市長任上,如果不是因為軟件園的問題,自己也許能繼續在宋州市長位置上呆下去,甚至接替童雲鬆的市*委書記,可問題是自己擔任宋州市*委書記,就能讓宋州達到現在的地步麼?魏行俠下意識的搖搖頭。也許自己可以讓宋州保持一個較好的發展勢頭,他也不認為拓撲軟件園就是自己責任,但是要說讓宋州如脫胎換骨一般攀升到現在這種境地,他自認為做不到。

    雖然覺得自己無法做到像陸為民那樣驚豔絕才,但是魏行俠一直認為自己從宋州市長任上被調離是幫孫承利頂了缸,受了孫承利的拖累,有些冤枉。

    誰都知道推進軟件園的工作基本上是孫承利包攬著在做,深怕別人分了他的功勞了,要論態度和責任。童雲鬆態度比自己更積極,責任比自己更大,但最終板子卻打到了自己身上,當然後來童雲鬆也沒好過。

    這也許就是命運。魏行俠隻能這麼說,失去了這個際遇,而邵涇川又退了下去,自己就很難再走入昌江省的政治權力中心了。像從水利廳轉崗到農業廳應該說都算是一個不錯的安排了,而這七年,就這麼一晃悠就過去了。自己也從當初剛到宋州時的四十出頭的少壯,變成了現在五十出頭了。

    還有機會麼?魏行俠早已經心如止水了,直到陸為民重返昌江出任省委副書記,這才又燃起了他內心的一絲火苗。

    和陸為民,魏行俠也一直還是有聯係的,當然,陸為民出任宋州市*委書記之後,聯係就少一些了,畢竟水利工作主要還是政府這邊在抓,而魏行俠也有意無意的不太願意主動和陸為民聯係。

    他總覺得有些不那麼自在,當初陸為民可是提醒過自己拓撲軟件園的事情,但是自己表麵上是聽了陸為民的意見,但是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結果卻是砸了自己的腳。

    這讓魏行俠有些說不出的尷尬,覺得無顏麵對陸為民,所以雖然有時候電話聯係,或者見麵也要聊幾句,但是真正坐下來說一說談談內心話,卻再也沒有機會。

    不過當陸為民接受扶貧工作並有意要以現代農業和精細農業來作為主打落後山區的扶貧重頭戲時,魏行俠覺得機會似乎來了。

    雖然陸為民那位秘書和省委政研室都在積極的與省農科院和省農大聯係協調,但是作為農業工作的主管部門,省農業廳一樣有自己的資源,無論是現代農業也好,還是精細農業和生態農業也好,省農業廳這邊也還是能拿出一點資源的。

    根據魏行俠掌握的情況了解,陸為民似乎有意要在昌西州和豐州來啟動這個農業致富計劃,昌西州不用說,典型的落後山區,而豐州則不一樣,各方麵條件都更好,陸為民似乎有意要在豐州一些條件相對較好的鄉鎮來作為試點,以求在取得成效之後,能夠以點到麵的鋪開。

    而陸為民在這一兩個月之間頻繁調研貧困縣,表現出來的濃烈興趣也讓魏行俠意識到了這也許對自己來說,就是一個機會。

    *************************************************************************************************************************************************************************************************************

    大會終於結束了。

    陸為民沒有做多少強調,尹國釗的話本來就是強調,隻是效果不太好。

    對於這樣一個會議,能起到多少引導作用,陸為民也不確定,但是他感覺可能性效果不佳。

    杜崇山的了無新意,尹國釗的具體點評強調,基本上都是老調重彈,局限於目前昌江各地市州已有的東西,並沒有能跳出窠臼,拿出一些更具突破性的東西來,這是關鍵。

    給人的感覺這次會議就像是一次純粹的總結,然後在總結上的鼓勵,卻缺乏了從戰略高度上來指引各地市州應該如何來麵對即將到來的冷冷寒意,或者說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這場寒潮持續時間有多麼長,強度有多大,包括昌江省委省政府亦是如此。

    會場上人們慢慢散去,但是這樣一個場合,很多人也會利用來省時順帶半一些事情。

    基本上每個領導那都會有那麼一個兩個地市或者企業領導圍著,這尤以省政府那邊的副省長們為甚。

    這基本上也是一個昌江政壇縮影。

    像黃文旭主動走到了尹國釗那說著話,大概是在匯報著某項工作,而唐天濤則站在一旁,不時插著話;而祁戰歌則在和正在收拾東西杜崇山說著什麼,杜崇山眉頭輕皺,好像不太認同祁戰歌的觀點,不時插話似乎是在反駁著什麼;尤連邦躬著身子,似乎在向秦寶華匯報著什麼,秦寶華則不時點頭,隻不過麵部表情卻很平淡,給陸為民的感覺更像是在敷衍了事。

    宋大成則到了惲廷國身邊,陪著惲廷國一邊往外走,一邊介紹著什麼,時不時的用手勢來加強語氣;陳昌俊和呂騰則拉著魏行俠到了姚放那,姚放本來準備起身要走,但這會兒則把包放下了,饒有興致的聽著三人在介紹著什麼。

    雷誌虎和譚偉峰走了過來,“陸書記,我們想找你匯報工作,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

    “正好,我也要和你們說說事兒呢。”陸為民點點頭,拿起包,“走吧,去辦公室說。”

    “怎麼走?”雷誌虎含笑問道,“還是步行?”

    陸為民也笑了起來,看樣子自己喜歡走路上班的習慣被很多人都知曉了,點點頭,“好啊,我喜歡走路,你們倆也該鍛煉鍛煉,活動一下筋骨嘛,鶴門堰上的冷風吹一吹,可以讓人頭腦更清醒。”

    “那這會兒就走?”雷誌虎感覺陸為民似乎還要等人,問了一句。

    “嗯,我想把老魏叫上,不過看樣子他這會兒也挺忙,要不咱們還是先走吧,待會兒我給他打個電話,另外也順帶把文旭也叫過來,一並交代了,這年底事情多,我也沒有太多時間來一個一個交代了。”陸為民看了一眼那邊魏行俠還在和姚放說這話,“你們這段時間也應該梳理出一個大概來了吧,試點選哪?”

    “如果可以的話,陸書記,是不是可以多選一兩個點?豐州的條件肯定要好一些,但是我們昌西的貧困區域太大了,我們想法是選一個縣,然後再選一個鄉,兩步同時走,力爭能今早看到效果。”譚偉峰接上話。

    陸為民略一思索,搖頭:“多選幾個點沒啥,但是最好還是從鄉鎮一級試點,在一個縣一下子鋪開,效果難料,如果條件合適的,一個縣選兩三個鄉也不是不可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