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競仙途》全文閱讀

作者:蟲不老  天競仙途最新章節  天競仙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競仙途最新章節大事記(含劇透慎入)(18-10-06)      完本感言(18-10-06)      第762章 如約而來(18-10-06)     

第582章 望海夜談

  “西沙秘境之時,雖然頗受非議,我隻當你是男子血性,與魔族女子有些往來,也不過是有那麼兩次救命的恩情,為了怕你生出心障,為師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傅東樓怒斥道,“怎麼,你還想妄圖讓仙門去與魔族合作?你此話一說出口,一旦被旁人所知,就會成為千夫所指的對象!你知不知道?和妖族還有可能,和暗蓬萊合作,你想也別想!”
  他雖然是斥責,可話語到底帶了幾分維護。
  駱雲心中感動,道:“師尊為了我好我知道,在昆侖元宗之中,弟子見到的性情最真的就是師尊、師兄二人,從不虛偽說話、做事,這是弟子之幸。”
  傅東樓被他這幾句不怎麼熟練的恭維話差點逗樂,板著臉道:“你不必繞彎子,有什麼話,直說吧。”
  駱雲道:“三界城先前與魔族就有交易,交易物中不但有兩地產出的天才地寶,更有被七姓世家抓獲的魔修,仙門雖然知情卻一直默許,這件事,當年弟子回昆侖之後就與長老們匯報過,弟子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仙門晚輩,可這麼多年昆侖和其他門派都絲毫沒有動靜,想必仙門是早已知情,並默許了這件事。”
  “三界城所處的位置特殊,若真的不染纖塵,在那也維持不下去。”傅東樓道,“權宜之時,行權宜之事,也算不得合作。”
  駱雲點點頭:“師尊這樣說,也能說得通。那麼”他仰頭道:“早在數百年前,在暗蓬萊粹魔池邊那一戰,仙門真的是大勝而歸嗎?”
  傅東樓聞言心神巨震!
  他怎麼也沒想到駱雲問出了這個問題!
  他的眸色漸漸沉暗下來,正待開口,又聽駱雲道:“既然大勝,為何沒有趕盡殺絕?”
  傅東樓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他大可以說,當年仙門損失也十分慘重,想要鏟草除根,代價太大這是數百年間一直以來的說法。
  “如果仙門前輩將暗蓬萊從這世上抹去,那留給後世的必定是清朗乾坤,哪怕犧牲再大,相信前輩們也不會吝惜自身性命……”
  “你給我閉嘴!”傅東樓怒容滿麵道,“仙門前輩是該你的還是欠你的?為師何時將你教導成這般自私自利之人!”
  駱雲道:“師尊,弟子自身,從不曾有這種想法。當年仙門中人犧牲極大,昆侖尤甚……玄衡師兄,便是死在那一役。”
  他提起玄衡,傅東樓心緒頓時一陣翻湧,感慨萬千。
  “弟子永遠也不會有這種旁人活該犧牲的想法。”駱雲再度重聲說道,“但師尊也該明白,當年親曆過那一役的修士存世不多,沒有親曆的心中有所懷疑,是再正常不過的。”
  傅東樓又怎麼會不明白駱雲的意思。
  這世上有的事情,時間長了,也就淡了。
  可有的事情,時間越長,反而越不會淡,還會勾起許多疑慮和猜測來。
  粹魔池一戰,明顯就是後者。
  當年在他們返回之後,便有人質疑為何不盡數剿除,隻不過被壓了下來。
  還有仙門提出趁著暗蓬萊喘息之機再度增派人手,重攻魔族,也被阻止。
  就連昆侖本門之中,如星天野等人都有了疑惑,像星百曉那種喜歡自己個兒找尋蛛絲馬跡的說不定已經知道了什麼。
  過往種種,而今看來,就如駱雲所言,處處漏洞。
  傅東樓皺眉道:“不管怎樣,這不是你該管的……”
  “師尊不告訴弟子,弟子也還是要問。”駱雲道:“難道當年不是仙門與魔族合作,而後定下仙門退出暗蓬萊、暗蓬萊魔族不跨海一步的協議?”
  他看著傅東樓道:“弟子不懂,當年既能合作,今日為何不行?”
  “你……你放肆!”傅東樓心中大驚!可他一時間卻無可駁回,咬牙切齒老半天,方道:“為師是不是太縱容你了?”
  駱雲複又低頭道:“偏聽則暗,請師尊告訴弟子,是不是這樣的。”
  傅東樓胸膛劇烈地起伏了一會兒,最後顫聲道,“我不管你從什麼地方知道那道協議,可對於仙門和昆侖來說,都是不可提及的恥辱!”
  駱雲呼出了一口氣。
  果然是真的……
  “已經攻到了老巢,卻不得不因為某些變故與魔族結盟,這是何等屈辱之事……為師且告訴你,昆侖無時無刻不再等著重新攻入暗蓬萊。而今三界城中已經在著手布置傳送法陣,要不了多久,昆侖修士便可往返於三界城與宗門之間……你休要為一時兒女情長便異想天開想要為整個暗蓬萊的魔族討活路!”
  駱雲認真地道:“且不論徒兒想做什麼,徒兒隻想問一句……當初為何沒能平了暗蓬萊?而今仙門的力量,會遠勝於當年嗎?就算是遠勝於當年,那麼粹魔池也已經不是當年的粹魔池了啊!”
  他能問出這句話來,讓傅東樓更加確定,這個小徒弟所知道的不隻是表麵那一紙協議,他更知道為什麼會有仙魔之盟!
  傅東樓隻得苦笑了一聲。
  當真是不好糊弄啊!
  他平緩了心情,道:“你想的太過簡單了。無論如何,再度結盟去對付粹魔池,都是不可能的。”
  當年的盟約,促成的原因之一便是事發太突然,沒有一絲一毫緩解的餘地。
  無論是仙門還是魔族,要麼合作對敵,要麼就全滅在那。
  當年凡是打到粹魔池邊的修士,又有哪個是顧命惜身之人?無論生死,不過就是命數罷了。
  可若是全部死在那,又有什麼用呢?誰能將粹魔池的可怕之處帶回仙門,讓後輩警惕?更可怕的是若是連他們都死在了那,粹魔池中的怪物又有誰能抗衡?這世間覆滅,也不過遲早的事。
  “你師祖太羽劍君是最不能容忍結盟的,可那又如何?為天下仙門考慮,這點屈辱,吞了也就吞了。而今,卻大不一樣。”傅東樓緩緩地道:“仙門力量壯大,比起當年,盡可慢慢準備,不必那麼倉促。”
  

snaptime:2021-02-25 13:15:20  exectimeㄩ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