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天帝》全文閱讀

作者:給力  九幽天帝最新章節  九幽天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九幽天帝最新章節第3826章 所祭之魔!(21-01-25)      第3825章 絕望!嚴懲!(21-01-25)      第3824章 畜牲們!(21-01-25)     

第3825章 絕望!嚴懲!

  “抵擋住!” “紫易師兄救我,啊!” …… 這二十三個往上狂奔的年輕男子,所遇力量越來越強,越來越猛烈。 一位神王六重天境的男子,衝著那位紫易師兄呼喊了這一聲後,旋即在狂猛力量的衝擊下發出一陣慘叫。 然後整個人被狂暴之力徹底吞噬,灰飛煙滅。 “不可動搖!你們之力,皆與我匯聚,全力匯聚!” 忽然死了一人,這紫易師兄擔心其他人會因此動搖信念,旋即朝著他們沉聲一喝。 說實話,若是平時,這些人的生與死,他不必太過放在心上。 而如今情況可是很不一樣,此地,變得越來越凶。 不僅那些力量越來越強,下方,還有一個變態正趕來。 “祭魔山山巔啊!” “祭魔山山巔啊!” “上蒼保佑,讓我等快快趕到祭魔山巔!” 紫易師兄於心中焦急呼道。 “啊!”緊接著,又有一人未能抗住這片空間的恐怖之力,發出一陣慘叫之後,就此身亡。 “不行了……我也快撐不住了。” “是……是啊……這等力量,實在是太強太強了啊!” “我也是!我們……我們……要完蛋了啊。” “紫易師兄,該怎麼辦?” …… 這時,陣陣吃力、伴隨著虛弱的呼喊聲不斷呼響。 幾乎所有人,都以求助的目光,望向了那位紫易師兄。 一個個,已經看上去滿是疲憊。 “該死!” 紫易於心中狠狠地說道。 他也已經感受到,已經不能再繼續往上前行了。 對於他來說,到達這,已經幾乎是極限了。 再而抬頭,隻見道道黑色石梯,還是延伸向無盡天空,無窮無盡。 這,仿佛根本就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 “啊!”忽然間,又有人發出一聲慌然呼喊。 不過他此刻發出這陣呼喊,並不是因為周身的狂暴之力,而是他見到,下方的黑色石梯之間,一道黑色身影,正緩緩而上。 仿若一尊奪命的魔神,踱步而來。 “啊!來了,他來了,怎麼辦啊!”又有人發出慌然驚呼。 “這,簡直就是魔鬼啊。” “這,到底是什麼人啊。諸神界,為何會有這等存在。” 那個紫易師兄的眉頭,越擰越深。 心中越覺越不好。 “一切,便到此為止吧。”石楓還在緩緩踱步而上,望著這些畜牲們,他緩緩地吐出這一道話語。 仿若正在對這些畜牲們進行宣判。 旋即間,便見凶猛的白色炙焰,從石楓身上焚燒而出,蔓延而上。 白色炙焰所過之處,這片天地的一切皆滅。 奔騰洶湧。 上方,那一張張麵容,再而大變了起來。 他們感受得出,那股白焰與之周身之力恐怖許多。 感受白焰之力,一個個的身軀,都不由自主地顫栗起來。 他們心中自然都清楚,這……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力量。 “紫易師兄,怎麼辦。該怎麼辦啊?” “是啊紫易師兄,我們該怎麼辦才好啊。” “紫易師兄……” …… 一個個,再而對那紫易師兄呼喊,他們的聲音都已在輕顫。 身軀,在狂烈顫抖。 一陣陣呼喊,已將那個紫易師兄弄得無比煩躁,“別吵了!” 他頓時爆發出了一道仿若雄獅般的怒吼。 紫易師兄,平日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會淡然處之。 仿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內。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紫易師兄如此失態的模樣。 這一吼,令得所有慌亂喊叫的人閉上了嘴,不過,一道道期盼的目光,還是望著這位紫易師兄。 此時此刻,他們一切活下來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紫易師兄的身上。 然而在眾人等待之中,他們卻聽到這位曾經於他們心中無敵的紫易師兄,竟然說出了這麼一句: “死吧。都等著死吧。” “啊!” “啊?” “紫易師兄……” “啊!” “我不想死啊!” …… 有人發出不甘的喊。 紫易師兄說完那一句話後,便沒有再言語。 甚至,暗暗運轉著體內之力,猛然一爆! “啊!怎麼回事?”頓時間,他又猛然一個大驚。 雙目睜得無比的大。 剛才,他想要就此自滅,可卻在力量一爆之時,所有之力,瞬間消失,被徹底壓製得死死。 “那個人!那個家夥!”紫易睜大的雙目再而往下一望,望著越來越近的熊熊白焰,望著那道若隱若現的黑色身影。 石楓到來之後,靈魂之力席卷,掌控著這片天地。 他自然,不會讓那個天神境的家夥那麼輕鬆得死。 天歌城那麼多人慘死,絕對不能讓這些家夥們好受。 死亡,如今對於他們來說,可是解脫。 石楓,自然不會讓他們就此輕易解脫。 雖然,剛才已經死了兩個人,不過那兩個人死了之後,石楓強大的靈魂之力,早以將兩道魂魄卷了過來。 如今,正緊握於自己的左手。 “啊!” “啊!” “啊!” “啊!” …… 白色炙焰最終還是如滾滾巨浪一般,不斷地吞噬著那些人的身體。 陣陣淒厲慘烈的痛叫,於這片天地不斷呼響。 “啊!”最終,就連那位紫易師兄,也未能幸免,發出了一陣聲嘶力竭的大叫。 這一幫喪心病狂的畜牲,皆已伏法! 聽著那陣陣如同殺豬般的慘叫,石楓還在一步一步往上走著。 “啊!啊!放過我。啊,好痛苦啊,放過我。”有人發出了哀求。 “啊!” “啊啊啊啊啊!” 從這些叫聲之中可以聽出,這些人,如今正遭受著難以言喻的痛苦折磨。 以這炙焰之火焚燒肉身,也可想而知其中的難熬苦痛。 不過石楓聽著這陣陣慘烈的大叫,聽著那陣陣哀求,他根本就無動於衷。 天歌城那麼多條人命,甚至其中有那麼多老幼婦孺,他們當時,何曾不是想求這些人放過。 但喪盡天良的他們,可曾放過他們? 可曾有過憐憫之心? 估計,在其中享受著建立他人身上痛苦的快感吧。 如今,便讓這些畜牲們,也好好嚐受一下絕望,痛苦,生不如死的滋味。 第二章 “啊!啊!啊!” “啊!啊啊!” “啊!” …… 白色暴焰,越來越凶猛。 隨著這股白色暴焰焚燒,這片空間的狂暴之力一旦出現,便被白焰焚成了虛無。 這,已然成為了它的地盤。 “饒命啊!饒命啊!” “是……是我等……有眼不識泰山……啊,還望饒了我……等吧。” “啊!啊!好痛苦,好難受,啊,讓我死吧,直接讓我死掉吧,我不要再這樣痛苦了啊!” “啊!” …… “我乃紫風神門弟子,若是我死去,紫風神門必可看到我臨死前的一幕,到時候,紫風神門必然全門而出!” 白焰之中,傳出了這一道聲音。 這話,乃是從那個紫易師兄的嘴中吐出。 一介天神境天才,師門動用手段在體內留下秘法,自然不稀奇。 “哦?威脅我?”聽到那紫風的話後,石楓冷笑著開口。 “在下並不是威脅您。”一聽石楓話語,紫易的聲音連忙軟下,對石楓解釋。 “啊!”就連這紫易師兄也發出了一陣慘叫之後,他說: “您隻要放了我,這發生的一切,在下就當做做了一場夢。 隻要我不死,沒有人會知道這的一切。在下也可以對天起誓,絕對不會向任何人透露半點此地之事。” “紫……紫易師兄,您……是,什麼意思啊?” “紫易師兄……啊!” “紫易師兄,救我,啊!也救我出去啊。” “啊!紫易師兄,是您一定要來……啊!這祭魔山探索的啊,要不是您,我們,也不會前來此地,遭此大難啊。 呃啊!” …… 白焰之中,那些人伴隨著痛苦的呼喊聲又響。 已然,他們皆從這紫易的話中聽出了意思。 紫易師兄隻想那個變態放過他,其他人,隨便變態處置。 “今夜,你們都不會死。” 然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石楓,竟然對他們說出這一句話語。 “你的意思是?” “不會殺我們?” “呃!放過我們了嗎?” …… “你們,將不斷地遭受本少這股炙焰的焚燒,將會無止境地焚燒下去,永遠嚐受這生不如死的折磨!” 石楓,對他們補充了這一句。 “啊!不要!” “不要這樣啊!啊!” “不要!啊!不要!” “您……您……您還是殺了我吧。殺了我好了,啊!” …… 聽到石楓那一句,一個個再而不斷地發出了求饒聲。 話語聲,已變得無比噪雜。 “我!啊!”而就在那紫易師兄還想出聲說些什麼之時,周身的炙焰,頓時變得更加猛烈了起來。 燒得他話已經完全說不出來。 石楓衝著他說道: “閉上你的嘴少說那些廢話,本少不管你什麼藍風神門還是紫風神門,你們,必須為你們的畜牲惡行付出代價。 現在,不過僅僅是剛開始而已,本少,會將你們一個個滅殺,然後,讓你們的魂魄,直接於這片白火中焚燒,遭受比此刻更加痛苦百倍的滋味。” “哦,對了。”石楓說完那句之後,望向了自己的左手,說:“讓這兩個家夥,先來嚐一嚐吧。” 話音一落,石楓左手一動,便將握於手中的那兩道魂魄,拋向了那片白火之地而去。 “啊!” “啊!” 靈魂落火,兩陣無比尖銳、聽之令人寒毛直豎的慘叫聲嚎響。 “是離夼與紫彥,呃啊!啊! 他……他們,他們不是抵受不了那股力量死了嗎?怎麼還會?” “啊!好痛苦! 是離夼與紫彥的魂魄!可是,離夼與紫彥死後,明明魂飛魄散了啊,我當時特地搜尋過他們的靈魂。怎……怎麼會!” “是他!是他!他趁著那時候,搜走了離夼與紫彥的魂魄啊!在我們任何人都沒有察覺的情況下!” “啊!他!他!他說了,等下,也要這樣對我們。 啊!還不如死了算了,死了算了啊!好痛苦,好痛苦,好難熬啊。啊! 我想死啊!” …… 曾經,死亡會讓他們感受到恐懼。 但如今對於他們來說,死亡,乃是一件極度幸福的事。 “好啦。”這一刻,石楓淡淡地說了這麼一句話語。 話音剛響,便見那片白色火海,閃耀起了一陣極為璀璨的白芒。 緊接著,便全數消失不見。 石楓,已將那些畜牲們,吸入到了他的玄器空間須彌山之底。 便見這些白焰,永遠在須彌山焚燒起來。 這是這些畜牲們應得的下場。 接下來,石楓會讓他們一個個死去,化為魂魄,麵對更加苦痛的折磨。 …… 白焰消失後,這片空間的狂暴混亂之力,慢慢地回歸。 黑暗魔霧,攜帶著一股股恐怖凶猛之力,從四麵八方奔湧而回。 石楓再而一步又一步,踏步而上。 懲罰了那些畜牲之後,他心境好了許多。 倒不是,那麼想揍那個天命帝君了。 “讓我非常想揍他的時候,卻安排了這些畜牲讓我懲罰? 看來,這一切,還是在那個家夥的掌控內。” 石楓忽地想到了這個問題,說。 “不對!”緊接著,石楓又想到了什麼。 “如果那一切皆在這天命帝君的掌控,那這些畜牲了屠那天歌城,這天命帝君,為何沒有出手阻止? 他既然有迎擊兩位天神神族強者的力量,對付這些人,應該不是問題。 而他,為何沒有出手? 既然可以阻止一場劫難,他為何那麼冷漠!” 這個,石楓真想到時候見到這個天命帝君之後,好好問問他。 想著這些之時,他往上邁動的腳步,都快了許多。 “天神,二重天之力了!” “嗯……三重天了。” “四重天了!” “這鬼地方……再走上去,恐怕,即將要五重天之力了!” …… 隨著石楓還在不斷往上走,力量,還是變得越來越猛。 不過就算這樣,石楓抬起頭後,還是沒有見到那一道道黑色石梯,所延伸至的盡頭。 仿佛還真的是,沒有盡頭。 “再這樣下去不是事,天神五重天之力,我還能勉強擋上一波! 但如果達到六重天,甚至七重天後……我未遇到過,想象不出那等級別之力,將會是何等強大……”

snaptime:2021-01-25 14:48:00  exectimeㄩ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