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墟》全文閱讀

作者:辰東  聖墟最新章節  聖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聖墟最新章節第1594章 天上地下渴求一敵手(20-11-25)      第1593章 打遍上蒼(20-11-25)      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20-11-25)     

第1591章 天上來敵

  許多人腹誹,你的確勝了,而且是大勝,幹淨利落,擊敗四大青年絕世高手,足以震撼各界,讓年輕一代深感無力。
  但是,你就這樣飄了嗎?
  你雖然橫掃字輩,中青代幾近無敵了,甚至老輩人物下場也難逃被鎮壓的命運,但是,憑此你就想得帝位?
  “你視我們這些老家夥不存在嗎?”有一位老究極開口,實在忍不住了。
  “老夫,真仙境無敵,你是不是要與我商量下,來與我論個輸贏?”又一人開口。
  “!”黎黑手出現了,站在楚風這一邊,對所謂的真仙很冷淡,更有些許不屑!
  他睥睨群雄,道:“真仙無敵,也敢說出口,當年,我打遍天下無對手的時候怎麼不見你跳出來?”
  接著,他又道:“當世嗎,我的確不能以真仙無敵這個說法立身了,因為,將我的腐爛屍體和我的各種執念都聚集起來,說不定可以再上一個大台階無敵!”
  “我……去!”一群老怪物都翻白眼。
  第一山這個體係出來的人,怎麼會都這麼惹人恨,招人不待見!許多人腹誹,先有九道一,又有黎龘,再有楚風,簡直……沒一個好東西,都該被活活打死才好!
  “老夫也認為,我們這一係可繼帝位!”九道一迤迤然開口。
  域外的仙王都不滿,尤其是敵對的勢力,怎麼可能被他們三言兩語就擠兌的閉嘴。
  “你們這一係也是夠了,目中無人,張狂自大,無法無天,成何體統,也能繼承帝位?”
  ……
  兩界戰場一群老怪物較勁兒,暗中火藥味兒十足。
  可外界可不這樣,當得知楚風力敵四大青年高手,隻身一人大破誅仙場,將四大字輩轟爆的轟爆,鎮壓的鎮壓,外麵已經徹底沸騰。
  楚風大勝,影響太大了,連域外各族得悉自己大界的道子,當世第一的青年強者大敗後,都震撼了。
  對他們來說,這是不可想象的大事!
  所謂的一界天驕,潛力最強大的進化者居然落敗,而且是在合力圍殺對方的過程中大敗,實在不可思議。
  “那楚魔到底什麼來頭,居然有這等讓人驚悚的道行,是不是可怕的過於離譜了?”
  “變態啊,怎麼會有這種進化者,他所麵對的乃是字級怪物啊,這種怪物出現任何一尊,都能橫推十方,同境界無敵,皆是注定要載入史冊中的怪胎,結果現在四尊齊出,都讓那楚魔殺的殺,擊退的擊退,這太他麼的……沒天理了!”
  各界,所有強大道統、不朽的世家皆在熱議,連一些身份很高、修養極好的生靈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就不用說陽間了,更是早已如同沸水般。
  “楚魔成精了,成佛了,成祖了,這個怪物越來越可怕了,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一個人平推四大字級青年強者,他這是要上天嗎,不,這是想轟破上蒼大界壁?怪物啊!”
  “時隔多年不見,想不到當年還在與我坐而論道的道友竟成長到了這等層次,超過我了。”
  “啊呸,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他是來自小陰間的人,在陽間冒頭沒多少年呢,跟你八竿子都打不著!”
  陽間,一片喧囂,各種聲音都有,甚至連認親都出來了。
  “看到沒,那是我叔,與我有遠超常人想象的近親關係!”
  這種攀親,起初讓人反感,可是有人認真追溯起來後,人們竟意外的發現,居然還算……靠譜!
  這驚掉了一地眼球!
  這是十幾年前出生的一批天才,自誕生時靈魂上就被人刻字了,有不少寫的就是:我叔是楚風!
  眾人都無言了。
  早先時候,就有過這種傳聞,那個時候人們都不覺得這句話的背景有多強。
  但是現在,一些敵視楚風的人忽然覺得,這麼一大批天才主動自認為是楚風晚輩,若聯合起來,實力未免有些駭人。
  敵對陣營的進化者麵色難看,都有一種親了黑狗的感覺。
  “真無敵……楚!”亞仙族,銀發如綢緞子般的映曉曉開心的大叫,比楚風自己贏了還要興奮。
  旁邊,她哥映無敵真的很受傷,這小丫頭是**裸的挑釁,真想拎過來她暴打一頓!
  “哈哈,看到沒,這就是絕代雙驕中的楚魔,請不要忽略另外一人,請誦我真名——歐陽大龍魔!”
  怪龍囂張的大笑著,可是還沒興奮到頭呢,就被老古一腳給踹飛出去了,樂極生悲。
  “就是這麼強,強到你發慌!”兩界戰場前,活潑好動的周曦也沒有被火藥味十足的仙王影響情緒,反而哼唱起歌來。
  “轟隆!”
  突然,平靜被打破了,蒼穹龜裂,一扇古老的門戶浮現,從當中有生物走出,下界而來!
  上蒼的能量傾瀉,這片至高淨土、無上之地,今天竟又一次開啟了門戶,打破了常理!
  一頭青牛出現,通體皮毛光亮,踩著虛空,一步一步緩慢踱來,在其背上坐著一個老者,周身都籠罩仙霧,道祖物質彌漫。
  “嘶!”
  眾人倒吸冷氣,孟祖師擊爆一位道祖,現在又來了一尊?
  上蒼果然深不可測,這種拓路者、奠基人,到底有多少位?
  “不是道祖,最多也就是仙王巨頭,我們之所以感受到能量濃鬱的驚人,那是因為,那些能量粒子都是自上蒼傾瀉下來的,那個地方太不一般了!”
  有仙王暗中說道。
  人們聞言,長出一口氣,不過依舊有些緊張,涉及到上蒼絕對無小事兒,尤其是有生物親自下來了。
  看其排場,絕對不是出自一般的道統!
  在老者的身後還跟著幾人,有年老者,也有壯年男子。
  最為引人矚目的還是一名年輕人,眼神如金燈,有絲絲縷縷的大道符文泛出,一看就很不一般,這是來自上蒼的中青代,毋庸置疑,絕對強大!
  “我等沒有惡意,破例下界而來,是想襄助各位大一統,願盡最大一份力!”青牛背上的老者悠悠開口,語氣平淡。
  這個人深不可測,在仙王中屬於巨頭,屬於可以橫掃同層次的老怪物!
  一時間,他雖然平靜如水,但是卻給人巨大的壓迫感。
  甚至,連他坐下的那頭牛都很超凡,人們驚愕的發現,連它都在高位階真仙層次。
  兩界戰場前,頓時安靜下來。
  在場的沒有簡單之輩,想的自然很多,現在這種人下界,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為諸天奉獻?過去怎麼不來!
  “我等願與諸天攜手,成為你們當中的一份子!”老者再次說道。
  同時,那個眼如金燈的年輕男子,聞言後露出一股驚人的能量,掃視在場所有的青年高手。
  眾人瞬間懂了,當成眾人中的一份子,這就是說不當自己是外援,而視作擁有與本土一樣的身份?
  這該不會是要與諸天間的進化者一同競逐天帝果位吧?人們產生不好的聯想!
  果然,看這些人的言行舉止,極其有可能就是這種情況。
  “轟隆!”
  爆鳴聲傳來,秩序符文億萬縷,刺目的符號如同汪洋般布滿高天,門戶中又有人出來了。
  一個高大的老者盤坐在金色的雲朵中,衝出上蒼的門戶。
  在其坐下,一個青年男子滿身雷電,秩序符號纏滿周身,雷霆一道道的綻放,他像是雷道仙王轉生!
  這絕對是上蒼中青代中的恐怖怪胎,諸天中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進化者,一時間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聽聞下界在爭奪天帝果位,各層次的進化者都可參與,我願來切磋!”這個如同雷道仙王轉世的青年男子大聲說道。
  他就比較直接了,滿頭金色發絲如黃金鑄成,眼神淩厲,桀驁不馴,直接道明來意。
  自上蒼而來的人有自身的目的,都是為自己著想而至。
  諸天各界的強者心中頓時都有一股怒氣,這些人是為摘桃子而來,是衝著天帝果位來的!
  你們都不是這片天地的生靈,與諸世界隔開,自古至今,下界的生靈都沒有幾人可以登臨上去。
  你們來自所謂的世外,是屬於上蒼的道統,卻想來這當天帝?!
  眼看快有結果了,現在這些人卻突兀降臨,絕對是想摘走最終的果實,實屬半路搶劫!
  “這群人……太不講究了,臉皮實在厚!”連唇紅齒白的老古都忍不住了。
  年輕人不明白,但是老輩強者都知道天帝果位的重要性,一旦得到這種“大位”,那是可以在原有基礎身上提升自身實力的。
  尤其是這一次,諸天萬界共同承認的天帝位,這是過去無法想象的大果位,有可能在原有的實力基礎上提升一個大境界!
  這是何其可怕與驚人的事?!
  仙王全部眼紅,不然何以有這麼多老怪物露麵?
  當然,即便你自身再強,可是單純靠這種“大位”也不可能真正提升到仙帝層次,有個天花板壓在上麵。
  但是接近拓路者,以及進入與奠基人相對應的領域,還是有可能的。
  當然,這些是有重要前提的,你自身原本就已在諸世間足夠強大,可以俯瞰各族!
  “過分了!”一位很古老的仙王,活過數個紀元了,此時非常的憤怒。
  得到諸天共尊的大果位,實力提升一個大台階,誰會不心動?!
  “我就說,上蒼的路盡級生靈為什麼會幹預這場大劫,讓諸天大一統後再爭那一線生機,原來在這等著呢,想為他們自己造就出一個奠基者層次的副手?是在為自己的門徒謀福利!”有仙王冷哼,道出心中無比強烈的不滿。
  第一個出現的上蒼來客,騎坐在青牛背上的老者開口:“道友,你們說笑了,大千世界,億萬宇宙,怎麼能自我封閉呢,任何一條絢爛的進化路都是需要交流與切磋,單純的排外最終隻會故步自封,讓道統衰敗,有我們參與的競爭,對各方都有好處。”
  他很從容,也平平淡淡,一副超然的樣子。
  兩界戰場,一些仙王蹙眉,因為這個老者實在是道貌岸然,說的冠冕堂皇,其目的還不是要摘桃子?
  狗皇喝問:“欺負我們這沒有高手嗎?我就想問下,路盡級生靈早先定下基調,是不是現在又要改變了,想親自下場?”
  “這倒沒有,路盡級至高在上,不會幹預這種事,各位道友放心,仙帝層次的存在不會出手!”盤坐在金色雲端中的老者開口。
  他身邊的那個滿身雷霆的青年男子睥睨群雄,目光在許多年輕人的麵孔上掃過,一副很失望的樣子。
  九道一開口,道:“既然如此,我就不焚香嚐試請‘那位’歸來了!”
  這種話語毫無疑問是一種無法想象的強大震懾,因為來自上蒼的生靈瞳孔都一陣收縮,顯然“那位”曾在上蒼攪起過無邊的驚濤駭浪,哪怕多個紀元過去了,有資格知曉的生物也難以自心中磨滅掉那段可怕的過去!
  然而,真正了解的人,比如狗皇,比如腐屍,比如黎龘以及楚風等,都知道九道一在咋唬,早與那位隔絕所有音信!
  不過,上蒼來客終不是一般的人,很快他們就確信,那個人無法再出現!
  “這麼說來,你們很自信,不怕被橫掃啊!”盤坐在金色雲端的老者一點不委婉,可以說相當的直接與粗暴,與那坐在青牛背上的老者相反。
  看著他們一個說話冠冕堂皇,一個相當的蠻橫,九道一非常不爽,火氣上湧,道:“當真欺負我們沒人?”
  那兩大強者不說話,保持沉默,卻也更加突顯了他們的自負,以及一種無聲的輕慢。
  “摘桃子來,還敢如此霸道,縱然是人腦袋也給你們打出狗腦袋來!”狗皇氣的嗷嗷直叫。
  其他仙王亦憤慨,心中窩火。
  “來,老兄弟們,該集合了!”九道一大吼,召喚昔日追隨過“那個人”的八百老兵。
  在他話語剛落畢,場中就多了一道身影,可謂神速,讓包括上蒼的人都大吃一驚,非常忌憚。
  “行啊,我來了,逗貓,遛狗,打上蒼?!”來人大咧咧地說道。
  這是一個瘸腿的老人,那是大道留下的傷殘,他穿著破爛的甲胄,不修邊幅,但是,看其精氣神似乎好的嚇人,滿臉紅光,眼蘊日月,其身上隱約間竟有帝氣在流轉,精神矍鑠。
  這位的心可真大,將打上蒼與逗貓遛狗並列起來,也是讓人無語了。
  狗皇氣的直呲牙,想撲過去咬人!
  “被仙帝血洗禮過的肉身!?”騎坐在青牛背上的老者心中凜然,他無比的警惕。
  “我們也來了,複蘇過來真不容易,但是,帝血讓我等複蘇再生,我們更強了!”
  又有兩人到了,多少也有些殘疾,可兩人血氣衝霄,如星海在起伏波動,激蕩向域外,差點震落下來那些仙王。
  “切磋的話,我想還是從我們中青代開始吧!”
  滿身都是雷霆符文的金發青年男子開口,他覺得氣氛不對勁兒,來的這三個老怪物都極其的強大懾人,他想為仙王巨頭爭取時間,他先橫掃下界年輕一代!
  歐陽大龍搖頭晃腦,道:“這年頭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主動送上門挨捶得,這是多想不開啊,究竟想怎麼死呢,依照我的估計,肯定上去楚大坑魔直接噗的一聲錘爆!”
  秩序符文密集、如同雷道仙王轉世的青年男子聞言後,目露寒光,盯著歐陽蛤蟆,滿身雷光炸開了。
  

snaptime:2020-11-25 15:56:42  exectimeㄩ0.129